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賠償必隨戰爭 對華人是個大問題

—賠償必隨戰爭

作者:
三百年來,世界上任何重大災難,國家與國家、政府對政府之間的賠償,必定是一場戰爭之後的事。絕對沒有未經戰爭,單方面要求賠償、另一方面乖乖送錢。鑑古知今,即使美國和西方擁有確鑿的證據,要中國賠償,不經過一場大戰,絕不可能實現。

病毒源頭,西方輿論和政府,開始跟隨川普團隊的定性,聲稱證據清晰指向武漢實驗室,並有呼聲要求賠償。

但是三百年來,世界上任何重大災難,國家與國家、政府對政府之間的賠償,必定是一場戰爭之後的事。絕對沒有未經戰爭,單方面要求賠償、另一方面乖乖送錢。

一八一五年,拿破崙大敗於滑鐵盧之後,簽署巴黎和約。法國向歐洲各國賠款七億法郎,包括各國城堡炮火損毀的維修費用。以全國人口平均總值計,是一國對戰爭負責史上提供的最高額賠償。

一八四〇年的英清戰爭,因鴉片貿易而起,清國戰敗,賠償白銀一千四百萬兩。

一八七一年普法戰爭,法國戰敗,向普魯士賠償五十億金法郎,以平均人口計算,剛好是一八〇七年拿破崙征服普魯士之後、要普魯士提供賠款加通脹的相等數額,限五年還清。

進入二十世紀,第一次世界大戰,德國戰敗,凡爾賽和約規定德國需向協約國賠償一千三百億金馬克。十五年後,德國已經無力償還,而且陷入嚴重國債,歐洲各國予以取消。哪知道一年不到,希特拉上台,以凡爾賽和約定下的國債為國恥,煽動民族仇恨主義,積極備戰,很快就閃電入侵波蘭,掀起世界大戰序幕。

有時賠款數額巨大,一國還不出來,戰勝國可以要求割地代替,或者以軍隊派駐國土為抵償。拿破崙戰敗之後,普魯士德國一直在法國駐軍長達六十年。至於著名的阿爾薩斯和洛林兩片領土,法國戰敗割歸新成立的德意志帝國。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一九一九年根據凡爾賽條約又再度成為法國的領土。納粹德國一九四〇年於此兩地「恢復行使主權」,至一九四五年又復歸法國所佔。所以阿爾薩斯和洛林的居民,直到今天,許多都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法國人還是德國人,非常好玩。

鑑古知今,即使美國和西方擁有確鑿的證據,要中國賠償,不經過一場大戰,絕不可能實現。至於這場戰爭將會如何形式、需時多久舉行,是另一個問題。若中國戰勝,提供賠償的將會是美國和歐洲,而且將來全人類的歷史書,都會記載:新冠狀病毒由美國源起,嫁禍給無辜的中國。但若美國戰勝,賠償額在川普提出的十萬億美元之上,必然視乎戰爭造成的破壞而增加。

這才是包括居住在西方國家的華人在內的全球中國人應該注意的問題。這是大問題,不是小問題。歷史學家看大局、看長遠,不會動任何感情,只會引據事實、用理性預測。幾年前我已經說:一場世界大戰,殊難避免,那時你覺得是天方夜譚?現在看來,美國有極少數華人遭所謂種族主義者的襲擊,根本微不足道。關鍵是將來若大戰發生,你如何保證你存活下來。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610/1604255.html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