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猶太人席夫是怎樣幫助日本打贏日俄戰爭的

作者:

猶太人席夫通過經濟援助,幫助日本打贏日俄戰爭。(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1904年,日本俄羅斯因為中國東北地區和朝鮮的利益衝突而開戰,當時在軍事上處於劣勢的日本最終卻贏得了這場戰爭的勝利。東京大學教授加藤陽子說,日俄戰爭是現代日本的關鍵時刻,日本因戰勝而成為世界列強之一。

那麼,日本是怎樣贏得日俄戰爭的?這場戰爭勝利的幕後推手猶太人席夫(Schiff),由此成為第一個獲頒一等旭日勳章的外國人,並且破天荒被邀請在日本皇宮與天皇共進午餐。

高橋是清在紐約偶遇席夫

1904年,俄日因為滿洲與朝鮮利益衝突開戰,日本派日本銀行副總裁高橋是清去美國紐約籌款,不成,僅留5天,轉往英國,也沒人有興趣,包括銀行界大老羅斯柴爾德也婉拒,因為,小小日本怎麼打得過巨大的北極熊?借錢給日本,一定是肉包子打狗,有借無還。

高橋極度沮喪,準備打包返國,突然有人來訪,自稱席夫。高橋說我不認識你,席夫說,昨天晚宴,我就坐你旁邊,我要借錢給你。什麼?有這麼好康的事?從此,展開二人的深厚友誼,直到1920年席夫去逝,他們的後代,仍然密切往來。高橋後來當上財政部長,內閣總理。

憎恨沙皇迫害席夫立志為猶太人報仇

大家都認為這是穩賠的生意,為何席夫獨排眾議,甘冒大險?後來席夫的女兒弗里達(Frieda說):「我們是猶太人,我父親因為俄國沙皇迫害俄國猶太人,我父親藉機報復。」

而高橋來的正是時機,10個月前,俄國才發生大屠殺猶太人「基什尼夫」(Kishinev)事件。席夫的庫恩羅布(Kuhn&Loab)銀行很快承接2億浮動債券(2016年值45億美金),一共籌集4.1億。

靠着這筆錢,日本才能採購足夠武器及軍需。這筆錢,是打了勝仗的決定性因素。但是俄國堅持不賠款,威脅續戰。日本財務吃緊,續戰恐難支撐,參謀總長山縣有朋建議接受和議。戰後數年,俄國總理弗拉基米爾・科科夫佐夫說:我們絕對不會忘記席夫對我們的傷害。

席夫與高橋成為世交並幫助日本發行東京債券

1906年2月,席夫接受日本邀請,與德國,法國,紐約一些猶太大亨坐船同往。席夫訪日是件大事,報紙大肆報導,政商大老,有三個前任或未來總理,熱烈歡迎。

財政大臣坂谷在宴會說:我無法用任何言詞來表達全國對你的最高感謝。高橋在另一次宴會說:日本從未在美國借貸成功,因此,我們要特別感謝庫恩羅布銀行的努力。高橋又說:我認為席夫是我們真正的友人。

高橋與席夫的交情好到什麼程度?1905年,高橋是第一個入住席夫在紐澤西度假屋的貴賓,席夫把它稱為「高橋房」。高橋15歲的女兒和喜子來美國念書,住在席夫家三年,這種世代交情,任何大事,只需一通電話。

後來和喜子嫁給日本維新三傑之一的大久保利通(另二人是西鄉隆盛,木戶孝允)的兒子大久保利賢,正金銀行總裁移居英國,又與席夫在英國的猶太銀行家串連起來,因為,席夫的女兒弗里達嫁給席夫曾經工作過的老闆華堡(Warburg/德國漢堡猶太人)的兒子菲利斯(Felix),住在英國,後來移居美國。菲利斯的兄弟馬克思華堡(Marx Warburg)的太太是另一德國猶太銀行家奧本海默家族。另一兄弟保羅華堡(Paul),移民美國,成為聯邦儲備局委員之一,更具影響力。

日本重要人物到紐約,包括1915年到訪的企業家澀澤榮一(日本近代企業之父,日本萬元紙鈔人頭像)及另一財閥淺野總一郎的女兒來美國念書,也全部由席夫接待。

席夫的友人,極有影響力的猶太人麗麗恩華德(Lilian Wald),訪問日本,則由高僑是清接待。人脈網絡愈拉愈廣,關係更加密切,生意無往不利。

日本銀行也舉辦一場300多人的宴會,賓客包括總理西園寺公望及日俄戰爭英雄東鄉平八郎。俄日戰爭之後,席夫繼續當日本民間財政顧問。日俄戰後日本軍事開銷仍然巨大,財務緊繃,席夫邀請高橋到他在紐澤西的度假屋共商對策,並幫忙發行東京債券。

1908年,席夫希望高橋把日本接收的滿州鐵路賣給哈里曼Harriman(猶太人),日本有更大的野心而拒絕。日本藉猶太資金打敗俄國,戰後又由與猶太金融勢力交往過程,掌握了現代金融的奧秘與操作技巧,奠定戰後迅速崛起的基礎,猶太人是日本金融的導師。

猶太人席夫在美國如魚得水

席夫在美國內戰結束不久,先在倫敦接受羅斯柴爾德短期銀行訓練,接下指令,到美國尋求機會。那時他才18歲。當時,美國內戰之後,百廢待舉,石油,鋼鐵,礦物,紡織等,無一不缺。但是,發展這些產業,需要龎大資金,席夫趁機引進海外羅斯柴爾德等猶太金源。

席夫來紐約不久,成為庫恩羅夫銀行創辦人的女婿,很快成為總裁。靠着他的海外關係,獨特眼光,精明手腕,創新經營理念,把公司擴張成僅次於摩根投資銀行(也是猶太人)的第二大企業。席夫貸款給日本,幫自己與美國打通太平洋國家的關係。他入主庫恩羅布(Kuhn&Loeb)銀行,引進歐洲重要人脈與金脈,如英國倫敦的Ernest Cassel(猶太人),法國巴黎的Edouard Netflix(猶太人),德國漢堡的華堡Warburg(猶太人)等。

他的關係不僅在商界,政界高層關係也很密切。1912年,威爾遜贏得總統大選,席夫扮演重要角色,多次與威爾遜及羅斯福總統會談,也與英國國王愛德華七世個人會面。他曉得(猶太人都知道),要成大事,需由高層下手。先進入高層社交圈,再結交高層人士,透過他們完成自己的理想。

自己夠強,再結盟洛克菲勒(石油大王),哈里曼(鐵路大王,猶太人),卡內基(鋼鐵大王)等。憑藉羅斯柴爾德的雄厚財力,又支持雷曼兄弟銀行(猶太人),高盛銀行(猶太人)等,席夫在華爾街有無可撼動的力量。也因此,俄日戰爭,席夫借貸給日本,也動用全力,阻止俄國從華爾街借到一毛錢。

猶太人恐怖?最好不要與猶太人為敵。為什麼猶太人這麼愛錢?這麼會賺錢?因為,歷史經驗告訴他們,沒有錢,命都保不了。

1918年,福斯Forbes雜誌第一次公佈全美國100大富豪,洛克菲勒第一,席夫排名23。1920年,席夫去逝,被稱為最偉大的猶太領袖,甚至把1880年到1920年稱為「席夫年代」。因為,幾乎所有鐵路公司都跟他貸過款,也因此,美國鐵路才能到達幾乎各地。也因此,美國才能快速成為工業化國家。他還借貸給各種不同企業,譬如西屋電器,富國銀行,恆信人壽保險公司等。

席夫與猶太人的「猶太意識」

幾乎所有猶太人,都有非常強烈的「猶太意識」,不容任何人詆毀,席夫也不例外。聽到反猶言論,立即反擊。也因為強烈「猶太意識」,雖然國家被滅,仍能存在千年,並在1948年復國。他拒絕與任何公開貶抑猶太人的人作生意,因為,「我不這樣作,我會在我的孩子面前感到羞恥」。

1913年,席夫籌組「反毀謗聯盟」,百貨公司,電視,電台,旅館等,若有反猶太人的言論,他們就施加制裁,不給廣告,不看,不住。有一次席夫聽到大隈重信(後來當上日本內閣總理,創立早稻田大學)在俄國一專訪中,表達反猶言論,席夫立即寫信給他抗議。

保家衛國的「國家認同」,更不容雜音。對敵人不夠強硬,千夫所指。前總理拉賓,曾任國防部長,僅認為為了以色列的長治久安,應該與巴勒斯坦和解,就被激進年輕人刺殺。

1890年,俄國,波蘭,羅馬尼亞,保加利亞等國迫害猶太人,席夫幫他們移民美國,再分散安置他們到芝加哥,波士頓,洛杉磯,底特律,費城等大都市。這些猶太移民很快取得美國公民權,並且多為民主黨人。這些人,後來成為美國大選「關鍵州」的重要成分。席夫影響日本,只是世界傑出猶太人影響世界的一個縮影。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Global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501/1587425.html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