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美國記者秘訪藏區:「我一分鐘都不想活在中國人的壓迫下」

何維民說:"那些共軍在一九三四、三五、三六年逃到這邊的時候,他們其實已經又累又餓,又完全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無意間闖到藏人廟宇,發現供桌上有很多用麥粉跟酥油揉成的小佛像,一舔發現這佛像竟然是甜的,原來這佛像可以吃,他們好高興,因為又累又餓又沒有食物,他們去搜刮所有藏人廟宇里的小佛像,丟到鍋里煮成甜湯來吃。但是這個對藏人來說,是非常非常大不敬。"

《吃佛:從一座城市窺見西藏的劫難與求生》中文版;作者:芭芭拉·德米克。(NYSociety Library/麥田出版)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夏小華台北報道-美國記者芭芭拉·德米克(Barbara Demick)曾三度秘密前往四川阿壩地區,想搞清楚為何一百五十多名抗議中共暴政的自焚藏人三分之一出自阿壩。在芭芭拉根據這個經歷撰寫的《吃佛》一書的中譯本的座談會上,西藏流亡政府駐台代表格桑堅參指出,中共入侵西藏屠殺上百萬藏人,遠超過日本在中國的南京大屠殺,從《吃佛》可一窺西藏人在中共統治下遭遇的劫難。

每當中國政府的西藏政策遭質疑時,中共官員總稱歡迎外國記者到西藏看看。但是美籍記者芭芭拉·德米克(Barbara Demick)在《吃佛》一書里點穿:"中國是對外國遊客最不友善的守門者"。

芭芭拉寫到,外國人想造訪中國所謂"西藏自治區",必須取得特殊旅行許可證。那種許可證很少發放給學者、外交官、記者。青藏高原的東部地區分屬四川、青海、甘肅、雲南省,外國人常在檢查站遭到拒絕,或不准入住飯店。

2007年,也就是北京奧運前一年,芭芭拉以《洛杉磯時報》特派記者身份搬到北京。她提到,雖然中國政府因為申奧成功,提出許多改善人權、對記者開放門戶的承諾,但是多數地區仍禁止記者進入,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Ngaba)就是數一數二最難涉足之地。

2008年3月發生在藏區的抗議活動引發的騷亂,造成多人死亡。具體死亡人數莫衷一是。2009年一名僧侶在大街上淋汽油引火自焚,呼籲讓達賴喇嘛回國。之後,有一百五十多名藏人前仆後繼地自焚,三分之一來自阿壩和周邊地區。

西藏台灣人權連線11日舉辦《吃佛:從一座城市窺見西藏的劫難與求生》新書座談。(記者夏小華攝)

北京準備在奧運翻轉形象接連爆發藏人自焚抗暴

芭芭拉說,這些死亡事件令北京尷尬,戳破他們聲稱藏人樂於受中共統治的說法。

芭芭拉自序透露,她三度秘密潛入阿壩採訪,小鎮充斥中國人民銀行、中國移動通信、中國聯通的廣告看板,鎮公所、醫院、中學、警察與公安局都插着五星旗,警車和軍車比中國其他地方更多,鎮上唯一百貨商店外經常停着裝甲運兵車。四處都是監視器。約五萬名保安人員駐守阿壩,是同等城市正常部署的五倍。軍用卡車常往返于格爾登寺(Kirti Monastery)另一邊的軍事基地與阿壩之間。

而格爾登寺就是阿壩的自焚中心。西藏台灣人權連線11日舉辦《吃佛》中文版座談會,台灣自由圖博學聯常務理事李芃萱說,阿壩是個很小的地方,很難想像在那裏就有四十多名藏人自焚。

台灣自由圖博學聯常務理事李芃萱說,阿壩是個很小的地方,很難想像在那裏就有四十多名藏人自焚。(記者夏小華攝)

李芃萱說:"書裏面有寫到302縣道,後來被當地人叫做英雄路,因為太多人死在這條路上。有些自焚者沒有死,被中共警察抓走,可能截肢什麼的,再被迫上電視認罪。"

李芃萱表示,書里提到2008年之後,格爾登寺超過五分之一僧人被逮捕,大部分在幾個月後才被釋放,身心受到嚴重創傷。

李芃宣說:"書里也講到後來藏人為了不要半死不活地被中國軍隊抓到,他們其實'進階'了自焚的方法,可以燒的更徹底、死掉,不要活着被抓去、剩着半條命被折磨。"

中共官方驗屍報告曝露"沒有藏人受害"謊言

李芃萱說,2008年3月各地藏人抗議北京奧運,當時外媒被驅趕,官方只允許官媒央視留在拉薩市區拍攝,最後央視只報導藏人破壞中國商店。拉薩市公安局驗屍報告直到2014年才曝光。她曾經協助人權組織翻譯,這份報告最後被送到聯合國。

左圖:中國紅軍正前往青藏高原,攀越夾金山。1935年6月。(照片來源:《吃佛:從一座城市窺見西藏的劫難與求生》芭芭拉.德米克(着),麥田出版提供)右圖:焚燒佛經,拉薩,1966年。(照片來源:《吃佛:從一座城市窺見西藏的劫難與求生》芭芭拉.德米克(着),麥田出版提供)

李芃萱說:"2008年中國政府再三保證沒有任何藏人受到傷害,只有中國人被藏人打,但那份報告直接寫到至少十五個有名有姓的人,在拉薩街頭被軍人用機關槍射殺,從背後中彈死掉,機關槍的子彈跟一般獵槍不一樣。他們後來從路邊撿屍回去驗屍,全是藏人,臉和衣着跟漢人不同。書里也寫到有抗爭者看到一名女學生死掉,試圖為她收屍,不讓她曝屍荒野。"

藏人遺書:1分鐘都不想活在中國壓迫下

座談會主持人、西藏台灣人權連線理事孫友聯提到,一名藏人上吊自殺,留有一封遺書上面寫着:"我一分鐘都不想活在被中國人的壓迫下,更別說活一天了。"

西藏台灣人權連線理事孫友聯提到,一名藏人上吊自殺,留有一封遺書上面寫着:"我一分鐘,都不想活在被中國人的壓迫下,更別說活一天了。"(記者夏小華攝)

孫友聯指出,書里也提到,西藏從沒發生過饑荒、餓死人的事,直到解放軍入侵佔領,美好的世界被破壞殆盡,成了悲慘世界,藏人被迫承受所有苦難。

大批解放軍入藏造成饑荒

孫友聯說:"這邊的描述說,很多人來了,導致他們的食物不夠,他們挨餓。有一個小朋友的專長,是找一些骨頭,因為他們需要補充營養。他們不挑骨頭,不管是牛骨、羊骨、狗骨,甚至人骨,他們都接受。"

麥田出版社副總編輯何維民提到這本書的書名《吃佛》"EAT THE BUDDHA"的由來。作者觀察,中共解放軍第一次與西藏接觸,極度失禮、莽撞,更別談西藏人之後被迫簽十七條協議的悲劇。

麥田出版社副總編輯何維民提到書名《吃佛》作者芭芭拉前本著作。(記者夏小華攝)

何維民說:"那些共軍在一九三四、三五、三六年逃到這邊的時候,他們其實已經又累又餓,又完全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無意間闖到藏人廟宇,發現供桌上有很多用麥粉跟酥油揉成的小佛像,一舔發現這佛像竟然是甜的,原來這佛像可以吃,他們好高興,因為又累又餓又沒有食物,他們去搜刮所有藏人廟宇里的小佛像,丟到鍋里煮成甜湯來吃。但是這個對藏人來說,是非常非常大不敬。"

百餘萬藏人死於中共槍口受害規模超出南京大屠殺

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格桑堅參表示,中共軍事入侵西藏之後,當時六百萬西藏人口當中,就有一百二十萬人被打死或非正常死亡。

格桑堅參說:"西藏的所有菁英都被關進監獄裏面,到七九、八零年放出來的時候,基本上百分之七八十都已經沒有了。所以這(是個)歷史劫難,中共是動用正規軍隊,進行一個村子、一個村子的殺光,完全超出了南京大屠殺。"

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格桑堅參指出,西藏曆經的劫難,更勝南京大屠殺。(記者夏小華攝)

格桑堅參提到,許多藏人一整家逃到山上避難,書中記錄多名倖存者的口述歷史:"他說,我父親舉起雙手向中國人投降,但中國人還是向他開槍,他被射殺後,屍體從山上滾下來,兒子看到了士兵朝我們跑來,對我們開槍,我沒死,但失去了意識,我恢復意識時,發現手和腳中彈,動彈不得。我三歲的妹妹死了,九歲的弟弟受了重傷。"

格桑堅參提到,當時大批西藏青壯年男子戰死,造成世代斷層,藏族女性是撐起維繫家庭和民族命脈的重要力量。外界對西藏的劫難,可透過此書了解。

耶魯大學畢業的芭芭拉曾任《洛杉磯時報》北京辦公室主任七年。其報導曾入圍普立茲獎(Pulitzer Prize),她的著作《我們最幸福:北韓人民的真實生活》(Nothing to Envy)入圍美國國家圖書獎等。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中國人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13/1632113.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