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中共幕後的權力核心-周恩來及其留歐派

作者:
周恩來雖無莫斯科欽差之名,卻盡得欽差之利。現在我們可以歸納總結一下周恩來旅歐期間的成就:他除了成為季米特諾夫親信之外,還利用旅歐支部,建立了以他為首的幫派體系,這一幫派體系對他一生的重要性,我們只須看看名單就知道:朱德、葉劍英、鄧小平、陳毅、李富春、李立三、李維漢、聶榮臻、蔡和森......

洪森按:當我把他作為偉人崇拜的時候,我對他的這番履歷絲毫未產生懷疑,文革後期以及文革結束後,開始懷疑他的時候,就產生了追問。

1976年秋,我在被列為內部資料以油印本形式傳翻譯出版日本人寫的《周恩來傳》裏找到了答案。將此油印本借給我看的是時任九江市委黨校的單校長】可是翻查一下歷史紀錄,就不免令人疑雲頓生:國民黨方面,他毫無功績,共產黨方面雖然有些功績,但也少得可憐。且看周恩來那段時期的歷史:五四運動前夕,他在南開中學建立了一個十來人的學生組織「覺悟社」,辦過一份叫《嚮導》的雜誌,發表過一二篇思想簡單幼稚的文章和幾首貌似詩的詩,參加過南開學生話劇團(當時稱文明戲),在其中扮演女性角色。五四運動中,組織過南開學生上街遊行被捕,關押半年後釋放去法國勤工儉學。在法期間任少年共產國際中國支部書記,二一年中共成立後轉為中共旅歐支部書記,僅此而已。竟得黃埔軍校政治部主任官職,地位僅次於蔣介石!有人將周飛速擢升解釋為鄧穎超的功勞,說鄧穎超在周回國之前在中共黨 大陸位比周恩來高,是她藉助自己地位,為尚未回國的男友周旋安排。可是查查鄧穎超的記錄,她的功績連周恩來都不如,鄧穎超本人也是坐火箭高升的人。她既不漂亮又無家庭背景,不但自己爬得飛快,還捎帶男友比她爬得更快,簡直天方夜譚似的,她哪來這麼大的能耐?關健在周恩來歸國途中,懷裏揣着一封推薦信。寫信人是第三國際執委書記、斯大林密友、保加利亞共產黨領袖季米特諾夫。收信人是當時蘇聯派到中國協助孫中山訓練軍隊、建立黃埔軍校的鮑羅廷。鮑羅廷一見此信,二話不說,便任命周恩來為政治部主任,並授中將軍銜給這位從未上過戰場的青年人。【洪森按:由此可見蘇聯對黃埔軍校的人事權力有多大】

由此可見周恩來和季米特諾夫的關係。他在法國雖然有留學之名無留學之實,可是卻獲得政治晉升的最佳捷徑。第三國際解散,轉變為世界共產黨情報局後,季米特諾夫依然是主席,周恩來恰恰是中共特務組織創辦人,他在法國及德國留的什麼學,受的什麼訓,不就昭然若揭了嗎?【洪森按:當時中共只有廣東省委下設軍事部和特高科】他在黃埔軍校成立前夕回國,絕非偶然。事實上,鮑羅廷早就知道第三國際要派一批受過訓的中國同志回來,周帶的推薦信,只是讓他驗明正身。

明白了這層關係,也就明白了鄧穎超飛速擢升的原因。周恩來旅歐期間,若與國內新成立的共產黨毫無聯繫,對他今後的發展及在黨內的地位顯然不利,鄧穎超就擔任起這一聯絡人角色,周則通過共產國際關係使鄧穎超飛快上升,上升後的鄧穎超又能給周進行更有效的活動。

對第三國際來說,周恩來是操縱中共的工具,而對中共來說,周是第三國際代表的代表。中共當時完全受莫斯科和第三國際控制,他們賞識誰,誰就能在中共佔據要津,這已是公開的秘密,就連中共黨史也無法遮掩這一事實。莫斯科和第三國際都負有培訓各國共黨幹部的任務,這兩家其實是一家,第三國際是完全聽命於斯大林的,經費也由蘇聯提供。既是一家為何分作兩處呢?這是斯大林基於外交上的考慮,如在本國境內訓練外國人如何武裝反叛他們的政府,會招惹外交麻煩。因此就把軍事及特務培訓,由第三國際在蘇聯境外實行,莫斯科則負責意識形態和政治組織培訓。

如此,中共早期高級幹部,基本上由三類成員組成:一類來自莫斯科讀書班,如瞿秋白、王明等;另一類代表第三國際勢力,也就是以周恩來為首的留歐生;第三類是毛澤東式的土生土長派。第一類人政治聲望最高,以欽差大臣身份,帶着尚方寶劍回國,具有絕對權威。但這類人致命弱點是光杆司令,在黨內沒有從上到下的組織系統,黨內出現分歧和殘暴鬥爭時,這類人總是逃脫不了被犧牲的命運。後兩類人雖然在聲望上不如莫斯科派,但他們有自己的組織系統,是真正的實力派。

從人際關係上來看,周恩來表面上與莫斯科關係較疏遠,他僅曾「路過」蘇聯,但實際上,他比直接來自莫斯科的中共幹部,更接近蘇共最高領導層,他是當時黨內真正的「通天」人物。蘇共讓他少染些莫斯科色彩,只是為了減少外界注意,從而更方便地使用這把「工具」。試想一下,若鮑羅廷直接把來自莫斯科的中共幹部安插在黃埔軍校,就是明目張胆操控孫中山國民政府軍隊,起用周恩來多少可起到一些掩人耳目、堵人囗舌的作用。如此,周恩來雖無莫斯科欽差之名,卻盡得欽差之利。現在我們可以歸納總結一下周恩來旅歐期間的成就:他除了成為季米特諾夫親信之外,還利用旅歐支部,建立了以他為首的幫派體系,這一幫派體系對他一生的重要性,我們只須看看名單就知道:朱德、葉劍英、鄧小平陳毅、李富春、李立三、李維漢、聶榮臻、蔡和森(歸國後任中共政治局委員、一度任中央書記)、鄆代英(歸國後任中共廣東省委書記)、陳延年(陳獨秀之子、廣州區委書記)、向警予(蔡和森之妻,歸國後任政治局委員)、蔡暢(蔡和森之妹,中央委員)(上述名單憑記憶所及,難免有疏漏之處)。第三、當時旅歐中國青年因政治見解不同,常為中國前途問題爭執不休,甚至揮拳動手打起來,周恩來常扮演一個調停者、和事佬的角色,這就大大鍛煉了他周旋於不同政治派別之間的外交才能。

【洪森按:關於遵義會議,還有一個說法是林彪派部隊包圍了會議,士兵們一邊把槍栓拉的嘩啦嘩啦響,一邊大聲喊叫:「不開出個結果來,不許散會」。所謂開出個結果,就是恢復毛澤東的軍事指揮權。這是迫使周恩來在會上轉舵的根本原因。如果這個說法找到證據,那麼遵義會議實際上是毛澤東和林彪串謀起來的一場政變。】

編者按:在遵義會議作出的正式決定中,軍中的最高領導人是周恩來,而不是毛澤東。毛當時只是周的副手,參與軍機,最後決定權仍在周的手裏。毛不甘居人下,施展權謀,反客為主,在"虛君"張聞天的配合下,一步步把權抓到自己千里,三年後正式坐上中共軍中第一把交椅。

【洪森按:關於毛澤東要搞掉周恩來的證據,1983年上海《報刊文摘》在有關王海容的報道中,曾經披露了這樣的故事:文革後,王海容被中央專案組隔離審查,反覆審問要她交代文革後期迫害周恩來的罪行,王海容被逼急了,交出一盤錄音帶,裏面錄的是毛澤東1974年和她的談話,在錄音帶里,毛澤東對她說,周公不是不批,而是時候未到,全國人民還沒覺悟,過早打倒周公,會引起全國大亂。專案組拿到這盤錄音帶,層層遞交上去,交到葉劍英手裏,葉劍英聽完之後,交給鄧小平。鄧小平聽完之後,說:「是這麼回事,別再查了」。王海容拿出了確鑿的證據,證明她是按照毛主席指示做事的,加上鄧小平指示別查了,專案組只好放王海容回家。】

【洪森按:據現在資料披露,林彪在會上發言獲得長達7分鐘的熱烈掌聲是惹禍的根源,毛澤東看到台下與會人員穿軍裝的有三分之一,林彪在他們之中,威信太高,他意識到他死後,江青張春橋是絕不可能坐穩江山的,下決心清除林彪勢力。我懷疑,毛在廬山會議前可能大病過,對自己來日無多的焦慮,使他把清除林彪勢力放在了首位。周恩來則趁勢借刀殺人,把林彪幹掉,把軍權奪回來。證據是913事件的當晚,林彪吃過安眠藥剛睡下20分鐘,葉群接到了周恩來的電話,電話一打完,葉群趕緊叫上林立果,把睡夢中的林彪架起來就跑,慌亂得連帽子也來不及給林彪戴上。而林彪的衛士長居然不跟隨首長,在車沖向大門口的時候跳車出來。這衛士長多半是周恩來安插在林彪身邊的特務。因為中共的特工系統一直被周恩來牢牢掌握的。】

【洪森按:不少人為周辯解道,當時周若同毛公開對抗,不但保不了別人,連他自己也要垮台。可是至少從目前公開的事實來看,根本不應得出如此結論,暫且試舉二例:一是六六年冬,毛躲在杭州遙控,江青在京,背地裏唆使紅衛兵衝進中南海,包圍國務院,將周恩來圍困二十四小時之久。周勸說紅衛兵撤退無效,軍方大怒,某軍頭調軍向包圍國務院的紅衛兵開槍,用周的原話來說「死了很多人」(此一事件是周本人親口向文革後來訪的斯諾透露的)。毛聞訊後,不敢有所動作,反稱紅衛兵受反革命挑動,把圍周事件的頭頭全部逮捕入獄。其二即武漢兵變,更是著名,毛要軍隊支持地方上的左派,武漢軍區偏偏支右。毛派中央文革小組組長王力到武漢發動「揪軍內一小撮走資派」,武漢軍區司令陳再道、政委鍾漢華乾脆把王力抓起來。他們聽說毛本人也到了武漢督陣,就發動幾十萬市民包圍武漢機場,要把毛攔截下來,毛見勢不妙,趕緊脫身。要周出面去平息事態。周把陳帶到北京,當時雖解除了職務,可卻是文革中最早平反解放的一人。由此可見,連陳再道這樣一個軍區司令公然對抗,毛都奈何他不得,遑論周恩來!】

責任編輯: 白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915/1647026.html

史海鈎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