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國家變成「大監獄」 廣州用大數據追蹤密切接觸者

2021年5月30日,一名兒童(右二)在中國廣東省廣州市接受Covid-19冠狀病毒核酸檢測。

隨着廣州的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疫情蔓延,中共使用大數據來尋找密切接觸者。

一名中共病毒感染者5月30日赴瑩峰美食店富景新店用餐。在他確診之後,當局很快找到當天同一時間段在該餐廳買餐和就餐的客人,將這些密切接觸者以及他們的家人,全部送到酒店隔離。

一名密切接觸者的家人,目前被隔離在珀麗酒店的廣州海珠區居民唐明(化名)告訴大紀元:「在那個餐廳附近的直徑多少公里,只要在那個時間段,在附近出現的,就全部一起打包隔離。直徑範圍一兩公里。」

當局是如何找到密切接觸者的呢?

「他們的說法就是(只要)你有帶手機,有那個定位信息,只要大數據找運營商一查,那一批人那個時間段的就全部出來了。除非你沒有帶手機去餐廳,那就找不到你了。」

任何手機只要進入某個基站(基地收發機站)發射範圍,它就會發射信號給基站,基站因此就知道這部手機的定位。而基站是運營商管理的,政府可以找運營商要數據。

中共的「大數據」讓許多人聞之色變,因為它可以嚴密監控每一個公民,讓整個國家變成一個大監獄,每個人的私隱都暴露在當局眼皮底下。

美國智庫蘭德公司2020年9月份的報告中提到,中國共產黨利用大數據分析能力,嚴格、全面地監控和控制中國的人口。

公安部正在開發新的數據集並計劃將這些數據集集中在「警務雲」(police cloud)中。人權觀察揭露,該系統也被用來監測和追蹤異議人士、維權人士、宗教人士和少數民族。

唐明說,確診患者在瑩峰美食店脫下口罩就餐。此前有一個案例顯示,「只要是他脫下口罩吃飯,哪怕是隔離桌的隔離桌都有可能直接就傳染了,它很厲害,沒有直接交流也傳染了。」

唐明說,他家三個人都被隔離。「密切接觸者要去醫院附近的酒店隔離十四天,我們次級(接觸)的話在別的一些小的酒店就隔離七天,分等級。」

在瑩峰美食店發現確診患者之後,唐明某一天突然接到潮水般的電話,他還以為詐騙電話找上門來了。

「我是6月5日開始隔離的,當時街道辦,疫情辦各種地方一起打電話過來……第一反應是現在的詐騙都這麼厲害,弄得好像真的一樣,這麼多電話一起來。(我想我)肯定不可能(感染)啊。我兩點一線上班下班,絕不可能感染的,我又沒有去過(瑩峰美食店)。結果我的家人跟我說,我去過哦,然後我就……」

唐明調侃說,他一直很積極打疫苗,做核酸檢測,沒想到最後「被家裏人坑了」。

唐明說,在酒店是一個人一間房。「在這裏是吃飽了睡,睡飽了吃。然後量體溫,吃藥啊,有發一種抗疫一號的中藥。」

唐明在海珠區,據說隔離免費。但他聽說在白雲區郊區,隔離要自費。

在唐明被隔離之後,他的公司當天就把他工位附近的人全部搬離,然後把他的工位單獨留在那裏消毒。

唐明說,現在廣州疫情雖然沒有很嚴重,但是很可怕。「因為只要你沒戴口罩,空氣中就傳染了,太誇張了。然後現在已經傳播到所有的區了,基本上所有的區。你想想,一旦一個區有一個,那個區就不得安寧了。然後現在還傳到了其它市,現在已經傳到了湛江市那邊了。」

唐明在酒店天天都做核酸檢測。第七天將做一個詳細檢查,檢測通過就會放他出去,不能通過就繼續待在酒店。

唐明說,廣州現在傳播的病毒屬於印度毒株,傳播很快,加上廣州人員流動性很大,所以很難控制。「現在整個廣州市八十多例的病毒全部都是由同一個印度毒株傳下來的,非常可怕,一天就增加十來二十名,突然就來了,前面檢測陰性什麼沒有用了。你只能是每天篩查,不斷地縮小範圍。」

此外,廣州海北村一名村民宋浩(化名)告訴大紀元,他們村是5月29日開始封村的。「晚上回來,第二天早上就封了,出不去了,我是開網約車的。村裏面就管控了。」

大家都覺得恐慌,紛紛搶購食品。「那些米啊,都沒有了。我買到了米,沒有買到菜,家裏就有米、麵條、榨菜,還有幾個雞蛋。今天買到青菜了。」

廣東省官方6月6日公佈,新冠肺炎新增本土確診9例、1疑似病例,其中6例分佈廣州。

自5月21日廣州再現本土確診後,短短2周內,全省已累計125例本土確診。經疫調,所有確診案例皆感染印度病毒株,其傳播速度更快、感染能力更強,潛伏期僅3至4天,廣州在短短几天病毒就傳播5代,甚至波及周邊地區。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608/1603339.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