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圖說破四舊——中華民族的空前浩劫

1966年6月8日,人民日報在《我們是舊世界的批判者》社論中,對這種「在空前未有的廣闊規模上發動的對舊世界、舊思想的批判」,錯誤地美化為「是合乎歷史發展規律的」。說什麼「我們要建設新世界,就必須破壞舊世界」。號召「七億人民都是批判家」。認為經過空前廣大的批判運動,「一個七億人民盡舜堯的偉大新時代出現在地平線上了」。動聽的預言,狂熱的煽動,瘋狂的野蠻的破壞,帶來的是淚水橫溢、血跡斑斑!

8月19日這天,北京街頭首先開始了大規模的破「四舊」運動。北京市第二中學的紅衛兵在街道上貼出《向舊世界宣戰》的大字報,高呼「我們是舊世界的批判者我們要批判、要砸爛一切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宣佈所有為資產階級服務的理髮館、裁縫鋪、照相館、舊書攤……統統都不例外,全是「舊世界」。「我們要造舊世界的反!」大字報向理髮、裁縫、照相等行業的職工倡議:「港式的髮型不理!港式的衣褲不穿!……」

下圖為清華大學的紅衛兵在北京王府井大街上宣傳「破四舊」

8月23日,燥熱沉悶的空氣似乎要爆炸一般,在「滾,滾,滾,滾它媽的蛋」的《造反歌》鼓舞下,一隊腰扎皮帶、頭戴軍帽的紅衛兵少男少女闖進北京市文聯、文化局大院。先衝進編輯部,把刊物、稿件撕碎;又衝進會議室,用剪刀將精神貴族們養尊處優的一張張沙發戳上大窟窿;然後翻箱倒櫃,將庫室中的刀槍劍戟、蟒袍羅衫等京劇戲裝和道具堆積到國子監(孔廟)大院中央,遍灑汽油,縱火焚燒。火點燃後,紅衛兵命令那些精神貴族們在濃煙四周跪成一圈,並用木刀向他們身體上、腦袋上砍去。

進入9月,破四舊砸風更盛。據同興撰寫的《十年浩劫——京城血淚》一文記載:北京市1958年第一次文物普查中保存下來的6843處文物古蹟中,有4922處被毀掉,其中大多數毀於1966年8、9月間的破四舊中。據不完全統計,北京市僅從各個煉銅廠里就搶救出來各類金屬文物117噸;從造紙廠搶救出圖書資料320噸;從各個查抄物資的集中點挑揀出字畫十八萬五千件,古舊圖書236萬冊,其他各類雜項文物53萬多件。

下圖為清華大學牌坊上的「清華園」題字被砸爛。

文化大革命」變成了摧殘文化的「革命」,大量文物古蹟被破壞。旅遊勝地香山、碧雲寺、臥佛寺、潭柘寺等古蹟,被加上封資修的罪名,肆意破壞了。1300多年的古剎戒台寺,數以千計的小佛和大佛,全都被砸了。據不完全統計,北京全市6843處文物古蹟中,有4922處被毀掉,各類文物53萬8千件被毀掉。這些都是永不再生的國寶!

下圖為故宮被紅衛兵改成了「血淚宮」。

明十三陵中的定陵,1958年9月被打開的時候,陵內全部由大塊青白石砌成,有兩層樓高。明朝第13位皇帝萬曆和他的兩個皇后,躺在三個巨大的棺槨里。從這裏出土的千百件寶物,供人參觀。但是到了1966年8月,定陵的造反派卻把萬曆皇帝和皇后的三具屍骨,從陵寢中抬了出來,放在定陵門前的廣場上,在「打倒地主階級頭子萬曆!」的口號聲中,十幾個大漢用石頭將三具屍骨砸得七零八碎,接着又把屍骨燒成灰……

下圖為定陵。

1900年八國聯軍洗劫頤和園時,曾槍擊萬壽山頂的那千尊琉璃浮雕佛像。遊人行至山頂,每見缺鼻子少眼、五官不全甚至沒頭沒腦的佛像,無不痛惜萬分。而今北京的紅衛兵小將前去「破四舊」,似乎是為了替八國聯軍完成未竟的任務。凡是在戰火中倖存未毀而他們又夠得着的佛像,沒有一個倖免。

下圖為搗毀名勝古蹟。

「帝王將相、才子佳人」皆反動派。北京體育學院就在頤和園附近。兩派學生中的一派因保工作組而弄得灰頭土臉,決計到頤和園去顯示其革命決心。頤和園內的三百米長廊及無數亭台樓閣,幾乎每一個雕樑畫棟都有精細的畫,不是人物、故事,就是山水、花草、蟲鳥。人物畫都有典故出處,譬如「劉、關、張三英戰呂布」。四個人皆屬反動派,必須消滅。他們在頤和園內仔細搜索,凡是畫了人物的,一律用白漆塗刷覆蓋,僅留下花草不予革命。

遍及全國的「破四舊」

一切外來的和古代的文化,都是掃蕩目標。紅衛兵殺向街頭,以打爛一切「四舊」物品為宗旨,把北京城內外砸了個遍。8月22日,中央人民廣播電台向全國報導北京紅衛兵的偉大功勳。次日,全國各大報均以頭版頭條報導「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浪潮席捲首都街道」,《人民日報》更以社論《好得很!》大肆煽風點火。於是,史無前例的「破四舊」運動迅速燃遍了全國城鄉。

下圖為上海市紅衛兵破「破四舊」的「革命行動」。

1966年9、10月,各地省市委普遍受到造反派和紅衛兵的衝擊。西安、太原等地的造反派在「造反」活動中,有極少數人亂呼口號,有的大字報把矛頭指向黨中央,有的遊行示威群眾把毛主席像撕碎踩在腳下。林彪聽秘書念各地區來的「快報」,馬上在文件上批了幾個字:「送主席閱,西北情況甚堪注意。」

毛澤東當夜就把文件批退回來。他在林彪批的紙上寫道:「林彪同志:這是大好事。左派要準備犧牲幾千人,換取右派幾十萬。」

「破四舊」時黨政機關也受到衝擊。

新疆吐魯番附近火焰山,有個千佛洞,洞內壁畫是珍貴的藝術品。二十世紀初,俄、英、德國等貪婪的商人曾盜割洞內壁畫,賣到西方。「破四舊」時剩下的壁畫中的人物的眼睛被挖空,或乾脆將壁畫用黃泥水塗抹得一塌糊塗,存心讓那些壁畫成為廢物。

全國的獅子都遭了殃。周恩來對「革命師生」說:「獅子非搬掉不可,對獅子來一個最後通諜,連我們這個(包括新華門在內)獅子統統搬掉了。對獅子下最後通諜,我是同意的,因為那獅子是封建產物。」

周的講話使獅子遭了殃。大連星海公園一對漢白玉獅子被砸得腿斷身殘。瀋陽遼寧省博物館門前的一對彩陶獅子被砸爛。湖南寧鄉縣鄉間,橋頭多有石獅子為飾物。那些石獅子在「破四舊」中絕大部份被毀。江西安遠縣宗祠,門前多立石獅,屋脊正中安放小石獅,門樓鑲嵌石雕門額,紅衛兵掃四舊,視石刻為封、資、修的產物,肆意毀壞,今存甚少。山西運城博物館原是關帝廟。因運城是關羽的出生地,歷代修葺保存得特別完好。門前那對高達六米的石獅子可能是全國最大的。母獅身上還有五隻幼獅,是一件藝術珍品。如今,那對獅子成了「封建產物」,被砸得肢體斷裂,面目全非;母獅身上的五隻幼獅都砸成了碎石塊。

龍、鳳皆屬「四舊」。文革時,「龍的傳人」的說法就在中國消聲匿跡。吉林省延吉縣龍井鎮,真有一眼「龍井」。那塊寫着「龍井地名起源之井泉」的碑石被學生砸毀。河南安陽縣自明代完好保存至今的九龍壁,被砸成了一堵頹壁。

龍是「四舊」,鳳亦受累。廣西南寧市邕江大橋的欄杆有鳳凰浮雕,皆被砸毀。浙江建德縣審查各類商品,凡商標上印有龍和鳳圖樣的,一概沒收。大批商品因而被堆放焚燒,恰如當年林則徐焚燒鴉片。當年,毛澤東表弟賀曉秋的兒子賀鳳生從湖南到北京向毛澤東告御狀,告訴他湖南農村怎樣砸「老祖宗積攢下來的古董」,「毀了好多值錢的東西。接新娘子的花轎砸爛了,凌波床也打爛了,龍鳳朝陽、百鳥朝鳳的圖案打爛了,嶄新的雙鳳朝陽的絲綢被面放火燒掉……繡花鞋裹腳布也當四舊之物展覽。注滋口還把花露水、雪花膏當資產階級用品倒在河裏……」「打爛了人家的神龕,撕下天地君師父母的神位……換上毛主席像,供上《毛澤東選集》……」[page]

紅衛兵焚書,無遠弗屆。當年諸葛亮病死葬身的陝西勉縣,珍藏於人民群眾中數以萬計的古字、古畫和玉石珍品,大部丟失或毀壞。四川蒲山縣鶴山鎮僅五千人,抄家銷毀的古書也多達兩千多本,古畫二百餘張。廣西防城縣,文物館幾千部古典書籍、文物、資料和檔案全部被燒毀。邊疆也不例外。遠在天邊的雲南江城哈尼族、彝族自治縣,和老撾為鄰,離北京足有三千公里,可革命不落人後,除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毛澤東的著作外,其他書籍都被列為「四舊」,大量焚燒。新疆首府烏魯木齊新華書店的存書,被搬到大街上一把火通通燒掉。燒書污染空氣,送到造紙廠打成紙漿才是好辦法。江浙一帶人文薈萃,明清兩代五百年,著名書畫家大部份出在那裏,留存至今的古籍特別多,「破四舊」的成果也就特別大。僅寧波地區被打成紙漿的明清版的線裝古書就有八十噸!

香水、尖頭皮鞋、窄腿褲均屬「資本主義的東西」,一經查出,立即實施革命制裁。《人民日報》聲援紅衛兵,引用紅衛兵的話說:「難道工農兵還抹香水、穿尖皮鞋嗎?」尖頭皮鞋並不多見,於是凡頭部略呈尖型的皮鞋都遭了殃。高跟鞋早在市面消聲匿跡。一般人也沒有。曾經出國演出的女演員、歌手、鋼琴家演出時穿的高跟鞋,如今都扔進了垃圾堆。駐外使領館的青年革命意氣風發,幹得一點不比國內差:他們不准穿西裝、旗袍,不准坐進口小汽車,不准掛宮燈……

山東2中的紅衛兵和革命教師,想到了要砸武訓墓。柳林農業中學、衛生學校的紅衛兵前來聲援,一齊砸向墳墓,挖出武訓屍體,抬屍遊行,並在柳林北門外場院舉行審判大會,最後將屍骨砸爛焚燒。

下圖為重建的武訓墓。

被毀的文物古蹟數不清。全國人民一起來革命,毀壞的古蹟多得如蘆溝橋的獅子——數不清!浙江人砸了徐文長的故居。明代文學家、畫家兼書法家徐文長(徐渭)在紹興的故居「青藤書屋」四百年來不廢修繕,完好如初。一九五五年,陳姓書屋主人將它捐給國家,以求永遠保存此一重要文化古蹟。徐氏一生除做過一陣浙閩總督的幕僚,為蕩平倭寇出謀劃策外,不曾當過官。如今也被指為「反動封建文人」,「青藤書屋」被砸。青藤砍去,「天池」用土填平,石欄則被砸碎。只因文物工作者聞訊先轉移了一批文物,日後方得以修復。

紹興還有個蘭亭。「永和九年,歲在癸丑,暮春之初,會於會稽山陰之蘭亭……」因東晉書聖王羲之這篇《蘭亭集序》,蘭亭成為文化人心中的聖地,也是國家重要的文化古蹟。景仰者去蘭亭流連憑弔,一千六百年間從未斷絕。如今因王生時曾任右軍將軍,名列「帝王將相」,王墓被砸不說,蘭亭亦被殃及而毀壞。

下圖為重建的蘭亭。

江蘇人砸了文學巨著《西遊記》的作者吳承恩的故居。吳氏誕生在江蘇淮安縣河下鎮打銅巷,故居不大,三進院落,南為客廳,中為書齋,北為臥室。幾百年來,曾有無數景仰他的人來此憑弔此故居和他的墓。可是現在《西遊記》是「四舊」,因此吳氏故居「被毀為一片廢墟」。

下圖為重建的吳承恩故居

安徽人砸了《儒林外史》作者吳敬梓的故居。吳是全椒縣人,一九五九年,當地政府建立了吳敬梓紀念館。如今文化要革命,吳敬梓故居也沒逃得脫。後來有人到全椒,向縣委書記打聽吳敬梓故居訪問,縣委書記竟然問:「吳敬梓?哪個公社的?」

下圖為吳敬梓故居。

安徽滁縣琅琊山腳有個醉翁亭。「環滁皆山也。」這是宋代大文豪歐陽修的《醉翁亭記》的首句。這篇文章經另蘇東坡手書,刻石立碑於琅琊山腳歐陽修作文的醉翁亭,至今已近千年。紅衛兵認定歐、蘇都是封建文人,前去革命。他們不僅將碑砸倒,還認真地將碑上的蘇氏字跡鑿去了近一半。醉翁亭旁堂內珍藏的歷代名家字畫更被搜劫一空,從此無人知其下落。

下圖為醉翁亭。

山東人革了《儒林外史》作者蒲松齡的命。蒲氏神鬼狐仙五百篇,篇篇不講毛澤東思想,可知是個反動權威。紅衛兵找不到什麼「四舊」來破,只好鞭他的屍。可是掘開蒲氏古墓,除了一管旱煙筒、一迭書外,只發現四枚私章,白忙了一場。

下圖為蒲松齡故居。

古建築慘遭扒拆。唐詩「漁陽鼙鼓動地來」中的「漁陽」即今河北薊縣。縣城中心鼓樓有個「古漁陽」匾。地名本無新舊,但該匾是清代官員書寫的,因而被卸下焚燒。廣州越秀山頂的五羊石雕,出自五位仙人駕祥雲到廣州下凡的古老傳說,當然是宣傳迷信,也該砸。只因石頭太硬,紅衛兵砸斷幾根羊角後就沒再砸下去。

清高宗乾隆下江南時,對無錫惠山寄暢園喜愛有加,命在清漪園即今頤和園內仿建,這就是今頤和園內的諧趣園。寄暢園內乾隆手書「雨中游惠山園」碑被砸毀。(文革後依舊着片重刻此碑)

上海寶山縣城內,宋抗金大將韓世忠駐節之參將署門前的「江南重鎮坊」,在「破四舊」聲中被拆除。浙江臨海縣,縣城六座牌坊全部被拆毀。

河南省延津縣城南街的明代牌坊,四柱三孔,高大莊嚴。殿閣式屋頂,脊上蹲獸造型生動。樑柱板壁,浮雕花紋通體皆畫,或為飛天仙女、誦經立僧、演奏樂伎,或為鬧梅喜鵲、報曉晨雞、待露荷花。老百姓俗稱為花牌坊。這個被公認為「河朔諸縣石坊之冠」的牌坊,於一九六六年「毀於紅衛兵之手。」山東肥城縣,「破四舊」中「近千件文物丟失;十一處古墓、二十二處古建築、十處古遺址、三十多塊重要石刻遭到破壞。」

下圖為唯一倖存的古驛站雞鳴寺影壁。

家族宗譜也是「四舊」。湖北通城縣焚毀的十萬餘冊古書中,有一萬四千五百八十本是民間家族宗譜。

京劇名演員梅蘭芳的祖先在太平天國年間避亂北上,定居北京已四代。一九五六年他曾率梅氏劇團到江蘇泰州演出並尋根。北上梅氏與老家早無聯繫,但根據泰州梅氏族人保存的家譜中對北上支系失散一事的記載,梅蘭芳尋根成功,拜了祖墳。文革時梅蘭芳去世已五年,卻仍被指為「反動學術權威」,那本梅氏家譜也被紅衛兵燒成了灰。

二十世紀初著名的文學家、語言學家劉半農的長女劉小蕙是上海外語學院教師,也是「抄家對象」。抄家時,她家中保藏的資料被扔出窗戶,在弄堂里燒了四五個小時,《劉氏家譜》就此永遠消失。[page]

西藏民間故事《格薩爾》,是世界少有的長篇巨製,一百五十萬行,一千二百萬字,以藝人說唱和手抄本的形式流傳了一千多年。文革後,藏族民間說唱《格薩爾王傳》的藝人都被鬥爭、禁止說唱。他們收藏的手抄本則一律沒收銷毀。座落在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囊謙縣的嶺國寺里當年格薩爾王用過的寶劍、長矛、弓箭、盔甲等兵器,以及幾十部用金字書寫的有關嶺國(今玉樹藏族自治州一帶)歷史人物的傳記,全都沒有逃過這場災劫。

文革前,青海省文聯收集整理《格薩爾》,已編譯了八百萬字。現在,這成了青海文聯「文藝黑線」的罪證。在「破四舊」中,「焚燒了已編印和從老藝人口中記錄的大量資料,三十四本漢譯紙型全部被送入造紙廠。」幸虧青海文聯「一位同志倉促搶救出《格薩爾》手抄本珍貴資料,藏入地洞。一部份珍貴資料才被保存下來。」

下圖為《格薩爾》中的戰將

文革前貴州文聯「已編印的貴州二十多個民族的三十四本民間文學資料,幾乎蕩然無存。」一九五○年成立的中國民間文藝研究會「十七年中經廣大群眾着集的大量民間文學原稿,大都被送進造紙廠,倖存者很少。」中國民間文藝研究會屬「砸爛單位」。「一九七二年,在處理所謂『砸爛單位』中,民研會所有庫存的自建會以來編印的各種民間文藝書籍、刊物、內部資料,全部被當作廢紙送進造紙廠。」

許多珍貴書稿、史料未及出版就被焚毀,損失無法計量。

河南修武縣有個出生於祖傳世家的老獸醫李蔭香,年近七旬了。從醫五十年,救治牲畜無數,有「活馬王爺」之稱。他積幾十年心血總結、創製的驗方及親手抄錄的藥書全被付之一炬,氣得他當場暈倒在地,一病不起,不久辭世。

浙江紹興會稽山的大禹廟被拆毀,高大的大禹塑像被砸爛,頭顱齊頸部截斷,放在平板車上遊街示眾。

下圖為會稽山大禹廟。

和縣烏江畔項羽的霸王廟、虞姬廟和虞姬墓。香火延續兩千年至今日,「橫掃」之後,廟、墓皆被砸成一片廢墟。文革後去霸王廟的憑弔者,見到的只是半埋在二里半露在地上的石獅子。

下圖為烏江項羽霸王廟。

河南南陽諸葛亮的「諸葛草廬」(又名武侯祠)的『千古人龍』、『漢昭烈皇帝三顧處』、『文韜武略』三道石坊及人物塑像、祠存明成化年間塑造的十八尊琉璃羅漢全部搗毀,殿宇飾物砸掉,珍藏的清康熙《龍崗志》、《忠武志》木刻文版焚燒。

下圖為河南南陽「諸葛草廬」。

一位年輕的中學老師領着一幫初中生以「讓保皇派頭子出來示眾」為由,刨開康有為墓,將他的遺骨拴上繩子拖着遊街示眾。革命小將們一邊拖着骨頭遊街一邊還鞭撻那骨頭,好象相信康氏靈魂附着在骨頭上似的。游完街,康氏的頭顱被送進「青島市造反有理展覽會」,標籤上寫道:「中國最大的保皇派康有為的狗頭」。

下圖為康有為墓。

山西運城博物館原是關帝廟。因運城是關羽的出生地,歷代修葺保養得特別完好。門前那對高達六米的石獅子可能是全國最大的。如今,那對獅子被砸得肢體斷裂,面目全非;母獅身上的五隻幼獅都砸成了碎石塊。

下圖為山西運城關帝廟。

宗教界的「破四舊」。1966年8月,紅色風暴從天而降。台安縣回民作禮拜的清真寺完全被毀,阿訇被批鬥,家產被抄沒。寧夏回族自治區在全區範圍內大拆清真寺。譬如海原縣,僅三四天時間內就拆除清真寺六十七座、廟宇十七座。

唐朝名僧鑒真東渡日本前,曾往浙江湖州一寺院講經,並囑咐該寺主持鑄一尊鐵觀音。宋天聖三年,鐵觀音鑄成。九百多年來,因天災、兵禍,有一半的時間立在風雨之中。可是它不蝕、不鏽、不裂,完好如新。近代化驗,含有鈦、錳、鉻等元素,堪稱不鏽鋼。這是中國古代科技文明一大實證,其製作遠在西方不鏽鋼誕生之前。紅衛兵欲打倒這尊鐵觀音,用鐵錘敲、石塊砸、大火燒、鋼鋸鋸,都不成功,小將們只好作罷。事後,幾位工人將它藏進煤堆,度過這場浩劫。不幸8年後「批孔」時,一個66年時的小學生發現鐵觀音的雙手是另鑄成後裝上去的。那個愚昧的青年將雙手搞下,送到廢品收購站,換了幾塊錢。那鐵觀音就從此成了無臂殘廢。

下圖為「破四舊」時,觀音菩薩也被判了「死刑」。

湖北新洲縣始建於唐代初年的報恩寺,規模宏大,佔地百畝,毀於「破四舊」。湖南寧鄉縣密印寺,有唐宣宗御題寺額「密印禪寺」。1934年重修時以「鎏金佛像磚12184塊嵌諸四壁。」「破四舊」時遭到嚴重破壞。四川樂山背靠烏尤山面對青衣江的大佛,高近70米,無人砸得了。大佛背後烏尤寺的五百羅漢卻是泥塑的。紅衛兵一一砸去,堪稱雕塑精品的五百羅漢全變成了無頭佛。

下圖為紅衛兵將神像搬到大街上焚燒。

[page]位於我國最北端城市哈爾濱市的名寺——極樂寺,被一群紅衛兵搗毀,寺廟牆上貼滿了標語,紅衛兵勒令和尚們舉着「什麼佛經全是放屁」的大橫幅在寺院門前示眾,然後焚燒經書,搗毀佛陀塑像。

山西大學的學生到山西五台縣佛教勝地五台山去掃蕩四舊,除了砸廟宇外,將大多數和尚、尼姑鬥爭了一通。學生走後,當地下令,將289名僧、尼、喇嘛逐出山門,強制遣送回了原籍。五台山曾有一位和尚刺指咬舌,以毛筆蘸血,化了四年時間寫下了一部75萬字的《華嚴經》。抗日戰爭期間日本人曾借到東京展覽過半年,並按期原物歸還。而今開到五台山的紅衛兵將它劫走,這部人間難得的血寫的經書就從此消失,再也無人知其下落。

孔子(公元前551-前479)在山東曲阜安息了2400多年,碰到史無前例的毛澤東時代,竟也成為清算對象。10月間,已成中央文革大員的戚本禹通過《紅旗》雜誌負責人林傑指使北京師範大學紅衛兵頭領譚厚蘭去山東曲阜「造孔家店的反」,因為孔子是「萬世師表」,刨孔子墳的歷史使命理應由未來的教師們承包。1966年11月10日,譚厚蘭一行二百多人到曲阜,與曲阜師範學院聯合成立「討孔聯絡站」。砸孔墳前,他們請示了戚本禹,戚又請示陳伯達。12日,陳批示「孔墳可以挖掉。」他們便砸掉「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的石碑,查封孔府,掃蕩了孔子及其後裔安息的孔林。他們掄起钁頭、揮舞鐵杴,狠刨孔老二及其龜子龜孫們的墳墓。經過兩天的緊張戰鬥,孔老二的墳墓被剷平,「大成至聖先師文宣王」的大碑被砸得粉碎!孔老二的76代孫令貽的墳墓被掘開了……

下圖為山東曲阜的孔廟被砸爛。

1966年11月28、29日連續兩天,10萬人聚集曲阜召開「徹底搗毀孔家店大會」。大會向毛澤東發去「致敬電」,匯報一個激動人心的消息:「敬愛的毛主席:我們造反了!我們造反了!孔老二的泥胎被我們拉了出來,『萬世師表』的大匾被我們摘了下來。……孔老二的墳墓被我們剷平了,封建帝王歌功頌德的廟碑被我們砸碎了,孔廟中的泥胎偶像被我們搗毀了……」

下圖為孔廟中的「萬世師表」匾被燒為灰燼。

孔府、孔廟、孔林,共計有一千多塊石碑被砸斷或推倒,燒毀、毀壞文物六千多件,十萬多冊書籍被燒毀或被當做廢紙處理,五千多株古松柏被伐,二千多座墳墓被盜掘。文革後國家花費了三十多萬元,才收回一部分為盜墓者私藏的金銀財寶。

下圖為孔廟大成殿明代彩塑孔子像被挖眼、扒心,身上帖滿標語。

文革中的基督教堂也成了「破四舊」的對象。

基督教徒被批鬥。

意大利有個「比薩斜塔」,湖南武岡縣也有個斜塔。該塔由磚砌成,七級呈八面角錐狀,各級檐下均畫有精細的飛禽走獸、亭台樓閣、樹木花草。古《武岡州志》記載:「泗洲塔……在東門外,宋元豐元年建。」算來已有九百年歷史。該塔不僅歷史比比薩斜塔更古老,塔身傾斜度也大於比薩斜塔。如今人們祗用了一百公斤烈性炸藥,就一下子轟倒了它。從此再也沒人為武岡斜塔為什麼斜而不倒而費腦筋。

安徽霍邱縣文廟,雕樑畫棟、飛檐翹角,龍、虎、獅、象、鰲等粉彩浮雕皆為精美的工藝美術品。「房飾浮雕在文化大革命中統被砸毀。」文革後省、縣撥款數萬修葺,「尚未完全復原。」山東萊陽縣文廟,「大成殿雕樑畫棟,飛檐斗拱,氣勢雄偉。……文化大革命期間,大成殿被拆除。」吉林市文廟是全國四大孔廟之一,「破四舊」中嚴重受損,文革後歷時五年方修復。

下圖為吉林市文廟。

一九六六年八月,紅色風暴從天而降。台安縣回民作禮拜的清真寺完全被毀,阿訇被批鬥,家產被抄沒。寧夏回族自治區在全區範圍內大拆清真寺。譬如海原縣,僅三四天時間內就拆除清真寺六十七座、廟宇十七座。

可幸的是,寧夏最大的清真寺一九三六年曾被中共紅軍徵用,紅衛兵看到門前寫有「陝甘寧省豫旺縣回民自治政府舊址」的牌子,知道那是黨的「革命聖地」,因而未在該寺搞破壞。

下圖為寧夏的清真寺。

全國佛寺大清掃。相傳中國第一個佛教寺院是坐落在古都洛陽城東的白馬寺,建於整整一千九百年前。有白馬馱梵文佛經。現存白馬寺為明代重修,迄今也有近五百年的歷史。「破四舊」時它自然也是洗劫對象。寺院旁邊有個白馬寺生產大隊,黨支部書記率領農民去革命,亂砸一通,一千多年的遼代泥塑十八羅漢被毀,兩千年前一位印度高僧帶來的貝葉經被焚。稀世之寶玉馬被砸爛。幾年後,柬埔寨流亡君主諾羅敦.西哈努克指名要朝拜白馬寺,周恩來趕緊下令將北京故宮裏的貝葉經和京郊香山碧雲寺的清代十八羅漢運到洛陽,來個冒名頂替,才解決了外交難題。

下圖為洛陽白馬寺。

山西代縣有個天台寺,建於一千六百年前的北魏太延年間,塑像、壁畫甚為珍貴。雖然地處遠離縣城的山溝,「破四舊」者不畏艱險,前去將塑像、壁畫一掃而空。

山西絳縣華山腳下,始建於唐、元代重修的太陰寺的壁畫,「其繪畫藝術之高超可與永樂宮壁畫相媲美,可惜毀於十年內亂。」

湖北新洲縣始建於唐代初年的報恩寺,規模宏大,佔地百畝,毀於「破四舊」。湖南寧鄉縣密印寺,有唐宣宗御題寺額「密印禪寺」。一九三四年重修時以「鎏金佛像磚一萬二千一百八十二塊嵌諸四壁。」「破四舊」時「遭到嚴重破壞」。文革後,日本佛教史跡參觀團欲前往訪問,湖南省政府趕緊斥資維修,方為中國挽回了一點顏面。

[page]

下圖為湖北新洲縣報恩寺。

陝西省鎮巴縣建於宋代的篙坪寺,經歷代屢次修建,保存至今,毀於一九六六年。惟寺內的大鐘重達六噸,紅衛兵欲破不成,得以倖存,是迄今中國現有的最大的古鐘之一。

唐朝名僧鑒真東渡日本前,曾往浙江湖州一寺院講經,並囑咐該寺主持鑄一尊鐵觀音。宋天聖三年,鐵觀音鑄成。九百多年來,因天災、兵禍,有一半的時間立在風雨之中。可是它不蝕、不鏽、不裂,完好如新。近代化驗,含有鈦、錳、鉻等元素,堪稱不鏽鋼。這是中國古代科技文明一大實證,其製作遠在西方不鏽鋼誕生之前。紅衛兵欲打倒這尊鐵觀音,用鐵錘敲、石塊砸、大火燒、鋼鋸鋸,都不成功,小將們祗好作罷。事後,幾位工人將它藏進煤堆,度過這場浩劫。不幸八年後「批孔」,一個六六年時的小學生發現鐵觀音的雙手是另鑄成後裝上去的。那個愚昧的青年將雙手搞下,送到廢品收購站,換了幾塊錢。那鐵觀音就從此成了無臂殘廢。

位於陝西乾縣的唐高宗與武則天合葬的乾陵,陵園前六十一尊雙手合十的石像的頭顱均被敲壞。

四川樂山背靠烏尤山面對青衣江的大佛,高近七十米,無人砸得了。大佛背後烏尤寺的五百羅漢卻是泥塑的。紅衛兵一一砸去,堪稱雕塑精品的五百羅漢全變成了無頭佛。

宋朝末年,蒙古侵略軍打到四川,宋人在今合川縣嘉陵江、涪江、渠江三江會合處構築釣魚城,作為全川防禦中心。十萬軍民同仇敵愾,抗擊侵略軍,堅守了三十餘年。公元一二五八年,蒙古大汗蒙哥(元憲宗)中矢死於釣魚城下。釣魚城遂成一歷史名城。七百年來,積有不少文物。千佛岩上有兩千七百多尊三寸高的佛像,「紅八月」中全部被毀。山東濟南市南郊玉函山佛峪有九十五尊隋代石窟佛像,除佛身尚完好外,面部全都在文革中破壞。

下圖為四川樂山大佛。

九月,山西大學的學生到山西五台縣佛教勝地五台山去掃蕩四舊,除了砸廟宇外,將大多數和尚、尼姑鬥爭了一通。學生走後,當地黨組織下令,將二百八十九名僧、尼、喇嘛逐出山門,強制遣送回了原籍。老尼姑白銀珍(蒙族)遺十六歲,被趕出五台山後,無處落腳,不得不回到內蒙古草原,與幾個親人相依為命。她大難不死,過了二十年,竟成了內蒙古自治區第一號老壽星。

五台山曾有一位和尚刺指咬舌,以毛筆蘸血,化了四年時間寫下了一部七十五萬字的《華嚴經》。抗日戰爭期間日本人曾借到東京展覽過半年,並按期原物歸還。而今開到五台山的紅衛兵將它劫走,這部人間難得的血寫的經書就從此消失,再也無人知其下落。

下圖為山西五台縣五台山。

八月十三日,安徽休寧縣的齊雲山的眾多廟宇被本縣學生搗毀神像兩千餘尊。九月初,由屯溪縣開來數百紅衛兵,將剩下的神像搗毀殆盡。佛教聖地皖南九華山,僧、尼全被勒令還俗,成為當地公社佛教大隊的社員。香火既絕,謀生不易,政府補助還俗僧、尼每人每月五元生活費。一些僧、尼則配對成了家。

陝西周至縣境內,有兩千五百年前老子(哲學家李耳)講經授學並留下傳世之作《道德經》的樓觀台。這道教聖地是中國最古老的道教宮觀。兩千年來,道家一直尊老子為「太上老君」。以他當年講經的「說經台」為中心,方圓十里之內,散佈着五十多處古蹟,包括唐太祖李淵為他修的、迄今已有一千三百多年歷史的「宗聖宮」。如今樓觀台等古蹟被破壞,道士們則全都被迫離開。按教規,道士出家後永不得刮鬍子、剃頭。現在則被迫剃頭、脫下道服,成了人民公社社員,有的還成了當地農家的上門女婿。

下圖為陝西周至縣樓觀台。

哈爾濱市最大的佛寺極樂寺,全部銅製、木製、泥塑佛像,還有漢白玉石獅子和古文物鐵鼎,通通被毀。極樂寺塔本是哈爾濱一景,被「紅衛兵搗毀塔身羅漢浮雕八尊,塔內壁畫二十四幅,佛像七尊。」該市尼古拉大教堂,是世界上僅有的兩座同樣的俄國東正教大教堂之一,教堂建築連同經卷、器皿,全部毀之一旦。

山東嶗山道家聖地,太平宮、上清宮、下清宮、鬥姆宮、華嚴庵、凝真觀、關帝廟等,「神像、供器、經卷、文物、廟碑全被搗毀焚燒。」

下圖為哈爾濱極樂寺。

紅衛兵「破四舊」時,普通中國人不敢公開反對,稀世文物能否保存下來,端視當事人聰明與否。安徽安慶市迎江寺有一部明代一個皇帝賜給的全部經文用金水寫成的經書,五百年來為寺內的傳世之寶。在那「毛主席著作字字閃金光」的時代,如被抄出,絕無可能倖免。因當家和尚及早佈置密藏,金書安然度過劫波。

在孔子故鄉曲阜,鄉親們把孔府、孔廟裏檔案、文書,以及元、明、清代的服裝、出土文物、稀世碑碣等等搶救出來,藏匿在各處。孔府前的那對大石獅子四面圍上木板,外面貼上「毛主席語錄」。紅衛兵們不敢承擔撕毀毛語錄的罪責,大石獅子因此未被砸壞。

上海玉佛寺的兩尊巨大的玉佛,一坐一臥,都是無價國寶。為免遭砸毀,和尚及工作人員將玉佛用紅紙封住,再將毛澤東的像片貼滿佛身。這樣,玉佛就因為革命小將不敢碰毛像而得倖存。該寺所藏的唐代以降的經書也預先轉移至倉庫而被保存。

下圖為上海玉佛寺中的玉佛。

甘肅治郡已兩千多年的漢代重鎮武威,即古涼州所在,為重要文物出土之地。城內博物館存有精美的道教壁畫。當局在得知革命小將可能動手時立即行動,用巨型木板將壁畫覆蓋,再貼上「毛主席語錄」,珍貴文物遂得保存。

湖北黃梅縣有個聞名於世的五祖寺。該縣其他寺廟、道觀全被砸爛之際,縣歷史博物館和文物保管會為保護五祖寺,用蓋有「黃梅縣文物保管會」印章的封條將各殿封住;「正法眼藏」匾用寫有「破除迷信」的紙蓋住;樑柱上的「阿彌陀佛」覆蓋上「革命到底」。牆上的花窗、雕磚均糊上白紙,寫上革命標語。在附近農村生產大隊的協助下,廟裏的住持法師將寺院幾十箱重要文物用拖拉機運走,無法搬運的玻璃櫃中的弘忍禪師(即五祖)的真身佛像則用毛澤東畫覆蓋,兩旁的玻璃則配以「敬祝毛主席萬壽無疆」和「緊跟毛主席永遠革命」。寺門緊閉,和尚們打扮成紅衛兵模樣,又在牆頭打出工廠和學校紅衛兵的旗幟,嚇退了前去「破四舊」的紅衛兵,方將這已有一千三百年歷史的佛教禪宗的發源地完好地保護下來。

下圖為湖北黃梅縣五祖寺。

陝西扶風縣已有一千七百餘年歷史的法門寺,寺內寶塔內珍藏着印度佛祖釋伽牟尼的手指骨(佛舍利)。唐僖宗登基後,將佛骨連同上千件各種稀世珍寶深埋塔下地宮石室。明萬曆年間修塔時曾開啟地宮,善男信女恭覽而未指染。一九三九年,篤信佛教的國民黨退休將軍朱子橋集資修繕法門寺寶塔時曾發現地宮的石門。他怕寶藏出土後將落到已佔領華北的日本侵略軍手中,便對人謊稱內里青蛇盤繞,不可闖入。他將甬道封土復原,此後地宮寶藏果然無恙。六六年九月,紅衛兵開到法門寺「破四舊」,將地上文物搗爛之後猶嫌不足,又動手挖掘「美蔣特務」的「電台」。當挖到接近地宮夯土層時,該寺住持梁新法師引火自焚以示抗議,紅衛兵們方才罷休。一九八七年重修法門寺,在考古學家指導下發掘地宮,埋沒一千一百年的寶藏全部出土,完成中國近代收穫最大的一次考古發掘。

下圖為陝西扶風縣法門寺。

「破四舊」時,西藏的喇嘛教文物便遭到了滅頂之災。僅以青海海南藏族自治州貴德縣為例,8月間,摧毀了建築藝術水平較高的文昌廟、南海殿、貢巴寺等45座寺廟。燒毀宗教用品及經卷68萬部(件)……。大昭寺前院,遍地堆積着被砸爛的佛像、法器、供具以及其他的佛教象徵物。

[page]1966年8月19日,拉薩召開慶祝文化大革命大會後,紅衛兵組織遍佈開來。最早的紅衛兵組織出現在拉薩中學和西藏師範學校,很快紅衛兵的成分便擴大化了,一度連戴着紅領巾的小學生也是紅衛兵。他們在老師的帶領下,扛着醜化達賴喇嘛的漫畫和鐵鍬,走在拉薩的大街小巷宣稱要破除「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

這是大昭寺的正面。紅衛兵的「革命」行動使這座古老的寺院發生了巨大變化。所有象徵宗教涵義的建築裝飾都被破壞,手持紅纓槍的紅衛兵正在安放毛澤東的巨幅畫像和五星紅旗,意味着共產主義的精神佔領了傳統的西藏中心。

改名字標誌着「破舊立新」,於是成為風尚。不但街道改名,商店改名,鄉村改名,甚至人人都要改名。

所謂的「立新大街」指的是拉薩老城著名的宗教街和商業街——帕廊,也稱「八角街」,指的是環繞大昭寺和第二條轉經道,被認為「帶有封建迷信色彩」,必須改名。

這些舉着紅旗、抬着毛澤東畫像的紅衛兵,把寫着「勝利峰」的牌子插在原名為「夾波日」的山上。他們腳下是西藏第一座藏醫院——醫藥利眾寺的遺址。紅衛兵認為「夾波日」是「以達賴為首的農奴主……殘酷壓迫勞動人民的封建堡壘之一」。

1966年8月24日,被譽為「全藏最崇高寺廟」的大昭寺遭到紅衛兵破壞。這也是「破四舊」運動中,第一次公開的「革命行動」。

圖為參加砸大昭寺的部分紅衛兵在講經場合影。

這個揮動鐵耙,猛挖大昭寺金頂紅衛兵,是拉薩中學的學生,藏人,如今是退休幹部。大昭寺的四座銅鎏金頂具有悠久的歷史,展現了西藏傳統建築的藝術風格。如今的金頂為文革之後重塑。

紅衛兵正在焚燒寺院的經書和附近民居房頂上懸掛的經幡。文革期間,這樣的破壞行為遍及全藏。

這些巨大的藏式建築,是當時隨着大昭寺修建起來以後,在寺院周圍逐漸出現的,構成了拉薩別具特色的傳統藏式建築風格。

紅衛兵正在奮力地將一個很大的軲轆似的東西推向大火之中,那是裝有許多經文的嘛尼輪,屬於藏傳佛教的象徵物之一,位於大昭寺的二樓上,此刻被燒為灰燼。

這是大昭寺的講經場「松卻繞瓦」,傳統上是舉辦宗教法會、傳授佛法的地方,而此時此刻,原本存放在寺院裏的佛教典籍卻被紅衛兵在這裏縱火燒成灰燼。

「舊西藏」被砸爛了,信奉「喇嘛教」的藏民手拿着《毛主席語錄》,望着毛澤東這個身穿中山裝的「新神」,表情一片茫然……

 

責任編輯: 吳量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513/15925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