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日本教育減負三十年:毀掉一代人只需幾個政策

6月底,當中國的高中畢業生們正為填報志願而糾結的時候,在日本的東京大學,大一新生們即將結束第一學期的大學生活,7月份,他們將開始為期2個月的暑假。從小學到大學的所有學習生涯中,這是東京大學的服軟士們過得最愜意的一個暑假,因為不需要假期補習。

每年的暑假都是日本中小學生補習的高峰,有錢人會選擇一對一名師輔導;中產階級會把孩子送進私塾,也就是課外培訓班;窮人支付不起高昂的補習費,只好選擇躺平,不參加任何補習。

不參加補習的後果是很難考上名牌大學。日本一項調查顯示,2018年錄取「難關大學」(入學難度大)的學生中,有79%的東京大學錄取者曾經上過補習班。

在日本,付不起補習費的寒門,已經很難出貴子。但30年前並不是這樣,那時候,有很多窮人的孩子考入名校,實現了階層的躍升。

中學課本上曾有一篇非常感人的文章叫《一碗陽春麵》,主人公是日本一對出身於貧寒家庭的兄弟,文中側面描寫了他們通過自身努力考上大學,過上幸福生活的故事。文章寫於34年前的1987年,要是現在,估計作者不會這麼寫,因為吃不起陽春麵肯定上不起補習班,而上不起補習班就考不上好大學。

對補習班的依賴,來自於日本政府推出的寬鬆教育。以1990年作為分隔線,寒門子弟上大學的形勢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上世紀90年代以前,日本公立教育質量還算過硬,窮人家的孩子也有很大的可能考入名校。

雖然日本是二戰的戰敗國,但二戰結束後,在美國的扶持下,經過幾十年的休養生息,日本經濟得到了飛速發展,湧現出了松下、三菱等一大批世界知名企業。經濟飛速發展意味着工作崗位需求大量增加,對人才的需求也大量增加。

在90年代以前,只要畢業於名牌大學,就意味着待遇豐厚的工作,買車、買房都不是問題。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千鍾粟成為活生生的現實。受傳統科舉制度的影響,日本人很自然的把高考同科舉聯繫在一起。

一方面是看得見的經濟利益,另一方面是重視讀書的傳統影響。所以,日本的家長和我們一樣,小時候比誰家的孩子長得胖,長大點就比誰家的孩子成績好。整個社會,從學校到家長,都無比重視教育。

好大學的名額是有限的,為了能讓學生儘量考上好大學,大部分中學實行6天學制,每天晚上還要上晚自習,老師佈置的作業非常多,學生很辛苦,大部分學生每天的睡眠時間不到7個小時。

為了提高教育質量,每所中學都分快慢班,有針對性的分層教學,按照入學分數進行分班,每學期還根據期末考試調整分班。

由於學校幾乎填滿了學生的所有時間,而且課內教學的難度也比較高,上不上課外輔導班差別不太大。所以在上世紀90年代以前,即便是就讀於公立學校的日本窮人的孩子,也能夠憑藉自身努力考上名牌大學。

上世紀90年代以後,日本公立教育逐漸沒落,付不起補習費的窮人很難考上好大學。

公立教育的衰退始於素質和應試之爭。最初,有許多人提出應試佔用了孩子們太多的時間,所以應該轉型為以素質為主。日本文部省出政策讓學校新增了許多生活技能相關的課程,比如手工、縫紉、料理等,這些課程擠佔了數學等文化課的時間,讓課內的數學變得更簡單了。可惜,響應文部省的只有公立學校,私立學校仍舊以文化課為主。

再然後,文部省要求取消重點班,理由是公平。但文部省忘記了,分層次教學能有效提高教育效率,減少尖子生吃不飽、差等生聽不懂的現象。這一次,仍然只有公立學校響應,私立學校依舊有重點班。

再後來,文部省提出不准公佈學生成績和排名。這一次,就連公立學校也有一部分不執行這個政策,大部分私立學校更是完全不理會。

接着,文部省讓公立學校取消了晚自習,把放學時間提前到下午三點,校內教學時間就更短了。

日本大學招生採用的是全國共同學力考試和大學單獨考試並行的模式,兩次考試的分數綜合考慮。校內教學時間縮減的後果是教學難度降低,與名牌大學單獨考試的難度差距越來越大。如果僅憑校內教學,根本不可能考上名牌大學。

(圖:日本高考)

校外補習行業隨之繁榮了起來,湧現出了一大批課外培訓班,日本人把這種培訓班稱為私塾。有錢人的孩子上的是私立學校,外加一對一輔導或者高端私塾;上不起私立學校的中產階級,咬咬牙也讓孩子上了私塾;窮人既上不起私立學校也上不起私塾,只好讓孩子放任自流。

到最後,窮人不得不躺平,他們的孩子很難考入名牌大學實現階層躍升。

有人可能會說:日本的福利還算不錯,即便是藍領也能過一種物質優厚的生活,為什麼不給孩子一個快樂的童年?

事實證明,孩子的快樂與學習內容的多少關係並不大。日本公立學校的自殺率和私立學校幾乎相同,公立學校抑鬱症的比例甚至比私立學校還略高,貧困家庭的孩子患有心理健康問題的比例高於中產階級和富人。所以,日本一位心理學博士提出:孩子的快樂取決於家庭和父母的陪伴,與學習相關性不大。

可笑也可悲的是,當初支持教育減負的人群中,受教育程度較低的窮人佔大多數,結果這項政策傷害最大的群體竟然是窮人,可謂是自食苦果。

從1989年到1月8日到2019年4月30日,屬於日本的平成時代,這些因寬鬆教育而受到傷害的寒門子弟,竟被人稱為「平成廢物」。

從2016年以後,日本教育界逐漸意識到寬鬆教育帶來的危害,公立教育逐漸拋棄了過去一些矯枉過正的措施,開始提升教學難度,提高文化課的比例。由於時間太短,效果還沒有完全顯現出來。或許10年以後,日本的寒門子弟又能在名牌大學中佔據一席之地?

毀掉寒門子弟的上升之路只需要幾個政策,為寒門子弟搭建希望之橋則需要十年或者更久。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掘金日本房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15/1632796.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