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傳五十京官坐鎮廣州 居民喊沒飯吃 捐贈食品社區當垃圾扔

五十多京官坐鎮廣州?高風險區每天篩撿。

今日焦點:7天每天核酸,芳村現大量貨櫃房;鶴園居民喊救命,已2天沒吃飯,壹電視10人染疫,美女主播陽性;中共再甩鍋,牛津大學甩臉;馬克龍被掌摑。

60秒新聞

9日拜登啟程前往英國,開啟為期8天的歐洲之行。拜登此行將有一系列的活動,參加G7峰會、與北約和歐盟領導人會面等。隨後將前往日內瓦與俄羅斯總統普京會面。

《每日電訊報》8日報導,英國20所頂尖大學接受了來自華為和其它中共企業的資金,高達至少四千多萬英鎊。

9日,南歐國家阿爾巴尼亞國會以104比7的懸殊票數,通過彈劾總統伊利爾‧梅塔。4月國會大選中,梅塔表態支持反對黨,被指控違反憲法。

韓國光州市消防官員表示,當地一棟5層樓建築9日拆除過程中突然倒塌,倒向一條繁忙街道。事故導致一輛巴士被掩埋,造成至少9人死亡8人受傷。

截止到美東時間6月9日下午3點,全球新增確診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人數35萬0295人,總確診人數達到了1億7,492萬9,925人,死亡總數是377萬0959人。

下面進入今天的話題。廣東疫情仍然在繼續升溫,有消息披露,北京派了五十多名官員到廣州坐鎮抗疫。芳村附近出現了大量的貨櫃房,很可能是建設方艙醫院。而被強制居家隔離的民眾,在面對視察的官員高喊已經2天沒有吃飯了。

五十多京官坐鎮廣州?高風險區每天篩撿

當地時間10日凌晨1點多,美東時間9日的下午,有一位網友發來爆料消息。其中講到3個重要內容。網友披露的第一個內容是,他自己所在的小區每兩天做一次核酸,而高風險區從9日開始是連續7天,天天都要核酸一次。

網友表示,自己所在的街道是中風險區,每天看似風平浪靜的,沒有什麼新增的消息,但實際上從6日開始,每兩天就要做一次核酸檢測。而他在高風險鶴洞小區那邊的同事表示,從9日開始每天都要核酸一次,連續做7天。

網友透露的第二個消息說,中山醫科大學的同學警告大家,「不要亂跑,目前的形式有點嚴峻,有點像武漢早期的樣子。」

這位中山醫科大學的同學指出,「中山三院蘿崗分院已經改成了專治醫院,原來的病人已經全部轉移到天河院區。原來專門收治中共病毒感染的廣州市第八醫院已經滿員。」

警告中還說,「北京派了五十多位領導來親自坐鎮。這次病毒含量傳播速度快」。網友表示,這個消息雖然是來源於網友的同學,「但感覺是靠譜的」。

網友披露的第三個消息是,很多微信群在今天都被封了。封群之前收到消息,要求所有疫情信息不准發到群里,包括圖片、截屏。一切疫情信息以官方發佈為準。

網友認為,「看樣子形勢是越來越嚴峻了。但政府還在故作姿態,想繼續隱瞞。」網友希望通過我轉告給有緣人,一定加強防範,不要上了魔鬼的當!中共還在一個勁地掩蓋疫情。

在這位網友爆料的稍早時間,番禺區大石街道北聯村新南大街、新南三巷、聯南巷和新聯路所包圍區域,被調整成了中風險地區。

在當局的另一份通告中顯示,從10日上午10點開始,對荔灣區北片區域的13條街道進行新一輪全員核酸檢測。

這些消息,目前都沒有在中共官方的通報中看到。

芳村現大量貨櫃房民眾寧願集中隔離

中共國家衛健委9日公佈,昨天全國新增確診16宗,其中本土的8宗病例都在廣州。境外輸入的8宗病例分別是北京、上海和廣東。

廣州市衛健委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為全面落實疫情防控,及時切斷傳播,將根據需要對重點地區人群進行多輪篩檢。其中荔灣區從8日開始,對封閉、封控區內的9條街道再次全員核篩。

一位網友今天發來一段影片,是昨天在佛山的微信群里看到的。從影片中介紹的情況看,地點可能是在廣東荔灣區芳村一帶。

【原聲視頻】哇!不知道哪裏調來的。由橋東小區區府那裏,一路排到來我這裏芳村大道西,你看。是貨櫃啊,貨櫃房啊,一車一車運來的,哇,全部裏面啦,有窗門有空調啊,是不是方艙醫院呢?這麼誇張的,多到……你看,哇!

大量的貨櫃房突然集中出現,正如網友所猜測的,是不是當局正在建方艙醫院呢?不然這麼多貨櫃房幹什麼?

7日節目中我們介紹了,網友爆料說在荔灣區的鶴園小區內,多棟樓的居民被全部拉走集中隔離。這些集中隔離的人什麼情況呢?我們現在不知道。但是一位國外的朋友轉給我一段影片,網友說是國內朋友拍的。

從影片中可以看到,在一座高架橋下面,有一些集裝箱一樣的房間內,很像去年武漢的方艙醫院。有一名帶紅袖箍的警察,從一個塑料手提袋裏拿出一個封裝的塑料盒,似乎是在給裏面的人送食物。

這個警察從被剪開的鐵柵欄缺口,把食物直接扔到土地上。這種感覺讓人非常不舒服。網友沒有說這些究竟是方艙醫院還是隔離房,只是說地點在廣東省新會市,230元一晚。

一位在荔灣區白鶴洞街道居住的市民對大陸財新網表示,「我很希望去酒店集中隔離。在酒店隔離,至少知道大概半個月就可以出來了。但我們居家隔離不行,小區最近每天都有新增病例,解封遙遙無期。」

大紀元記者採訪到一位荔灣區鶴園小區的居民,他化名王強表示,目前自己正在被隔離中。他說,「鶴洞路上的鶴園社區比較嚴重,(居民)都拉走了,一個地方一個地方地送,都送出荔灣區了。分散到茂名、從化等周邊地區,這些人每天都要做核酸(檢測),不讓人接觸。」

從這位市民的說法看,他寧願被集中隔離,也不願意在家中被封閉。這個箇中原因,實在令人唏噓。

居民:已2天沒飯吃真的會死人呀!

當地時間9日中午12點多,我這邊是今天凌晨時間。一位網友發來爆料消息,說廣州荔灣區鶴園小區的居民,有人已經2天沒有吃飯了。

爆料中附帶了一段影片,是從樓上往下拍的。網友在爆料中說,「6月9日,大領導空降廣州視察疫區」。但是網友沒有說明「大領導」是誰。

影片中可以看到,在樓下的小公路拐角處,站着幾名戴口罩、穿便裝的人。看上去這些人不像社區的工作人員,更像是領導在視察。這個情況,與前面網友爆料北京派來五十多名官員坐鎮抗疫可能有關,旁邊還有幾名身穿白色全套防護隔離服的人。

畫面中有一名男子在一邊喊話,一邊敲打着什麼。背景中還有多人,包括女子和小孩子的喊嚷。男子說:「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小孩子也喊「救命啊!救命啊!」

【原聲視頻】我們等了2天2夜沒東西吃啊,等了2天2夜沒東西吃啊,沒東西吃啊,你快點來啊。2天2夜沒東西吃啊,2天2夜沒東西吃啊,你們不是這樣處理吧?真的會死人的。(女人:怎麼解決啊快點通知一下人吧)快點送吃的來,我這裏全部斷糧了。2天2夜沒東西吃啊,通知了幾天都不來。你們走過來,聽聽我們的聲音吧,你們走過來聽一下吧,麻煩你了。真的會餓死人的,你們可以聽到嗎?可以聽到嗎?(小孩:沒東西吃啊)今天大家斷糧啊,斷糧了啊,打電話沒人接聽啊,打電話沒人回應啊。

這個畫面,讓我想起了去年武漢疫情期間,中共副總理孫春蘭到武漢作秀的事。武漢疫情最嚴重階段,許許多多武漢市民被強制要求居家隔離,時間長達四十多天。

被封困在家中的武漢市民忍受着疫區的恐慌,生活也陷入了困境。各個小區買菜和生活用品都必須集體團購,價格高得離譜。很多沒有收入的武漢市民,生活因此陷入了絕境,當時傳出不少跳樓、上吊自殺等事件。

去年3月5日,孫春蘭一行人到武漢青山區開元公館視察疫情防控,但當局不許居民下樓。沒想到這些群眾真行,在自家隔着窗戶沖孫春蘭大喊,「假的,假的,都是假的」,「老百姓吃的都是高價菜」,「形式主義」等等,一聲聲吶喊在空中迴蕩。不過幾天後習近平再去武漢視察,視察區域的百姓家裏都被安插了警察。

現在廣州荔灣區鶴園小區也出現了類似情況,也有居民2天沒有吃東西了。其實前幾天我們在節目中就已經披露,廣州的嚴格管控區,又出現了物價被人為抬高的情況。抬高物價的人,網友爆料稱就是當地村委。

我們希望社區工作人員能夠聽到百姓的聲音,體恤一下百姓的難處。不要讓人們在遭受病毒折磨的同時,再承受這種人為製造的痛苦,不要讓武漢當初的次生災害,再在廣州重演。

然而在另一邊,卻有一幕同樣令人氣憤的畫面被拍了下來。8日,有網友拍到,廣州海珠區的某個社區,工作人員把社會捐贈的食品當成垃圾裝入垃圾桶扔掉。

樓上被封閉隔離的居民缺吃少喝,快要餓死人了。而這邊的工作人員卻不願意把民眾捐贈的食品送上樓,當作垃圾扔掉。我實在是無語了。

還有一件事,也是讓人相當無語。一位網友在給我的郵件中表示,現在在印度有五百多中國人被困,但是中共當局沒有任何舉動。

網友表示,早在一個月之前,美國、韓國等國家就相繼撤僑,但中共政府卻沒有任何動靜,現在已經有3名中國人因為疫情死亡了。網友質問:為什麼別的國家可以保護自己的國民,而中共不能?

壹電視10人染疫美女主播陽性

我知道,我所說的這些,會有人不喜歡聽。大家可能也都看到了,我們節目的下方,每天都有人批評、指責甚至對我謾罵。說我報假消息如何如何。

我們知道,指責謾罵我們的是什麼人,所以我們不會在意。我們也沒有刪帖,因為我們清楚自己說的內容是真是假,也相信真正愛國的人,會支持我們的行動。

8日,一位台灣林先生給我來信,一方面是通過我們的節目,向日本和美國表示感謝,感謝這兩個國家對台灣的疫苗支持。另一方面向我們表示感謝,因為我們報導了台灣的疫情情況,讓更多人知道了台灣的難處。

9日,台灣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公佈,又新增了274例本土確診病例,還有1例境外移入個案,在確診個案中,新增25例死亡。

在新增的確診病例中,其中包括壹電視的至少10名職工,美女主播趙惠雯在列。

7日早上,清潔人員發現,壹電視一名男攝影師反鎖在廁所沒有回應。經救護人員和警方到場後,破門發現這名攝影師已經死亡。8日檢驗結果證實,這名猝死的攝影師感染了中共病毒。

於是台北市政府協助壹電視對員工進行快速篩檢,緊急設立了快篩站,篩檢結果令人吃驚。台灣媒體報導,其中至少10名員工呈現陽性,其中包括兩位美女主播趙惠文和吳衣璇。吳衣璇在復檢時呈現陰性,她曾與那位猝死的攝影師共事一小時。

在同一棟大樓里工作的年代主播張雅琴為了安全,一早就去了醫院做檢測,檢驗結果是陰性。據台灣媒體報導,張雅琴與那名攝影師沒有過密切合作,也不在同一個攝影棚工作。

不過同事染疫離世,讓張雅琴感到「震驚和難過」。她帶着複雜的心情說,「他畢竟還那麼年輕,走得這麼快,的確衝擊還滿大的。」她還有感而發,「這次疫苗我覺得應該要把第一線記者列進去,畢竟記者真的也是高風險群。」

病毒源自哪?美兩種觀點並存

9日一位網友在郵件中說,「澳門從今天開始,民眾都要用手機弄健康碼,因為廣州的疫情已經慢慢地靠近珠海了。」病毒的高傳染性,已經使每一個人都處在危險之中了,這就更顯得查找病毒源頭的重要。

8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參議院聽證會上表示,利弗莫爾實驗室關於病毒起源的報告「好幾個層面是不正確的」。他指出,這個報告是一個部門和幾個人的工作成果,並不是拜登下令美國情報單位針對疫情起源的整體調查結果。

布林肯表示,在保護情報來源的條件下,「不管我們發現到什麼信息,我們應儘可能地透明。」

而在昨天另一場參議院軍事委員會的聽證會上,川普特朗普)時期副國安顧問博明認為,美國目前掌握的大量間接證據表明,中共病毒來自武漢病毒實驗室的可能性已經高於自然。

博明指出,中共不希望美國找到疫情為何發生的真相。美國國會應該儘快成立一個跨黨派的調查委員會,調查病毒起源。

中共病毒源頭究竟來源哪裏,美國政界和科學家一直持兩種觀點。這更讓我們想看看,美國情報界能不能在拜登規定的時間內,調查清楚病毒源頭,更想知道調查結果是什麼樣。

而就在美國追查病毒來源之際,中共開始炒冷飯、對外甩鍋了。

中共炒世衛冷飯被牛津大學甩臉

8日晚上,中共又刊發了世衛組織3月份發佈的中共病毒全球溯源報告中國部分,明確表示,武漢華南海鮮市場不是疫情發源地。中共官媒也進行了密集轉載。

報告提到了2019年12月初,武漢出現了中共病毒疫情,不過否認在12月之前中國已經爆發疫情。報告的結論是,蝙蝠通過中間宿主傳給人的可能性最大,通過冷凍食品感染「非常可能」,武漢病毒實驗室泄漏「最不具可能性」。

更重要的是,報告中還有意識突出一點,有20個國家向華南海鮮市場供貨。其中還指出,水貂、松鼠、狐狸等都有出售,這些都可能是病毒宿主,也包括冷鏈產品和動物製品。

中共又拿出世衛的報告炒冷飯,顯然是要繼續甩鍋,把病毒源頭繼續引向動物。這可能是受到了國際社會追查毒源的壓力。

但是世衛專家組的那份報告,卻被英國牛津大學動物學系野生動物保護研究小組的一份研究給拆穿了。

8日,《自然》雜誌發表了牛津大學野生動物保護研究小組的這項研究。其中表示,武漢華南海鮮市場至少從2017年5月開始,一直都沒有出售過蝙蝠或穿山甲。

這個野生動物保護研究小組負責人大衛‧麥克唐納教授表示,在中共病毒大流行之前,自己的團隊正好與中國的同事一起,在全武漢的海鮮市場收集數據,因此準確記錄了武漢海鮮市場銷售野生動物的情況。

麥克唐納在牛津大學網站上發表了一份聲明,表示當時為了研究蜱蟲傳播的發熱伴血小板減少綜合症,也就是俗稱的蜱蟲病。因此與南充的西華師範大學和武漢的湖北中醫藥大學同事合作,在武漢進行考察研究。

聲明中指出,從2017年5月到2019年11月,他們走訪了武漢的17個海鮮市場,記錄下市場上出售的動物種類有38種。包括獾、浣熊、孔雀等在內的4萬7,381種寵物和供人食用的動物,其中還有31種受到保護的物種,「但沒有蝙蝠和穿山甲,兩者都沒有!」

醫生出身的美國聯邦參議員蘭德‧保羅指出,人們對海鮮市場的幾千隻動物進行了檢測,沒有發現任何一隻感染了COVID-19中共病毒。

另據大紀元獲得的部分醫療機構情況來看,武漢市普仁江岸醫院雖不是被指定的九家重點醫院,但這家醫院上報具有新冠肺炎影像學特徵的十名患者,最早的一例是2019年9月25日發病的肖xx,其後10月份發病的有7人。

牛津大學這份報告,把中共和世衛組織的臉都狠狠地打了。世衛專家組說蝙蝠通過中間宿主傳給人的可能性最大,但是牛津大學的研究人員連續2年多都在武漢考察,根本沒有蝙蝠,也沒有穿山甲。而且牛津大學的研究人員是與中方學者一起調查的。

這就叫「無巧不成書」。我說過,現在就是天滅中共的時候,中共不折騰,它出醜還少一點。中共越折騰,它的醜事、壞事被抖出來的就越多。

馬克龍遭掌摑

8日,推特上很多人在轉發法國總統馬克龍被打的視頻。開始我以為是人們在惡搞,後來查證發現,確實有這麼回事。

馬克龍昨天去了法國東南部的德龍省視察,正當他要和聚集在護欄後面的民眾握手時,突然遭到一名男子掌摑。然後保安迅速上前,馬克龍也被保鏢拉走了。過了一會,馬克龍又回來繼續與人們互動。

據了解,涉案攻擊馬克龍的兩名28歲青年被警方拘捕了,指控他們對國家公務人員施行暴力。

在接受當地媒體採訪中,馬克龍對這件事輕描淡寫,表示一切都沒事,這只是單一事件。馬克龍說,「一個國家不應該讓少數的暴力份子成為公眾討論的焦點,不值得」,這起意外不會阻止他接觸大眾。

馬克龍被攻擊後的態度,讓我同時想到了幾件事。

美國前總統小布殊2008年12月訪問巴格達時,曾被一名伊拉克記者扔過鞋子。小布殊躲過了兩隻鞋,隨後馬上說,「如果你想知道事實的話,他剛才扔的是10號的鞋。」

布殊把扔鞋事件大事化小,風趣地說,「我在任期內經歷了許多荒唐的事情,但這一幕最具特色。」

2013年5月底,時任澳大利亞總理的朱莉婭‧吉拉德在坎培拉參觀學校,被一位16歲的學生扔了三明治。吉拉德一笑置之說,「他可能只是有點調皮」,「他們可能以為我餓了」。

外國領導人在遭到攻擊的時候,都能夠淡然處之,並沒有把遭到攻擊渲染得多厲害,這就是自由民主國家的具體表現。當然這些實施攻擊的人,事後可能也會受到一定的處罰,但顯然與中共國家是不能相比的。

大家有沒有想過,如果這種事發生在中國,結果會什麼樣呢?假如有人打了習近平一耳光,或者有人向他扔鞋子或三明治,中共當局會如何處理呢?

說到這裏,有人應該會想到了「潑墨女孩」董瓊瑤。2018年7月,董瓊瑤在上海海航大廈前,向習近平的大幅宣傳畫像上潑了墨,並在推特上進行了實時直播。

這種事在西方國家,因為人們可以對政權表達不滿和抗議。如果董瓊瑤遇到的是馬克龍、小布殊或者吉拉德,會是什麼結果呢?

不幸的是,董瓊瑤遇到的是中共國家領導人。她這麼做後,很快就被送進了株洲市第三醫院精神科。在長達16個月的時間裏,她被全天監控,被放出來時已經出現了痴呆症狀。

今年1月,董瓊瑤曾發推說,美國外交官得知她的近況後,希望與她私下會面。誰料到,推特發出不久,被當局第三次關進了精神病院。

大家還記得我講的那個故事嗎?在天津舉辦世乒賽的時候,時任總理朱鎔基去參加閉幕式。然後有一名天津的年輕人,給朱鎔基送了一封反映事實問題的信。之後就被國安人員給綁架走了。據說後來被送進了勞教所,挨了很多打,受了很多的罪。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610/1604276.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