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抄襲抄到了世界第一: 談談白鶴灘水庫

白鶴灘水電站百萬千瓦機組轉子吊裝場景,吳豪強攝

2021年5月31日中國報道世界規模最大的巨型水電站白鶴灘水電站大壩預計到2022年7月16台機組將全部投產發電。旅居德國的中國水利專家王維洛通過對中國水電工程如何推行」拿來主義「的例子解析了中國抄襲成為世界第一的過程。

——談談白鶴灘水庫大壩工程的100萬千瓦水輪發電機組

作者王維洛

一、白鶴灘水庫大壩工程

2021年5月31日,距離5月35日還有4天,央視新聞報道,世界在建規模最大的巨型水電站白鶴灘水電站大壩全線澆築到頂,首批機組計劃在今年七月投產發電,預計到2022年7月16台機組將全部投產發電。

白鶴灘水庫大壩工程位於四川省涼山州寧南縣和雲南省昭通市巧家縣境內,是金沙江下游四個水電梯級——烏東德、白鶴灘、溪洛渡、向家壩中的第二個梯級(從上游往下游數)。這四個水庫大壩工程加上三峽大壩工程和葛洲壩大壩工程都屬於三峽集團。

白鶴灘水庫大壩工程2010年開始籌建,總裝機容量1600萬千瓦(16台100萬千瓦水輪發電機組)。全部機組投產後,白鶴灘水電站年均發電量可達620多億千瓦時,水庫庫容為206.27億立方米,總投資近1800億。從發電裝機容量來論,白鶴灘工程將是世界上第二大水力發電站,但是從年平均發電量來說,要排在巴西和巴拉圭邊境上的伊泰普和溪洛渡工程之後。據說白鶴灘水庫大壩工程迄今已創造了六項世界第一、兩項世界第二、兩項世界第三。其實,真正的世界第一隻有一項:水輪發電機組單機容量100萬千瓦,位居世界第一,用中共官媒的話說,是登上了水電行業的珠穆朗瑪峰。

三峽工程左岸水輪發電機組採購合同簽字儀式©網絡

圖1:1997年9月2日,三峽工程左岸水輪發電機組採購合同簽字儀式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國務院李鵬親自出席。進口大型水輪發電機組,外商必須交出全部圖紙和技術,並手把手幫助兩個中國企業建造兩台,這些條件都是李鵬親自製定的。這是中共政府強制技術轉讓的實證。

白鶴灘水電站百萬千瓦機組轉子吊裝場景,吳豪強攝

二、抄作業抄到了第一排,發現沒有好抄的了

有一位名叫臧其超的中共金融專家對中共的改革開放做了一個非常精闢的注釋:

「改革開放,國門打開,讓老外走進來,技術帶進來,車帶進來,錢帶進來,經驗帶進來,智慧帶進來。中國政府沒法抄襲老外,但是中國政府幹嘛?可以鼓勵老百姓(應該是指企業)創業,和老外合夥學會單幹,合夥學會單幹,我們全部單幹的。最後回頭一看,廠房是咱的,設備是咱的,技術是咱的,專利是咱的,產品是咱的,市場是咱的,品牌是咱的,老外全走完了。咱四十年就幹了兩個字:抄襲,一路抄到了世界第一排。我們是野蠻抄襲,野蠻複製。什麼知識產權,什麼專利技術,搞了再說。可是突然間一回頭,發現兩件事情出現了:第一美國發現,不讓再抄了;第二咱也發現,已經抄到第一排了,再沒有什麼好抄了。」咱四十年就幹了兩個字:抄襲,野蠻抄襲,野蠻複製,一路抄到了世界第一排。表述得十分生動,十分到位。

確實,白鶴灘水庫大壩工程的100萬千瓦水輪發電機組是抄作業抄到了第一排,再沒有什麼好抄了。現在回顧一下中華人民共和國水輪發電機組製造的歷史。

三、蘇聯的技術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後,蘇聯提供了大量的技術援助,幫助中國快速發展機械製造工業,重點有發電設備製造,其中最主要的援建兩個工廠,一個是黑龍江哈爾濱電機廠,一個是四川德陽東方電機廠。不久中蘇交惡,蘇聯撤回了專家,正如臧其超所說,廠房留在了中國,設備留在了中國,技術留在了中國,產品留在了中國。哈爾濱電機廠於1951年成立,德陽東方電機廠於1958年成立。1953年為修復豐滿水庫大壩工程,蘇聯派來專家組,其中4號機組利用現場遺留的德國製造的轉子和主軸,由哈爾濱電機廠配製6萬千瓦發動機的定子。1959年新安江水電站的7.25萬千瓦水輪機發電機組,1968年劉家峽水電站的22.5萬千瓦水輪機發電機組,1972年製成改進型的30萬千瓦水輪機發電機組,1979年、1980年葛洲壩水電站12.5萬千瓦水輪發電機組和17萬千瓦水輪發電機組,1984年青海龍羊峽水電站的32萬千瓦水輪發電機組。1989年為廣西岩灘水電站的30.25萬千瓦水輪機發電機組,都是這兩個工廠製造的。後來哈爾濱電機廠和德陽東方電機廠多次改名改制,為了闡述方便,本文依然使用哈爾濱電機廠和德陽東方電機廠。這就是到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末中國製造水輪發電機的技術水平,能夠製造32萬千瓦水輪發電機組,技術主要來自蘇聯。

四、三峽工程的機電設備全部可以國內製造

1986年中共中央和國務院決定開展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工作。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分十四個專業組,其中有一個專業組叫機電設備組,專門論證三峽工程所需要的機電設備在國內製造的技術、經濟可行性。

這個專業組的論證報告說:50至60年代初期,三峽工程按正常蓄水位200米為主進行研究。在50年代中期,根據當時世界上已經生產機組的最大容量為22.5萬千瓦,確定三峽電站採用30萬千瓦。1958年後,對三峽電站的單機容量進行了廣泛論證,對單機容量30、45、60、80和100萬千瓦等5個方案,從製造、運行和經濟性方面進行了全面論證,當時,國內工廠僅生產出7.25萬千瓦的新安江電站機組,正在製造22.5萬千瓦的劉家峽電站機組。根據當時國內工廠的生產條件和水平,認為三峽電站第一批機組採用單機容量為40萬千瓦為宜。對45至60萬千瓦機組需要進一步深入研究;製造80萬千瓦和100萬千瓦機組,是不現實的。嗣後,經國內外各方面專家深入研究,認為對於三峽工程蓄水位200米方案,最大水頭156米,採用水輪機轉輪直徑7.5米,單機容量50萬千瓦是可行的。1960年長江流域辦公室上報的三峽工程初步設計中採用單機容量50萬千瓦的機組。

80年代初,長江流域辦公室上報三峽工程正常蓄水位150米,當時國外已經生產70萬千瓦的機組,國內已經投產30至32萬千瓦的機組,三峽工程將採用水輪機轉輪直徑9.5米,單機容量50萬千瓦的混流式水輪機組。

1986年三峽工程重新論證,1989年編制的可行性報告中選用了單機容量68萬千瓦、水輪機轉輪直徑9.5米、裝機台數26台的方案。

鄒家華副總理在1992年3月21日向全國人民代表做《關於提請審議興建長江三峽工程的議案的說明》時說:「三峽工程的測量、設計和科學試驗工作已進行了近四十年,基本資料豐富,前期工作做得比較充分。大壩建在堅硬完整的花崗岩岩體上。工程規模雖大,但建築物都是常規型式,中國有比較豐富的建設經驗,有能力完成設計和施工任務。主要機電設備可依靠自己的力量,立足國內製造。總的講,工程建設在技術上是可行的。」台下不少人民代表聽了激動萬分,世界上最大的水電工程三峽工程的主要機電設備都可以依靠自己的力量,立足國內製造。這是何等的國力!

其實,當時中國的工廠根本不能建造三峽工程所需要的68萬千瓦的水輪發電機組。但是為了減少三峽工程上馬的阻力,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無中生有,硬是說,三峽工程的主要機電設備可以自力更生,立足國內製造。對於李鵬等中共政府的決策人來說,只要全國人大批准了三峽工程,就不會再有人來監督三峽工程的建造,也不會有人對三峽工程的水輪發電機組必須從國外進口的需求說三道四,或者是追究三峽工程可行性論提供虛假信息的責任。

五、當時國外的技術水平

二十世紀六十年代以來世界上建造了幾個大型水庫大壩工程,如伊泰普、古里、大古力、薩彥舒申斯克水庫大壩工程,都採用了60萬千瓦以上的水輪發電機組。如位於巴西、巴拉圭邊界上的伊泰普水電站採用70萬千瓦水輪發電機組;委內瑞拉的古里水電站60萬千瓦水輪發電機組;美國大古力水電站採用60和70萬千瓦水輪發電機組,後將70萬千瓦水輪發電機組擴建為80.5萬千瓦;蘇聯的薩彥舒申斯克採用65千瓦水輪發電機組等等。

當時在世界上具有製造60萬千瓦以上的水輪發電機組的公司還真不少,有美國、加拿大、法國、瑞士、德國、挪威、日本、烏克蘭、俄羅斯、巴西等國的公司。

六、國務院三峽工程建設委員會決定從國外進口70萬千瓦水輪發電機組

1992年3月鄒家華說,三峽工程的全部機電設備可以國內製造;

1992年4月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審查批准了國務院興建三峽工程的議案;

1993年4月2日國務院成立了三峽工程建設委員會,在當天的第一次會議就決定從國外進口70萬千瓦水輪發電機組;

三峽工程於1994年12月14日正式開工;

1994年12月20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中外記者招待會,國務院三峽工程建設委員會副主任兼三峽開發總公司總經理陸佑楣宣佈:對三峽工程所需要的水輪發電機組進行國際招標;

1996年6月24日,三峽開發總公司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三峽工程水輪發電機組國際招標信息發佈會:14台70萬千瓦水輪發電機組,截標日期為1996年12月18日。長達2000多頁的招標書中規定了技術標準和技術轉讓條款,文件規定,主要是兩條:

第一:左岸14台機組一次招標,責任方為外商,前12台以外商為主,中方參與製造;後2台機組以中方為主;要求外商和中方聯合設計,合作製造。中標企業必須向中方全面轉讓核心技術。就是外商不但提供設備、圖紙和技術,其中2台機組,必須是外商手把手地教會中國工廠製造;

第二:外商必須向三峽開發總公司提供由外商公司所在國政府提供財政擔保的賣方貸款。賣方貸款,提供貸款的多寡、利率、貸款期限也是決標的條件之一。通過這樣的買賣合同,通過這樣的賣方貸款,通過這樣的外國政府的財政擔保,外國政府在政治上對三峽工程表了態,也承擔賣方貸款的所有風險。

至1996年12月18日截標日,共有六家企業聯合體參與投標。它們分別是:

1、GANP聯合體(由法國GEC阿爾斯通Neyrpic和巴西聖保羅金屬公司組成);

2、VGS聯合體(由德國Voith、加拿大GE、德國西門子組成);

3、瑞士ABB和挪威克瓦納(Kvaerner)能源公司聯合體;

4、三峽日本水輪機聯合體(由伊藤忠、日立、東芝、三菱重工、三井物產、三菱商社組成);

5、IMPSA(銀薩)公司(代理烏克蘭TURBOATOM科技工業公司和美國伍德沃德公司);

6、俄德聯合體(由俄羅斯動力機械出口有限公司、列寧金屬加工廠和德國蘇爾壽組成)。

因為美國進出口銀行根據美國政府的決定,不向三峽工程項目提供賣方信貸,所以美國公司早早被排除在招標之外。

1997年8月15日三峽開發總公司發出中標通知書:法國阿爾斯通中標8台(4-6號和10-14號機組)水輪機、瑞士ABB中標8台發電機,合計4.2億美元,被要求採用挪威克瓦納(Kvaerner)能源公司開發的水力模型,與哈爾濱電機廠合作製造。另外6台(1-3號和7-9號機組)由德國福伊特(Voith)、加拿大通用電氣(GE Canada)與德國Siemens組成的VGS聯合體中標,總額3.2億美元,採用該聯合體開發的水力模型,與東方電機廠合作製造。14台機組總金額7.4億美元,約合60億元人民幣,單台造價約4.3億元人民幣。

1997年9月2日下午5時在中國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三峽工程水輪機發電機組設備中標籤字儀式。

2004年3月27日,三峽工程右岸電站的12台70萬千瓦水輪機發電機組採購合同簽訂儀式在湖北宜昌舉行。這12台水輪機發電機組並沒有像李鵬當初設想的那樣,全部由中方製造,而是8台由中方提供(哈爾濱電機廠和德陽東方電機廠各4台),另外由法國阿爾斯通公司提供4台。

2007年9月13日,三峽工程地下電站6台70萬機組簽訂採購合同,哈爾濱電機廠、德陽東方電機廠和阿爾斯通各獲得承建2台的合同。

三峽工程一共32台70萬水輪發電機組,第一批14台,其中12台外國公司製造,1台外國公司與哈爾濱電機廠製造,1台外國公司與德陽東方電機廠製造。第二批12台,哈爾濱電機廠4台,德陽東方電機廠4台,法國阿爾斯通公司4台(已經在中國天津建廠);第三批6台,哈爾濱電機廠、德陽東方電機廠、法國阿爾斯通公司各2台。總計,外商18台,外商幫助哈爾濱電機廠建1台,外商幫助德陽東方電機廠建1台,哈爾濱電機廠6台,德陽東方電機廠6台。

作為第一台併網發電的是由VGS總包的左岸02號水輪發電機組,時間是2003年7月10日;作為最後一台併網發電的由德陽東方電機廠總包的三峽工程地下27號水輪發電機組,時間是2012年7月4日。

在左岸14台水輪發電機組中,有兩台是哈爾濱電機廠和德陽東方電機廠在外國企業的幫助下,利用外國的技術和圖紙製造的,它們分別是左岸14號機組與左岸09號機組。左岸14號機組是ALSTOM總包,由哈爾濱電機廠建造,自建部分佔71%。左岸09號機組是VGS總包,由德陽東方電機廠建造,自建部分佔85%。09號機組是左岸14台水輪發電機組中最後一台投產發電的。

三峽工程右岸電站26號機組是由哈爾濱電機廠總包,2007年7月10日10時51分併網發電,被認為是劃時代一刻,中國首台自製特大型國產化水輪發電機組成功併網發電。

七、強制技術轉讓,國務院和三峽工程建設委員會到底搞沒搞?

2019年5月18日《德國之聲》發表文山的《強制技術轉讓,中國到底搞沒搞?》。文章指出,停止強制技術轉讓,是美中貿易爭端中華盛頓方面的一大核心訴求,不斷反覆提及。中共官方媒體則高調刊發評論,稱西方企業轉讓技術都是自願的,中方從未強迫。判斷是否是強制技術轉讓的關鍵,就看政府是否出面干涉了「企業間貿易」中的轉讓技術。文章以中國引進高鐵列車為例加以說明,什麼是強制技術轉讓:2004年,中國首次進行高鐵列車採購招標時,當時的鐵道部就在招標中明確寫道"外方關鍵技術必須轉讓、價格必須優惠、必須使用中國品牌(即外企必須與中國本土廠商合作)"。西門子、阿爾斯通、川崎等外國廠商還不被允許直接與當時的南車、北車等本土企業洽談,只能與中國鐵道部的代表進行談判。覬覦巨大中國市場的外國廠商,最終紛紛接受了中方的條件,與中國廠商合作生產,並且將眾多相關技術轉讓。而南車、北車以及後來的中車集團,則憑藉自身原有的研發能力以及"引進、消化、吸收"的外國新技術,進行了進一步的研發,實現了中國政府要求的"跨越式發展"。

在三峽工程進口大型水輪發電機組上,中共政府更是赤裸裸地出面干涉了「企業間」的商品貿易,進口大型水輪發電機組的條件都是國務院總理李鵬親自參與、親自製定。請看下面幾個事實:

1993年4月2日國務院成立了三峽工程建設委員會,國務院總理李鵬親自出任三峽工程建設委員會的主任。在三峽工程建設委員會第一次會議就決定從國外進口70萬千瓦水輪發電機組等問題。

1993年12月22日,李鵬在宜昌親自確定從國外進口70萬千瓦水輪發電機組的機組供貨方案:26台中的前14台70萬千瓦水輪發電機組與外商合作生產,外商為主。14台中必須有完整的兩台由中方製造廠生產。26台中的後12台由中方生產。李鵬表態說:「大型水輪發電機組,國外有製造和供貨經驗,要利用三峽建設引進技術,提高我國自己的機械製造能力」。當時哈爾濱電機廠和德陽東方電機廠被選中為參與14台中兩台水輪發電機組的中國企業,後12台水輪發電機組也將由它們負責生產。

1995年11月10日李鵬在視察三峽地區時召集國務院三峽工程建設委員會幾位副主任開會,討論三峽工程有關事宜。關於70萬千瓦水輪發電機組的招標事宜有如下決議:機組,維持原議,12台機組以外方為主,14台機組以中方為主。標書寫明,左岸14台機組中,最後2台機組以我方為主,其餘12台中方分包比例為20%至25%。實行公開招標,議標決策。

1996年3月24日陸佑楣向李鵬匯報三峽工程進展情況。關於70萬千瓦水輪發電機組的招標事宜,李鵬對陸佑楣做出三點指示:第一,要求考慮機組長期在低水頭下運行的可能性;第二,可以考慮後期擴大裝機容量,增加6台調峰機組的可能性;第三,俄羅斯機組也可以用現匯購買,歡迎俄方參加競爭。

1996年4月17日郭樹言和陸佑楣向李鵬匯報三峽工程。陸佑楣匯報道:水輪發電機組招標書擬在上半年發出,已有5個國際集團參加投標。

1996年4月25日國務院三峽工程建設委員會召開辦公會議,專門討論三峽工程70萬水輪發電機組招標問題。李鵬親自起草了關於三峽工程70萬水輪發電機組招標書的發言稿。對於三峽工程水輪發電機組招標和議標的每一步乃至具體日期,李鵬都做出了具體的規定:「三峽總公司可以抓緊完成標書的編制,最遲在今年6月底以前完成向全國和國際上公開發出前14台機組的標書。對於世界上有實力的、走製造大型水輪發電機組經驗的製造廠,或者由他們組成的聯合集團,我們都歡迎他們來投標。由於中方要分包不低於25%的份額,所以分別由哈爾濱和東方動力設備製造廠與外國公司結成投標夥伴。分包條件由外國廠家與中國有關企業去商談,最終以合同形式加以確定。機械部想把兩家中國製造廠聯合起來。這種方式有其優點,也有缺點。優點是一致對外,缺點是多了一層,而且這兩個廠都要通過分包,最終掌握全部製造技術。聯合的方式不利於掌握兩套技術。」

1997年7月3日,李鵬在中南海辦公室聽取三峽工程水輪機組招標匯報。李鵬制定了四條原則:第一:水輪機發電機組最大出力為84萬千瓦。每台水輪機應該適應所有水頭;第二:組成兩個供貨集團,機組總造價為7億至7.5億美元,共14台,12台以外方製造為主,2台以中方製造為主;第三:水輪機可用1套圖紙,發電機也可用2套圖紙;第四,承包費用、技術轉讓費都在總造價中包幹使用。

1997年8月8日,李鵬在北戴河主持召開國務院三峽工程建設委員會第25次會議,決定由兩個供貨集團中標:一個是以法國阿爾斯通為代表,瑞士的ABB和挪威的克瓦納參加,份額8台;一個是以加拿大通用電氣公司代表,德國福伊特和西門子公司參加,份額6台。兩個集團都要達到同樣的技術轉讓和讓中國公司分包條件。會議特別強調了兩家外國公司集團必須向中國企業轉讓技術。

1997年9月2日下午5時在中國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三峽工程水輪機發電機組設備中標籤字儀式。參加簽字儀式的有李鵬、鄒家華以及法國阿爾斯通、瑞士ABB、挪威克瓦納、加拿大通用電氣、德國福伊特和西門子公司負責人,還有相關國家駐華使館代表和為合同提供貸款的銀行代表。中國長江三峽工程開發總公司與外商分別簽訂合同,中方分包份額為總價的31%,約2.3億美元,技術轉讓協議和分包合同相繼生效。李鵬在簽字儀式上發表講話說:三峽工程是中國最大的水電工程,希望外國商家不要在第一批機組上栽跟頭。對企業而言,不在乎合同金額有多少,而在乎樹立企業的世界形象。在產品質量、交貨期和技術轉讓這三個方面,兩個供貨集團要互相競爭。

從上面的事實可以看出,三峽工程進口70萬千瓦水輪發電機組,不是一個或者兩個中國企業與外國企業之間平等得、正常的商業來往,是你情我願的生意往來,而是中國政府利用市場優勢實現強制性的技術轉讓。國務院總理李鵬直接參與其中,這是政府行為,不是企業行為。三峽開發總公司總經理陸佑楣擔任國務院三峽工程建設委員會副主任,本人就是中共政府高級官員,直接聽命於李鵬。

八、法國人如何看待這場技術轉讓

一次十分偶然的機會,看到了法國著名作家埃利克·奧森納撰寫的《水的未來》一書。埃利克·奧森納,1947年出生,法蘭西研究院院士。奧森納最初在法國高等師範學習哲學和政治學,之後到倫敦經濟政治學院攻讀經濟,獲博士學位。畢業之後在巴黎一大、法國高師教授國際金融學和發展經濟學。1981年起從政,先後擔任法國社會黨政府經濟合作部部長、外交部長的顧問和密特朗總統的「筆桿子」。1985年進入法國國家行政學院,2000年起任終身大法官。可以說,奧森納代表了法國最高學術地位,被認為是語言文化水平的「不朽者」。

「未來的世界還有足夠的水嗎?」為了尋找這個問題的答案,奧森納開始了在世界各地漫長的旅程。他也來過中國,考察了黃河、長江、西藏高原。在奧森納《水的未來》一書中有兩章節是直接涉及中國的水問題的,第六章征服河流,邁向純淨(中國)與第七章冰川和大壩。在第六章中有《三峽和三十二座水輪機》一節,是專門寫三峽工程32台70萬千瓦水輪發電機組。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法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611/1604458.html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