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西奈山峰: 人類的「糞池」不是一天建成的

作者:

文:

歷史總有一些關鍵節點和關鍵人物,它們標誌着一個世代的結束和另一個世代的開啟。

公元376年,居住在多瑙河下游的西哥特日耳曼人遭到匈奴的殺掠,大量的日耳曼難民跪伏在羅馬帝國邊境祈求庇護,羅馬皇帝瓦林斯為了彰顯自己的仁慈,不顧邊境將領的反對,准許這些難民部落進入。兩年之後,西哥特人發動叛亂,並成功取得在帝國境內自由遷徙的權利,這掀開了羅馬帝國的崩潰進程。

不過還好,野蠻的日耳曼人雖然滅亡了文明的羅馬帝國,但本來缺少信仰的他們最終統一於基督教,承接融合了希臘和希伯來兩大文化體系,形成了迄今最強大最先進也最包容的西方文明。

如今,西方文明發展到現當代,當初的日耳曼人文明過了頭,新的歷史節點已經出現,巨變已經難以逆轉,而這次巨變的結果斷非日耳曼人滅亡羅馬那般幸運。

這次巨變最重要的節點之一,就是默克爾引入穆斯林難民。

當年,默克爾決定引入難民時,左派媒體《紐約時報》、《金融時報》,以及整個西方學界,紛紛將默克爾捧為世界最傑出的道德領袖。

默克爾收穫的榮譽,代價何其昂貴!僅僅在2015年5個月時間裏,德國吸收的難民數量就超過了100多萬,這相當於德國總人口的1.6%。2015年,德國接收難民所花費的費用,就已經超過211億歐元,極大地加劇了德國的財政負擔。

不過,金錢事小,真正釀成不可逆災禍的,是穆斯林難民們帶入的強勢異種文化。

當年入侵羅馬的日耳曼人,雖然野蠻,但缺少傳統的強勢宗信,這也是他們後來折服於兩希文明的根本原因。而穆斯林自創生以來就是極其強勢的宗信,教義嚴厲、教規嚴格,世界上還沒有比它更強勢的傳統宗信。遠離中東的世界其它地區的穆斯林,幾代人堅守着自己的宗信,堅不可摧地抗拒著其它文明的融化。

有人幻想,西方文明非常強大,決不會在異種文明入侵時束手無策坐以待斃。還有人幻想,歐洲甚至會有發生新的宗教戰爭的可能。

歷史上有過,比如西班牙天主教反攻盤踞了七百年的穆斯林,實現了去穆斯林化。但那是經過殘酷的血與火的洗禮的,雙方也涇渭分明,要麼信這個,要麼信那個,非黑即白,敵我分明。

但現在的歐美還有那個條件嗎?信仰五花八門,西方傳統宗信被排擠到了邊緣不說,他們自己也推崇「打左給右,審判在神」。甭說休想再出一個希特拉,即使是溫和如川普,僅僅一個限穆令,就被整個西方罵成了川特勒。這樣的西方文明怎麼對抗穆斯林?這樣的西方怎能發生什麼宗教戰爭?

解決這個問題,要麼像當初的西班牙一樣法西斯化,要麼像更早的西班牙一樣被穆斯林化,不會有中間道路可走。歐洲如此,爭先恐後的美國同樣如此。

默克爾或者敗家登,都只是關鍵節點上的重要人物而已,在他們之前,不辯良莠接納異種文化的禍根早已形成。

把你,那勞瘁貧賤的流民,那嚮往自由呼吸又被無情拋棄,那擁擠於彼岸悲慘哀吟,那驟雨暴風中翻覆的驚魂,全都給我!

這是法國人送給美國的自由女神像上的碑文,也是一種美國精神。

很明顯,這段話來自更古老的一句話: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裏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馬太福音11:28)

有什麼不同?後者呼召的是同一信仰,而前者製造的是人類的糞池(川普語)。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洛克雜譚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1009/1657206.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