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美空軍前機載語言學家:我曾經監聽了600個小時的塔利班談話

作者:

曾在美國空軍服役擔任機載密碼語言學家的弗里茨資料圖片©網絡圖片

曾在2008年至2013年期間為美國空軍服役,擔任機載密碼語言學家的伊恩·弗里茨(Frank Fritz)日前在《大西洋月刊》撰寫了一篇介紹他在服役期間專門負責從空中竊聽塔利班活動的文章。弗利茨說,「我花了600個小時竊聽現在於阿富汗掌權的人的談話。直到我的部署之旅結束時,我才明白他們在究竟告訴我什麼。」

弗里茨寫道,「當人們問我在阿富汗做了什麼時,我告訴他們,我在飛機上閒混,竊聽塔利班的談話。我的工作是向盟軍提供『威脅警告』,因此我的大部分時間都在試圖辨別塔利班的計劃。在我開始工作之前,有人告誡我,我將聽到可怕的事情,我當然也聽到了。但是,當你聽別人講了幾百個小時;即使是那些試圖殺死你朋友的人,你也會聽到普通的事情。」

弗里茨說,「在極少數情況下,他們(的對話)甚至能讓我發笑。在阿富汗北部的一個冬天,那裏的平均海拔在7000英尺(約2133.6米)以上,平均溫度在零度以下,發生了以下討論」:

「去把簡易爆炸裝置(IED)安置在下面,在拐彎處;他們不會看到它。」

「這可以等到明天早上。」

「不,不能等。他們(美國人)可能會提前來,而我們需要簡易爆炸裝置在下面儘可能多地殺死他們。」

「我想我要等。」

「不,你不能等!去放置它。」

「我必須這樣做嗎?」

「是的!去做吧!」

「我不想去。」

「兄弟,為什麼不呢?我們必須進行聖戰!」

「兄弟......現在冷的都不能聖戰了。」

弗里茨寫道,「是的,這個笑話發生在計劃殺死我應該保護的人的時候,但它並沒有因此而減少荒謬。說這話的人也沒有錯。即使在我們的飛機上穿着毛衣和拿着暖手器,對於戰爭來說,真的是太他媽的冷了。」

弗里茨說,「2011年,世界上大約有20人接受過培訓,可以做我做的工作。從技術上講,只有兩個人接受過與我完全相同的培訓。我們接受了達里語和普什圖語的正式培訓,這是阿富汗的兩種主要語言,然後被指派接受專門培訓,成為美國空軍特種作戰司令部飛機上的語言學家」。

弗里茨說,「美國空軍特種作戰司令部有大約十幾種飛機,但我只在空中炮艇戰機上飛行。這些飛機的具體情況各不相同,但都是裝備了不同級別武器的貨運飛機,破壞力不一。有的最多可以損壞一輛汽車;有的則可以摧毀一座建築物。在阿富汗,我們用這些武器對付人的目標,而我的工作是幫助決定要對付哪些人。這就是提供所謂威脅警告的非委婉定義。」

弗里茨說,「我飛了99次戰鬥任務,總共600小時。這些任務中可能有20個,其中50個小時涉及實際的交火。大概還有100個小時是壞人在討論他們的邪惡計劃,或者我們稱之為『可用的情報』。但其餘的時間,他們只是在說話,而我只是在偷聽。」

弗里茨說,「除了開聖戰的玩笑,塔利班分子還談論了許多你和你的鄰居所談論的事情:午餐計劃、鄰裏間的閒聊、糟糕的路況、天氣如何不符合你的確切願望。有內訌、罵人、普遍的抱怨。他們做着關於未來的白日夢,為美國人何時離開制定計劃,並陶醉於奪回自己國家的想法。但主要是,有很多人在胡說八道。」

弗里茨說,「普什圖語和達里語自然適合於雙關語和侮辱語;語言中本身就有很多押韻,而且許多詞都有雙重含義。這種胡說八道的部分原因是對重複的偏好。我遇到的阿富汗人會把一個名字或聲明,或任何東西重複幾十次,以表明自己的觀點。但這種重複在通過收音機交談時更加強烈。一個叫卡利馬的人教會了我這一點。我們都不知道卡利馬是誰,儘管人們普遍認為他不是什麼重要人物。但是有人,我們不知道是誰真的想和他說話。所以他叫了他的名字。」

弗里茨說,「『卡利馬!卡利利利利利馬、卡利馬馬馬馬馬馬馬馬。卡利馬、卡利馬、卡利馬、卡利馬』。」弗里茨補充說,「那個人一次又一次地叫他的名字,至少50次,以各種可能的音節強調組合。我一直在聽,但卡利馬從未回應。也許他的收音機壞了。也許他只是不想和這個人說話。也許他已經死了。有可能是我殺了他。在那之後,我再也沒有聽到卡利馬回答過無線電。」

弗里茨說,「所有這些胡說八道都自然而然地流向了塔利班的另一項偉大的語言天賦;鼓舞人心的演講。任何銷售會議、電影場景或球隊更衣室都沒有見過塔利班在每次戰鬥前、戰鬥中和戰鬥後所表現出的那種高度熱情的準備。也許是因為他們訓練有素,一生中大部分時間都在戰爭中度過。也許是因為他們真正相信他們任務的神聖性。但我越聽他們說,我就越明白,這種永遠的過分炫耀是他們為了繼續戰鬥而必須要做的事情。」

弗里茨說,「否則,他們如何繼續與一個不考慮使用為建築物設計的炸彈來對付個人的敵人作戰?這並不誇張。在我22歲生日的前幾天,我看到戰鬥機在一場戰鬥中投下500磅(227公斤)的炸彈,把20個人變成了粉末。當我看到滿是彈坑而不是人的新景觀時,噪音中出現了一絲寂靜,我想,『當然現在我們已經殺夠了他們』。但我們還沒有。」

弗里茨說,「當另外兩架攻擊直升機到達時,我聽到他們大喊:『繼續射擊。他們會撤退的!』"弗里茨指,「當我們繼續攻擊時,他們重複說:『兄弟們,我們正在獲勝。這是一個光榮的日子。』當我看着六個美國人死去時,感覺像是20個塔利班在我耳邊歡呼:『真主偉大,他們正在死去!』」

弗里茨寫道,「塔利班分子是沒有身穿裝甲的人,拿着30年前的槍,與空中炮艇戰機、戰鬥機、直升機和裝備更好的地面部隊作戰,這並不重要。他們中的100人在那一天死亡也不重要。在所有這些噪音中,在他們身後的炸彈和子彈爆炸的聲音中,在他們的同伴被殺的聲音中,塔利班保持着高昂的情緒,不斷地相互鼓勵,不斷地堅持認為他們不僅是在贏,而且他們會再次襲擊到我們,甚至打得更好的下一次。」

弗里茨說,「這是我在阿富汗執行的第一次任務。」他說,「隨着時間的推移,我知道了不同的暗語是什麼意思,以及如何從槍聲中分辨出聲音,我的聽力也越來越好。塔利班也開始告訴我更多。2011年春天,我正在執行一項任務,支持一個最近在阿富汗北部一個村莊遭到伏擊的特種部隊小組。我們被派去做偵察工作,這聽起來令人印象深刻,但在後勤方面意味着連續幾個小時的繞圈飛行,觀察和傾聽當地人的意見。」

弗里茨說,「我們遇到了一些正在耕種的人,他們正在一塊最近耕種的土地上工作。或者說我們是這麼想的。地面小組確信,這些人就是襲擊他們的人,他們實際上不是在耕種,而是在田裏藏着武器。」弗里茨說,「所以我們向他們開槍。在那片田地里的三個人中,一個人的腿被炸斷了。另一個站在原地就死了。最後一個人被炸到了10英尺(3米)以外,被認為是死於被衝擊波湮沒的內部器官。直到他站起來,跑開了。他和他的朋友們回來了,把剛被截肢的人裝進手推車,並把他推到在附近等候的一輛車上,看起來他們是想逃跑。」

弗里茨補充說,「但報復也是同樣可能的情況,地面小組擔心他們會叫來更多的人,或更多的武器,並進行報復。但我能聽到他們的聲音,他們聽起來對報復不感興趣」:

「走,開車!我們來了。阿卜杜勒被擊中了。我們把他送上了車。」

「繼續開!不要讓他們向我們開槍!」

「是的,我們來了。我們會救他的。」

弗里茨說,「這群塔利班分子正試圖把他們的朋友送到醫生那裏,或者至少是能救他的人。然後他們的車就慢了下來。『不,兄弟。他已經死了』。」弗里茨說,「其餘的人不再是一個威脅,所以我們讓他們離開」。弗里茨說,「在我的整個部署過程中,我們的殺敵數量一次又一次地超過他們,他們失去了陣地,而我們贏了。這種情況經常發生,我開始產生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這種感覺在你部署時並不罕見;你看到同樣的人,遵循同樣的時間表,日復一日地做同樣的活動。」

弗里茨說,「但我不是在幻想。我們真的在同樣的地方執行同樣的任務,重新解放我們三年前戰鬥過的相同村莊。我聽着同樣的廢話,同樣的鼓舞人心的演講,同樣的計劃,往往是由同樣的人進行的,我以前也聽過。」

弗里茨說,「在另一個無休止的任務中,我們正在支持一個地面小組,該小組前往一個小村莊與長者交談。他們一起制定了在附近打井的計劃。我們在上空盤旋了幾個小時,沒有發生任何有趣的事情。沒有人在地面上做任何可疑的事情;沒有人在無線電中談論任何極端激進的事情。會議很成功,所以小組回到了直升機上。然後,塔利班發動了攻擊。」

弗里茨寫道,遇襲的美軍說,「往上走,他們已經到了東邊的溝里。他們在跑,往上走!」

「帶上大炮;準備好。他們很快就會再次移動。」

弗里茨寫道,被襲擊的美軍地面部隊不得不坐等其直升機安全起飛。

一名美軍地面部隊成員向支援的戰機說,「嘿,炮艇,他們在哪裏,他們在做什麼-他媽的,我被擊中了。」弗里茨指出,「塔利班知道他們會打中地面美軍的小組長。我知道,因為當我聽着他的尖叫聲時,我聽到他們在慶祝」。

塔利班分子說,「兄弟,你打中了一個。繼續加油;繼續射擊。我們可以打得更多!"

另一名塔利班回答說,「是的,我們會的,這把槍是工作—」

弗里茨說,「他們停止了慶祝,因為我的飛機射殺了他們。這是我生命中最糟糕的一天。使這一天變得如此可怕的並不是槍聲、尖叫聲或死亡;那時我已經看到了很多。但那一天,我終於明白塔利班一直想告訴我什麼。」

弗里茨指出,「在每次任務中,塔利班知道我在(他們的)頭頂上,監視他們說的每一句話。他們知道我可以聽到他們吹噓他們設法殺死了多少美國人,或者他們採購了多少火箭筒,或者他們何時何地要放置一個簡易爆炸裝置。」

弗里茨說,「但在所有這些聲音中,我並沒有聽進去。我終於明白,這些廢話並不只是為了好玩;當他們在同一個地方與另一支入侵部隊進行另一場戰鬥時,他們是如何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擺脫我的無聊感的。但與我不同的是,當他們回家時,是去隔壁的村莊,而不是6000英里之外。」

弗里茨說,「那些在田裏的人可能只是農民,也可能他們真的在隱藏他們的攻擊證據。不管怎麼說,我們的炸彈和子彈意味着他們村裏的年輕男孩現在更有可能加入塔利班。而那些鼓舞人心的談話呢?它們不僅僅是空洞的言辭。它們是自我實現的預言。」

弗里茨寫道,「因為就算當天氣太冷無法進行聖戰時,簡易爆炸裝置仍然還會被安放。當他們拿着30年高齡的AK-47,而我們有1億美元的戰機時,他們繼續戰鬥。當我們離開一個村莊時,他們就把它奪回來。無論我們做什麼,去哪裏,或者我們殺了多少人,他們都會回來」。

弗里茨說,「在我上次參加部署的十年後,在與世界上最富有、最先進的軍隊作戰20年後,塔利班已經收復了阿富汗。無論對這是否會發生或可能需要多長時間存在什麼樣的妄想,都已經像阿富汗安全部隊一樣在一周內被塔利班高效地打發了。」

弗里茨說,「在婦女權利、教育和貧困方面取得的一點點成果將被系統地消除。任何民主的影子都將消失。雖然可能會有『和平』,但只有在任何剩餘的反對力量被壓倒或死亡之後才會出現。塔利班分子告訴我們這些。或者至少是他們告訴我的。」

弗里茨寫道,「塔利班分子告訴我他們的計劃,他們的希望和夢想。他們確切地告訴我他們將如何實現這些目標,以及沒有什麼可以阻止他們。他們告訴我,即使他們死了,他們也相信這些目標會被他們的兄弟們實現。而且我相信他們會一直這樣做下去。」

弗里茨說,「塔利班分子告訴我,他們計劃如何繼續殺害美國人。他們告訴我這些計劃的細節:他們將使用什麼武器,在哪裏做,他們希望謀殺多少人。通常,他們在殺人的同時告訴我這些事情。他們告訴我,如果上帝願意,世界將按照他們的形象被創造出來。他們還告訴我許多人拒絕聽的東西,但我終於明白了。『阿富汗是我們的』。」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RFI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26/1638201.html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