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毛雖憎惡斯大林 但更痛恨赫魯曉夫 1956年就埋下文革的種子

作者:
毛對國家領袖的角色持着神秘主義的信念。毛從不曾懷疑他自身的領導能力。只有他的領導能改造中國。全天下都認為毛是中國的斯大林。和一般中國人一樣,毛視自己為民族救星。赫魯曉夫的那篇反斯大林秘密報告,直接對毛的統治構成威脅,質疑毛的領導,毛被迫起而迎頭痛擊。如果毛同意赫魯曉夫反斯大林的攻擊,等於為往後會有的反毛運動鋪路。毛決不容許此事。赫魯曉夫能有今天的地位,完全歸功於斯大林的提拔;赫魯曉夫此舉無異是過河拆橋。

我一向不過問政治,對毛與其他中央領導人之間劍拔弩張之勢也一無所知。一九五六年初,我開始察覺到毛主席正在策劃一場腥風血雨的政治鬥爭。到今天,我才懂文化大革命那場持續十年的政治大風暴,其實早在一九五六年便已播下了種子,赫魯曉夫於一九五六年二月蘇聯共產黨二十次黨代表大會中發表的那篇反斯大林秘密報告是其導火線。

毛並未參加大會,由朱德率領中共黨代表團前去蘇聯。朱面容慈善,那時已是七十歲,頭髮很黑而多。朱沒有政治野心,解放後幾乎是半退休,只擔任幾個榮譽職位——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委員長和軍事委員會副主席。他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做官方性的巡查和在中南海的花房裏種花——他養了上千盆蘭花。人代會委員長是個閒差,但大家仍稱他「朱總司令」。中國人民十分尊崇他在共產黨所內做的貢獻。

赫魯曉夫突如其來的舉動使朱德措手不及。朱德向中央打電報請示時,表示要支持反斯大林。毛十分震怒。毛說:「朱總司令這個人十分糊塗。可見朱德和赫魯曉夫都靠不住。」

毛對國家領袖的角色持着神秘主義的信念。毛從不曾懷疑他自身的領導能力。只有他的領導能改造中國。全天下都認為毛是中國的斯大林。和一般中國人一樣,毛視自己為民族救星。赫魯曉夫的那篇反斯大林秘密報告,直接對毛的統治構成威脅,質疑毛的領導,毛被迫起而迎頭痛擊。如果毛同意赫魯曉夫反斯大林的攻擊,等於為往後會有的反毛運動鋪路。毛決不容許此事。斯大林於一九五三年去世後,赫魯曉夫隨即領導蘇聯,毛毫無異議。但發生反斯大林事件後,毛轉而對赫魯曉夫深懷敵意。毛認為赫魯曉夫違反了一條基本的革命道德——那就是忠心不二。赫魯曉夫能有今天的地位,完全歸功於斯大林的提拔;赫魯曉夫此舉無異是過河拆橋。

此外,毛覺得赫魯曉夫這樣做是為虎作倀——授美國帝國主義以柄。毛說:「他們不要這把刀子,我們要拿起這把刀子,我們要充分使用這個武器。你們蘇聯反斯大林,我們不反,我們不但不反,我們還要擁護。」

我一直非常敬仰斯大林。但是毛反對「反斯大林運動」並不是出於對史的尊敬。事實上,毛鄙視史。我聽到毛形容他和這位前蘇聯領袖的關係不好時,非常驚愕。毫無疑問地,毛在一九五六年初跟我說的一番話是氣話。毛時常扭曲歷史以迎合其政治目的。

毛對史的強烈個人憎惡要追溯到一九二零年代建立江西蘇維埃政權的時期。

一九二四年,中國共產黨建立不久,第三共產國際命令共產黨與國民黨攜手成立統一戰線。中國當時四分五裂,第三國際指示中國共產黨與國民黨合作,結束軍閥割據的局面,完成統一,建立中央政府。但在一九二七年,蔣介石反悔,大舉殲滅城市裏的左翼分子,毛逃回湖南,親眼目睹農民的暴動。毛於是認為,中國農民一定會起來領導二十世紀的革命。毛便大膽採取了一個合於中國歷史情境,卻為非正統馬列主義的戰術。毛髮動共產黨領導農民秋收起義。隨即毛在江西井崗山建立基地,建立「蘇維埃政權」。毛在此號召農民的支持,實行土改,繼續和蔣介石的軍隊做游擊戰,以耗損國民黨的力量,進而領導農民攻佔城市。蘇維埃政權在毛領導下日漸壯大。

一九三零年,斯大林指派當時才二十五歲,在蘇聯讀了好幾年書的王明為第三共產國際代表前來中國。據毛所言,王明雖未實際領導中國共產黨,但王明路線的執行者按照王明的指示,執意將當時的革命路線由鄉村推往城市。毛認為當時勢力仍薄弱的紅軍一定會節節潰敗,元氣大傷,因此大力反對,而被打成保守右傾,並前後不下二十次被撤、降職,以及開除出黨,並被封為狹隘經驗主義。毛說:「長久以來,斯大林罵我是紅皮白蘿蔔,意思是外面紅,裏面白,我也沒有罵他。」

江西蘇維埃政權岌岌可危,蔣介石發動五次圍剿。第五次圍剿時,紅軍決定突圍而出,開始了歷史性的長征。在長征途中,毛奪回指揮權。

毛認為紅軍早期的失敗全該歸罪於斯大林和第三國際的橫加干擾。他說:「中國共產黨自江西紅軍時代,深受第三共產國際瞎指揮的苦頭,將大好形勢搞得一塌糊塗,白區損失百分之百,根據地損失百分之九十,我們沒有怪斯大林和蘇聯共產黨,只怪我們自己的同志犯了教條主義錯誤。」毛還罵王明是左傾的「投機分子」。

毛又說:「日本投降以後,斯大林怕美國,要我們像法國共產黨、意大利共產黨、希臘共產黨一樣交出槍去,我們不同意。日本投降後,(我們)同國民黨打起來了,蘇聯沒有給我們一槍一彈的援助。淮海戰役以後,又要我們與國民黨劃江而治,不要打過長江去。等到國民黨在南京站不住腳,搬到廣州去,英國和美國都不肯把大使館搬到廣州,可是蘇聯大使館跟着去了,表示他們支持國民黨,跟我們沒有牽連。一九四九年冬天,我到莫斯科去談判,斯大林對我可是不相信了,一住兩個月,斯大林根本不談。我發了脾氣,不談就不談,我回去,這才訂了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

「韓戰,美國打到鴨綠江了,我們說應該出兵。斯大林說不能出,出了兵就要打第三次世界大戰。我說,你不打,美國把朝鮮打掉了,中國、蘇聯豈不是唇亡齒寒?你不打,我們打。你蘇聯有武器,你怕英美說你援助我們,那麼我們買你的武器,打起來與你沒有關係。」

高崗在東北,斯大林封他東北王,實際上是插手中國黨,搞分裂。」

這是毛首次明確談到他對斯大林的看法,也是我第一次知道,中國共產黨和蘇聯共產黨之間,原來存在這麼久、這麼深的分歧。

但毛從未公開他的看法,他本身的革命領導地位和斯大林過於息息相關。

赫魯曉夫的秘密報告也使中國國內領導人立場一下子涇渭分明。朱德表示要支持反斯大林,大大觸犯了毛。我從不認為朱德會對毛構成威脅。毛和朱德在江西時期曾分裂過,因此朱德對「反斯大林」的最初贊成反應,使毛與朱德隔閡加深,進而說這是「個人品質問題」。一九五六年的五一節,朱德身體不舒服,但他即使不能上天安門,也得上。每年五一勞動節,領導人都照合照,如果不在裏面,就很耐人尋味了。朱德告訴陳琮英說:「如果我不上,別人會以為我犯了大錯誤,上不了天安門。」那年五一節中國領導合照的相片中,朱德臉色蒼白,愁眉不展。朱德仍想確保他在毛主席身邊的政治地位。

毛永遠不會原諒赫魯曉夫反斯大林。一九五六年中,我也發覺毛對共產黨領導同志非常不滿。毛首先對他們對蘇聯模式依樣畫葫蘆的死方法發難。

到一九五六年,中國已深受蘇聯模式影響,此時已建立了一個深入鄉鎮,由共產黨直接控制的龐大國家官僚體系。農業合作化推展完成,城市中主要的工廠和商店收歸國營。規模較小的手工業工廠和商店不是合作社化,就是交由地方政府經營。就經濟和官僚制度而言,中國社會主義改革似乎已趨完善。

但毛所極力追求的國民精神改造——也就是中國的浴火新生——仍遙遙無期。在龐大繁雜的官僚體制建立後,昔日的革命鬥士成為養尊處優的官僚,汲汲於追求顯赫地位,而將毛的革命理想拋諸腦後。毛深感不耐,他要快速地推動改革,繼續革命奮鬥。但黨官僚、領導幹部紛紛發出警訊,堅持遵循蘇聯的漸進改革模式。毛則認為他們對蘇聯的模仿缺乏創意,在不考慮中國的特殊國情之下,將蘇聯的組織體系全套抄襲過來。毛為此對當年並肩作戰的領導同志十分震怒。

毛的革命需要大膽、氣魄和鬥爭等特質,這些也是毛的性格。因此他認為其他領導人只會墨守成規。他們當中一些人同意赫魯曉夫反斯大林,無異是向毛的最高領導層下了挑戰。毛戒心大起。毛不要他的任何下屬在他死後,搖身變成「中國的赫魯曉夫」,寫黑報告告發他。在他有生之年,他會拔掉所有能破壞他統治的毒草。他對共產黨黨內的不滿逐日加深,多年後,終於爆發了文化大革命這場浩劫。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29/1639716.html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