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兩國關係緊張 中國今年對澳洲進口卻突飛猛進?

據中國海關總署公佈的最新數據顯示,澳大利亞在今年1月至9月的對華出口貿易額同比增長45.5%。在澳中兩國外交和貿易方面出現緊張關係的前提下,這一增長成為了媒體關注的焦點。

據中國海關總署公佈的最新數據顯示,澳大利亞在今年1月至9月的對華出口貿易額同比增長45.5%。在澳中兩國外交和貿易方面出現緊張關係的前提下,這一增長成為了媒體關注的焦點。

據ABC中文瀏覽過的中國海關數據顯示,今年1-9月,澳大利亞向中國出口的貿易額為1275.8億美元(1740億澳元)。

《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報道,中國從澳大利亞進口的大宗商品,抵消了葡萄酒、牛肉、大麥、海產品、煤炭及其他產品受貿易戰影響所造成的損失。

去年五月,中國開始限制澳大利亞的對華出口貿易,從龍蝦、葡萄酒到煤炭、鋼鐵無一不受影響,每年澳大利亞損失的出口額約200億澳元。

然而,經濟學家告訴ABC中文,貿易額增加不代表出口量上升,只看數字會讓人產生一種不切合實際的樂觀看法,可能會造成誤判。

蒙納士大學(Monash University)商學院的史鶴凌教授表示,以美元計價的澳大利亞對中國的出口必然會出現一個很高的數值,但這個數值很可能會掩蓋一些事實,比如說,2021年的鐵礦石出口量沒有太大的增長。

「價值的增高主要是因為價格的上升,而不是量的上升,」史鶴凌教授說。

史教授表示,在今年的前九個月,澳大利亞對中國的出口額上升最主要反映在鐵礦石價格的上升——最高價格在7月16日達到了220美元一噸,而鐵礦石佔了澳大利亞向中國出口的50%以上。

澳大利亞礦產資源的對華貿易額亦突飛猛進。據礦業網站澳大利亞採礦(Australian Mining)公佈的信息,僅在今年六月,中國對澳大利亞鐵礦石的進口額就達到了148.9億澳元,比去年同期增加10億澳元。

然而,隨着中國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始終在努力削減鋼產量,對鐵礦石的需求正逐漸下降。

鐵礦石牽動對華出口貿易額

鐵礦石的價格曾在7月走高,但在8月下跌了約40%,跌破每噸130美元。

悉尼大學商學院講師李薇博士查看了澳大利亞統計局(ABS)的進出口數據後發現,今年1-8月澳大利亞對中國的貨物出口額比去年同期上升了35%。

她在對各類出口商品進行分析之後發現,2021年1-8月澳洲整體貨物出口26%。其中主要的增長產品是鐵礦石,其他主要的出口產品,煤礦沒有變化,天然氣反而下降了4%。

「2008年金融危機的時候,中國的3萬億的投資項目拉動了鐵礦石的出口。這次疫情期間,鐵礦石又同時的歷史再現。也是拉動了澳大利亞出口額的上升,」李薇博士說。

「現在中國進口鐵礦石60%來自澳大利亞,澳大利亞鐵礦石出口的70%是去到中國。」

然而,李薇博士認為,由於中國房地產產業正在經歷諸如恆大債務違約等問題,中國房地產產業在今後一段時期是否進入休眠期還是一個未知數。

「從最近幾個月看來,房地產企業恆大有一個的危機局面,很多人擔心恆大危機有可能導致中國房地產企業運營環境變得比較惡化,」李薇博士說。

「中國房地產行業的困境也在一定的蔓延,8月份房地產銷售額同比縮減近20%的水平,而且今年新開工面積有所下降。所以有人擔心房地產市場的壓力會導致鋼鐵需求的下滑,也會導致鐵礦石價格下跌。」

部分澳大利亞煤炭在中國港口卸貨

澳大利亞的煤炭因質量高而受到中國的歡迎,但煤炭出口因兩國貿易烽火而擱淺將近一年。

據ABC中文獲得的一份分析數據顯示,陷入電力危機的中國已允許滯留在華港口的澳大利亞煤炭卸貨。

此前,船舶經紀公司Braemar ACM Shipbroking珀斯分部的分析師阿比那·古普塔(Abhinav Gupta)向ABC確認,42萬噸澳大利亞煤碳在今年7月、8月卸貨,另外5.5萬噸在今年5月裝船的煤碳在7月清倉,但他無法確認這些煤炭的用途。

在開始針對澳大利亞的煤炭禁令後,中國轉向印尼和俄羅斯尋找煤炭生產商,但由於今年印度和歐洲的煤炭緊缺情況,市場非常緊俏。

史鶴凌教授表示,中國的很多發電設施都按照燃燒澳大利亞煤炭的標準設計,一旦停止從澳大利亞進口煤炭,轉而從印尼、蒙古進口煤炭,就必然要改變用煤標準。他認為,從絕對意義上說,中國並不缺煤。

「中國實際上是缺少像澳大利亞出口到中國的那樣比較高質量的煤炭,」史鶴凌教授說。

「所以,中國在不得已的狀況下,允許卸下原來滯留在秦皇島港口以外的澳大利亞進口煤炭以解燃眉之急。」

史鶴凌教授說,還有一個原因和中國近期希望加入《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有關。

他解釋道,在現有成員能夠一票否決的情況下,如果澳大利亞投反對票,中國成為會員國的希望就會破滅。所以,在經濟和政治的雙重壓力下,滯留在中國港口的澳大利亞煤炭開始卸貨。

澳大利亞向中國出口的煤炭為動力煤,供發電之用。去年11月,數十艘運送澳大利亞煤炭的散裝貨船被困中國沿海地區,在海上漂泊無法入港卸貨。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沒有明確解釋其中原因,但暗示說,運送澳大利亞煤炭的貨輪滯留海上應歸咎於煤炭質量問題,稱「中國海關對進口煤炭的安全質量進行風險監測和分析,發現進口煤炭環保不合格情況較多」。

澳中經貿關係能修復到什麼程度?

澳大利亞前總理托尼·阿博特出訪台灣後,中國官媒《中國日報》發表社評,稱阿博特之舉進一步損害了本來就陷入低谷的澳中關係,而且警告說,「最糟糕的事情還沒到」,暗示北京和坎培拉之間的緊張關係有可能加劇。

史鶴凌教授認為,目前澳中經貿關係有緩和的跡象,但是具體勢頭取決於其他很多因素。

「[阿博特的講話]其實在中國引起了比較大的負面影響,一旦和地緣政治和地區安全掛鈎,澳洲經貿發展前景都很難預料,」史鶴凌教授說,這些因素導致很難判斷未來的澳中關係發展方向。

「如果撇開政治因素的話,純粹看經濟因素,我想中澳之間的貿易應該是朝好的方向發展,」他說。

至於澳大利亞明年舉行的聯邦大選,李薇博士認為不會對澳中關係帶來太大的影響。

「似乎是[聯邦朝野]兩黨之間是有相應的共識,並不會出現某個政黨上台,然後政策之間會有一個很大的變化,」李薇博士表示。

「現在,我所觀察到的一個情況是無論哪個政黨上台、下台,對於中國的關係,還有這種敏感性仍然會一直存在。因為澳中關係的敏感性與國際地緣政治是緊密相連的。」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ABC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1017/1660374.html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