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科教 > 正文

注射疫苗可能的代價?

一名英屬哥倫比亞醫師曾直言不諱的說,自己在面臨醫師執照恐被吊銷的危險下,給予大眾一些警告,「這是可怕的擔憂。不僅長期前景非常嚴峻,而且隨着每一次的注射疫苗,傷害都會不斷增加。這將是累積的。」

查爾斯・霍夫(Charles Hoffe)醫師在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省利頓(Lytton)村莊工作28年了,他在最近的一次採訪中,提出了對疫苗接受者嚴峻的預測,「在一劑莫德納疫苗中,有40兆個mRNA分子,」霍夫說,這些分子中有四分之三會離開注射的手臂,在血液中循環,最終進入微小的毛細血管。

信使核糖核酸(messenger RNA,mRNA),是由DNA經由轉錄而來,帶着相應的遺傳訊息,為下一步轉譯成蛋白質提供所需的訊息。

「當這些mRNA被吸收到血管內皮血管周圍的細胞中,然後您的身體機能開始運作,讀取這些mRNA,並製造數以兆計的COVID-19刺突蛋白。」

霍夫說,儘管有40兆個mRNA基因,但每個基因都可以產生「很多很多的COVID-19刺突蛋白。刺突蛋白的目的是,讓您的身體將其識別為外來蛋白質,並產生針對它的抗體,從而保護您免受COVID-19的侵害。」

但他說,這種抗體反應讓身體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抗體讓身體付出的代價

「刺突蛋白成為細胞壁的一部分,這些細胞排列在你的血管里,這些細胞應該是光滑的,這樣你的血液才能順暢的流動。現在你有這些尖尖的小東西伸出來,」霍夫說。

從這裏開始,「血小板在您的血管中循環……以檢測受損的血管並阻塞該血管以止血。因此,當血小板通過毛細血管時,它會突然遇到所有這些突出到血管內部的中共病毒小突刺。形成血塊是絕對不可避免的。」

霍夫聲稱凝塊「太小且太分散」,無法在CT掃描、血管造影或核磁共振成像中顯示,但數量多到足以造成傷害。

「你身體裏有一些組織,比如腸道、肝臟和腎臟,可以再生到相當好的程度。但大腦和脊髓、心肌和肺則不然。當它們受損時,它是永久性的,就像所有現在這些因注射疫苗而患上心肌炎的年輕人一樣。他們永久地損壞了心臟,」霍夫說。

「這是可怕的擔憂。不僅長期前景非常嚴峻,而且隨着每一次疫苗注射,傷害都在不斷增加。這將是累積的。」

霍夫說,他有10名接受疫苗的患者,有呼吸急促或持續的神經系統問題。當他開始看到接種疫苗後的患者,出現新的和持久性的問題時,他發電子郵件給當地的醫療保健主管說:「這些疫苗正在造成傷害,我們是否應該暫停以進行評估?」

隨後,英屬哥倫比亞省內科和外科醫生學院禁止霍夫對疫苗發表任何負面評論,以免引起「疫苗猶豫」。他被禁止進入當地急診病房,但仍能在家庭醫學科執業。

注射疫苗者62%有凝血現象

最近幾周,霍夫一直在尋找在過去4至7天內接受過COVID-19疫苗注射的患者。他給他們進行了D-D雙合試驗(D-Dimer test),這是唯一可以證明存在新凝塊的試驗。

他說:「到目前為止,他們中62%有凝血的證據,這意味着這些血凝塊並不罕見。大多數人都出現了他們甚至不知道自己患有的血栓。」

霍夫的六名患者的體力耐受性降低,這意味着他們無法像以前那樣努力工作或玩耍。

「一旦你通過肺部阻塞了大量血管,你的心臟就會遭遇更大的阻力……這種情況被稱為肺動脈高壓。」霍夫說。

「而可怕的是,肺動脈高壓患者通常會在三年內死於右側心力衰竭。因此,這種傷害令人擔憂,機制巨大,這些疫苗會造成永久性的傷害。而且最糟糕的還在後頭。」

責任編輯: 葉淨寒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11/1631479.html

科教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