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騰訊深夜向習表忠:再投500億助共同富裕

習近平剛剛下令中國高收入人群和企業要「更多回報社會」,中國網絡公司巨頭騰訊8月18日深夜就宣佈再出資500億(人民幣),助力當局提倡的「共同富裕」計劃。專家認為,騰訊此舉頗有「破財免災」,向習表忠心的意味。

騰訊公司位於北京的總部。

習近平剛剛下令中國高收入人群和企業要「更多回報社會」,中國網絡公司巨頭騰訊8月18日深夜就宣佈再出資500億(人民幣),助力當局提倡的「共同富裕」計劃。專家認為,騰訊此舉頗有「破財免災」,向習表忠心的意味。

第三次分配:中國有錢人可能要捐更多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8月17日主持召開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十次會議,提出促進「共同富裕」的問題。

習近平在會上說,要構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制度,加大稅收、社保、轉移支付等力度並提高精準性,「合理調節高收入,取締非法收入」,「鼓勵高收入人群和企業更多回報社會」。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認為,習近平提出的「共同富裕」一說,實際就是「打土豪分田地2.0版」,這表明中國經濟衰退,國庫空虛,中共資金匱乏,急需向富人階層開刀,掠奪錢財,以穩定政權。

中共統計局16日公佈的7月經濟數據顯示,中國經濟全面放緩。大陸經濟學者任澤平稱,中國經濟正步入衰退期。與此同時,中共財政部的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全國31個省市僅上海出現「財政盈餘」,其餘30個省市均出現財政赤字,顯示中共政府財政資金嚴重不足。

今年上半年,中國31省市僅上海市出現「財政盈餘」,其餘30個省市均存在收不抵支問題。(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另外,當局提出的「三次分配」制度,也引發外界關注。中共《學習時報》2020年1月的一篇文章介紹說,相對於市場根據要素貢獻進行「初次分配」和政府體現國家意志進行的「再分配」,「第三次分配」是社會主體自願以捐贈和資助等慈善公益方式,參與的財富流動。

中央社報導稱,中共當局強調「共同富裕」,「慈善」是第三次分配的關鍵字,這意味着「中國有錢人可能要捐更多」。

騰訊第一個表忠心再出500億

18日深夜,騰訊官方微信即宣佈,繼4月份投入500億啟動所謂「可持續社會價值創新」戰略後,再增加500億資金,啟動「共同富裕專項計劃」。

這意味着4個月內,騰訊已主動向政府出資1,000億。有評論認為,騰訊此舉頗有「破財免災」,向習近平表忠心的意味。

資深中國問題經濟分析人士、中美問題專家秦鵬博士對新唐人表示,中共提出的所謂共同富裕,其中「三次分配」的內容比較獨特,這是指富人們通過捐獻的方式分配社會資源。

「其實這就是中共公開要求識相的富人們趕緊破財免災,主動比被動好。」秦鵬說。

他表示,騰訊創始人馬化騰等富豪在中共高層有人,應該已提前知道這些消息,或者很了解這些背後的小九九,所以第一個站出來表忠心。

近日,騰訊行政總裁馬化騰,四天套現42.87億港元。引發網友們對其要跑路的猜測。

騰訊處於多事之秋頻遭點名

事實上,騰訊正處於多事之秋。繼阿里巴巴被重罰後,騰訊也多次被當局點名。今年3月,中共網信辦與公安部門陸續約談騰訊、阿里巴巴、小米、字節跳動等多家科技企業。

4月,騰訊創始人馬化騰即承諾捐贈77億美元(約500億人民幣),幫助鄉村地區脫貧。美國之音引述分析稱,這筆捐款不單純,有向中共「交保護費,以求化險為夷」的目的。

7月7日,中共市場監管總局對互聯網領域22起違法實施經營者集中案開罰單,騰訊再次被點名,共有5起違規案件,每起案件均被處以50萬元罰款,共計被罰250萬。同時被處罰的還有:滴滴集團8起,阿里巴巴6起,蘇寧2起,美團1起。

7月24日,中共監管機構援引反壟斷法,責令騰訊放棄網絡音樂的獨家版權,並對其處以50萬元罰款。

7月27日,迫於監管壓力,騰訊突然宣佈暫停旗下應用軟件「微信」的新用戶註冊,導致股價暴跌,其港股創下14個月來的新低。

根據金融數據和軟件公司FactSet的最新數據,騰訊市值自2月中旬觸頂以來,縮水了約3,900億美元(超過25,300億人民幣)。

8月3日,中共官媒《經濟參考報》又發表題為《「精神鴉片」竟長成數千億產業》一文,抨擊中國網絡遊戲龍頭騰訊,稱它旗下的電子遊戲《王者榮耀》是「精神鴉片」、「電子毒品」。

該文一經發出立即引發股市震盪,騰訊股價應聲暴跌,跌幅一度超過10%,市值蒸發4,600億港元。相關網絡遊戲股票也一路下跌。

騰訊為此緊急救火,隨即發出公告稱,將從《王者榮耀》試點,限制未成年用戶在線時長,以及未滿12周歲未成年人禁止在遊戲內消費等措施。

官媒隨後下架文章,但幾個小時後再次恢復發表,不過標題修改為:「網絡遊戲長成數千億產業」,並刪除了「精神鴉片」、「電子毒品」等字眼。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分析,「這樣一個過程,反映了中共當局與騰訊這個互聯網壟斷巨頭之間的博弈。」

他表示,騰訊背後有眾多太子黨等高層政治勢力,它能迫使黨媒刪文,顯然能量不小。但黨媒最終恢復發表文章,凸顯當局要整治騰訊的某種決心。

2019年5月16日,馬雲在巴黎的一次會議上。

中國富豪紛紛捐款「避禍」

除了騰訊在壓力下積極向中共政府表忠心之外,最近幾個月,中國的富豪們紛紛向慈善機構、扶貧、醫療和文化類等項目,大手筆捐款表忠心。

例如,外賣巨頭美團的董事長王興,向他的個人慈善機構捐贈了約27億美元(約175億人民幣)的股票;電子商務巨頭拼多多的創始人黃崢,3月份辭去公司董事長職務後,向教育基金捐贈了約18.5億美元(約120億人民幣)。

美的家電的何向健和恆大地產的許家印,分別向扶貧、醫療和文化項目,捐款約9.75億美元(約63億人民幣)和3.7億美元(約24億人民幣)。小米董事長雷軍向小米基金會、雷俊基金會各捐贈3.08億股股票,折合約22億美元(約142億人民幣)。字節跳動、抖音創始人張一鳴向家鄉福建龍巖捐贈5億元(約32.5億人民幣)。

另外,根據福布斯2021年中國慈善榜的統計資料,上榜的100位中國企業家現金捐款總額達人民幣245.1億元,比去年大增37%,首次突破人民幣200億元的大關。

其中,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去年以捐款人民幣32.3億元名列榜首,馬化騰則以人民幣26億元捐款名列第三。

根據胡潤研究院5月發佈的2021胡潤慈善榜,拼多多創辦人黃崢去年捐出人民幣120億元,首次成為中國首善。

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副教授兼所長陳建甫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國富豪的慈善捐款是「避禍式」的,透露了民營企業家對中共的恐懼。

其實,早在去年10月,中共高層早就劍指中國富豪,並對他們所累積的巨額財富發出警示。當時,習近平參觀清朝企業家張健成立的博物館,特別讚譽張健是一位愛國的慈善家,頗有以古喻今,暗示民營企業家要效仿的意味。

今年3月,中共在批准第14個「五年計劃」時,更大力鼓勵民營企業要參與社會公益和慈善事業。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研究員克立夫(Thomas Cliff)表示,中共當局似乎已把慈善作為財富「第三次分配」的工具,以改善民間收入和財富的分配格局。

克立夫說:「習近平希望民營企業主回饋社會。這背後的驅動原因包括降低中央財政負擔、減輕地方政府各項業務負擔。同時,也欲藉此促進社會和諧,減少社會動盪的機會。」

專家:中共沒錢了開始全面折騰

此外,浙江省是當前中國共同富裕的示範區,目標是在2035年基本實現所謂的共同富裕。時評人士秦鵬表示,現在看來,中共已經等不及了,不等所謂的試點取得經驗,就準備在全國要求同步推廣了。

他認為,原因可能有兩個,「第一,浙江是民營經濟超發達、城鄉貧富差距相對很小的省市,在全國沒有多少借鑑意義。第二,中共現在沒錢了,貧富差距問題很大,中共擔心政權統治問題,所以等不及了,乾脆要全面開放了,讓各省市自己去折騰」。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新唐人記者羅婷婷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19/1634774.html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