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共擬建農戶承包地退出機制 民間憂慮重重

近日,中共官方提出「農戶承包地退出機制」,引發關注。有民眾對大紀元表示,這很可能令中共強征土地的情況進一步加劇,未來農民的生存問題堪憂。

圖為安徽淮北一名農民在割麥子。

近日,中共官方提出「農戶承包地退出機制」,引發關注。有民眾對大紀元表示,這很可能令中共強征土地的情況進一步加劇,未來農民的生存問題堪憂。

8月27日,中共農業農村部稱,尊重農民意願,但「明確退出承包地農戶的主體資格,穩步探索建立農戶承包地退出機制」。

中共從2015年開始提出「退出承包地」的說法,2016年和2018年也相繼提出,並在一些地方進行試點。

公開資料顯示,中共的農民土地承包製開始於1978年,其社會背景是:中共1949年奪權後,逐漸剝奪了農民的土地所有權,將土地私有制變成土地公有制,降低了農民積極性,同時文化大革命中國經濟瀕臨崩潰,中共從1978年開始實行土地承包製,但仍然強調土地公有制。

民眾擔憂:中共強征土地恐進一步加劇

對於中共的「自願」退出土地承包之說,大陸民眾表示質疑:一方面,現在「承包退出機制」與中共此前的「承包期限延長三十年不變」相矛盾;另一方面,從上世紀90年代中共實行土地財政以來,農民土地被暴力強征的事件屢見不鮮。

湖北潛江農民王女士8月29日對大紀元說:「(土地承包期限延長)30年不變,30年結束後再說,為了社會長久治安、為了社會穩定、為了各方面的因素,(2019年)又給延續30年不變。現在怎麼說要建立土地承包退出機制了?」

她表示,這個政策如果下來的話,給當地的小官們更多的藉口,可能導致農村強拆、強征土地的情況更嚴重。她說:「當地大部分農民土地都被強佔了,從2004年就開始了,一直到現在還在繼續強佔。」

「強佔的情況各種各樣,有的是辦廠,有的是官方賣給開發商造房子,有的是市政府要用地。」她說,「這個政策出台,他們不是更有理由了嘛。」

上海訪民於女士29日向大紀元表示,「我們農民的土地已經被他們造房子的造房子、開工廠的開工廠,都給他們搶光了,怎麼還可能退出承包地,退不出來了,我們已經什麼都沒有了。」

王女士認為,上面有一點政策,地方執行起來都會更加扭曲,都是朝他們有利的方向發展,這是常態。

台灣國立高雄應用科技大學國際企業系李仁耀教授2011年曾發文指出,中共實行農村土地承包經營制度後,農民仍然沒有土地所有權,隨意解除土地承包合同、收回農民的土地、非法出賣土地的現象屢見不鮮;地方政府又常以國家暴力進行侵權行為,嚴重侵犯農民的權益。

學者:民生問題恐接踵而來

大陸資深媒體人黃金秋29日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共要實行「農戶承包地退出機制」,要先解決兩個問題,一是農民的長期生存問題,二是大陸的糧食問題。

黃金秋說:「農民退出承包經營之後,怎麼解決他的長期就業問題,也就是農民的長期生存問題,都到城裏去,那就業問題,城市可能也沒那麼大的就業容量。」

王女士也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了同樣的擔憂,她說:「像我就是農村的,我的生活來源完全是靠種地。那如果政府採取強制性的辦法強迫老百姓退出土地的話,對以農田為生的老百姓來說,那是相當不公平的,這等於剝奪農民的飯碗了,連飯碗都沒有了,怎麼活法?」

她表示,農村現在是有一些土地荒廢、有一些人不願意種地現象,但這是少部分。「我是潛江的,我是根據潛江的情況來看,這是極少部分,不是大部分。如果政府要建立土地退出機制的話,這有前提,農民的生活水平不能降低,要保持基礎之上,那當然就可以。因為確實有少部分農民不願意種地,但我們絕大部分還是以農田為生,如果一刀切的話,讓我們怎麼活?」

針對大陸糧食問題,黃金秋表示,「農民退出經營之後,這個農田耕地的『紅線』還能不能守住?是否還要守住?」「因為低於這個紅線,就是說可能糧食就會產生危機。產生危機,就可能造成饑荒。」

中共於2012年十八大期間提出「18億畝耕地紅線」,是指經常進行耕種的土地面積最低值。之後,中共官方每年公佈的耕地面積一直在「紅線」上下浮動,並稱糧食產量增加。

目前公開信息顯示,大陸的糧食進口糧大幅增加。2020年中共稱糧食產量創歷史新高,但同年全年進口糧食量同比增長27.97%,達到紀錄高位;今年前4個月,中共仍然高喊「豐收」,而進口糧食量同比增長57.8%,當時正值全球小麥、玉米、大豆價格上漲之時。

黃金秋表示,土地資源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社會資源,「土地承包退出機制」可能是要把土地集中的政府手中做一些事情,比如賣地等。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大紀元記者駱亞、張玉潔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30/1640019.html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