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未普:趙立堅現象和戰狼外交為何越演越烈?

作者:

(上)20210818

近兩年來,中國外交界出現了一個奇特的現象。一批言辭粗鄙、態度蠻橫、肆意攻擊他人、詆毀他國的戰狼外交官,突然橫空出世。他們的外交表演,使中國的國家形象變得越來越糟,但他們顯然不在乎,反而越演越烈。為什麼?

說到中國戰狼外交官,趙立堅是一個不能不提的人物。趙立堅從巴基斯坦一名不見經傳的外交官,迅速成為聲名遠播的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以出言不遜、乖戾囂張、憑空捏造事實、動輒鼓吹陰謀論,用挑釁性、進攻性語言攻擊他國而爆得大名。可以說,中國外交就是從他起開創了四十年來攻擊性外交和脅迫性外交的先河,趙立堅因此而被稱為戰狼,被大批新外交官追捧,儼然形成了一種趙立堅現象。據稱,趙立堅對自己成為一種現象感到很是自豪,當然他心裏也很清楚,自己這種刻意為之的行為,如果不是被批准,他絕無膽量如此胡來。他可能也算準了,在短期內他的這種行為不會帶來風險。

趙立堅現象有幾個特點:第一,言辭粗鄙、態度蠻橫,外交場合一味鬥狠鬥勇,既沒有外交分寸,更沒有政治智慧;這方面的例子很多,譬如,去年年底11月18日,「五眼聯盟」外長發表聯合聲明,反對北京撤銷香港四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資格,趙立堅在例行新聞發佈會上表示:不管五眼聯盟長五隻眼,還是十隻眼,只要膽敢損害中國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小心他們的眼睛被戳瞎。

第二,憑空捏造事實,哪個國家批評中國,就往哪個國家身上潑髒水。2020年3月,特朗普總統批評來自中國的病毒,趙立堅就屢次散播陰謀論,指責美國軍人把新冠病毒帶入武漢。澳大利亞因為堅持徹查病毒來源,成了趙立堅攻擊的靶標。他發了一個推文,並配以一幅由中國畫家「烏合麒麟」創作的畫作,畫的是澳軍士兵用刀子抵住兒童的脖子,並說「我們是來給你們帶來和平」的。這徹底激怒了整個澳大利亞,其總理和在野黨領袖要求中國道歉,並譴責趙立堅推文的內容。

第三,有強烈的表演欲,通過戰狼表演,獲取個人迅速升遷的機會。升遷的常規辦法,如靠自我努力、韜光養晦、等待時機等,已經對年輕外交官失去誘惑力。對那些希望在外交部快速晉升的人來說,趙立堅是最好的榜樣,他在社交媒體上的好鬥形象為他獲得了讚譽和人氣,也為他贏得了進入外交部高層的機會。趙立堅的仿造者和追隨者因此而越來越多,戰狼們也越鬥越狠越勇,越狠越勇意味着越能升遷,或者升遷越快。這是戰狼外交已經普遍化的一個重要原因。

自趙立堅之後,中國外交界出現了一個長長的戰狼外交官名單。在這個名單上,赫然在列的有外交部長王毅、國務委員楊潔篪、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和趙立堅、外交部副部長謝鋒、中國駐美大使秦剛、中國駐法國大使盧沙野、中國駐加拿大大使叢培武,前中國駐英大使劉曉明、中國駐巴西大使館總領事李楊等等。這說明,趙立堅現象已經演化為群狼現象。

目前沒有任何跡象顯示,這個群狼名單會在近期內收縮。不僅如此,戰狼們的言辭還越發尖刻,戰狼外交越演越烈。外交界內部有人提出忠告,不要把對外宣傳內宣化,立即遭到噤聲。中共的對外意識形態宣傳和對外關係已趨戰狼化,這是一個讓西方世界不安的趨勢。

那麼,趙立堅現象和戰狼外交為何變本加厲?

(下)20210825

有越來越明顯的跡象顯示,在眾多外交戰狼的背後,站着一隻頭狼,這就是習近平。戰狼們的表現和習近平的指示是分不開的。2020年3月30日,《路透社》報道表示有兩名中國外交官證實,習近平2019年曾親自下達指示,要求外交官面對中美關係惡化等國際挑戰,必須立場強硬展現「鬥爭精神」。

習近平欣賞這些外交官的戰狼姿態和「鬥爭精神」,用升官來獎勵他們。謝鋒一年多以前,還僅僅是 中共外交部駐港代表。他就是因為在香港展露出銳利的鋒芒,而被升為外交部副部長。2019年11月,美國國會參議院通過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後,謝鋒以 中共外交部駐港代表的身份,以罕見出格的行為和出格的語言,召見美國駐港總領事史墨客(Hanscom Smith),向他表達不滿。謝批評美國有關政客「逆時代潮流而動,為撈取個人政治資本,假人權、民主、自由之名,行混淆是非、顛倒黑白之實,支持黑衣暴徒違法行兇」。謝鋒當時表示:「任何外來威脅、施壓都嚇不倒、壓不垮包括香港同胞在內的14億中國人民,任何力量都不能阻擋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進程,奉勸美方不要打錯算盤……中國在過去困難時期都從未彎過腰,現在更不會屈服於任何外來壓力」。這些說法非常附和習近平的外交思想。這應當就是謝峰被迅速高升為外交部副部長的一個原因。

至於駐美大使,習近平信任與否和對美是否強硬,赫然成為新的任命標準。楊潔篪被習近平批評為對美太軟弱,是楊在三月阿拉斯加會議上對美國突然發飆的背後起因。中國前駐美大使崔天凱被認為是溫和派人士,最近告老還鄉,被秦剛替代。中國為何派一個毫無對美經驗的秦剛擔任駐美大使,引起了西方世界的廣泛猜測。英國廣播公司(BBC)說他熟悉外媒,是習近平的親密助手;《紐約時報》稱,秦剛曾積極反對西方批評,他會在必要的時刻毫不猶豫地激怒他人;德國之聲說,秦剛不是「戰狼」但作風強硬。法廣說,秦剛在外交部擔任發言人時就有一個「戰鬥的剛」的綽號,還挖苦說,戰狼要比做外交官容易。總之,秦剛的就任顯示,對習近平而言,政治信任和對美強硬比外交經驗更重要。

有趣的是,習近平先生最近在講話中忽然要求中國外交官塑造可愛可親的外交形象。2021年5月31日,習近平表示,要在國際社會塑造「可信、可愛、可親、可敬的中國形象」,說話要把握好語調,要「謙遜謙和」,這樣才有助於把握國際話語權。他是不是自己也覺得戰狼外交表演的太過分了呢?當然不是!習近平可能擔心,戰狼外交激發的極端民族主義情緒失控。根據維基百科,中共正試圖對使用海外管道提出新的規範,避免失言導致在國際上樹敵太多,但面對高漲的中國民族主義情緒,高層想保持理性,同時又不傷面子,可能難度很大。實際上,中國的戰狼外交已經剎不住了。《華爾街日報》「中國希望收斂戰狼式外交,但受民族主義情緒掣肘」,談的就是中共目前面臨的兩難矛盾。

此外,習近平想要收斂戰狼外交,可能還有一個原因。這就是,他們發現中國的戰狼外交有一個重大副產品,即,在拜登合縱連橫建立反中和反中共聯盟方面,戰狼外交幫了拜登大忙。戰狼外交引發國際憤怒,已成不爭的事實。憤怒的西方聯合起來對抗中國的戰狼外交,似乎正在成為一種可見的趨勢。歐盟駐中國大使郁白(Nicolas Chapuis)認為中國的戰狼外交實際上是一種霸凌、恐嚇和脅迫式外交,他呼籲,歐盟和美國應該共同對抗中國的戰狼外交,而這種聯盟直接挑戰了習近平試圖以戰狼外交脅迫世界的野心。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26/1638134.html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