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江炘杓:冷戰後美國最大軍演向中國傳遞什麼信號

作者:
「2021年全球大規模演習」卻是一個讓人聯想起美國在冷戰時期為了圍堵蘇聯而致力採取的全球性演習。這個繼上世紀80年代以來又一次最大規模的全域性(all-domain)聯合軍事演習,從東海、南海到東地中海和黑海,範圍跨越17個時區,向中國和俄羅斯發出「美國有能力同時應對多條戰線」的強烈信號,彰顯美國具備同時與中國和俄羅斯進行兩場戰爭的能力;雖然需藉助盟軍力量的協助,卻是以美軍為主並在美軍主導下採取的共同行動。

一年一度的「馬拉巴爾海軍演習」將在2021年8月下旬在西太平洋海域拉開序幕。(2007孟加拉灣馬拉巴爾軍演/維基百科)

美國印太司令部官網訊息:「2021年全球大規模演習」(Large Scale Global Exercise21, LSGE21)於8月2日至27日實施。這是一場由美國國防部制定的大規模軍事演習,由印太司令部負責規劃主導,參演兵力包括美國陸軍、空軍、海軍與陸戰隊,以及英國武裝部隊、澳洲國防軍和日本自衛隊;演習區域涵蓋印太和中亞地區;演習科目包括野戰訓練、後勤支援、兩棲登陸、空降與陸上機動、空中作戰、海上作戰和特種作戰;演習目標是強化聯盟合作,確保區域穩定,加強基於國際規則的秩序,維護通信線路安全,提高裝備互通性、彼此信任與共同理解,有效應對影響所有國家安全的挑戰,以及維持一個自由與開放的印太。

分析美國「全球大規模演習」的戰略涵義如下:

參演兵力規模空前浩大足以引起各方重視

美軍大規模演習(Large Scale Exercise, LSE)原計劃於2020年實施,受疫情影響延至今年,剛好有更充裕的時間邀請一些盟國參加,並進一步完善聯合演習計劃,最終形成LSGE的格局。LSGE由各軍種參謀長、海軍軍令部長及陸戰隊司令親自督導執行。以海軍為例,動員美國艦隊司令部(U.S. Fleet Forces Command, USFF)、太平洋艦隊(Pacific Fleet Command, PACFLT)、美國海軍駐歐部隊(U.S. Naval Forces Europe, NAVEUR)三個司令部,以及包括航艦和兩棲攻擊艦在內的五支打擊和陸戰隊遠征隊,加上英國伊麗莎白女王號(HMS Queen Elizabeth, R08)航艦支隊、澳洲巡防艦隊以及日本海軍以出雲級准航艦為主的護衛艦隊,兵力規模空前浩大足以引起各方的重視。

傳遞美國有能力同時應對兩場戰爭的信號

美國在1990年代曾經強調要建立同時打兩場戰爭的軍事力量,到了21世紀初,隨著中、俄軍事力量的崛起,越來越多人相信美國已經無力同時面對兩場戰爭。然而,「2021年全球大規模演習」卻是一個讓人聯想起美國在冷戰時期為了圍堵蘇聯而致力採取的全球性演習。這個繼上世紀80年代以來又一次最大規模的全域性(all-domain)聯合軍事演習,從東海、南海到東地中海和黑海,範圍跨越17個時區,向中國和俄羅斯發出「美國有能力同時應對多條戰線」的強烈信號,彰顯美國具備同時與中國和俄羅斯進行兩場戰爭的能力;雖然需藉助盟軍力量的協助,卻是以美軍為主並在美軍主導下採取的共同行動。整體來看,美國正在為防止全面性世界大戰而建構聯合嚇阻的力量。

嚇阻目的之外強調戰術戰法與新技術驗證

「2021年全球大規模演習」涵蓋的軍兵種相當全面,既是對軍隊應處能力的一種測試,也給予新的戰術戰法和科技裝備提供一個實兵演練與驗證的機會和場景。戰術戰法包括控制海洋、兵力投射、海上兵力分散配置、遠征作戰以及爭端地區濱海作戰;裝備驗證主要是針對無人操作技術和人工智能應用,包含在航艦打擊支隊的海上作戰中心(Maritime Operations Center, MOC)主控資訊作戰。未來的陸戰隊亦將與海軍密切結合,特別是在有效執行海上控制和海上拒止的任務方面;F-35B戰機部署上艦後的操作運用也是演練重點;強調自給自足的小型化部隊攜帶後勤、飛彈、監偵設備以及聯合部隊分散在整個戰鬥空間所需的配備,以利於島嶼和海岸線周邊有效遂行機動作戰。

美、澳、加、英、日、紐、韓七國派遣實兵參與,另有法、德、印度和印尼四國派出觀察員,總數達11國參與的「2021年護身軍刀」(Talisman Sabre2021)聯合軍演甫於7月31日落幕,另一個同樣劍指中國意味濃厚的「2021年全球大規模演習」緊接着在8月2日啟動。由於參與LSGE21的澳洲、英國和日本都與美國簽定有雙邊共同防禦條約,這層安全防衛關係使得這些「外軍」成為美軍大規模聯合軍事演習的最大特色,可以說是在美國主導之下形成的同盟防禦性質。這說明了「四邊安全對話」(QUAD)成員之一的印度沒有參加的原因。

儘管如此,一年一度的「馬拉巴爾海軍演習」(Malabar Navy Exercise)亦將在2021年8月下旬在西太平洋海域拉開序幕;主辦國印度海軍的四艘軍艦已經進入南海,分別與新加坡、印尼、越南和菲律賓海軍進行雙邊操演,繼而穿越巴士海峽進入西太平洋與美、日、英、澳艦艇會合,展開4+1聯合海上軍事演習,形同LSGE21的延續和結合。美軍透過LSGE21的實施,既展現了嚇阻中國和俄羅斯的能力,演練了同盟國之間的互通性和聯合作戰能力,也驗證了戰術戰法和新技術的能力,可謂一舉數得。這種大規模聯合軍演具有明顯的嚇阻作用和效益,研判有可能會成為每年定期實施的一種常態性演習。

美國正設法撤離阿富汗,但卻十分狼狽。而8月3—16日間,美軍舉行了跨越17個時區,有大西洋,太平洋和歐洲作戰司令部2.5萬人參與的「2021大規模演習」(Large Scale Exercise2021),這是自從冷戰以來,美國40年內舉行的最大兩棲演習。

不過,據《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22日報導,中方軍事觀察家說,這凸顯了華府迫不急待,想要展現自身優於中俄的全球軍事優勢,但卻暴露了一些弱點。

而這次演習規模之大,包括黑海、東地中海,還有東海與南海等,可能涉及中俄閃點的海軍及海軍陸戰隊都參加了這次演習,有如1980年代冷戰時期的軍演。觀察家說,這在於向中俄傳遞,美國能多面作戰的訊息。澳門軍事評論員黃東說,雖然沒人承認,但行動說明了一切。

美國第三艦隊司令柯勒(Steve Koehler)說,演習在於展現美軍能協調,並整合全球軍事行動的能力。他強調,在當今瞬息萬變的海上安全環境中,美國海軍在選擇的時間和地點,帶來精確,致命和壓倒性的力量,以實現在戰場上的目標。

北京軍事科學「遠望智庫」研究員周晨明指出,這顯示美軍近年重新調整重心,將近20年來對恐怖分子,或游擊激進分子的小型非傳統戰爭,又轉回冷戰時期那種對全球超級大國的大規模全面戰爭。

他說,這高調演習也是在向盟友傳遞令人安心的訊息,告訴對方美軍仍無可挑戰,尤其是在從阿富汗進行災難性的撤軍,威信遭質疑之際,更是如此。周晨明說,美國希望盟友和台灣保持冷靜,並繼續為美國的利益效力。

然而,香港軍事專家宋忠平指出,這次演習顯示,美軍部署全球軍力吃緊,要是沒有盟軍支援,將更吃力。他強調,美國老是在打算,要同時在兩個戰場應戰兩個中等強國,贏得兩場戰爭。不過,它始終無法同時應戰中國大陸和俄羅斯。也因此,這次演習有點牽強。

(作者為國防安全研究院國防戰略與資源所政策分析員)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上報 中時新聞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24/1637190.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