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王昊軒:別怪知識分子不發聲

作者:
前陣子,有人寫文章說,現在的知識分子,都變成精緻的利己主義者,變成犬儒了,不對公共事務發聲,不為底層發聲。指責知識分子不敢發聲,是很容易的,也沒有什麼風險。但要明白一點,為什麼知識分子不敢發聲,不要去責怪知識分子不發聲,要去看發聲的人,比如右手墨跡,發聲之後的後果是什麼。

今天是2021年4月18日,最近有個讓人哭笑不得的事情。

有一個知名寫手,叫右手墨跡(我一直叫他右手摸雞),他停更了兩個多月的時間。

為什麼停更呢?

因為在春節的時候,他寫了一篇十萬加的熱文,武漢在哭泣,抨擊了湖北經視把過年時武漢花市異常火爆,說成是群眾喜迎新年,而不是悼念去年逝去的親人上。

結果可好,右手墨跡的這篇文章,引發了上頭的重點關照,他先是被上頭打電話要求刪除文章,拒絕後幾個賬號同時被永久封殺,還被請去喝茶聊天,不得不沉寂了一段時間。

右手墨跡沒有做錯什麼,他沒有訓誡吹哨人,只不過寫了篇文章,卻給自己帶來了大麻煩。因為他講的是真話,講的是權貴不愛聽的話。他知道說了也沒什麼用,但是他還是要說,因為他要表達自己的情緒。

前陣子,有人寫文章說,現在的知識分子,都變成精緻的利己主義者,變成犬儒了,不對公共事務發聲,不為底層發聲。指責知識分子不敢發聲,是很容易的,也沒有什麼風險。但要明白一點,為什麼知識分子不敢發聲,不要去責怪知識分子不發聲,要去看發聲的人,比如右手墨跡,發聲之後的後果是什麼。

前幾天凱迪論壇宣佈要和所謂的公知勢力劃清界限,就好像公共知識分子是臭狗屎,幹了違法犯罪,喪盡天良的事情。能發聲的平台,越來越少,限制也越來越多,在這個情況下,如何去指責知識分子不敢發聲?你怪知識分子不發聲,那你自己發聲了嗎?你知道發聲的後果是什麼嗎?

假如知識分子變得犬儒,開始明哲保身了,那問題肯定不是出在知識分子的身上。知識分子天生就是想說話,愛說話了,該深思的,是什麼讓他們不敢說話,不願說話了?

這幾年,只要發出和主流不一樣的聲音,就會給自己帶來無盡的麻煩。你想讓上層改革,放棄特權,那等於是要他們的命一樣。他們要讓你閉嘴。你讓底層改變自己的觀念,他們會覺得自己被羞辱了,也要跟你急。那些發聲的知識分子,就像是風箱裏的耗子,兩頭受氣,無論是上層,還是底層,都不待見他們。

當一個人獨立思考,不盲從權威的時候,他就註定要被權威排斥。當他大膽發聲了,也會像右手墨跡那樣成為一些人的眼中釘,肉中刺。假如發聲的人不受保護,隨時會被消聲,那誰敢發聲?君不見,歪嘴得罪了胡編,被搞的七葷八素,右手墨跡拒絕刪文,結果幾個號都沒了,不得不沉寂一段時間。

出賣良心,要比出賣肉體容易的多,君不見盧克文,周帶魚,胡編之流,賺的那是盆滿缽滿,他們永遠不用擔心自己會被刪文,會炸號,只要昧着良心用力割韭菜就行了。無論是上層,還是底層,都不會找他們的麻煩。因為他們有正能量這個護身符。

兩相比較之下,如何選擇已經很明確了。人都是趨利避害的,沒有人有義務為別人發聲。當你指責知識分子不敢發聲的時候,先問下自己為什麼不發聲?去了解下發聲的後果是什麼,勇敢發聲的人,現在都在哪裏?不要站着說話不腰疼,指責別人不敢為自己冒險。這是有些自私甚至卑鄙的。

附:

右手墨跡:武漢在哭泣

2021-02-1322:52

今年除夕夜,當所有人都圍坐在電視機前看春晚、刷朋友圈搶紅包的時候,武漢的菊花賣斷貨了,解放大道更是堵地水泄不通,同樣是過年為什麼今年會如此不同呢?

這就要從武漢人的習俗說起了。每年的大年初一武漢人都有為前一年去世的親友燒清香的習俗,一般過了凌晨就開始去去世親友家裏燒香,既然要燒香弔唁就一定要送菊花。

除夕夜,當人們還在吐槽今年春晚有多無聊的時候,武漢的街頭擠滿了買菊花的人們。但讓人意外的是,往年隨處可買的菊花,不到晚上11點就賣斷貨了,價格更是水漲船高。有些個別還沒賣光的店鋪,剩下的菊花也都蔫蔫的,就這一束都要180還不還價,可見這一念間有多少人故去,又有多少人難過。可這在一些官媒那裏卻變成了喜事,真是讓人無比氣憤。

@新浪湖北@湖北經視等官博也注意到了除夕夜的凌晨,武漢這座城市的異常,但新浪湖北的博文內容卻是:‌‌「武漢春節花市火爆異常,市民們凌晨上街買花。‌‌」大過年的,要不是去上清香,誰會大半夜的去買花,而且買的還是菊花!真是鄙視這些無良媒體,什麼樣的悲傷都能寫出喜事的氣氛。

如果說@新浪湖北這樣的商業官博不了解武漢的習俗還有情可原,那麼@湖北經視這樣本地官博也顛倒黑白胡說八道就是不可饒恕的。昨天下午2:37分,@湖北經視官博對於春節武漢花市異常火爆是這樣說的:

2月12日上午,在武漢市江漢區球場街花卉市場記者看到,由於購買鮮花的市民太多,花市門前的道路已經形成了堵車的局面。花店老闆告訴記者,自己已經50個小時沒睡覺了,賣了多少花已經記不清楚了。另一家老闆也表示,自己開了30年的花店,往年新年雖然生意也比較好,但從來沒有今年這樣火爆,只要是鮮花,不管什麼品種擺上去不一會兒就會被買走。記者隨後在循禮門花市看到,購買鮮花的市民也是絡繹不絕。花店經營者分析,火爆的原因有兩點,一是今年是農曆牛年,市民買花寓意要牛氣沖天;二是由於去年春節很多家庭沒有買花佈置,報復性消費導致了今年春節武漢鮮花消費火爆異常。

看到最後的時候,我真是有一磚拍死@湖北經視小編的衝動。上清香的習俗不止武漢有,南方很多地方也有,比如浙江、湖南等地,可你看看哪個地方像武漢一樣,還沒到大年初一菊花就賣斷貨的嗎?!有哪個城市像武漢今年這樣,凌晨兩三點花市還熙熙攘攘的擠滿了來買花的人們?!

明明我們所有人都知道並親身經歷了2020年那場帶走無數生命的浩劫,明明我們的生命軌跡或基本生活都或多或少被這場疫情改變,像個有血有肉的正常人去談談死亡、憶憶悲傷怎麼了?!為什麼非要喪事喜辦把弔唁說成報復性消費呢?!你以為你隱去了真相人們就不會自己去尋找、去挖掘嗎?!

去年方方就曾在日記里說過:‌‌「在武漢,幾乎人人心理都有創傷,這恐怕是繞不過去的一件事。無論是關在家二十多天尚且健康的人群(包括孩子),或是曾經頂着冷雨滿街奔波的病人,更或目送親人裝入運屍袋被車拖走的家屬,以及看着一個個病人死去兒無力拯救的醫護人員,等等等等。這種創傷,可能會在相當長時間裏形成困擾。人們需要發泄、需要大哭、需要痛訴、需要安撫。武漢人的痛,不是喊喊口號就能緩解的。‌‌」這段話寫出了武漢人深藏於心的創傷,而這樣的創傷平時看不到,卻會在每一個社會不太關注的時刻流露出來。

比如去年的中元節,路邊也好墓園也罷,到處都是燒紙錢的人們,有的拖家帶口,有的孤苦伶仃,他們並沒有說什麼,但那種哀傷的氣氛卻讓人窒息,無法視而不見。比如今年除夕,人們不約而同的湧上街頭走進花店,去為故去的親友送上一份思念。可即便是這樣最基本的人之常情,不但要淹沒在春晚的喜慶氣氛中,還要被誤無恥媒體扭曲成另一番模樣,簡直是喪盡天良!

去年剛封城的時候就有武漢人曾說:如果家人出了事,恐怕這輩子再也沒法過年了。而血淋淋的事實就是,作為疫情的風暴眼,武漢死了無數人,有些家裏去了一兩個,有些卻像常凱一樣家破人亡,這成千上萬的家庭恐怕再也沒法過年了,而朋友圈的每一個‌‌「團圓‌‌」可能都會刺痛他們,因為他們的家再也團不圓了……

今天的武漢正在哭泣,在你開懷暢飲的時候請允許武漢人悲傷,而不是讓他們強顏歡笑,更別把他們的難過扭曲成歡樂的海洋,因為每個人的節日心情都不一樣。正如歌詞中寫的那樣:到今天才知道,說一聲再見需要多麼堅強,我想要忍住眼淚卻不能忍住悲傷,在不知不覺中淚已成行……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21/1583522.html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