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國失業率超2成,李克強真急了;揭底中共醫保天真假象,有3大緊箍咒

亞馬遜封殺中國賣家受波及電商升至數十萬;中共仍想香港實施反制裁法;港股步入技術性熊市;中概股大跌沒見底

中共總理李克強一年多來第三次提到吸納就業人口。值得關注的是,習近平重點打擊的外賣平台,這次成了李克強重點強調的吸納就業的行業。

中國的醫保究竟有多大的作用?奧運跳水冠軍全紅禪的母親無法靠新農村醫保治病,現在又傳出醫院不提供醫保藥,患者自費購買的怪事。知情者揭露醫院不賣醫保藥的三個緊箍咒。

中共官方臨時喊停“反外國制裁法”在港實施,港媒披露,中共另有所謀。

亞馬遜封殺逾5萬中國賣家,受波及電商恐升至30萬。

中共近日推出的“個人信息法”重挫港股,截至20日已跌破25,000點,港股步入技術性熊市。

中概股持續暴跌,市值瘋狂蒸發近1.5萬億美元,分析指仍未見底。


中國失業率有多嚴重?20%以上,李克強真急了三提吸納就業

中共總理李克強近日在經濟運行會上表示,中國就業形勢依然嚴峻,須推動勞動密集型行業的發展,來吸納就業人口。這是李克強一年多來第三次提到吸納就業人口。

8月16日,李克強說,中共十四五發展計劃(2021年到2025年)期間,就業壓力依然很大,而主要的解決辦法就是發展勞動密集型行業。

在一年前,中共國務院就提出了要發展勞動密集型產業,以便為進城的農民工就業提供機會。在今年7月的國務院會議上,李克強又提出要通過提供權益保障來幫助農民工在城鎮就業,先在勞動力密集的出行、外賣、即時配送行業展開試點。到8月16日,李再次強調保就業,發展勞動密集型行業。

去年7月28日,中共黨媒新華網就發文說“重提勞動密集型產業絕非倒退”。文章說,勞動密集型產業對於吸納勞動力就業起到了重要作用。

有研究顯示,以每一單位固定資本吸納的勞動力數量測算,勞動密集型輕工企業是資本密集型重工業企業的2.5倍,勞動密集型小企業則是大企業的10倍以上。雖然這些中小企業的工業產值不到全國總值的3成,卻容納了全國7成以上的工業就業人口,其中大部分都是農民工。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姚洋去年12月接受騰訊網專訪時表示,中共統計局在2020年公佈的失業率一直在6%上下,但是這個數據未統計非城鎮戶籍人口的失業。以他的學院在2020年6月底做的一個調查,中國的失業率高達15%,此外還有5%處於半失業狀態。以中國7億就業人口算,20%就有1億多人失業。

作者“老蠻評論”的文章,文中提到,中共在統計失業率時,採用的基數中,將農村老年人口也計入了就業總人口中,這就大大降低了最後計算出來的失業率。

根據人口普查數據顯示,中國鄉村總人口數量為5.09億人,按照60歲以上老年人口佔比18.7%估算,鄉村60歲以上老年人口大約為9,533萬人。而根據中共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事業發展部的最新公報,2020年的全國就業總人口為7.5億人,減去9,533萬的鄉村老齡人口,實際就業總人口為6.55億人,與8.11億的適齡勞動人口相減,得出中國的失業人口約為1.56億人,失業率高達20.7%。

中國醫保,是個被國人長期誤解的天真假象

前段時間有個新聞刷爆了朋友圈,講的是江蘇一位患者用了醫保藥,結果還要自費50萬的事。

2019年,五十多歲的張愛林在無錫市人民醫院進行了肺移植手術,2020年因為術後感染再次住院。

期間主治醫生多次開出處方,說有一些藥需要自費,讓張愛林的家人直接去醫院門診大樓一層的藥店購買。

比如日常用藥中的一種特效抗生素鋒衛靈,5毫升就要2200元。

兩次住院,他們自費購藥共花費了52萬餘元。

然而2020年3月,張愛林第二次住院時,他的兒子張培爽在無意中發現,他們花了這麼多錢自費購買的藥物,竟然全都在醫保目錄之內。

明明是醫保目錄內的藥,為什麼醫生卻要求自費購買呢?

帶着這樣的疑雲,張培爽與醫院多次交涉,但問題卻得不到解決。

主治醫生告訴他,這些藥雖然在醫保範圍內,但醫院沒有引進,也無法引進,只能自費。

於是,他向江蘇省衛健委舉報了醫院的行為。

在他交涉、舉報後,醫生更改了用藥方案,停用了鋒衛靈等藥物,直到數日後張家人簽下同意書,聲明所有自費藥都是自己主動自費的,用藥才恢復。

而在此期間,張愛林的病情快速惡化,於2020年4月11日去世。

隨後,張家人將醫院告上了法庭。

這個悲劇的發生,並不只是個例。

報道該事件的醫療媒體“八點健聞”向多家醫院醫生和業內人士了解到,醫保目錄內的藥物,醫院裏卻沒有,這樣的情況相當常見,尤其是抗癌藥、創新藥等價格高昂動輒幾千上萬的藥品,要求患者院外自費購買幾乎成了許多醫院的慣例。

最近幾年,不少癌症、罕見病等重大疾病治療用藥經過談判議價後進入了醫保目錄,對於患者來說,這本是大大的福利。但奇怪的是,很多藥進入醫保後,卻在醫院“消失”了。

在“八點健聞”的文章留言區,有網友分享了自己的經歷:

央視的《經濟半小時》欄目2019年也曾報道過這樣一件事:家住貴陽的王先生患有非小細胞肺癌,已經進入第四期,需要服用靶向藥克唑替尼,該藥當時已經納入醫保,但王先生的太太卻跑遍了各家醫院都買不到。克唑替尼一盒5萬元,納入醫保後一盒5千元。

某抗癌網絡論壇的一份調查顯示,截止到2018年12月,500多位癌症患者中,有54.9%的人表示買不到醫保抗癌藥,甚至有53.4%的患者透露,醫院明確表示不進醫保抗癌藥。

責任編輯: 吳莉亞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23/1636814.html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