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再認皇帝的新衣 多想就有新領悟

作者:
在人性的哲學裏,「純真」的反面是「世故」(Sophistication)。世故是中性的。而世故再上一層次,就是「智慧」(Wisdom)。看見身上沒有衣服的皇帝,路上兩邊的成人,保持沉默,這是世故,也可能是智慧。不作聲的原因,有可能是恐懼和怯懦:害怕一說破就會被皇帝抓捕。但也有另一種可能:故意保持沉默,讓這個皇帝一直出醜下去。今日城中的子民不要讓他知道他沒有衣服,那麼他明天就照樣不穿衣服召見外國大使,其醜態就會傳遍城外。

安徒生童話「皇帝的新衣」裏面那個直指皇帝身上沒有衣服的小孩,安徒生沒有任何判斷。

安徒生只是說了一個故事:皇帝為身邊的裁縫欺騙了,最後裸體出巡,成人的人叢沒有誰敢作聲,只有那個三歲小孩喊出真話。

以後的讀者這樣解讀:那個三歲小孩純真,皇帝愚蠢,而圍觀的大人雖然世故,但是怯懦。從此「純真」成為人性第一大優點。只有純真的人,才說真話。

而「純真」(Innocence)和「天真」(Naïveté)有何分別?前者主要在於對真相的領悟和表達,後者主要在於對謊言的容易相信。一個兒童同時擁有這兩種特質,若人進入成年,還擁有這兩種特質,不一定是好事。劉姥姥就同時擁有了,在大觀園,被世故而經驗的王熙鳳耍了一回。

在安徒生的筆下,皇帝的新衣里的那個小孩與曹雪芹筆下的劉姥姥不同,劉姥姥明顯是丑角,而安徒生的那個小孩子不是。

然而在人性的哲學裏,「純真」的反面是「世故」(Sophistication)。世故是中性的。而世故再上一層次,就是「智慧」(Wisdom)。看見身上沒有衣服的皇帝,路上兩邊的成人,保持沉默,這是世故,也可能是智慧。不作聲的原因,有可能是恐懼和怯懦:害怕一說破就會被皇帝抓捕。但也有另一種可能:故意保持沉默,讓這個皇帝一直出醜下去。今日城中的子民不要讓他知道他沒有衣服,那麼他明天就照樣不穿衣服召見外國大使,其醜態就會傳遍城外。

因此,皇帝裸體出巡,兩旁不作聲的成年人,動機至少有三種:一是恐懼,二是世故,三是英文說的Cynical。這個字沒有恰當的中譯,而Cynicism,當然是世故,但還有智慧,不過這種智慧是魯迅的那一級,不夠「胡適」;帶一點惡作劇,據說缺乏了一點愛心。

然而問題來了:所謂愛心,是不是最大?當然不是。二〇一五年九月,一張三歲小孩難民淹死在泥灘的新聞圖片,激發了包括德國女總理在內的歐洲人的愛心。由心理學解讀:這個小孩穿紅T恤,一對很可愛的鞋子,小短褲,膚色白晢,看上去像歐洲和美國中產階級的一個小孩。此一影像直擊無數善良人的同情和愛心。

但是這樣的大愛,是一種陷阱,因為令人感情障目而只限於「伸出援手」,而忽略考慮出現這幅圖片的社會環境。要防止更多這樣的小孩蒙難的事件,要由根本着手解決:根本問題就是敘利亞的宗教衝突、伊朗和俄羅斯。「愛心」令人僅此於流淚和救援,愛心無法解決問題。

愛心和純真連結。而世故與智慧,在另一邊。皇帝的新衣,不止童話故事,而是人性的哲學課題。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622/1609314.html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