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吳崑玉:小粉紅是種帶着詛咒的喪屍病毒

作者:
「民族主義是種精神鴉片」,這句話只對了一半。在政治操作上,「民族主義是種喪屍病毒」,可能還較貼近實況。只要被喪屍們盯上咬一口,不是從此噤聲失語,就是被感染洗腦,當民族喪屍們成長到數量過半,便成為主流民意,裹脅其他人加入表態,不從者便一起咬他,形成實質的極權體制。

當民族喪屍們成長到數量過半,便成為主流民意,裹脅其他人加入表態,不從者便一起咬他,形成實質的極權體制。(湯森路透)

愈來愈過分的小粉紅最近鬧過頭了,連中共官方也受不了了。

對小S「國手」二字的狂轟濫炸,被官方直斥「有礙統一」。對兩位自行車選手配戴毛主席像章,卻被國際奧會指責的痛罵帖子,被微博熱搜硬是下了架。在在顯示小粉紅們的民族主義燒過了頭,連中共官方也受不了了,想要降溫,卻發現沒那麼好降。

台灣許多人將對岸小粉紅稱為「五毛」,覺得他們全是官方發錢蓄養的打手,其實並不全然正確。視他們為自動自發站出來的網民,更是錯得離譜。真實狀況應是介於兩者之間,的確有某些隱身幕後的黨政高層對議題與方向進行「提示」,透過可控制的意見領袖或豢養的五毛們傳播訊息,「感染」群眾,佔領輿論高地。接着被感染群眾以更快速度散播病毒,甚至有才者想出更好的段子,引領風潮,俗稱「帶風向」,然後情緒激動的網民四處出征,呼朋引伴,覺得自己是在斬妖除魔,為國家民族打一場「聖戰」,呼群保義,在此一舉。

民族主義是種喪屍病毒

「民族主義是種精神鴉片」,這句話只對了一半。在政治操作上,「民族主義是種喪屍病毒」,可能還較貼近實況。只要被喪屍們盯上咬一口,不是從此噤聲失語,就是被感染洗腦,當民族喪屍們成長到數量過半,便成為主流民意,裹脅其他人加入表態,不從者便一起咬他,形成實質的極權體制。

但正如喪屍大軍或螞蟻雄兵,這種集體行動很難做出複雜而精確的運動,只能朝一個大概的方向,進行膝反射級的制約反應和簡單動作。問題是,一旦感染這種成癮性極強的喪屍病毒,就無法停下咬人的欲望,否則就會跟中了蠱毒一樣,全身奇癢難忍。依賴民粹而生的政治領導們,便不得不一直丟出更多目標讓喪屍們撕咬,國內的咬完了就去咬國外的,國外的缺貨就回來咬自家黨內的,人與人鬥,其樂無窮,其實就是種咬人的癮頭。

日子久了,事情多了,難免會誤闖禁地,此時高層便不得不公開聲明禁止,或採取手段截斷通訊管道,或丟出另一個攻擊目標引導改變風向,以免自受其害。也就是說,當中共官方開始出手,公開叫小粉紅們噤聲,或截斷通訊管道,就是政治領導們也意識到這把火燒過頭了,快要失控了。

「失控」這事在任何政治體制都是種超級災難。但在民主社會,人們就像滿地亂跑的野孩子,從極左到極右,急統到急獨,什麼東西都拿進嘴裏咬兩口,不乾不淨,吃了沒病,頂多就是拉兩天肚子,發三天高燒,沒掛掉就反而產生了抗體,有人鬧過頭就會有另一批人也火燒腦炸回來,反而取得了某種「恐怖平衡」,美國才剛經歷了川粉與反川大戰,便是這種類似打疫苗的過程。

共產黨停不下來也軟不下來

但在威權社會,整個體系的核心價值與運作原理就是「完美的控制」,所以小小的「失控」,也都可能會演變成一場災難。明清帝國強的時候,把人當成植物一樣種在地上,限制移動;但當民族主義興起,義和團便架著慈禧太后往東交民巷前進,引來了八國聯軍希特拉鼓動了德國民族主義,但最後他也不得不跟着浪頭往前走,不斷以擴張版圖來餵食民族自信,結果就是世界大戰。當一個威權領導人需要依靠民族主義為他的政權保障時,他除了創造更多的外部敵人,樹立必勝的民族使命,沒有其他方法可以避免自己變成火烤乳鴿。

這就是習大大現在最頭痛的問題:一帶一路、戰狼外交、中國製造、大國夢,讓他站上風頭浪尖,現在卻停不下來,也軟不下來。他玩不了鄧小平那種「綿里藏針」的陰柔工夫,回不去與歐美如膠似漆的江胡時代,甚至也沒有毛澤東那種文采武功,沒有關門打狗的鎖國條件,鄭州與河南的災變處理也大到難以壓制民怨。他知道跟拜登還是得好好談,但王毅不得不公開擺個武生坐姿來接待美方女士,否則戰狼會被戳穿成紙老虎。他意識到這群小粉紅紅得太過頭,卻沒有辦法下張條子就讓他降溫,只好公開喊話。他可以掌控中共黨內與官僚系統,卻掌控不了日漸狂亂的民族主義喪屍,他不知道這些人那天會不會反過來吞食他?這才是他心底最大的恐懼。

更恐怖的是,其他人也知道他的弱點,而且他與小粉紅們綁得太死,彼此共生,甩不開卻又摁不住,正幫他得罪並創造亘多的國內外敵人。拜登的合作、競爭、對立三層美中關係區分,講白了就是在說「中國不是問題,習近平才是問題」,刺激中國就是為了戳穿戰狼假面。被出征的國家運動員,就算不恨小粉紅,也怕了小粉紅,不太可能因此追隨小粉紅,小S也是一樣。習大大的國內政敵,沒那麼熱情的經濟群眾,腦袋清楚的知識分子,就像戴口罩居家隔離般遠離小粉紅,「風聲雨聲讀書聲,不吭一聲;家事國事天下事,關我屁事。」這是八九六四後北大門口的諷刺對聯,卻也是現在許多人的心情寫照。

習大大現在最頭痛的問題:一帶一路、戰狼外交、中國製造、大國夢,讓他站上風頭浪尖,現在卻停不下來,也軟不下來。(湯森路透)

認清習大大的困境

因此,說習大大穩如泰山,恐怕不是這麼回事;說他危如累卵,可能也言過其實。但這些不停的躁動,好似多次地震與地面隆起,你無法據以推測這個火山會不會爆發?只知道如果爆了會很大,其他等待時間證明。

我們不必嘲笑或預期習大大倒台,或為小粉紅的脫序感到憤怒,卻必須認清習大大的困境,正是民族主義過度發展後的必然路徑,一條走向蠱毒喪屍,帶着詛咒最終反噬自己的不歸路。不論急統急獨鐵粉們,或是依賴狂粉當選的首長們,豈能不引以為戒?

※作者為前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專欄作家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11/1631286.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