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章天亮: 中共逮捕「愛國」大V 恆大困境折射房地產危局

章天亮:像黃生這種『愛國』大V,他其實是把『愛國』當成一門生意來做的,就像中共大五毛司馬南說的:『反美是工作,赴美是生活』。既然是生意,黃生當然是要賺錢的,於是黃生就從五毛祖師爺跨界到了金融詐騙領域。(圖片來源:SOH合成)

中共逮捕了『愛國』大V黃生。他為什麼會被逮捕呢?這裏的原因讓人啼笑皆非。

恆大股票一天蒸發了740億港元,因為7月7號無錫市中級法院簽署了一份民事裁定書,扣押了恆大1.32億元資金,消息在7月19號傳開之後引起了市場恐慌。那麼房地產這個雷是不是要爆了呢?

彭博社7月18號報道美國財政部長耶倫(Janet Yellen)對2020年川普習近平達成的中美貿易協定表示懷疑,並指摘對華關稅。那麼拜登是不是會取消關稅呢?——章天亮

被逮捕的『愛國』大V把『愛國』當成一門生意來做

中國深圳公安局福田分局7月15號發佈了一個通告,叫做『關於喜投網平台的案情通報』。這個喜投網平台平台有兩個股東,黃某和古某,還有一個喜投網高管張某,他們涉嫌非法吸收公眾的存款。福田公安局要投資人把報案的材料寄到福田分局經偵大隊去。這看起來像是一個非常普通的金融詐騙案,但其中提到了股東黃某,是著名微信公眾號『黃生看金融』的主人。

這個黃生特別喜歡談論國際關係和金融,他每次談論國際關係的時候,充滿了讓小粉紅們亢奮的所謂『正能量』。國內還有一個微信公眾號叫《海邊的西塞羅》,這是比較有深度的一個公眾號,寫文章的質量也很好,觀點也很深刻。《海邊的西塞羅》把被逮捕的黃生的文章稱為『驚天體』,因為他經常用一些驚天動地類似於這樣的東西,比如說什麼『美國崩潰了』,『日本嚇尿了』,什麼『驚天騙局』,什麼『拍案而起』,什麼『復仇』、『屠殺』、『血洗』之類的詞。總而言之他的用詞充滿了驚悚,但是文章質量十分低劣。他的論點非常驚悚,論據是胡編亂造的,不是事實。他亂編了一些論據,整個的論證過程邏輯錯誤百出。他唯一的優勢就是他的口氣斬釘截鐵,讓人有一種真理在握的『威嚴』感。

這種文章在中共治下是典型的『愛國』文章,其實就是諂媚中共的文章,有點像周小平、花千芳之類的,甚至可能是直追胡錫進了。這個黃生的粉絲300多萬人,按理說應該是中共嚴加保護的寶貝了,因為他完成了很多所謂中共主流媒體也完成不了的那種給老百姓洗腦的功能。但是黃生這種『愛國』大V,他其實是把『愛國』當成一門生意來做的,就像中共大五毛司馬南說的:『反美是工作,赴美是生活』。那麼既然是生意,黃生當然是要賺錢的,於是黃生就從五毛祖師爺跨界到了金融領域,更準確地說是跨界到金融詐騙領域。

刻意篩選的300多萬粉絲成『愛國』大V廣袤的『韭菜園』

這個黃生說自己是北大畢業的,但他的文章質量之低劣,讓人懷疑他是不是真的是北大畢業的。但是恰恰是這樣的文章能夠吸引住那些最為腦殘的人。如果你懂國際關係、懂金融的話,你會覺得他的文章漏洞百出,簡直不值一駁。這就好像什麼呢?好像一個人精通高等數學,他發現如果另外一個人連解析幾何都不懂,你就沒有辦法跟他解釋,為什麼?他計算的比如說積分的上下限定的是錯的,等於雙方沒有對話的基礎。思想層次差得太大的時候,人家乾脆就不跟你說了。

而黃生的文章,其實有人分析他是有意為之的,他通過這樣一些腦殘的文章,把所有能夠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人,全部排除在他的粉絲之外,這樣他的粉絲就是乾貨,都是智商非常低的那種人,這些人恰恰是沒有任何判斷力的,完全被他情緒化的謊言所左右,於是雙方一拍即合,所以黃生的微信公眾號300多萬個跟從者。你看這個數字你會覺得很可悲,你會了解為什麼在中共治下,中共那些非常低劣的謊言總是有人相信,因為中共造出的腦殘粉它的人數確實是數量非常可觀。

我知道長期看我這個頻道的人一定是喜歡思考的,恰恰是因為喜歡思考,所以大家有自己獨立的見解,是不容易上當受騙的。而黃生的頻道恰恰相反,他現在有了這300多萬絕對經過篩選的智商極低(在他來說質量極高)的一群腦殘粉,這個黃生就有了一個非常廣袤的『韭菜園』,於是他就可以把這300多萬腦殘粉肆意地收割,因為那些人沒有任何判斷力嘛。於是黃生就把他們引入到自己的投資平台里去了,無論他說什麼粉絲都跟着,他讓大家投資大家就投資,讓大家追加資金就追加資金。那麼最後你會覺得這個黃生是特別地缺德,因為本來智商低的人掙點兒錢是特別不容易的,黃生就把他們當成了詐騙的對象。現在這個黃生進了警局了,很多腦殘粉確實經濟損失非常慘重,因為黃生進去了資金鍊就斷了嘛。

中國怪象:外宣內宣化;黃生是民間版的胡錫進之流

這個黃生其實就是民間版的胡錫進、趙立堅、華春瑩、楊潔篪等等,那些人他們也會跟黃生一樣喊那些戰狼的口號,其實也是喊給那些腦殘粉看的,喊給跟黃生收割的300多萬腦殘粉一樣的腦殘粉看的。

前段時間有一個全球化的智庫叫CCG,舉辦了一個叫『中國新敘事研討會』。根據中央社的報導,中共官方有一個學者叫做儲殷,他在這個研討會上就有一個發言。他說,中國正在形成一個非常奇怪的現象就是「外宣內宣化」。本來對外宣傳跟對內宣傳應該是完全兩種不同的口徑,或者兩種不同的策略,但現在,好像是在對外宣傳,實際上內容是給國內的人看的,就造成了你大外宣投資了很多,最後在國外沒有效果只在國內有效果,就讓那些小粉紅更加亢奮。

舉個例子。比如今年3月18號在阿拉斯加舉行了中美高層會談。楊潔篪一上來就非常地蠻橫,他的聲音也很高,在開場白中他足足講了16分鐘,完全用中文。這種表現在外交場合是非常失禮的,可以想像一下,假如說你對面坐了一個講某種非洲語言的人,你講了16分鐘沒有人給翻譯,那人一定聽得一頭霧水,肯定不知道對方在說什麼,等於要耐著性子聽他去講。等到他講完翻譯要翻的時候,楊潔篪還說『你要翻嗎』,『那你就翻吧』。也就是說,他當時講的這段話,並不是講給布林肯(美國務卿Antony Blinken)聼的,他是講給國內那些小粉紅聽的。這就是一種非常典型的「外宣內宣化」,你本來是跟布林肯會談,你講話是給他聽的,可是你現在變成了講話給國內的人聽,給習近平聼,給小粉紅聼。

習近平的講話有一些好像是在警告外國人,但是其實也是講給國內的人聽的。比如他在『七一』中共百年黨慶的天安門發表講話,他說如果外來勢力妄想欺負中國,「將在14億多中國人用血肉鑄成的長城面前碰得頭破血流」。第一,人家外國人沒想欺負你,都是正正經經地跟你要做生意、平等地做生意,沒有欺負你,對吧。第二,他當時講的話主要就是針對美國了,中共其實也沒有能力在軍事上把美國打得頭破血流。所以他講這個話根本就不是講給美國人聽的,而是講給國內自己人聽的。

所以我覺得,像黃生被捕,按說他跟胡錫進、趙立堅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反正大家一塊兒收割韭菜嘛,只不過中共收割韭菜是『合法』的,黃生是跨界到了金融界了。

受騙的『愛國者們』啥時才能醒悟?

其實中共在國內什麼讓生第三胎呀,什麼各種各樣的規定收割韭菜,其實按照公平正義來說都是非法的。但是中共收割你就拿它沒有辦法。被中共騙的人終歸有一天會在自己碰得頭破血流之後有所醒悟,因為韭菜的命運永遠都是在社會最底層,一旦社會有個風吹草動的時候,這批人其實是最脆弱的,這批人受到的損失會是最慘重的。那些高層人總會有方法去躲避各種各樣的災難,他們會把災難轉嫁到韭菜的頭上去。有人問中國人什麼時候能覺醒?我就說等到中國人開始吃盡了中共苦頭的時候,他們就會有所醒悟了。

看到網上一篇文章,一個叫做李丹的,這人今年才31歲,她的網名叫『巴黎戀人09520』,她雖然是一個女人,但是她用的那種詞都是特別特別髒的髒話,她用各種各樣髒話痛罵那些所有她認為讓中國丟臉的人,包括比如說作家方方。有一個人在網上說海外的醫院條件怎麼好,她就罵人家是『慕洋犬』,罵別人是『恨國蛆』,什麼『反華急先鋒』之類的,她用的其它髒話那就沒法說出口了。她找了一些成都醫院豪華病房的照片,然後說你看,我們中國的醫院多豪華,你美國比得上嗎。但是那些豪華跟你是一點兒關係都沒有。

她後來得了乳腺癌,31歲就得了乳腺癌,住院之後她才知道醫院的實際情況有多糟糕。她公佈了一個自己住院登記填的表,她自己一年的收入只有1~3萬元,很窮很窮,所以她根本治不起病。她說醫院檢查一次就要9,800多塊錢,所以沒辦法只好到『水滴籌』上發起眾籌。

所以我覺得她到了這個程度也可能才會知道現實,她所遇到的事情和她原來宣傳的想像中的中國有多麼強大完全不是一回事,她可能終於認識到自己其實只是一棵韭菜。當然她可能會有這樣的覺悟,也可能就像吳花燕一樣一直被騙到死。還有人說她現在的劇情發生了反轉,誰給她捐款她收到捐款之後就給誰立刻拉黑,等於她在收割那些有良心的人,把他們當做韭菜來收割。

恆大集團的困境就是現在中國房地產的困境

關於恆大集團,7月7號無錫市中級法院簽發了一份民事裁定書,說廣發銀行宜興支行以緊急情況不立即申請保全,將會使其合法權益受到難以彌補的損害為由,向該院申請訴前財產保全。『訴前財產保全』的意思就是,我如果要依法起訴你,一旦訴訟成功完結,你就要賠我錢。如果我覺得你可能會在陪我錢之前先把你的財產全部處置掉了,最後就沒錢還我了。怎麼辦?我就申請起訴之前的財產保全,我指定,比如你欠我一個億,你必須得有一個億的資產被銀行扣押住,不能夠賣,這樣我如果贏了官司之後可以把錢拿囘來。

當然訴方這樣去申請的話,可能會給對方造成很大困擾。比如說他有一輛奔馳車值三萬,我想把這個奔馳車扣掉,這樣你可能造成你起訴的那個人出行就不方便了,或者他又遇到其它的問題借錢不方便了。所以如果申請『訴前財產保全』成功的話,最後如果你輸了官司,你還要賠償對方的損失。

廣發銀行要求扣押恆大1.32億元的資產,這筆錢其實不算什麼,因為恆大的資產,其實恆大光欠債就欠了好幾千億了,那不是一個特別大的數。但是這個7月7號簽發的裁定書在網上流傳,7月19號造成了恆大個人股票的暴跌,總共市值加在一塊兒達到了740億。恆大不認賬,說這個1.32億到期日期不是今年,而是明年3月27號,還早着呢,你不用現在着急追債,到那時候我要付不出來再說。所以恆大就說宜興支行在濫訴,恆大將會採取法律程序跟它對簿公堂。

但市場對中國恆大的信心似乎仍然不足,彭博社7月9號引述了一個消息說,6月末許家印被中共監管機構約談,要求他引入戰略投資去解決恆大的債務問題,以免對中國經濟造成重大衝擊。所以我們可以看到恆大跟中國經濟之間的關係已經綁定到什麼程度了。中共的監管機構要求恆大引入戰略投資,否則就會對中國經濟造成重大衝擊,因為恆大涉及到的金額實在是太大了。

關於恆大我們已經談了好幾次,去年9月的那次風波詳細的就不講了,當時中共強制地把恆大的債務轉成了股權,就是恆大欠的債務債權人本來是應該要現金回來的,但他們最後只拿到了恆大的股票,根本就沒有拿到恆大的現金。這樣恆大雖然度過了一次危機,但是那些債權人等於受了損失,他們本來也需要現金比如說去充實他們的資金池,或者是解決他們資金緊張的問題,結果沒有拿到現金,只拿到了恆大的一些股票。

恆大在今年6月份的時候還有一條新聞,當時我們也做了一個評論,說恆大現在在大量打折出售其資產回籠資金。恆大回籠資金基本就兩個方面,一個是出售資產,再一個是引入戰略投資。因為現在中共不讓它再上市了,所以它基本上就剩這兩條路了。

7月14號有一個挺大的消息我們沒講,就是重慶市江津區雙福新區有個恆大開發的樓盤發生了業主維權事件,和當地警察發生了大規模的衝突,當地警察出動抓走了很多人。這個事情其實也跟恆大資金緊張是有關係的。恆大當時開發了一個樓盤,在這個樓盤旁邊要開發停車場,因為業主晚上回家他得停車嘛。它開發的停車場的停車位是不夠的,之後就又開發了一個停車場,那麼第二個停車場恆大就以高價出售。

第一批停車位相當於是配比,就是這個樓多少戶就有多少個停車位。那麼第二個停車場的停車位是要賣的,賣的價格非常高,一個停車位價格大概在88,000元到98,000元,結果業主們就不願意買。其實他們也知道恆大的資金鍊很緊張,他們就等著如果恆大最後撐不住了,恆大的資產要被銀行拿走由銀行拍賣的話,這個價格就會很低,他們就可以以很低的價格來買停車位。結果恆大因急於收回資金,就把停車位的價格基本上打了一個對摺,一次性賣給下屬的一個地產部經理,拿回資金,那個停車位你再慢慢賣。結果這個地產部經理叫畢磊,收購了這些停車位之後要賣給小區的業主們,因為賣得比較貴,結果就跟小區業主們發生衝突了。小區的業主們本來是想等到恆大資金鍊緊張不得不低價出售的時候,或者不得不接受銀行拍賣的時候他們撿個便宜,結果現在這便宜沒撿到。這樣就爆發了業主和警察之間的衝突。

總而言之,恆大的困境也是中國房地產的困境,就是槓桿率太高,貨幣回籠速度過慢,導致債務違約。

恆大與兩大高科技公司困境相同,但因由迥異

前段時間我們還提到過北大方正,它是破產重整;清華紫光也是破產重整,他們都屬於槓桿率太高了。恆大和這兩家高科技企業的情況都是一樣的——槓桿率太高,但是具體原因是不一樣的:恆大基本來說是因為房地產泡沫;那麼高科技這塊兒之所以出現破產重整,是因為這個領域裏面的騙子太多,他們利用國家的資金想要發展高科技,借了大量的資金,最後什麼都沒做出來,沒有產品可賣,就沒有資金回來,最後造成資金鍊的斷裂。

所以一個是泡沫的問題,另一個是騙子太多了,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了。

美財政部長對川普對華關稅發表質疑言論

下面說一下關於拜登是否會取消對華關稅問題。這個事情是彭博社7月18號的報道,美國財政部部長耶倫對川普政府2020年達成的中美貿易協定表示懷疑,這是她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候說的話,說她的個人觀點是,對中國徵收關稅的方式沒有經過深思熟慮。這可能是一個籠統的對川普政策的一種批判,因為他們都是民主黨的,他們不喜歡川普。

耶倫後來說,關稅對消費者造成的傷害比較大,東西運過來了之後政府加了一批關稅然後賣給消費者,等於消費者在進口價格基礎之上多付了一筆關稅;這筆關稅到哪去了?到了政府財政部門手裏,所以消費者沒有必要地多付了一筆錢,這筆錢被美國政府拿走了,所以這樣對消費者造成了傷害。她講了這樣一個意思。

耶倫的關稅言論很成問題,更多是一種政治上的表態

其實我不是這樣看的,因為徵收關稅本身的目的,並不是為了傷害消費者,把稅拿來之後政府完全可以把這個東西作為補貼,比如說補貼給農業,或者補貼給其它別的領域,政府可以用這筆錢做一些基礎設施建設,或者什麼之類的事情。

那麼到底為什麼要加關稅呢?川普當時的主要目的是為了應對中共的不公平競爭。因為中共和美國之間競爭它採取了一種低價傾銷的方式,就是為了佔據美國的市場。那麼川普一加稅呢,就等於是不管你價格定得多麼便宜,但是我一加稅之後,你總的價格不就跟我這個價格差不多了嗎,這樣就讓美國的企業覺得,如果能夠賣到這個價格我也能生產,這樣美國的企業不會倒,就可以保持甚至可能創造一些就業的機會。中共採取低價傾銷的方式不會老低價傾銷,它就是想把你擊垮了之後,等沒有競爭對手的時候,它獨霸市場的時候,它就擁有了定價權,那個時候價格可能就會高了。所以徵收關稅是對美國自身產業的一種保護,不能僅僅從消費者的角度去看這個問題。

所以耶倫講這番話我覺得是很成問題的。她作為美國的財政部長,之前還做過美聯儲主席,她肯定是懂這些經濟政策的影響的,所以她這種說法我覺得是有意在講一些似是而非的話,或者是只告訴你問題的某一個側面,但是不告訴你另外一個側面;更多的我覺得是一種政治上的表態。

為什麼說川普的關稅政策能夠在拜登政府繼續延續?

那麼她的政治表態會不會造成拜登在短期內取消對華關稅呢?我覺得不太可能。因為現在中美關係特別特別僵,習近平可能急於希望美國做出讓步,包括在關稅問題上、香港問題上、新疆問題上、高科技禁運問題上,他都希望美國能夠做出讓步。哪怕是做出一點點讓步,都會給習近平一個對外吹噓的機會,你看,我的強硬造成了美方的讓步嘛。

其實美國現在的政策走向,第一兩黨共識是反共;第二就是民主黨裏面有一批人,我相信他們也是想倒習的,就是他們不想把共產黨給搞掉,他們覺得如果把共產黨搞掉了中國就亂了。這是他們的一種錯誤印象、錯誤的概念。他們不想共產黨倒,可是現在跟中共打交道又很難受,他們覺得現在中共這種戰狼風格完全是習近平造成的,所以他們想倒習,但是他們不倒共。那麼如果連民主黨內部都想倒習,拜登如果讓步的話,不是反而確認和加強了習近平的執政合法性了嗎?所以這個時候如果降關稅的話是非常不明智的。

我覺得拜登不敢降關稅不僅是來自於共和黨的壓力,同時在民主黨黨內也會給拜登強大的壓力。那麼不能夠隨便地取消關稅或者降低關稅,至少我覺得短期之內不會看到這一點,我認為至少到今年年底之前不會,拜登和習近平原來不是計劃在G20峰會,就是今年10月份見面嗎,在那個之前我覺得不會取消關稅。他們如果不能見面的話,這個關稅會一直往下延;即使見面的話,關稅也可能會往下延。

所以我們不能光看耶倫怎麼講,對川普當時這個加稅的政策能夠在拜登這一屆政府繼續延續,我覺得還是挺有信心的。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723/1622771.html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