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紐約家長反擊左派學校董事會 視頻走紅

—公立學校作為納稅人供養的機構 受委託教孩子道德價值觀家長 反對灌輸孩子憎恨警察

紐約上周一位家長打破沉默,在學校董事會會議上站出來一頓喊話,反對學校用納稅人的錢給孩子灌輸,「教孩子們一些沒用的東西」,以批判種族理論(CRT)的形式將馬克思主義帶入課堂。這個11分鐘多的視頻兩天內吸引27萬人次觀看。

紐約上周家長易卜拉欣(圖右)首次站出來面對學校董事會發言。

紐約上周一位家長打破沉默,在學校董事會會議上站出來一頓喊話,反對學校用納稅人的錢給孩子灌輸,「教孩子們一些沒用的東西」,以批判種族理論(CRT)的形式將馬克思主義帶入課堂。這個11分鐘多的視頻兩天內吸引27萬人次觀看。

這位來自紐約州卡梅爾縣(Carmel)的母親易卜拉欣(Tatiana Ibrahim)在視頻中說,學校董事會最近發送一份調查問卷,想知道為什麼家長們沒有對預算案投贊成票,她為此首次站出來發言,「我想讓每個人都知道發生了什麼,因為你們在隱藏它。」

易卜拉欣戴着大耳環,穿着高跟鞋,面對學校董事會的一排董事說:「停止灌輸我們的孩子。不要再教我們的孩子憎恨警察了。」

她指出,學校作為納稅人供養的機構,「你們為我工作,我不為你們工作。我們委託你們職責,教我們的孩子道德價值觀。現在全美各地的學校卻都試圖毒害我們孩子的思想,教他們一些沒有的東西,讓他們士氣低落,種族主義者在評判和分裂,製造一切間隔。」

這位媽媽警告震驚的學校董事會官員,她不會停止戰鬥,「共產黨人就是這樣做的,招募兒童來憎恨警察。但這仍然是美國,只要我站在這裏,我會戰鬥。我也知道我不是唯一一個反對此事的家長。系統性種族主義和取消文化將結束。」

這段視頻由Actively Unwoke於6月3日發佈。這段視頻引來了近三千條回應。許多人讚賞她的勇氣,一位網友評論說:「終於有人擊球了,在歐洲他們也在做同樣的事情,我會把這個轉發給我的朋友…….她真的太棒了!」

美國媒體《美國思想者》的威德堡(Andrea Widburg)發表評論說,這位母親「是個戰士,也是女英雄。」

他在評論文章中說,「在過去的幾個月里,越來越多的家長開始反擊已經感染美國課堂的左派瘟疫。這種左派的指導已經持續了很長時間,但2020年有兩個因素使其公開化。」

「第一個因素是由於COVID的遠程學習,這意味着家長可以通過一扇窗戶進入孩子的教室。第二個因素是由於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引發的騷亂和黑命貴(Black Lives Matter)隨後的文化支配,導致CRT的瘋狂升級。」

威德堡說,家長們正在向學校發公開信,並在學校董事會會議上發言。「這些家長中的每一位都是真正的英雄。然而,我從未見過其他人像易卜拉欣那樣,對這個主題表露出來強烈感受和清晰認識。她主宰了會場。」

羅德島母親堅持調查CRT如何融入學校

美國各地很多家長都擔心孩子被洗腦,繼續公開反對學校灌輸CRT,包括將1619項目實施到公立學校和不恰當命名的「反種族主義」培訓。

1619項目是《紐約時報》在2019年搞出來的項目,該項目把1619年第一批被奴役的非洲人抵達弗吉尼亞殖民地視為「美利堅民族的誕生」,而不是1776年《獨立宣言》宣告國家成立。相當於改寫了美國歷史,否定了美國建國的遺產。

然而,提出問題或表達擔憂的家長也面臨被左派組織標記為「偏執狂」和「種族主義者」的風險,或者,他們的合理擔憂完全被忽視。

《法律起義》(Legal Insurrection)網站分享了一位羅德島母親的故事(https://rb.gy/q73wno),她因提出了二百多項公共記錄請求,詢問有關批判種族理論(CRT)的問題以及學校如何教授這一理論,而幾乎被當地學校董事會起訴。

6月1日,索拉斯(Nicole Solas)在《法律起義》的一篇帖子中,詳細介紹了她通過提出一系列公共記錄調查,要求知道學校如何將CRT融入課程、學校政策和合同中。然而,南金斯頓學校董事會曾投票決定是否起訴她,認為這麼多份的公共記錄要求是浪費時間,分散了他們「使學校通過公平和反種族主義教義消除任何有害做法或偏見,從而實現公平、包容的努力」。

學校董事會還指責索拉斯是種族主義者,最後,在社區的壓力下,學校董事會妥協了。

索拉斯上周四在福克斯新聞頻道加入了塔克卡‧爾森(Tucker Carlson)的討論。

索拉斯說,「你知道,這就是他們所做的。他們誹謗向他們提出問題的人、不同意他們的人。這只是對種族主義的錯誤指控,他們用來欺負你,讓你保持沉默。」她告訴卡爾森,她從社區和全國各地得到了大量的支持,他們親自和在線參加了她與學校董事會的會議。

「我想讓家長知道,如果他們要從學區得到答案,他們需要提交公共記錄請求」,索拉斯說,「它被稱為APRA。它代表訪問公共記錄法。這是一種合法地迫使學校回答你的問題的方式,這樣你就可以知道你的教室里正在教授什麼。」

「我們不要害怕報復。報復的風險就在那裏,這發生在我身上。但為了我們的孩子值得冒這種報復的風險,因為我們是唯一會問這些問題的人。」索拉斯說,全國各地的家長必須開始追究他們學校官員的責任,「他們是我們的公務員。他們為我們工作。」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610/1604271.html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