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謝田:世界如何對抗中共的一帶一路

作者:
中共智囊最近一段時間以來,建議中共當局利用疫情和「一帶一路」,來「收割美元霸權」,「爭當世界中心」。甚至利用疫情和「一帶一路」來推動人民幣國際化,來取代「美國夢」。由此可見,國際社會全面對抗中共,徹底清除中共「一帶一路」的影響,並進一步解體中共,消除其對世界各國、國際經濟和貿易秩序、乃至世界和平和穩定的危險因素——中共政權,已經刻不容緩!

世界各國應該如何對抗中共的一帶一路,現在是做出決斷的時候了。圖為一帶一路的項目之一、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港。由於斯里蘭卡無力償還債務,根據一份有效期長達99年的租約,斯里蘭卡正式將漢班托塔港移交給中國

從2013年中共政府倡議並主導所謂的「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一帶一路)(Belt and Road Initiative)跨國經濟帶,到2014年開始實施,再到如今,七年已經過去了。七年之間,國際社會對中共這個涵蓋歷史上的「絲綢之路」和「海上絲綢之路」行經的、連接大陸、中亞、北亞和西亞、印度洋沿岸、地中海沿岸、南美洲、大西洋地區國家的龐大計劃,有了更加清楚的認識。在世界局勢日漸紛亂、中共政權風雨飄搖之際,中共的這個計劃不僅自身陷入泥潭、後繼無力,其狼子野心和背後的動機,也日益顯示了出來。國際社會對中共的一帶一路究竟是什麼,中共搞一帶一路的目的是什麼,都有了清醒的認識。隨之而來的問題是,各國目前提出的對抗一帶一路的目標,和對抗的方法,是否會真的有效,真正有效和正確方法,又是什麼?

一帶一路的「一帶」(絲綢之路經濟帶),從中國大陸出發,沿着陸上絲綢之路,經中亞、俄羅斯到歐洲。中共表面的目的是與沿線國家及地區發展新的經濟合作,加強沿路的基礎建設。但中共真正的動力,是消化中國大陸過剩的產能與勞動力,帶動西部的開發,並確保大陸的能源供給。中共的「一帶」還有地緣政治和安全上的原因。

「上海合作組織」中的大陸、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都在絲綢之路之上。上合的五個觀察員國及三個對話夥伴,也在絲綢之路沿線。換句話說,中共實際上是在利用經濟和利益,來鞏固和加強原本是安全條約的上合組織。一帶一路的「一路」(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則是為了深化中國大陸與東盟的合作,加強中國在南海和印度洋的存在。截至2021年3月,中國已經與141個國家和31個國際組織簽署了200份關於「一帶一路」合作文件。

與一帶一路配套和提供資金的「絲路基金」,最開始由中共政府出資400億美元,為項目的基建、開發、和產業合作提供融資。2017年,中共再向該基金增資時,就不是美元了,而是1000億人民幣。推動一帶一路的同時,中共也推動籌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2014年10月,中共、印度、新加坡等21國在北京正式簽署《籌建亞投行備忘錄》。2015年3月,英國成為第一個表達加入亞投行創始成員國意向的西方國家。隨後,法國、意大利、德國也表態跟進。美國和日本則自始至終的拒絕加入一帶一路。

隨着一帶一路的展開,中共與巴基斯坦首先開展了一系列的大型工程,成為一帶一路的樞紐和旗艦。中巴經濟走廊長達3000公里,投資460億美元。習近平訪問巴基斯坦期間,中巴簽署了51個項目的合作協議和備忘錄。中共還投資500億美元,在巴基斯坦印度河流域建設5個水庫和水電站,電能占巴基斯坦全國水電總量的三分之二。中巴還積極推動瓜達爾-新疆公路走廊的建設,讓中共有了直接通向印度洋的出海口。之後,2018年1月,巴基斯坦央行宣佈中國大陸和巴基斯坦之間的雙邊貿易可以通過人民幣進行結算,放棄美元結算,開啟用人民幣替代美元在項目中的融資,也使得中共的外匯壓力大大減少。

中共為了提高其在東歐地區能源領域的影響力,牽頭在東南歐地區開展了港口、公路、鐵路、發電站等基礎設施建設,也通過中資商業銀行向有關項目放貸。中國將希臘的比雷埃夫斯港作為中心,承接從「一帶一路」沿線發出的海陸聯運貨物,以構建「巴爾幹絲綢之路」。中國還打算在捷克、匈牙利、波蘭、保加利亞、羅馬尼亞等東歐國家大力投資能源項目。

面向歐洲,中共啟動了國際聯運列車——中歐班列,以加強與歐洲國家的商業和貿易聯絡。聯運列車從中國西安、重慶、鄭州、成都等28個中國城市地到達米蘭、莫斯科、明斯克、漢堡等歐洲11個國家的29座城市。中共強調,中歐班列的運行時間比海運節省四分之三,價格約為航空的五分之一,但刻意掩蓋了中歐班列雖然比海運節省時間、比航空節省價錢,但遠遠比不上海運的價格、和航空運輸的效率,這樣明顯的局限。

中共對歐盟各國,本來想以各個擊破的方式突破,但德國、法國、西班牙和英國對「一帶一路」展示「很高的團結度」,歐盟相信可以展示其共同的立場、通過集體形式簽署「一帶一路」合作備忘錄,而不讓中共以雙邊形式(歐盟各國和中國分別簽署)與中方合作。歐盟對中共的野心的防備,早在2019年就顯示出來了。

中共的野心和野蠻、霸道的心態,在該計劃與印度洋國家對接時,充分的顯示了出來。中共主導了在斯里蘭卡漢班托塔建立海港的計劃,港口一期工程於2010年11月開工,營建費用為3.61億美元,中國進出口銀行出資85%,租借為期99年。但後來,由於斯里蘭卡政府無力償還債務,根據這份有效期長達99年的租約,斯里蘭卡正式將漢班托塔港移交給中國。中共的貪婪和實施控制的真面目,讓全世界震驚並猛醒。

中共的一帶一路與東南亞國家的對接,也遇到了阻力。此前,中國政府積極推動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的談判,以加強與東南亞國家的經貿聯繫。一帶一路實施後,中共尋求建設「泛亞鐵路」用以溝通中國與東南亞各國。但東南亞各國對中共的疑慮和不滿,從中泰鐵路、緬甸的萊比塘銅礦、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港等項目中,都體現了出來。各國領導人對中共心存疑慮,導致合同不斷被推翻、重新談判。

中國和泰國之間840公里的高速鐵路項目於2015年9月簽署;中國和老撾的鐵路項目,從雲南省會昆明至老撾首都萬象418公里的高鐵,2015年10月簽署;中國鐵路總公司和印尼維卡公司簽署協議,組建合資公司負責建設和運營雅萬高鐵項目,2015年11月簽署。在老撾段的磨萬鐵路,則計劃於2021年12月通車。2017年8月,中國參與建設馬來西亞東海岸鐵路與西海岸新隆高鐵,但2018年馬哈蒂爾當選馬來西亞首相後,推翻了該鐵路項目,宣佈重新談判。馬哈蒂爾還於當年5月宣佈將取消新隆高鐵項目。2018年9月,馬哈蒂爾決定,取消三個中資石油與天然氣輸送管道工程,總價約28億美元。

中共推行一帶一路的目的,從最早的拓寬中國的外貿市場、輸出過剩產能、輸出中共的基建模式、輸出失業、獲取穩定能源供應,逐漸擴展到佔領戰略要地、構建地緣政治聯盟、聯合歐洲對抗美國、輸出共產主義意識形態、最後到向全世界推動共產主義的專制統治,這樣一個全面而又兼具政治、經濟、軍事多重目的綜合項目。一帶一路在非洲簽約46個國家,在亞洲捲入38個國家,在歐洲涉及27個國家,在大洋洲包括12個國家,在中南美洲也囊括了19個國家。但正如美國企業研究所常駐學者史劍道(Derek Scissors)所示,習近平的「一帶一路」計劃已受到中國大陸外匯儲備大幅下降的阻礙;中國大陸龐大的債務也給經濟帶來沉重的負擔。

中共推廣一帶一路倡議的目的,是在全球事務中邁向主導的地位,建立以中國大陸為中心的貿易網路,意在推動「全球化」的進程,也意在對抗以美國為首的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對世界經濟的控制,並試圖以中共「世界工廠」的地位,構建新的國際貿易和經濟體系。中共否認一帶一路為「中國版馬歇爾計劃」的說法,因為它根本不具有馬歇爾計劃援助歐洲、對抗共產主義的初衷。中共成功的說服了英國加入該計劃,因為它迎合了英國因退出歐盟單一市場後、英國對外貿易的不確定性為英國經濟帶來的擔憂。

美國反對中共的一帶一路計劃,因為它顯然試圖把美國的勢力從西太平洋趕走。中華民國國防部發表的研究報告說,「一帶一路」明顯是針對美國在太平洋的局勢,戰略上也會令台灣邊緣化。印度官方已經表示,因為中巴經濟走廊會穿越巴控克什米爾(巴基斯坦實際控制區),這項計劃會影響到印度在克什米爾一帶的利益和領土主張。印度拒絕參與2017年5月14日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印度還警告其它國家參與這個計劃的「無法承受的債務負擔」。美國「華盛頓全球發展中心」2018年的報告顯示,參與「一帶一路」項目的68個國家,23個已經債台高築,另外8個則有債台高築的風險。德國科隆經濟研究所(IW)認為,「一帶一路」不僅給開發中國家帶來巨大債務負擔,對中國自身也構成很大的金融壓力。

國際社會對抗中共一帶一路的正確方法是什麼、各國對抗一帶一路的方法是否有效呢?

印度提出了所謂的「季風計劃」、「香料之路」試圖與中共對抗;美國醞釀的「民主版一帶一路」計劃—拜登政府的新提議,則遭到中國網民的嘲諷;英美將打造的全球計劃,旨在對抗中共的一帶一路;美日也計劃在印太制定替代方案,來制衡一帶一路。

美國和日本制定的計劃,是支持在印太地區和其它地區發展、包括5G網絡和氫能在內的高質量基礎設施,以制衡中共的「一帶一路」倡議。兩國通過為企業制定明確的框架,希望能贏得該地區各國的信任,並在與中共在爭奪印太地區影響力的競爭中取得優勢。美日希望這份高質量的基礎設施指南,加上採購標準和維護規則,可以最大限度的降低技術泄漏的風險,並打敗中共。澳洲也希望加入,成立澳、日、美三國的合作項目,推動印太地區的穩定和繁榮。

今年三月底,當美國、英國、歐盟和加拿大就新疆侵犯人權問題對中共官員實施制裁之後,中共對歐盟、英國、加拿大和美國進行了「反制裁」。這一荒謬的反擊,惹惱了英美等國,在西方與中共的緊張局勢升級之際,美英領袖表示,要聯合民主國家發起一項倡議,抗衡中共的「一帶一路」計劃。抗衡計劃的細節還沒有出爐,但英國首相約翰遜在和拜登的電話會議上,同意雙方向這項倡議提供數億英鎊的支持。英國可能考慮把驅逐中共間諜,也列在計劃之中。

中共智囊最近一段時間以來,建議中共當局利用疫情和「一帶一路」,來「收割美元霸權」,「爭當世界中心」。甚至利用疫情和「一帶一路」來推動人民幣國際化,來取代「美國夢」。由此可見,國際社會全面對抗中共,徹底清除中共「一帶一路」的影響,並進一步解體中共,消除其對世界各國、國際經濟和貿易秩序、乃至世界和平和穩定的危險因素——中共政權,已經刻不容緩!

具體的說來,美國和日本的反制計劃,只偏向於5G的技術層面和新能源建設,但這並不足以阻擋中共的華為在這一領域的攻城掠地。美國和日本有能力和技術,可以利用星鏈計劃之類的衛星技術,直接佔領新的5G甚至6G的標準和設施,把中共遠遠的甩在後面。印度的「季風計劃」和「香料之路」,缺乏足夠的牙齒和力度,最多能減緩中共在巴基斯坦的衝擊,而不能對中共構成致命威脅。印度需要更加積極的加入美國倡導的印太聯盟,全方位的對中共發起全面衝擊,並放棄對俄羅斯武器的依賴,全面融入西方,成為新國際貿易體系的市場和推手。英國的計劃把國家安全納入考量,值得稱道。英美各國除了應該在新疆、香港問題上繼續對中共施壓,還應更加積極的提升台灣的地位和力量,讓自由的中國成為專制中共的克星。

美國及其盟國還需要更加深入的在武漢瘟疫和病毒的問題上追責中共,甚至推動索賠,讓中共政權徹底破產。至於從經濟上讓中共破產,使之不能以投資和資金作為誘餌吸引各國加入一帶一路、背上沉重負擔,還有待於美國政府能繼續川普時代斬斷中共經濟黑手的國策,繼續在關稅、貿易、技術、和人權的所有領域,向中共強力施壓,才能釜底抽薪,徹底解決中共的問題,從而結束一帶一路的荒唐,也減輕中國人民的負擔。

(作者為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12/1580012.html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