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王赫:中共欲加入CPTPP 美握重要籌碼

作者:
中共想加入CPTPP,想搶在美國之前加入CPTPP,但能否加入或以什麼條件加入,還得看看美國的意思,還得看看中美較量的具體結果。中共這是把自己送到美國槍口上了。下面的看點是美國玩「貓抓老鼠」遊戲的技巧如何。

圖為CPTPP成員國的代表

運作逾兩年的CPTPP(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是當今最高標準的區域自貿協定,其全球影響力日益顯現。普遍認為,CPTPP的擴容,將推動形成國際經貿新格局。

在CPTPP生效之前,其11個成員國於2018年7月19日就2019年協定生效後迅速啟動擴容談判已達成一致。今年1月31日,英國成為第一個正式申請加入CPTPP的「非發起國」國家,CPTPP擴容正式啟動。而欲加入的國家和地區還有泰國、印度尼西亞、哥倫比亞、韓國、台灣、中共等等。

CPTPP擴容,就技術層面而言,存在一些難度,但並不算大,因為新加盟的國家和地區需要遵守11個創始成員國已達成的談判內容和協議;但是,從政治和戰略層面而言,則就問題重重了,而最大的問題莫過於受到中美之間戰略博弈的影響。

目前,中美都還不是CPTPP成員國,但中共已經在開展加入的前期工作,拜登政府也被認為會在適當時間重返CPTPP,而CPTPP一開始就對美國回歸預留了空間。當前,以日本為首的CPTPP11國GDP總和全球佔比僅為13%,而美中的佔比則分別約24%和17%;一旦美中加入,CPTPP的重心自然就轉移到美中身上了。

更重要的是,美中關係走向無論是「新冷戰」或者是「戰略競爭」,其對抗性是不言而喻的。這就使美中圍繞CPTPP的走向、擴容、履約等等問題,較量必然激烈。不過,較量中,美國的強勢和中共的弱點都是顯而易見的。下面略談兩點。

第一、中美的戰略對抗,使中共加入不易

2008年的金融風暴、2010年中國躍升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2012年習近平上台這三件事,持續刺激着中共的全球野心。對此,奧巴馬政府對華戰略雖以「接觸」為基調,但逐步加大「遏制」力度。在提出「重返亞洲」後,2013年又主導CPTPP的前身TPP談判(12個成員國,排除中共),並於2015年達成協議,當時奧巴馬還發聲明,稱不能由中共來書寫世界的貿易規則。

中共的應對之策是搞了兩個大謀劃,一個是「一帶一路」(2013年9月和10月提出),一個是積極推動亞太自貿區建設進程(2014年的APEC會議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批准了《亞太經合組織推動實現亞太自由貿易區北京路線圖》)。同時,還有兩個具體動作,一是組建亞投行,一是主導RCEP(即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談判,以與TPP分庭抗禮。

戲劇性的是,2017年川普就任總統後立即退出TPP,日本領頭,將TPP改組為CPTPP,基本保留原協定,只是凍結了22條美國主張但他國多反對的條文。CPTPP於2018年年底正式運行。沒有了美國的CPTPP,很快吸引了中共的注意力。2020年11月15日,RCEP達成協議,中共5天後就表態「積極考慮加入」CPTPP。美國沒有參與RCEP,如果CPTPP再沒有美國的身影,那中共不就一家獨大了嗎?這是中共孜孜以求的事情。

普遍認為,拜登政府會先專注於應對疫情和基礎設施建設,可能中期選舉之後才會考慮重大的貿易舉措,比如重返CPTPP。但是,如果中美競爭加劇,中共對 CPTPP的圖謀也有可能改變美國考慮重返 CPTPP的時間表。

美國自己重返CPTPP並不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但是,美國仍能有效掣肘中共加入。因為CPTPP實行協調一致制,誰加入都需要現有的11個成員國一致同意。而11國中的墨西哥和加拿大,跟美國簽有自由貿易協定,協定中的「毒丸條款」規定三方中如果有一方跟「非市場經濟國家」簽署貿易協定,那麼這個國家就會被踢出「群」,這一條款被認為就是針對中共的,因為中共目前不被美國承認是「市場經濟國家」。因此,如果中共一定要與美國扳手腕,美國可以利用「毒丸條款」通過墨西哥和加拿大,輕鬆地就能將中共擋在CPTPP門外。

第二、中共加入所可能帶來的規則扭曲,導致中美勢必激戰

中共加入WTO後,其承諾的兌現情況和帶給WTO的新問題,讓國際社會不勝其煩。現在,如果中共一定要加入CPTPP,不可能指望其本性因此會有所改變。

雖然中國現狀與CPTPP這項有史以來最高質量的貿易協定中的各項條款尚存很大距離,但中共仍完全可能在「表面上」滿足CPTPP的要求,又能同時顛覆協議的實際意圖。

這是因為,如2021年5月底,辛里奇基金會(Hinrich Foundation)的斯蒂芬·奧爾森撰文所指出:第一, CPTPP的許多最終條款雖然具有開創性,但並沒有達到最初的目標(尤其美國退出後,原TPP文本中的20項條款也暫停執行),大量的豁免情況和漏洞將使中共有機可乘;第二,即使沒有足夠的豁免可供利用,中共也有一種(如已經在其它貿易協定中展示了的)扭曲、規避和以其它方式取消貿易規則的巨大能力;第三,在解決中共由政權主導的經濟帶來的執法挑戰方面,CPTPP並不會比WTO更有效;中共獨特的制度恰恰有助於其規避為市場驅動經濟而設計的規則。

舉例而言, CPTPP中有關電子商務和跨境數據流的規則,成員國不能強迫企業提交他們的軟件原始碼,不能強制提出數據本地化要求,迫使公司建造或使用本地存儲設施。但是,協議允許成員國為了實現「合法的公共政策目標」而對跨境數據實施限制措施(第14.11條);此外,對原始碼傳輸的禁止僅限於大眾市場軟件,不適用於「關鍵基礎設施」;允許成員國以遵守當地法律為由,要求修改原始碼(第14.17條);為實現「合法公共政策目標」的情況下,不會禁止數據本地化要求(第14.13條)。

一直以來,中共都以公共政策目標為由,對「合法行為」給予了寬泛的解釋。可以預見,中共會採用同樣寬泛的解釋來規避CPTPP中存在問題的義務規定。此外,中共還擅長以潛規則、暗示、脅迫等等方式,即間接的「暗示」而不是明面上的官方政策,巧妙地「鼓勵」外企順從政府,比如交出原始碼。

眾所周知,當初美國主導TPP達成協議,使TPP引領了自由貿易的潮流,至少領先世界15-20年。雖然美國退出後,CPTPP凍結了20條「最TPP」的條文,但CPTPP仍被認為是自由貿易協定的「黃金標準」,能夠在WTO無能為力的新貿易領域制定最佳規則,並在電子商務和國有企業等領域開闢了新的天地。

如果美國能夠重返CPTPP,那麼CPTPP的標準自然只會提升;即使美國一時難以重返,CPTPP的標準也難以下降。

而中共一旦加入,其對CPTPP規則的扭曲,可以說是難以避免的。這就迫使目前的CPTPP成員國與美國深入思考:中共加入該協議將對協議的結構完整性產生哪些影響(尤其是那些中共幾乎肯定不會實施的前沿章節)?CPTPP的開創性願景,能否適應中共的加入?因此,即使放中共加入,但在中共的加入條件方面,美國不可能不發話。

總之,中共想加入CPTPP,想搶在美國之前加入CPTPP,但能否加入或以什麼條件加入,還得看看美國的意思,還得看看中美較量的具體結果。中共這是把自己送到美國槍口上了。下面的看點是美國玩「貓抓老鼠」遊戲的技巧如何。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27/1638686.html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