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胡錫進這種人比敵人更加有害!

作者:
希望胡錫進能明白,他的安全並不因為自己維護專制政權,恰恰相反,是因為有人反對專制政權,一直在前面批評,為他擋住了唾沫和刀劍。

因為主張對印度「高舉人道主義大旗對國家有利」,胡錫進被罵為「外國舔狗」。時評人長平認為,胡錫進的安全並不是因為他自己維護專制政權,恰恰相反,是因為有人反對專制政權,一直在前面批評,為他擋住了唾沫和刀劍。

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大概是中國網絡中被鄙視、被嘲笑和被痛罵最多的人之一,但是他大概沒有想到這些鄙視、嘲笑和痛罵會來自"愛國陣營"。因為主張對印度"高舉人道主義大旗對國家有利",他被罵為"外國舔狗"。

印度疫情肆虐,死亡人數激增。中央政法委新聞網站官微發表兩張對照圖,標題為"中國點火 vs印度點火",前者為航天器火箭發射,後者是焚燒死者屍體。其冷血和陰暗令網民憤怒,圖片很快被刪除。

《環球時報》的作者、復旦大學教授沈逸不以為然,他在微博表示,"這圖挺好的。別誤會,人道主義,命運共同體都是要的,同樣的,印度這種……做派引起的脾氣也是要有的。至於聖母婊,要刷情懷就請去印度燒柴。"在另一條微博中,他說得更露骨:"讓印度安心的多……。"

針對沈逸上述發言,胡錫進在微博進行了"商榷"。他說,普通中國人當然沒必要做"聖母婊",但是官方機構的賬號應當在這個時候高舉人道主義大旗,表達對印度的同情,將中國社會牢牢置於道義的高地上。

胡錫進保持了他的一貫立場:普通中國人可以不人道--僅僅人道表達就被稱為"聖母婊"--但是高舉人道主義大旗對國家有利。但是,這一次"愛國"網民再也不能忍受他的兩面派。

中共官媒《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周一在社交媒體上刊文,對企業家、異議人士任志強被判刑「感到惋惜」。他認為,搞「政治對抗」就必須確保「屁股底下乾淨」。胡錫進的文章都關閉了評論區,中國社交媒體上有關任志強的內容也被全面清理。

微博網民"無為大爺"說,"今天特別鄙視胡錫進,幹啥啥不行,和稀泥第一名。"微博網民"徐記觀察"說,"胡錫進,除了罵罵方方激活了他文人相輕的技能,在推特里紳士地和美國基金會談笑風生幾下,之後的活就不想幹了。"微博網民"馬上評"說,"一個人正不正,就要看他在關鍵問題上的立場!越來越討厭胡錫進這樣的人,看他在對待方方、計劃生育等大事上的態度,胡錫進這種人比敵人更加有害!"

網民對胡錫進的抨擊,讓人想到半個世紀前姚文元的批判文章《評反革命兩面派周揚》。二者的危險程度不同,但是內在邏輯一致。

"一個典型的反革命兩面派"

周揚曾任中宣部副部長,他在"文革"前夕總結自己跟隨毛主席批判文藝界人士的五大戰功:1951年批判電影《武訓傳》,1954年批判《紅樓夢研究》,1955年批判胡風,1957年批判丁玲、馮雪峰,六十年代批判田漢、夏衍、陽翰笙。每一場戰功的背後,都是多少同行的羞辱、折磨和家破人亡。他就是一個文藝界的打手。

1949年,歷史已經做過一次選擇。留在中國大陸的知識分子中,絕大多數是讚賞中共的,甚至撰寫詩文激情謳歌。但是,專制政府需要敵人,也需要消滅知識分子精神。因此,他們迎來了一場又一場改造運動。

大家可能會對身為教授的沈逸的粗鄙言論感到驚訝。其實,語言粗鄙化也是知識分子改造的一部分。作家楊絳以《洗澡》為題寫了一部知識分子改造小說,專門說到語言問題,她借其中人物說:"難聽着呢!叫什麼'脫褲子,割尾巴!'女教師也叫她們脫褲子!?"

一批又一批知識分子被消滅之後,不出所料地,周揚迎來了射向他自己的毒箭。

姚文元在批判文章中寫道,"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洪流,像大海的怒濤一樣,猛烈地沖刷着那些陰暗的毒蛇的巢穴"。

"那些陰暗的毒蛇的巢穴",就是指隱藏在內部的"比敵人更加有害"的"兩面派"。姚文元說,"周揚是一個典型的反革命兩面派。他一貫用兩面派手段隱藏自己的反革命政治面目,篡改歷史,矇混過關,打着紅旗反紅旗,進行了各種罪惡活動。他是我們現在和今後識別反革命兩面派的一個很好的反面教員"。

不久之後,周揚迎來了九年的牢獄之災。文革後得到平反,再次當上中宣部副部長。八十年代初,他又因講話遭遇了"清除精神污染"。

"整完這個人接着再整另一個人"

不知道胡錫進是否真的認為,把異議人士趕走了,把方方們罵閉嘴了,就剩下中共體制的支持者們其樂融融了?有意見也只是自己人無傷大雅的內部切磋?如果是這樣,他就對他為之驕傲的中國共產黨的歷史太無知了。據說前中共宣傳部部長陸定一曾經對周揚說∶"我們中宣部十幾年中,無非是整完這個人接着再整另一個人。"

一段網絡流傳的話語,描述了這種狀況:在消滅了尖銳的批評之後,溫和的批評就成了最刺耳的聲音,也會被消滅掉;在批評被消滅後,調侃又會無法容忍;在聲音都被消滅了之後,沉默又被視為無聲的反抗;接着就會要求讚美,然後再消滅那些讚美得不起勁的;最後掌聲無法停下來,因為先停止鼓掌的就會先被消滅掉。

我希望胡錫進是永遠安全的。我也希望他能明白,他的安全並不因為自己維護專制政權,恰恰相反,是因為有人反對專制政權,一直在前面批評,為他擋住了唾沫和刀劍。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506/1589661.html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