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短評 > 正文

我終於看到了中共的獠牙

作者:

從小我就跟警察打交道,因為他們經常把媽媽抓走。媽媽是好人,只因為修煉法輪功,便成了中共眼裏的敵人。

記得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日那天中午,我回家敲門時沒人開門,我就坐在樓梯上等……只聽家裏的電話一會兒響一遍,一會兒響一遍,也沒人接。我想是不是媽媽又被警察抓走了?就去了派出所。

一進派出所,我就扒住值班室的窗台使勁翹腳往裏看,結果看到了媽媽,旁邊還有一位奶奶,我就跑了進去。媽媽抱住我說:「別哭,沒事。」原來是片警怕我媽媽去天安門廣場,就把媽媽抓到派出所,半夜十一點多鐘才放我們回家。

這些年來,雖然我被中共害得象沒媽的孩子,但中共的罪惡對我的視覺衝擊還不是很嚴重,因為每次媽媽遭到嚴重迫害時,我都不在現場。

然而這次河南省鄭州市的大洪水,讓我真真切切地看到了中共的獠牙,真是太狠、太惡毒了。視頻中民眾現場拍攝的無比悽慘的景象和中共不遺餘力地掩蓋,這鮮明的對比讓我都不會說話了。

二零二零年中共犧牲了武漢人,而今又犧牲了河南人。是他們倒霉嗎?不是的。現在我徹底明白了在中共眼裏,全世界人都是它的犧牲品,全球的大瘟疫就是最有力的證據。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明慧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01/1626938.html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