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何三畏:我願在盤錦做一個法盲

作者:
你們為什麼抓他,其實大家心裏都明白。我就直說了吧,我不相信你們。如果你們那叫依法,我寧願做一個法盲。我更相信你們抓到一個麻煩,接下來你們怎麼演,是個問題,大家在網上等着看呢,你們直播一下吧。

財新傳媒總編輯胡舒立曾說,周筱贇是可以複製的。後來,她改變了她的說法,「經過深思熟慮後,周筱贇是不可複製的」。——《民主與法制時報》(2013年5月6日)

從7月29日到現在,周筱贇在盤錦被關了超半個月。他們說他在互聯網上編造發佈了‌‌「虛假信息‌‌」,涉嫌尋滋。到底是什麼‌‌「虛假信息‌‌」?怎麼編造的?素材真實不?他們也不肯描述一下。

我就去找律師們的帖子來看,事情大致是這樣的:周筱贇律師代理了一個案子,他發佈了有關案情的信息。這個案子去年已經上過庭,沒有宣判,據說最近準備再開庭,開庭之前,有關方面就抓了周筱贇和另一位共同代理這個案子的律師。

但實際上,盤錦方面可能不好意思說,周筱贇還公佈一個‌‌「笑話‌‌」。一個人模狗樣的傢伙坐在公堂上滿口黃腔,說什麼‌‌「收錢不辦事‌‌」不僅不違法,還叫做‌‌「守住了道德底線‌‌」。此人不是郭德剛,是盤錦的檢察官。

我覺得有關方面還講點面子的話,就該放這位先生回家去歇着。但盤錦方面的‌‌「處理‌‌」是,‌‌「批評教育‌‌」。大家說說,這樣的人堪教嗎?好多人等着這個好工作呢,為什麼不可以讓他歇歇。

至於‌‌「收錢不辦事‌‌」的事主,則應該和周筱贇掉個位置,進裏面去呆着。大家知道,‌‌「收黑錢辦黑事‌‌」,是黑色道德,算有一罪。‌‌「收黑錢不辦事‌‌」,黑上加黑,等於二罪。不僅不違法,又格外有德的理由是,人家後來架不住把錢退了。都是些什麼污七八糟。

周筱贇發的這個視頻,傷害性不太,但侮辱性極強,我也覺得不太厚道,你把這個發出來,叫人家以後在官場怎麼混呀。但是我想多了,事實是,隨公眾怎麼看,他們對自己人,就罰酒三杯。

但外面來個辯護律師,開庭之前給你拘了,看你還來辯護。你都公開過堂了的案子,不是誰都可以評論嗎。你說人家說的虛假,正好開庭辯論呀。先把人抓了,如何辯真假呢。就這麼個場合。

我非常好奇,周筱贇會發佈的什麼‌‌「虛假信息‌‌」,盤錦方面卻不明說,網上也找不到。其實我的意思是,你說周筱贇拿到一份別人給的材料不判斷真假,或者無力判斷真假,還編造虛假內容發到網上,這我是不會相信的。

你們為什麼抓他,其實大家心裏都明白。我就直說了吧,我不相信你們。如果你們那叫依法,我寧願做一個法盲。我更相信你們抓到一個麻煩,接下來你們怎麼演,是個問題,大家在網上等着看呢,你們直播一下吧。

在等待的時間裏,我們來聊點別的。通過周筱贇這些年的故事,來聊聊網絡環境的變化,看看壞人是如何變得更囂張的。

首先,我有點慚愧,我以前對周筱贇注意不夠,僅有一次聊天,幾次在會公共場合見面,沒得細聊(何三畏|劍膽琴心周筱贇)。他被盤錦拘了以後,我才醒過來,搜索微信,發現他三年前的元旦祝我‌‌「新年快樂,工作順遂,闔家安康‌‌」的信息,我都沒回。

然後,我就看他的博客,搜有關他的報道,和他發表的文章,回溯他舉報的案子。重新感受一個既寫作,又行動,置個人安危於腦後,努力維護社會公正,推動社會進步的周筱贇。在他的同齡人中,應該有某一個方面和他一樣努力做得一樣好的,但上述各方面合起來,還趕得上他的,應該比較難找。

我想說他是一根標杆。我甚至覺得他為糗事不斷的復旦挽回了一點顏面。

他鑽得深,跑得快,不黨不群,冒險獨行,由記者轉律師,他做的事情太多,我的意思是說,好多朋友恐怕跟我一樣,未必跟得上他,未必在持續關注他。前些年,‌‌「舉報形勢‌‌」比較好,還有媒體報道他(2011年開始舉報,2012年就成了央視年度人物),現在,‌‌「舉報‌‌」越來越孤單了,在公共媒體上見不到周筱贇了,他也轉型做律師了,要看他在做啥,得去查他的自媒體了。然後,世道險惡,當他在外省落難,似乎應該選擇少說為嘉。

不過,我是一個不識相的人。我用了點功夫,除了網上的周筱贇,我還問了一些微信朋友,想寫個帖子。

我是這麼想的,如果他以前的義舉都是假的,他努力這麼多年,就是為了成名後去尋釁滋事,那他就去倒霉吧。但是,我寧願相信我看到的周筱贇。

不,我也相信盤錦方面披露的周筱贇,只不過,用壞人的邏輯過濾了一下,然後就相信周筱贇沒事,並覺得對方某些人員好像一直在違法。

人在江湖,急人所難,辨謗白污,乃第一功德。當年,周筱贇為比他年齡大一倍以上的舒蕪老人洗雪歷史沉冤。當年,周筱贇還是一個大學生的時候,就熱血沸騰,跑去河南關心因輸血而感染的愛滋病的農民。今天,隔盤錦幾千里,為周筱贇說幾句話,很容易的。

其實我想說,拿下周筱贇,簡直就是社會良心的重大失守。

以下一些內容是我從網上搜來的,其中包括媒體的報道和周筱贇的自述。

2002年,周筱贇還是一個大學生,即以熱血叩問世界。他看到報刊上中原愛滋病高發區的報道,就要‌‌「去看看‌‌」,從此認識了高醫生。周筱贇和高醫生的故事後來演繹了很長,也很悲壯,讓我們看到一個大寫的周筱贇。

之後,周筱贇把高醫生寄來的防艾宣傳資料分發給了身邊的同學和朋友。但周筱贇還覺得未能為高醫生分擔更多。到2004年,機會來了。周筱贇進了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旗下的上海公司,他策劃編輯了《中國愛滋病調查》。

高耀潔是在8家出版社爭相出版她的書稿的情況下,為了讓周筱贇做她的編輯而確定廣西師大出版社的,因為她‌‌「要把工作交給一個了解愛滋病的真實情況、關心愛滋病人和愛滋孤兒的編輯才能放心‌‌」。

事實證明,高醫生選對了人。周筱贇不僅和她在電話里就全書體例多次協商,2004年國慶期間,還特地趕到鄭州去和她當面討論書稿體例。

周筱贇自述:‌‌「處理高醫生的書稿幾乎耗去整整三個月時間,每天加班工作至深夜,逐字逐句推敲修改。書稿還有大量引文沒有出處,我都一一找到來源補上。比如書中提到聯合國秘書長安南說‌‌」愛滋病是一種真正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話,我查到是他在聯合國總部舉行的2003年年終新聞發佈會上的講話。書中還涉及大量愛滋病知識,我沒學過醫,為此托人從復旦醫學院圖書館借了十來本相關書籍,對原稿內容做了補充和修正。‌‌」

此後,周筱贇陪高醫生去天津書市,幫高醫生聯繫南開大學的演講。直到高醫生出國前和出國後,他都在幫助高醫生。周筱贇還為高醫生寫了一本傳記。

高醫生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人,非常令人感動。幫助他的人很多很多,周筱贇是特別努力的一個。我想以周筱贇的這些付出,來證明他的熱血和正義。

周筱贇後來就到南方報業,先在南方周末旗下的一個雜誌工作,後來轉南方都市報做評論編輯。大概是在後者的崗位上,成了當時非常著名的網絡揭黑舉報人,去公共場合開始用口罩墨鏡保護自己。

第一樁是2011年4月11日,周筱贇在天涯論壇發出實名舉報帖,《中石化廣東石油總經理魯廣余揮霍巨額公款觸目驚心》,稱中石化廣東石油分公司購買幾百萬高檔酒供私人支配。

很快,4月25日,中國石化就對外公佈了對‌‌「天價酒事件‌‌」的處理,涉事幹部(廳級)被免職降級,並由其個人承擔已經消費的十多萬元。

中石化集團公司董事長、黨組書記傅成玉說:‌‌「這件事情對中石化乃至國有企業的形象造成嚴重傷害,中石化上百萬職工因為這件事情抬不起頭來,一個人的行為導致了上百萬人的恥辱。‌‌」

這個事件被稱為‌‌「中石化天價酒事件‌‌」。這是周筱贇首次出師,即收捷報。

我絲毫不想說這是周筱贇的本事。時事造英雄,周筱贇應運而生。時勢選擇周筱贇,是因為他熱情勇敢,知識豐富,戰鬥力強。

更重要的時勢是,當時的官員真的接受網絡輿論的壓力。

放在今天來說,中石化就好比盤錦的某窪J方。今天,你舉報我不是?我說你是‌‌「不實信息‌‌」,我先把你抓了再說,至於舉報的內容,就更不用像中石化那樣,還有查證處理的環節了。真讓人驚嘆時事巨變。

此後,有周筱贇公開舉報‌‌「盧美美父女中非希望工程事件‌‌」。這也非常了不起。當時已經有‌‌「郭美美事件‌‌」。兩美美互相映襯之下,更引起巨大反響。

當時的媒體認為,周筱贇的舉報為提高公眾對慈善事業的認識,促進有關方面對慈善事業的監管,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此外還有‌‌「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48億巨款神秘消失事件‌‌」,‌‌「重慶國際小姐選美黑幕‌‌」‌‌「成龍基金會事件‌‌」,‌‌「盧美美父女中非希望工程事件‌‌」,‌‌「李亞鵬與嫣然天使基金會事件‌‌」,‌‌「灣仔碼頭速凍食品事件‌‌」,‌‌「鐵道部12306訂票網站億元合同事件‌‌」,‌‌「江蘇宿遷外籍人士當縣長事件‌‌」等一系列舉報。

均無一失手。

你應該注意到,所有這些舉報,都有一個共同點:它們不是為自己,它們是純公益。

周筱贇以一人之力,對社會進步的推動,和為公眾和國家挽回的經濟損失,不可計數。他為這個時代做出巨大貢獻,載入了互聯網史冊。

社會也給了周筱贇相當的榮譽。他獲得了騰訊網2011年度深度記者獎、《每日經濟新聞》2011年度致敬人物、奧一網2011網絡十大公民、2012網易年度影響力博客、央視新聞周刊2012年度人物等稱號。

與此同時,周筱贇和口罩墨鏡結緣。那些被周筱贇舉報斷而斷了‌‌「財路‌‌」和‌‌「官運‌‌」的,都不是等閒之輩。可以想像,他們是多麼恨周筱贇。完全應該假設他們‌‌「什麼都做得出來‌‌」。

2013年,《博客天下》雜誌和周筱贇有一段對話,反映了周筱贇的心曲,茲錄於後:

博客天下:你在博客上貼了一張蒙面的照片,卻放言‌‌「有種就來砍我‌‌」。你還是挺怕的吧。

周筱贇:我幾乎每篇博文,都是批評公權力、批評壟斷企業、批評民粹主義民族主義情緒,這些都是一個知識分子的職責。

要說我一點不害怕,那肯定不是真的。但我想我有廣大網友的支持、聲援,如果真有人來砍我他們完全沒法收場。

我的騰訊博客,總瀏覽量已經超過4600萬,所以我根本一點不擔心,只要適當注意一點就行了。我總沒必要公佈我全部個人信息,故意創造條件讓人來砍我吧?謹慎的預防措施還是有必要的。

博客天下:從2009年開博至今,你在博客上揭了不少黑幕,好像每年你都會被人威脅。既然知道有生命安危了,為什麼還要一直揭黑呢?

周筱贇:這可能和我疾惡如仇的性格有關吧,我就是看不慣那些醜惡的人和事。我在博客上揭黑,也是希望通過我個人的力量,對於推動社會進步盡一點綿薄之力。雖然頻繁受到人身威脅,但還沒有遇到過人身傷害。有時候想,既然很多揭黑沒有起什麼作用,那我又何必繼續呢?但是,有時形成了習慣,很難改變。

博客天下:你會一直做這個揭黑的事情嗎?你做這個有沒有利益驅使,換句話說,是拿錢替別人辦事嗎?

周筱贇:我想我應該繼續把揭黑的事情做下去,我想這個社會就是太缺少較真的人。如果這樣的人多了,我們這個社會也許就不是現在這個樣子了。事實上,我已經多次受過金錢的誘惑,錢財當然是好東西,但我通過努力工作可以獲得,我完全沒必要通過這種不光彩的方式去獲得。而且,一旦在網絡上有了一定正面的知名度,一旦收錢替人辦事了,名聲馬上就徹底臭了,所以我一向愛惜羽毛。

——周筱贇果真是一個清醒而冷靜的人。

公益舉報,自然把公眾當作自己的後盾。他一旦出手,就好比走夜路使勁弄出一點響動來給自己壯膽,總是努力利用媒體。當時的媒體有這個環境。

他曾激動於‌‌「新媒體形勢下的新聞專業主義‌‌」。2012年,他參加中山大學財新卓越記者駐校計劃,將‌‌「周筱贇揭黑‌‌」帶到了課堂上。

他還聲稱,‌‌「凡被揭露者,要麼認錯,要麼停工,要麼撤職,要麼雙規,要麼判刑。‌‌」還標榜‌‌「周筱贇報料,絕對可靠。‌‌」‌‌「周筱贇出手,絕不失手。‌‌」

實際上他倒未必有這樣的樂觀,事實也不是他吹噓這樣的順利。其實他心裏還是清楚的,他的博客名就叫‌‌「落魄書生周筱贇‌‌」。但他更清楚自己必須努力。

當網絡環境變化到來,他及時考取了律師資格,這大概是三年前。從此,他不再需要口罩墨鏡了,因為他以律師的身份行事。他仍然介入公共事件。他被盤進去之前,還在他的公號上評判公共事件,從法律專業的角度。

發人深省的是,他戴着口罩和墨鏡防備被舉報對象可能的襲擊的時間,長達六、七年,終於安全度過。當他佩上法律的武器,摘掉口罩和墨鏡,光明正大地服務社會,倒被舉報對象直接拿下了。

帖子就寫到這裏了。我向你介紹了被盤進去有周筱贇。我不是律師,有關法律問題,請朋友們去看律師朋友的文章。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中國數字時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20/1635231.html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