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南京中共病毒疫情替罪羊馮軍的升官路線

—一朝出名天下知:錯誤的時間擔任了錯誤的職位

在南京疫情「雪崩」這件事上,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南京機場「雪崩」了,大「雪花」馮軍被迅速處理了,所有人都把矛頭對向這個毫無國企治理經驗的黨務型領導。 可是,其他「雪花」呢······

01

一把手做滿一年被停職!

果不其然,馮軍被暫停東部機場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職務。

換上的是錢凱法。這是一位「老民航」,東部機場集團組建之前,曾長期擔任南京祿口國際機場董事長、黨委書記。

2020年7月,江蘇宣佈了一項人事任命。

無錫市委常委、組織部長,馮軍,調任東部機場集團黨委書記。

也就是說,馮軍在東部機場集團一把手的位置上,剛剛坐滿一年。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換帥發生後,網上對馮軍是一邊倒的評價,這很正常,因為防疫失控事實存在。更有知情人對馮上任後的種種「不當行為」做了披露,這也正常,儘管其中不乏因為馮的調整導致個人利益受損而對馮有私怨者。

馮軍是誰?應該說,一直以來,關注這個人的人並不多。如果不是本次自祿口機場而起的疫情,他雖然官至廳級,也不大可能為更多人們所知。

現在變了,馮軍一朝出名天下知。

對於馮軍,有必要重新認識一下。以下是他的簡歷:

02

馮軍的任命,跨度有多大?

馮軍在來機場集團之前,是一個連單位一把手都沒當過,深耕機關辦公室的黨務型人才。

南京師範大學中文系古文獻專業學習畢業後,馮軍進入江蘇省政協港澳委、辦公廳工作,一年試用期、三年科員、三年副主任科員,然後是主任科員,那時候的他就是無數普通機關幹部的代表。

可能是找對了什麼路子,他很快從政協這個冷衙門跳了出來,去了江蘇省信息產業廳辦公室,職位還是主任科員。

但他很可能已經與產業廳當時的領導產生了「火花」,這位剛到廳里一年的主任科員,迅速提拔為廳辦公室副主任。

然後又是辦公室主任、人事處長,都是核心崗位、嫡系崗位,但遺憾的是,這些崗位一般只會鍛煉人的揣度上意、辦會寫文、拉幫結派、曲意逢迎、綜合協調的能力,這些對他以後應對機場疫情仿佛作用不大。

從人事處處長,他提拔為住建廳紀檢組組長,隨後接連出任南通、無錫的組織部部長。

說實話,他這個經歷,主要分四大塊——政協,辦公室,組織,紀檢。

由此看來,他真的很適合黨口工作。

如果時光可以倒轉,他可以做的崗位很多,比如紀委書記、組織部長、統戰部長、政協主席、市委副書記·····

但真的不適合在疫情期間,出任機場集團一把手。

03

「一把手」馮軍,幹了幾件大事

雖然做一把手的時間不長,馮軍卻還是幹了幾件大事。

先是對對機場中層幹部進行了大換血。

這是很多新上任領導的必做選項,一來顯示自己大乾的決心,二來以不拘一格用人為名,趁機安插親朋故舊。

馮軍的這場大換血詳情如何,外界暫且未知。

但大換血之後,馮軍又玩了一招。

改變保潔和貨運流程,採取物業外包,境內外航班改為統一混合運營,保潔工作也不分境內外。

這是事關機場安全運轉的大事,既不做調研,也不徵詢業務部門的意見,一到任,操刀就干。

新官上任,都想做點與眾不同的,馮軍這樣做,或許就是想樹立乾脆果敢的做事形象。

但他不知道的是,他大筆一揮改掉的,是這些年來,經過實踐檢驗的、成熟安全的機場運行機制。

一旦平衡被打破,漏洞勢必顯現。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一年時間,馮軍就倒在了自己的手上。

翻閱馮軍29年的工作履歷,看得出來,他其實這是一個謹小慎微的人。

29年間,馮軍一直在江蘇省內騰挪,從最初的小科員,一步步爬到無錫的組織部長位上,不可謂不辛苦。

僅在科員的位子上,馮軍就待了整整10年,經歷點頭哈腰端茶送水之後,才算熬出了頭。

2002年,從科員升任省信息產業廳辦公室副主任,算是馮軍仕途的轉折點,之後開始步入快車道。

近30年的官場苦熬,養成馮軍循規蹈矩的行事風格,尤其是在南通、無錫兩地組織部門的任職,更是低調入微。

這既是馮軍的性格,也是崗位的需要。

而掌舵資產幾百億的東部機場,成為一個部門的主官後,讓馮軍體味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這是一種我說了算的當家做主的感覺,登堂入室之後,馮軍長久被壓抑的一面很快就被釋放出來。

在人事上大換血,在業務上大改動,手起刀落,刀刀見血,甚是爽快。

得志便猖狂。終於輪到我了。這是人的本性,馮軍也無法逃脫。

除此之外,可能還有金錢的關係。

到任後的馮軍,之所以急着對機場保潔等方面進行改革,一來可能是真想做事,再就是這些項目里,可是藏着真金白銀的。

機場航站樓和機艙的保潔,那是上億元的項目,有着巨大的利益。

雖說有招標流程,但這筆大買賣到底是怎樣操作的,恐怕只有馮軍心裏清楚。

馮軍被停職後,紀委應該很快就會徹查,是奸是雄,相信不久就會見分曉。

但疫情爆發的隱患,已經埋下了。

04

馮軍的「專業」和「不專業」

自從2020年武漢疫情以來,各級各地黨政部門都把疫情防控,作為重中之重。這可是硬指標,一絲一毫含糊不得。

對此,有着豐富領導經驗的馮軍不會不知道。但是,29年官場歷練的馮軍,還是栽在了防疫上面。

難道馮軍對疫情防控毫不在意?這,當然不可能。

探究問題的根源,不妨借鑑《中國紀檢監察報》的一篇評論:

評論指出:

本輪疫情的早期確診病例主要是參與機場航班的地服、保潔等崗位,而南京祿口機場保潔公司系項目外包。

在工作程序、流程上,機場沒有將負責境外和境內的保潔人員區分開,日常監管嚴重缺位。

更嚴重的是,機場還存在管理不專業的問題,把國際航班與國內航班由原來的分開運營變為統一混合運營,造成境外疫情流入,導致疫情擴散。

此外,在發現陽性樣本之後,祿口機場對相關人員的防控管理也不到位,造成疫情蔓延。

評論可謂一針見血:「不專業」,是問題的根源所在!

馮軍古文獻專業畢業,之後一直在省政協、省信息產業廳和地方組織部門工作,雖然任職部門很多,但唯獨沒有任何機場管理經驗。

再來看看東部機場是個什麼樣的單位?資料顯示:它下轄6家機場的大型機場集團,資產數百億,位於長三角的優越位置,吞吐量非常大。

管理這樣一個特殊的大型國企,如果沒有專業知識,也必須要有長期的工作經驗,否則拿什麼玩得轉?

錢凱法作為馮軍的前任,就是個老民航人,機場管理經驗豐富。在他帶領下,南京祿口機場躋身世界大機場行列。

可是因為年齡原因,錢凱法轉崗,東部機場一把手座椅空出。

可弔詭的是,這樣的重要位置,最終卻交給了沒有絲毫機場管理經驗的馮軍,怎能不讓人大呼意外?

換一個角度看,讓搞人事的去搞業務,看似是在對其拔高,實則相當於「趕鴨子上架」。

事實也證明,沒有錢凱法坐鎮的東部機場,開始發生了變化。

有人說:

馮軍調任東部機場,本就是個過渡,踩着這個跳板,就是為了實現仕途再飛躍。

可是,僅僅一年,馮軍治下的祿口機場就被疫情攻破。

也有人說,疫情難以阻擋。可就是因為機場的管理存在明顯的漏洞,所以給疫情帶來了可乘之機。

最新報道顯示,本次疫情早期報告的機艙保潔員病例的基因序列與7月10日俄羅斯入境的CA910航班報告的1例輸入病例的序列一致。而7月20日,祿口機場檢出疫情,7月13日,疫情發散的跡象就開始顯現。

當7月20日,9個保潔員結果為陽性,馮軍已無回天之力了。

在一個外行的總指揮之下,祿口機場終於淪陷,疫情擴散,殃及多省。

05

馮軍事件的反思

馮軍停職,其前任錢凱法被請回,重新執掌東部機場。

顯然,官方希望藉助這位經驗豐富的老民航人,挽救東部機場於危難之中。

61歲的民航老兵卻成了救火隊員。

江蘇方面重啟錢凱法,當然是有考量的:

既是因為錢熟悉東部機場,能快速投入戰鬥;也從側面說明,大型機場集團管理人才的短缺。

由於馮軍外行爆發的疫情,還在全國擴散。但對馮軍本人來說,是不是應該深刻反思?

51歲,本是男人幹事業最好的年齡,可對馮軍來說:

不出意外的話,他的政治生命基本已經結束。

你不能單純地說,馮軍就是私慾膨脹。

他也可能確實想干一番事業,只是不懂得行業特點,急功近利,動作過猛,最終傷了自己,也傷了他人。

慘痛的教訓再次提醒我們,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這是永遠不變的真理。

以人為本,事在人為。特別是對於重要崗位主職的安排和使用,必須慎之又慎。

在南京疫情「雪崩」這件事上,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南京機場「雪崩」了,大「雪花」馮軍被迅速處理了,所有人都把矛頭對向這個毫無國企治理經驗的黨務型領導。

可是,其他「雪花」呢······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公家人必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05/1628579.html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