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本可避免!越野賽倖存者:打40多個救援電話無回應

準備從山上下來的時候,「李濤」(化名)的腿已經快沒知覺了,他全身不能動,撥打120急救電話,但沒有信號,周圍的路標也都散了,他和跑友,與外界徹底斷了聯繫。

準備從山上下來的時候,「李濤」(化名)的腿已經快沒知覺了,他全身不能動,撥打120急救電話,但沒有信號,周圍的路標也都散了,他和跑友,與外界徹底斷了聯繫。

5月22日,甘肅省白銀市景泰縣黃河石林景區舉行的黃河石林山地馬拉松百公里越野賽遭遇極端天氣,當天,這場越野賽在百公里高海拔賽段受極端天氣影響,局部出現冰雹、凍雨、大風等災害性天氣,部分參賽人員失聯、比賽停止,截至記者發稿時,已造成21名人員遇難。

李濤是這次越野賽中的倖存者,他全程跑完了馬拉松,並安全回到山下。「死裏逃生」的他,很慶幸自己能夠在從山上下來。他告訴封面新聞記者,下山的時候,山上發現了幾具跑友的屍體,但無法救援,「太慘了,路標也沒有。」而他現在,仍然不敢告訴家人這些信息,他擔心家人們會亂想。

李濤住在重慶,平時在成都工作上班,作為資深越野愛好者,在這之前,他們通過「石林馬拉松」的官方報名渠道參賽。起初對賽事的後勤保障和規則,都比較了解,但他們也沒有想到,這場越野會變成一場「噩夢」。

李濤說,當天上午九點過,山下的天氣還未見異常,發令槍一響,幾百名跑友就往山上沖。

「山上的天氣,跟山下完全不一樣。」李濤告訴記者,上山後很早的時間,海拔在1500到2300米左右,就在CP2到CP3爬升的時候,惡劣天氣就很明顯了。參賽的選手們,當時也沒有想到,山上下起了冰雹、颳大風,天氣反常得可怕,「上面的溫度應該只有三到四度。」

而這些參賽選手們,大部分都穿着短褲。李濤說,遇到大風的時候,很多人直接被吹倒了,他自己的體重還比較重,沒有被大風吹倒,但已經有選手開始退賽,從山上下來的人,陸陸續續也有不少。

記者注意到,黃河石林旅遊景區地處黃土高原和騰格里沙漠過渡帶,地形總體上為西南、東北高而中間低。中北部的米家山,松山,南部的虎南山、宋家梁山均屬祁連山系余脈;中部腦泉凹陷呈舒緩波狀丘陵;黃河自東南曲折流入,在龍灣轉而向北流,形成深切峽谷。區內最高峰為大峁槐頂,海拔3017.8米,最低點為黃河谷地,海拔1480米。溝谷切割較深,多呈」V」型或箱型谷。海拔1390-1710米,相對高差60-205米。

而此次賽事的百公里越野賽路線為,黃河石林景區門口(起點)—豹子溝廣場—觀景台—常生村—朱家窯—付家峴—金坪村—戚家泉—豹子溝廣場(終點)。

李濤告訴記者,遇到這樣的天氣後,選手們都有嘗試過自救,有抱團取暖抵抗大風的,也有嘗試撥打救援電話和120急救電話的。當時,他自己的手機時而有信號,時而沒信號,發現有一絲信號時,他撥打救援電話,但一直沒人接聽。他還試圖建議賽事組委會能否用直升機來救人,但救援電話那頭,未獲回應。

最終,李濤也選擇了下山。

李濤說,他是當天下午五點過下的山。下山的時候,他的雙腿包括下身都快失去知覺。他撥打了近40餘個救援電話,但電話那頭沒有說清楚如何救援、怎麼救援,後來他的手機還有百分之二的電量時,直接調成了飛行模式,他已經要打瞌睡了。

李濤說,這種狀態下,他知道一睡過去,後果可想而知。他用背包里僅剩的類似跌打損傷藥,直接往肌肉上噴,後來又服用了止痛藥,強制自己站起來。踉踉蹌蹌沒幾步,他又跌坐在地上,他嘗試多走幾步,待身體慢慢熱起來後,遇到了藍天救援隊的隊員。

當時的風很大,李濤描述,山上的路標幾乎全被吹散了,下山的路也看不清,很多選擇下山的選手,因為路滑、失溫,出現了迷路、摔倒的情況,「有些去世了。」

李濤說,下山途中,他看到了幾具跑友的遺體,而由於天氣實在惡劣,自救已經很困難,救援隊的隊員也有失聯出事的情況。而由於路標缺失,救援人員也無法找到路線,「作為我們參賽的,可能只需要十幾分鐘就可以沿着路線找人,但救援人員沒有路標,要花更多時間。」

直到下山後,李濤才緩過神來,他才比賽的跑友微信群中得知,有不少選手已經失聯找不到人,另外救援隊也在群里實時公佈消息。他說,對於這場越野賽,會是他人生中記憶最深刻的一次。

李濤告訴記者,從他個人而言,參賽選手遇到這種極端惡劣天氣的時候,應該調整心態,及時地退賽,不要上山。

而對於賽事組委會方面,他說,其實在上面已經發出警報的時候,在CP2的時候,就應該停止讓所有人比賽,「五月初的時候,烏蒙山那邊的越野比賽就出現過失溫導致人死亡的問題。」他說,在這次越野賽中,已經有人發出了失溫警報,但主辦方並未終止比賽。

除此之外,李濤告訴記者,他很有可能是第一個撥打110電話的參賽選手,他希望申請直升飛機來救援,結果到了晚上的時候,才有救援,「那時候已經是拖屍體了。」下山之後,他比較清醒,他想到當時的情況就後怕,要是自己暈倒了,恐怕就無法記得這段經歷了。

延伸閱讀

甘肅馬拉松致21死資深跑友分析:本來可以避免

5月22日上午9時,由甘肅省白銀市景泰縣舉辦的2021(第四屆)黃河石林山地馬拉松百公里越野賽暨鄉村振興健康跑在黃河石林景區舉行。共有近萬人參加比賽和健康跑,其中172名參賽人員參加百公里越野賽。

據媒體報道,當天13時左右,百公里越野賽高海拔賽段20公里至31公里處,受突變極端天氣影響,局地出現冰雹、凍雨、大風災害性天氣,氣溫驟降,參賽人員出現身體不適、失溫等情況,部分參賽人員失聯,比賽停止。今天(5月23日),救援指揮部召開新聞發佈會,公佈事故搜救最新情況。截至今天早上8時,共搜救接回參賽人員151人,其中8人輕傷在醫院接受救治,20名參賽人員找到時已失去生命體徵,另有一人正在搜救確認中。今天(22號)早上九時三十分,本次賽事中的最後一名失聯者已被找到,但已無生命體徵。這也意味着,本次事件共造成21人遇難。

資深跑友:我的幾個跑友及時退賽保全了性命

跑過130場全程馬拉松和香港100公里越野的田同生的朋友圈匯聚了全國各地的跑友,在他的朋友圈和微信群里,到處都在傳播着比賽現場的一些跑友失溫倒下的畫面,他痛心得不能自已地哭了。

令他感到安慰的是,他圈中的幾個跑友都平安歸來。

比如,成都跑友毛樹智平安。他看見毛樹智在朋友圈今天凌晨兩點29分發了一條朋友圈報平安:已經安全到家,回家才是終點。雖然是昨天出發今天回來,但感覺經歷了一個世紀,這場比賽真的可以說這四個字,活着回來。因為還有很多人在等待救援,我很感謝自己在第一時間做出了退賽的決定,要不然.....願所有的隊友們都能安全回家。

圖據毛樹智朋友圈

圖據毛樹智朋友圈

他還看見登過珠峰的羅靜也報了平安,還告訴大家,「因為登山習慣,我多帶了一件衣服一條褲子,所以狀態還可以,沒到失溫」。她在山上臨近CP3點附近退迅速下山,確保了安全。

田同生供圖

資深跑友從四個維度分析認為本次災害本可避免

作為一名資深的跑友和極限動動愛好者,田同生認為,這次災難事件是可以避免發生的。他從四個維度分析了避免的可能性:

第一,作為主辦方,必須在選手比賽前,對他們的裝備進行強制性檢查,看看相關的保暖的、照明的、求救的、補給的等是否都帶齊備了。他從新聞報道的畫面中看到,一些選手只穿着薄薄的衣衫,裝備明顯不足。他認為,主辦方並沒有盡到強制性檢查裝備的責任。

第二,他認為,這麼重大的賽事,主辦方應該考慮周全,至少在沿途佈局有工作人員,工作人員應該有通訊設備。一旦發現天氣不對,應該緊急中止比賽,工作人員可以勸返參賽者,可避免災難性事件的發生。

第三,作為當地的政府,舉辦這麼大的極限運動賽事,應該要為應急救援做足準備,便於一旦出現緊急事件能及時救援。

第四,作為跑者,參加極限運動要對應對不可預知的天氣有足夠的準備。同時,要敬畏大自然,一旦發現情況不對,可以像毛樹智和羅靜那樣及時退賽下山,保全生命。

專家權威解讀失溫帶來的致命危險

田同生了解到,不少跑友是因為失溫遇難的。他說,失溫,是極限運動最大的挑戰之一,一旦失溫後得不到快速救援與救治,就是致命的。而在極限運動員的裝備中,保暖設備是極其重要的。

失溫到底有多厲害?如何對個體生命帶來傷害?封面新聞記者採訪了西部戰區總醫院重症醫學科主任李福祥。

李福祥說,凍僵和凍傷是戶外活動常見的危險。一般來說,人體的理想溫度是37度,凍僵是指人體散熱大於產熱,從而造成人體核心區溫度降低,並產生一些列寒顫、意識障礙、心律失常、心力衰竭等症狀,甚至最終造成死亡的病症。

他說,醫學上的凍僵,用句通俗的話來說,就是失溫。一旦體溫過低,處於失溫狀態,就可能對心血管和神經系統的正常運轉帶來影響,過度低體溫可引起嚴重心律失常甚至心跳驟停,從而致人死亡。

比如,輕度凍僵指核心體溫34-36℃,可引起肌肉寒戰、疲乏無力、心率呼吸加快。中度凍僵指30-34℃,表現為心率呼吸減慢,表情淡漠,精神錯亂,行為異常,甚至出現昏睡。重度凍僵核心體溫低於30℃,此時患者表現為皮膚蒼白或青紫,肢體僵硬,僵死樣面容,心率血壓下降,頻發心律失常,核心體溫一旦低於20℃,心跳呼吸隨時可能停止。

「這時候,必須第一時間給當事人升溫。」李福祥說,恢復體溫是凍僵治療最重要的治療措施。復溫措施包括脫離寒冷緩解、去除身上潮濕衣物以避免進一步的體熱散失和儘快恢復體溫。溫水浸浴是最佳的快速復溫措施,無此條件可採取厚衣物保暖或烤火,意識清醒時可適當飲用溫熱飲料。

責任編輯: 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524/1596992.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