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不讓數據說話?中共嚴防數字灰犀牛

作者:
所謂的「牛鼻子」就是控制權,互聯網、大數據和AI時代,要想掩蓋真相,就必須要掌控所有數據的控制權,不讓數據說話。中共打着保護個人私隱的藉口,讓數據閉嘴,目的是掩蓋暴政真相,無出其右。

圖為2018年10月24日,在北京中國國際展覽中心,參觀者在觀看採用人臉識別技術的AI(人工智能)安防攝像頭。

近期,中共在數字信息治理和防範數據信息安全風險方面連續重拳出擊。

中共13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30次會議8月20日審議通過了《個人信息保護法》,同日,網信辦、發改委、工信部、公安部、交通運輸部聯合發佈《汽車數據安全管理若干規定(試行)》。

第一財經本周五報道,中共證監委和網信辦正在考慮,要求在美國上市國內互聯網企業,將數據管理和監督交給政府支持的第三方信息安全公司。

知情人稱中共此舉為了防範在岸數據傳輸到海外,造成國家安全隱患。

環球時報》等各類陸媒稱,私隱信息保護入法後,百姓可以拒絕互聯網平台商家過度收集個人信息、利用用戶畫像、算法推薦等自動化決策進行「大數據殺熟」,進一步維護廣大人民群眾的網絡空間合法權益。

《汽車數據安全管理若干規定(試行)》第一條則開宗明義:為了規範汽車數據處理活動,保護個人、組織的合法權益,維護國家安全和社會公共利益,促進汽車數據合理開發利用。該規定還對汽車數據輸送到境外做了嚴格防範。

上述三組重拳,中共名義上都會打着保護國內公民私隱信息、維護消費者權益的旗號,但其重心和本質還是為了維護所謂國家安全,簡言之就是數據維穩。

中外私隱數據保護的區別

法理上,公權與私權的主要區別是:公權是法律沒有授權的不能做,私權的是法律禁止的不能做。

中共是黨大於法,法律是擺設,軍隊不用於國防,用於鎮壓百姓,政法機構是黨的第二刀把子。

中共在私隱法和九月即將實行的《數據安全法》中,對公共場所無處不在的監控攝像、人臉識別設備等數據信息的採集、使用和傳播沒有對行為主體做出明細和明晰的權利與義務規定。

民眾無權監管政府部門、事業主管部門對公民私隱的過度收集與濫用。當民眾質疑官方作惡要查監控時,官方的標準答案是「硬盤壞了」。中國的異議人士、信仰者,他們的一切通訊信息隨時隨地都處在中共的監控和竊聽之下。

西方在私隱法案方面對國家和政府收集公民信息時是有明確和詳細的規定的。例如,美國1974年的《私隱法》(Privacy Act)中明確了「行政機關」對個人數據的採集、使用、公開和保密問題的詳細規定。

1986年《電子通信私隱法》不僅禁止政府部門未經授權的竊聽,而且禁止所有個人和企業對通訊內容的竊聽,同時還禁止對存貯於電腦系統中的通訊信息未經授權的訪問及對傳輸中的信息未經授權的攔截。

此外,美國在數據安全治理方面並不是一味地擴張政府權力,因為一是立法的本身總要滯後事情的發展,二是公權濫用導致人權危機。鑑於此,美國往往通過提倡行業聯盟保護公民私隱,美國著名的網絡私隱認證組織有 TRUSTe、BBBOnLine、WebTrust等。

目前,美國還沒有聯邦層面的全面數據私隱法案,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數據保護立法不得不面對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關於「言論自由」的保護。

另一方面,美國公民的個人數據安全多是商業性的,美國聯邦和州一般不會向中共一樣隨意採集數據用於人權迫害,所以,美國公民對數據侵權缺乏具體證據,也會給個人上訴帶來麻煩。

中共國家數字安全戰略目標是美國

1994年4月,中共國家計算機與網絡設施工程通過美國公司連結互聯網64K國際專線,實現了與國際互聯網的全功能連結。西方的資本與友善藉助全球化潮流養大了中共這條鱷魚,可中共一直都是把美國和西方當作敵人來對付。

2000年初,華盛頓時報就披露了中國政府機構的黑客闖入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的計算機系統,竊取了大量包含「核」字樣的敏感信息。

2012年,中共十八大提出要打造「網絡強國戰略」。2013年底,中共對美國人事管理辦公室(OPM)管理政府文職人員進行網絡攻擊,超過2000萬文職人員的指紋記錄和社會安全號等人事檔案被盜。

2020年3月-11月,中共黑客通過美國「太陽風」(SolarWinds)軟件,對美國國務院、國防部、總統辦公室、財政部和商務部等政府部門及全球1.8萬家公私機構,進行長達9個月的網絡攻擊。

2021年3月,微軟公司發現,總部位於中國的Hafnium黑客組織,利用微軟郵件系統漏洞,對數萬美國機構進行盜竊攻擊,受影響用戶可能高達25萬。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指出,中國每年平均獲取約6000億美元的技術,然後進行複製和替換。有經濟部分,也有情報部分。

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的2020年國家網絡力量指數報告,將中國列為僅次於美國的「最全面網絡強國(Most Comprehensive Cyber Power)」。

2018年9月,特朗普首次發佈《國家網絡安全戰略》,劍指中共。2021年7月19日,美國和西方盟友首次聯合對中共發出公開警告,一致譴責中共的網路惡意攻擊活動。此前,美國司法部對丁曉陽等四名中共網路間諜提起訴訟。

網路空間成了中共搶奪美國世界霸主的無硝煙戰場。此外,中共還秘密收集外國公民的私隱數據。

路透社7月7日披露,全球有數百萬孕婦使用一項由中國華大基因公司與中國解放軍合作研發的產前測試,而華大基因公司卻涉嫌利用產前測試收集基因數據。

中共流氓出身、雞鳴狗盜處世,因此也極度擔心對方會以己之道還施己身。它對赴美上市公司的數據審查和汽車數據保護基本是出於一種「假想敵」的思維方式,擔心美方如法炮製收集中共相關資料。

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網絡安全與決策推演研究所所長曾怡碩說,進口車如特斯拉本身的感測器特別多,特別的先進,所以(中共)當初才會限制軍方還有黨政機關的員工駕駛。

路透社5月報道,特斯拉、寶馬、戴姆勒和福特已經在中國建立起數據中心,以應付將要到來的數據審查。

打造數字安全為極權化數字統治鋪路

中共對數據安全的敏感度遠遠超出了保護中國人個人私隱的需要。中國人在中共統治下根本就沒有私隱,連個人生物信息都能被隨意強制採集。

2020年6月,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發佈了一份報告,報告基於七百多份文件和研究者在社交媒體上搜集到的信息。報告揭示,在大陸31個省級行政區中,中共至少在22個地區進行了約1.4億人的DNA採集活動。

這意味着中共正在建立全世界最大的由警察掌控的DNA數據庫,其中甚至包括學生和兒童。

一個曾拿着大棒和火槍的威脅你的土匪,聲稱要立法,保護你不受他人非法侵害,你信嗎?

此前,中共已經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制定《中華人民共和國數據安全法》等法律、行政法規,如今又出台私隱保護法、汽車數據保護法,其目的是什麼呢?

很簡單,就是為了全面的數字極權統治鋪路,中共計劃在十四五打造數字經濟強國,推行數字人民幣,締造數字金融體系,建立數碼化企業,構建數碼化消費模型,這一切都是基於排他性個人信息數據庫的建立,中共當然要牢牢掌控數字權。

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下架審查滴滴,壓服阿里巴巴,也是情理之中了。

不讓數據說話?中共嚴防數字灰犀牛

信息化、大數據和雲計算時代,數據就是真相,控制數字就是控制了過去、現在和未來。

7.20鄭州洪災,京廣隧道里到底死了多少人?據說這是花巨資建造的智慧隧道,災難前的5月6日,一篇題為《「會思考」的智慧隧道是如何運作的?》在網上炒作,翻舞飛揚,聲稱鄭州隧道「會思考、會說話」「隧道內定位/導航模塊,能實現隧道內人員、設備、車輛精準定位……」

中共目前只承認隧道里死了14個人,其他數據一概屏蔽。如果今後隨着智能汽車的發展,再碰到這樣的人禍,中共想蓋都蓋不住,因為汽車商通過掌控的汽車數據推算出傷亡人數和一些事件真相也該不是難事,數據流到境外,誰要是往網路上一放,那就是數據灰犀牛,中共指定要完。

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首席共和黨議員米高‧麥考爾於2020年9月21日公佈《COVID-19全球大流行病起源,包括中國共產黨和世界衛生組織的角色》,列舉了中共隱瞞疫情的多項證據,其中之一的是,武漢病毒所數據庫消失前後,武漢市中心各醫院的車流量增多。

如果智能汽車全面到來,汽車數據就會輕易掌握乘車人相關數據,篩選出哪些和疫情相關,還原出事實真相。

中國目前網購用戶在7.1億左右,網購滲透率為80%左右,2020年武漢到底多少人死於疫情?互聯網雲計算通過當地網購用戶的活躍規律和減少狀況,大概也能推算出來。

有人根據中國人口統計年度差,還有人根據湖北省2020年度養老金發放人數,估算出2020年武漢肺炎死亡人數,都遠遠地超出官方的4000多人數據。

澎湃新聞8月12日發表文章稱,「今年以來,(上海)市城運中心圍繞城市數碼化轉型,……『一網統管』已經接入全市50多個部門的198個系統、1000多個應用,並正式上線了上海城市運行數字體徵系統1.0版。」

當時,正值鄭州水災之後,「煙花」颱風襲擊上海,澎湃報道說:「市委書記李強指出,城市是一個開放的複雜巨系統,……必須全面準確把握城市生命體徵,始終牽住城市運行『一網統管』這個『牛鼻子』,……全力打造超大城市的治理樣板。」

所謂的「牛鼻子」就是控制權,互聯網、大數據和AI時代,要想掩蓋真相,就必須要掌控所有數據的控制權,不讓數據說話。

中共打着保護個人私隱的藉口,讓數據閉嘴,目的是掩蓋暴政真相,無出其右。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22/1636212.html

驚人之語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