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付國豪為啥傷別北京網炸鍋;美國防部悄轉讓海量IP成謎;清華校慶舞被狂酸火爆網絡

印度要推特刪批防疫推,推特照辦;中共與華爾街關係剪不斷;大規模刺激,中國槓桿率飆升;美、英、法、歐盟宣佈向印度伸援手

強國美學!25日清華大學110年校慶,一段校慶舞蹈引起熱議,被狂酸像洗浴中心。

前「環球時報記者」付國豪在香港反送中運動中,成為中共眼中的」英雄「,不過現在付國豪傷別北京、傷別環球時報,網友開鍋了。

得道多助!印度疫情失控,美國、英國、法國和歐盟宣佈向印度伸援手。此外,印度政府要求推特刪除批評防疫推文,推特已經照此辦理!

美國國防部悄悄轉讓1.75億IP位址,接收方成謎。

5月中共將大規模刺激消費,但居民槓桿率飆升,中共想法難成真!

習近平要求又紅又專 清華校慶表演艷舞火爆網絡

中國北京清華大學今天(25日)慶祝校慶,其中一段校慶舞蹈引起熱議,遭大量網友「瘋狂吐槽」,狂酸風格像「洗浴中心」,引發網友一片撻伐。網友楊曉表示:這個真是三線城市洗浴中心的開業慶典風格。諷刺的是,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早前剛去過清華大學視察,要求學生「又紅又專」。

中國清華大學一段校慶舞蹈引起網絡熱議,有網友藍魚精吐槽:性文化節開幕式,就好這一口兒。「

「這些都是中國的天之驕子嗎?音樂和舞蹈都讓我噁心到了極點!沒有看到一絲陽光,沒有看到一點上進,有的只是獻媚和風騷,這就是清華。」

還有網友」天總是藍「說:賣騷舞,中華文明不鼓勵這個。領導好這一口嗎?網友」g2j2「嘲諷,不錯,不錯,好看,好看!改天把她們拉到中南海匯報表演。

付國豪為啥傷別北京,網友開鍋了

《環球時報》記者付國豪被香港示威者抓獲。他被指身份神秘,可能是中共國安人員。4月20日,前「環球時報記者」付國豪的父親付成學在「今日頭條」網站發文稱,付國豪已於近日離開了《環球時報》。

付成學在帖子裏說:「離開北京,離開《環時》,離開老胡,對於付國豪是一件痛苦且無奈的選擇。畢竟他在《環時》已經快三年了,與老胡及《環時》的同事們合作的非常愉快。但是,年已三十的付國豪以他目前的收入及經濟狀況很難在北京有一間屬於自己的安身之所,再者年逾花甲的父親母親以他們的身體狀況也無法允許這個獨子在北京漂泊,對於父母的眷顧與牽掛是他的最重的心病。再三權衡之後,付國豪只能離開了北京和《環時》。

提起付國豪這個人,許多網民今天可能已經淡忘了。但在2019年中共對香港反送中浪潮的打壓中,他可是一個曾經名操一時的所謂「愛國英雄」。

2019年8月13日,付國豪在香港機場採訪「警察還眼」集會示威時聲稱自己是「環球時報記者」,卻拿不出證件,被示威者當成「奸細」打傷。回大陸後,他受到中共官方「英雄」般的禮遇。

2019年9月,《環球時報》內部召開了「香港報道表彰會」,付國豪因「被抓經歷」獲得了10萬元人民幣的最高獎。胡錫進還在微博中引用了一句玩笑「希望這10萬元獎金給他帶來好運氣,最終他能在北京買上房,娶上媳婦。」

作者千百度在大紀元撰文談到,無論是付國豪當年在香港的愛國表演,還是之後《環球時報》發給他的10萬元獎金,都沒能給他帶來「在北京買上房,娶上媳婦」的「好運氣」。說到底,沒背景、沒靠山的付國豪,即便因為曾經為中共賣力獲得過褒獎,但終究只是當權者眼裏一個隨時可棄的奴才罷了。

雖然父母年邁確實需要照顧,但付國豪也並不是真的非離開北京不可,他父親也說這只是他選擇離開北京的原因之一。歸根結底,付國豪其實並不是不想繼續留在北京,留在《環球時報》,只是諾大的京城並沒有他這樣的愛國韭菜的容身之地,最終只得做出「痛苦且無奈的選擇」——離開北京,離開《環球時報》!

付成學的帖子在牆內牆外被廣泛討論:有網民對付國豪在《環球時報》工作三年收入不佳表示「寒心」;有網民則覺得付成學「話裏有話」貌似是給境外勢力遞刀子——是批評房價高還是認為環時沒解決戶口/房子?有網民則借胡錫進以前評北京高房價的毒雞湯加以諷刺;還有網民「腦洞大開」認為付國豪是帶着「任務」去往了下個崗位。

網民評論說:

「用老胡粉絲的話,你買不到房是因為你不夠努力。」

「天真地以為表演一下就可以解決京城戶口和住房問題。」

「我黨傷了小粉紅心。」

「都三年了,連個記者證都沒拿到,笑死。」

「不辭職不行呀,本來就是特供人員,不能一輩子在混球時報呆着。」

「為黨國出了血,怎麼也要躺吃黨國這輩子和下輩子。」

「『收入無法在北京有安身之所』???付國豪你辱了華!」

美、英、法、歐盟宣佈向印度伸援手

美國周日宣佈,將「立即」向受病毒影響的印度發送防疫物資,和生產更多疫苗的材料。

國家安全委員會發言人艾米莉·霍恩(Emily Horne)表示,他們將送去個人防護設備和快速檢測試劑盒。

美國總統的首席醫療顧問安東尼·福西(Anthony Fauci)說,美國也在考慮發送一些儲存的阿斯利康疫苗。

本日稍早,英國表示,它將向印度運送600多件設備,包括剩餘庫存的呼吸機和氧氣濃縮器。

法國總統府也宣佈將向印度提供氧氣(設備)援助。

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表示,將「迅速做出反應」以援助受Covid影響的印度。

印度在過去24小時內記錄了349,691個新病例,和2,767個死亡病例。這是該國自疫情開始以來的最高紀錄。

疫情失控,印度政府要求推特刪除批評防疫推文,推特發言人證實已移除

中共病毒持續禍害全球,近日印度境內確診病例攀升,連續三日創確診數最高,截自昨日已累計34萬確診病例和2.6千死亡病例。然而,印度當局要求社群平台移除民代針對防疫批評。

根據路透社報導,推特(Twitter)發言人證實,已應印度政府所提要求移除相關貼文,報導指出,印度政府依2000年資訊技術法(Information Technology Act2000)提出訴求,向推特請求刪除批評政府防疫相關推文,推特則表示,若收到有效法律訴求,推特方將依規範以及當地法律進行審查。

此外,推特強調,推文違反推特規範會直接刪除內容,但若違反當地法律,就會在該地成為禁止觀看內容,推特稱,已告知推文「被消失」的用戶內容被隱藏。

另在哈佛大學的推特數據庫中,揭露印度政府於23日提出法律訴求針對推文進行審查,當中提及逾20則推文賬號包括印度地方官員、議員、以及媒體人。

美國防部悄悄轉讓1.75億IP位址,接收方成謎

拜登宣誓就職的那天,互聯網界發生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五角大樓悄悄將價值40億美元的1.75億個互聯網地址轉讓給佛羅里達州共享工作區的一家神秘公司管理,轉讓規模約為整個互聯網規模的4%。它也是五角大樓實際使用的互聯網空間的兩倍多。而這些IP位址的接收方也謎團重重。

這家公司默默無聞,位於佛羅里達州一家銀行樓上的共享工作區內,它現在正在管理美國國防部擁有的一塊巨大的、以前閒置的互聯網資源。該企業在去年9月份成立。

閒置的國防部IP位址的轉移發生在川普卸任的幾分鐘前。

網絡運營公司Kentik的互聯網分析主管馬多里(Doug Madory)說,「這是很巨大的。這是互聯網歷史上最大的事情。」

國防部發言人戈麥爾(Russell Goemaere)周六告訴美聯社,新宣佈的地址空間並沒有被出售。儘管互聯網地址緊張,但創建互聯網的五角大樓對出售其地址空間沒有表現出興趣。當局的說法被指是這些地址是交給該企業管理。

但五角大樓發言人周六(4月24日)沒解釋的是,為什麼國防部選擇「全球資源系統有限公司」(Global Resource SystemsLLC),一家沒有政府合同記錄的公司,來管理地址空間,該公司在去年9月前還不存在。

當局也沒有說明此「試點項目」是否涉及外部承包商。它此前還希望「識別潛在的漏洞」,作為防禦全球對手網絡入侵的努力的一部分。

《每日郵報》(Daily Mail)的記者在一份租戶名單上找到了該公司的名字,並嘗試發送電子郵件。記錄顯示,該公司沒有在佛羅里達州Plantation地區獲得營業執照。

中國大規模刺激消費,但居民槓桿率飆升

中國政府計劃在5月份啟動大規模的「促消費」活動,以推動市場回暖,加快所謂的「內循環」。

中國商務部發言人高峰在4月25日的記者會上還表示,今年將舉辦第一屆「中國國際消費品博覽會」活動。

中國央行上周表示,居民槓桿率(負債)達到了72.5%,同比上升了7.4%,上升幅度在世界位居前列,遠遠超過美國、德國等發達經濟體。

由於中國經濟近幾年下滑、房價上漲,中國居民槓桿率可能進一步走高,對消費將起到一定的抑制作用。

中共與華爾街剪不斷的關係

美國拜登政權對中國的強硬姿態似乎有些加強。不僅沿襲了針對通信和半導體等支柱產業接連出台限制措施的川普政權的方針,還擴大了制裁對象。不過,另一方面也存在「中美脫鈎」的影響看起來輕微的領域,那就是美國的首次公開募股(IPO)市場。

紐交所即使在中美對立激化的背景下,仍以中國北京的事務所為基地展開活動,專注打造與擁有實力的初創企業的關係網。

中國企業的赴美上市熱情也並未減弱。據金融信息企業路孚特(Refinitiv)統計,2021年1~3月的中國赴美上市企業數為19家,按季度計算創出2010年10~12月以來的新高。中國最大網約車平台滴滴出行也在最近啟動赴美上市程序。

中美對立的影響並非為零。紐交所遵循川普前政權的方針,決定對中國國有通信企業實施摘牌。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根據美國國會通過的法律,嘗試收緊上市規則。其內容是要求赴美上市的海外企業的審計公司接受美國當局的審查,這有可能讓中國企業被迫退市。

即便如此,華爾街並未停止幫助中國企業的赴美上市。上市規則的收緊具有寬限期,存在避免摘牌的可能性。一家美國大型銀行的股票承銷部門高管說「還存在像阿里巴巴集團和百度那樣在香港二次上市的選項」。對美資銀行來說,承銷業務是利潤率較高的業務之一。

一方面,對中國來說,華爾街稱得上為數不多的美國「朋友」。在1990年代後半期,中國的大型銀行受到不良債權困擾之際,中國政府請求美資銀行就不良債權處理提供支援。在中美對立激化的川普前政權時代,中方曾拜託接近川普前總統的美國金融首腦擔任調停人。

紐交所獲准在北京設置吸引企業赴美上市的基地是在2007年。據稱,高盛前行政總裁(CEO)、美國財政部前部長保爾森當時積極遊說了中國政府。這是應「老東家」華爾街要求的行動。背後也顯示出中國和美國金融界的深厚聯繫。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26/1585627.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