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憑欄欲言:泡沫經濟終於要玩不轉了…

金融危機一次次的重複,且一次比一次大,是不是事實?為什麼中央銀行沒有一次能辨識到基本的錯誤,並採取有效手段防範重蹈覆轍呢?是央行們不清楚基本錯誤?

1明知山有虎

美國大蕭條之前,1920年代中期,馮·米塞斯(哈耶克的老師,奧地利學派掌門人)就認為世界經濟已經出現了問題。米塞斯指出:「由信用擴張帶來的經濟繁榮最終出現崩潰是無法避免的。只有兩種選擇,要麼自願放棄進一步的信用擴張,使危機早點到來。要麼推遲危機的發生,讓整個貨幣體系都卷進來,最終爆發更大的災難。」

大蕭條最終確認了米賽斯觀點的正確。

科學論無非就是一個質疑、探索和實踐的過程,既然實踐已經證明了米塞斯觀點的正確,你覺得央行們會不會吸收教訓避免錯誤呢?

沒錯,就是不會!

1929年美國大蕭條前,美聯儲還曾試圖自願放棄進一步的信用擴張;

1990年日本大衰退前,日本也曾試圖自願放棄進一步的信用擴張;

2008年,自願放棄進一步信用擴張早已丟棄,無限制的信用擴張!直升機撒錢!

2020年,5000年難見的信用洪水……

2偏向虎山行

中央銀行為何會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因為真話會受懲罰,而假話卻有獎勵。如果央行客觀陳述不確定性與風險,這並不是個人和機構想聽到的,這可能會讓央行技術官員背上無能的帽子,真話反會對央行技術官員自身的前途(錢途)造成負面影響。

很多時候市場所謂的理性,需要構築在確定性之上,哪怕是虛假的確定性。

央行們表現出對不確定事物的自信,會比持有公正的不確定態度更受人推崇。市場在對待不確定性問題上,懲罰說實話的人,獎勵說假話的人。市場激勵央行們偽裝出自信,市場激勵央行們不斷的重蹈覆轍。認識到基本錯誤其實很容易,但改正錯誤有懲罰,說假話卻有獎勵,誰會去改正錯誤?

成年人只講利弊,不講對錯。

90年代美國儲蓄協會危機,1985年調查查爾斯•基廷,基廷聘請了一名經濟學家為其辯護,就是格林斯潘。格林斯潘在給監管機構的信中,認為基廷的投資沒有風險,為此收了基廷4萬美元。基廷不久後入獄,格林斯潘不久後成為美聯儲主席。

你覺得這是煤堆裏面最黑的?還是煤堆裏面最白的?

3科學論與偽科學論

科學理論是質疑、探索和實踐;

唯科學論是喜歡用科學的名義用數學的手段,直接證明自己的正確和不容置疑。注意區別,科學是質疑,唯科學是不容置疑。

從科學論來說,金融危機的重複發生已經表明央行們從來就沒有正確過,央行們的行動沒有絲毫的科學性。

為了掩蓋這一點,央行們總是試圖用唯(偽)科學論,來證明自己的正確和不容置疑。用模型、用數學、用權威、用宏觀審慎管理、用壓力測試、用預期管理,一大堆的名詞,一大堆的數據……

實際上是明知問題所在,但試圖用唯(偽)科學論,用一些花里胡哨的手段,來將錯誤標榜成科學,掩蓋只講利弊,不講對錯的本質。或者只有沉浸在唯科學式的數學論證過程中,才能讓央行們忘記,自身行為的不科學性,是被實踐很多次證實過的。

騙人的最高境界就是,把自己騙信。

4總是太晚

歐文·費雪在美國大蕭條之前仍然認為經濟擴張是可以持續的,費雪的主要依據就是消費品價格上沒有出現通貨膨脹,與當前央行們的態度出奇的一致。但最終,費雪在美國大蕭條中破產。

米塞斯則指出:

1)當向經濟中注入流動性時,首先會導致資產領域出現通貨膨脹,而在資產領域剛出現通貨膨脹的時候,消費品價格可能會(註:因資金集中流入資產)出現下跌,這時的通貨膨脹是看不見的(CPI不漲、房股漲)。

2)隨着資產價格越來越高,最終會影響消費品價格上行。

3)當消費品價格上行時,資產價格卻可能下跌(註:資金集中流入通脹)。如果央行沒有注意到資金注入時引起了普遍的看不見的通貨膨脹(集中在資產上的通貨膨脹,即資產泡沫),很可能實際利率低於自然利率的情形早已出現,當央行最終對消費品通脹作出反應時,已經太遲。

央行們最終對消費品通脹作出反應時,問題已經釀成,只待爆發。

1924年之後,米塞斯覺得世界問題已經釀成,他每次路過奧地利最大的銀行時,都會說同樣一句話:「它會遭遇一場大危機。」

5鮑乙己

6月美國通脹5.4%,創約13年新高。核心CPI達到4.5%,創20年新高,PPI達到7.3%,創2010年有記錄以來新高,一年期通脹預期飆升至4.8%,創2008年6月以來新高。

但美聯儲仍然不肯緊縮、不敢緊縮。

很好理解,因為美聯儲指揮棒是群體預期的領頭羊,正是美聯儲引導群體預期越來越一致,才有可能將資產價格越推越高,美股上天,美房正在上天的路上。

這種時候,少數參與者的預期掉頭,都可能導致資產價格下跌,進而影響更多預期掉頭跟進,影響資產泡沫爆破。

背離基本面將資產泡沫托的越高,說明市場預期越一致;而市場預期越是一致,泡沫越是危險,因為此時哪怕只是少量參與者預期改變,也足以導致泡沫爆破。如果美聯儲的行動變向(緊縮),總是會誘導市場參與者的預期跟進改變,哪怕只是引導少數參與者跟進,也足以造成泡沫爆破。

緊縮死路一條!

但如果不緊縮,資產品價格越來越高,總會有人發現消費品價格存在嚴重低估,於是就會賣出資產品買入消費品相關,也會造成資產上的預期調向效果,最終也會影響資產泡沫爆破。

通脹飆升也是死路一條!

進退兩難,美聯儲只能通過嘴硬來干擾通脹預期,試圖將泡沫維持的更久一點。

鮑威爾一露面,所有做債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說到「老鮑,通脹又超預期了」。他不回答,對着記者說「通脹是暫時性的」。他們又高聲嚷到「通脹都連續三個月超預期了。」鮑威爾便漲紅了臉,額上的青筋條條綻出,爭辯到「你怎麼這樣分析宏觀經濟。二手車,餐飲服務價格的通脹能算通脹嗎?」接連着便是難懂的話,什麼「通脹預期錨定,什麼供給側約束」,引得眾人都鬨笑起來;市場內外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6錢是源動力

央行們現在都陷入了一種窘境,一邊只能印錢保資產,一邊還要嘴上控通脹。

鮑乙己的預期管理不可能一直玩下去,但一定會玩到散場前的最後一刻。而通脹管理不能一直玩下去最大的原因就是,資本總要賺錢的。資產價格上漲潛力越來越小,存量貨幣(資本)就需要換場子掙錢,如果不炒通脹,貨幣洪水還能去哪裏賺錢?

有很多人懷疑說終端需求萎靡,通脹上漲沒有基本面,難道股房上漲時有考慮過基本面嗎?

沒有基本面也沒妨礙股房上漲,沒有基本面當然也不會妨礙通脹上漲!比如說,炸原油供應鏈?原油不就漲起來了嗎?只要有大錢可賺,殺頭的生意照樣有人干!

一旦供應緊張的預期引導投機性需求跟進,需求不就有了?短時間上漲如果沒被打斷的話就會形成慣性,刺激投機性需求持續進來(就跟房產投資一樣了),通脹不就漲起來了?

第一次(1973)、第二次(1979)石油危機的發生時間,不都是資產漲勢不行(整個70年代,道瓊斯指數幾乎沒漲),印錢卻很不少,錢要換場子賺錢的時間段?

需求萎靡很難漲價,破壞供給也可以漲價嘛,活錢能讓尿憋死?

只要資產漲不動,天量貨幣的逐利需求就會通過各種合法的、非法的手段去推高通脹賺錢,錢太多了就是原罪。

這會影響央行們通脹預期管理玩不下去,擠破資產泡沫!美國十年新高的通脹率,資產泡沫還穩定否?一旦美國貨幣調向,哪個國家能獨善其身?

泡沫經濟還能玩得轉嗎?

一邊印錢保資產,一邊嘴上控通脹,這是泡沫經濟玩不下去的標誌。唯其手段耗盡,所以只剩嘴硬。

小結:

當通脹最終顯示出經濟某些方面出現問題的時候,實際上經濟已經病入膏肓。

無藥可救!靜待躺平!……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憑欄欲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722/1622510.html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