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網聞 > 正文

反以色列者,雖遠必誅,驚心動魄的恩德培行動

發生在1976年6月27日的劫機事件,就是世界上著名的十大劫機事件之一。 和其它劫機事件不同的是,這次被劫持的對象是以色列猶太人,劫持者則為巴解組織人員與西德的恐怖組織赤軍旅。

發生在1976年6月27日的劫機事件,就是世界上著名的十大劫機事件之一。

和其它劫機事件不同的是,這次被劫持的對象是以色列猶太人,劫持者則為巴解組織人員與西德的恐怖組織赤軍旅。

更為不同的是,這次被劫持的人質,幾乎全部被以色列奔襲千里之外完美解救!

那麼,恐怖分子為什麼要劫持飛機,又是如何劫持的,以色列又是如何策劃並實施了這次營救行動呢?

劫機目的,以人質交換被關押的恐怖分子

第四次中東戰爭剛剛結束後,埃及試圖與以色列媾和,巴勒斯坦解放組織與以色列之間的衝突十分激烈,其間有不少巴解組織戰士被以色列俘虜。

被成功解救的以色列人質

劫機事件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發生的,目的就是以人質作為交換,主要是逼迫以色列釋放被關押在以色列的40名巴勒斯坦人,以及其他13名分別被肯雅、法國、瑞士和德國拘留地從事恐怖活動的嫌犯。

假扮乘客,利用安檢漏洞成功劫機

經過縝密的策劃,恐怖分子把法國航空公司139航班的空客A300客機定為了劫持對象。因為這架載有258名乘客的飛機上,有105人是猶太人,而這正是劫機分子需要的籌碼。

1976年6月27日,這架法國客機準時從以色列特拉維夫起飛,計劃中途在雅典補充後再飛往法國。

當然中午12點20分,在雅典機場補充完畢的139航班起飛往巴黎飛去,而劫機分子也利用安全漏洞,從雅典攜帶武器登上了飛機。十分鐘後,隨着恐怖分子劫機行動的開始,飛機上安靜一下子被打破了,所有人都意識到遇上了大麻煩,但在恐怖分子的威脅下,大家毫無辦法。

機組人員在恐怖分子的指揮下,先是在利比亞的班加西降落補充燃料,其間一名孕婦被獲准離開了飛機。

恐怖分子開出了釋放人質的條件,威脅如果不能滿足,將殺死所有人質。對於恐怖分子提出的條件,以色列方面自然不會麻溜地答應。

初步談判無果以後,在班加西停留了七個小時的飛機在加油時突然強行起飛,這次的目的地是烏干達的恩德培機場,並於次日凌晨03:15到達目的地。

恐怖分子之所以要把飛機開往烏干達,是因為當時烏干達以吃人肉為樂的獨裁者阿明對這次劫機持支持態度。阿明之所以支持,是因為以前在烏干達與肯雅的戰爭中,時任以色列總理梅厄夫人拒絕了阿明要求以色列提供戰鬥機進攻肯雅的請求。

飛機降落以後,這些猶太人被扣留在機場的舊航站樓,烏干達獨裁者阿明還親自三次前去看望人質,並假惺惺地表示會保障人質的安全。6月29日,阿明給以色列提出7月1日14:00為解決問題的最後期限,並強烈要求以色列滿足劫機分子的要求。

在恩德培機場出現的烏干達總統阿明(右二)

時任以色列國防部長佩雷斯為了拖延時間,爭取更多的準備時間,假意幫阿明申請諾貝爾和平獎,成功地將最後期限調整到7月4日。

同時,為了表明姿態,在阿明協助下,恐怖分子釋放了全部非以色列人乘客,而餘下105名猶太人繼續扣留。

據說,這架航班的機長米歇爾·巴科當時並不同意離開,說是要和自己的乘客在一起,保護他們的安全,還有一位法國籍修女也拒絕離開,並堅持要求由自己交換一名猶太人,但他們的勇敢行動都遭到了拒絕。致敬,兩位平凡而偉大的人!

139航班的機長米歇爾·巴科

劫機分子具體都是什麼人

此次劫機分子共有10人,其中8人是巴勒斯坦解放組織成員,其餘兩人是德國恐怖組織巴德爾—邁因霍夫集團的成員,它還有一個大家都熟悉的名字:赤軍旅。這些劫機者的首領是德國人威爾弗雷德·博澤,並不是先前猜測的臭名昭著的「豺狼卡洛斯」。

絕不向恐怖分子屈服和以色列的對策

這架139航班在失去聯繫後不到10分鐘,就被以色列大名鼎鼎的摩薩德判定為劫機事件,隨即展開了相關情報資料的收集處理工作,很短時間內就搞清楚了劫機分子的目的,為後面的行動爭取了大量的機動時間。

針對劫機分子提出的條件,以色列方面很快就制定了應對策略。

表面上,以色列表示正在認真考慮劫機分子的要求。暗地裏,很快就啟動了武力營救人質的計劃。

以色列總理拉賓

之所以採取武力手段,是因為時任以色列總理拉賓認為,和恐怖分子妥協,只會縱容他們在今後可能採取更多的恐怖行動,必須以武力消滅他們的這種幻想,才能確保以色列的安全!在這裏為拉賓點個讚!

於是,以色列軍隊與情報機構摩薩德制定了周密而詳實的行動方案。

這樣的營救行動,一旦失敗,代價是相當巨大的,惱羞成怒的恐怖分子很可能拿人質大開殺戒。

所以營救行動只能成功不能失敗,營救計劃必須做到萬無一失。

當然,除了以色列,其它相關國家則要求以色列滿足劫機分子的條件,爭取釋放被扣人質,但以色列顯然不會同意的。

代號「雷電行動」,縝密而詳實的營救計劃,幾乎天衣無縫

一方面,以色列方面通過恩德培機場的設計方(恰巧是一家以色列公司,真是命中注定),調出了機場的設計圖,同時利用美國的偵察衛星,把機場的情況摸了個清清楚楚。

人質被恐怖分子關押在機場對面的舊候機樓內

這還不算,摩薩德還派出特工,偽裝成烏干達恩德培機場的清潔工,把照相機隱藏在拖把上,更是機場的佈局、人質的位置、恐怖分子和烏干達軍方人員的情況、位置搞了明明白白,為以色列軍事行動的成功提供了極大的方便。

根據情報,人質都在航站樓的頂層,烏干達士兵在二樓,恐怖分子則分散在一樓、二樓和頂樓。

恩德培機場模型

他們利用掌握的情報資料,做了一個幾乎和恩德培機場一模一樣的模型,甚至連台階的階數都一個不差,為的就是萬無一失。

手繪地圖和進攻線路

制定好行動方案以後,還曾經反覆演練,糾正每一個可能出現問題的細節。

具體行動方案,顯示了以色列人的心思之縝密。

營救行動的線路圖很簡單,就是假冒烏干達總統阿明去機場看望人質,利用他的身份突入機場,控制航站樓,消滅恐怖分子,進而解救人質。

偽裝成阿明總統座車的奔馳車開進運輸機

要裝,就要裝得像。他們仔細研究了阿明出行的模式,人員及裝備情況,尤其是隨行車輛。阿明喜歡奔馳吉普車,以色列就徵集了一位以色列人擁有的和阿明同款的奔馳吉普車,並把顏色塗裝成一樣的黑色,同時配備了數量一模一樣的吉普車,這些設備都和突擊隊員一起隨運輸機行動。

當然,也少不了冒牌的阿明,這個好解決,摩薩德找了一名和阿明幾乎相像的黑人來冒充,效果還很不錯。

乾脆利索的突擊行動,人質完美獲救

1976年7月3日凌晨,以色列總理拉賓批准了這次代號為「雷霆行動」的營救計劃,並立即實施。

營救行動總指揮為以色列特種部隊司令肖姆準將、副手海姆奧蘭中校和傘兵旅偵查隊長維爾納伊中校。突擊隊則由現任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的哥哥,以色列特種部隊總參偵察營(野小子特種部隊)營長約納坦·內塔尼亞胡中校帶隊執行任務。

約納坦·內塔尼亞胡中校

下午一點,營救計劃開始進入實質性行動階段。4架C-130大力神運輸機載着280名以色列突擊隊員和作戰裝備起飛,同時還是兩架波音707飛機作為指揮與後勤支援準備隨行,4架F4鬼怪式戰鬥機進行護航,一架運送醫療設備的飛機。

以色列F-4E「鬼怪」戰鬥機

此次行動對以色列來說是前所未有的,首先是長達4000千米的長距離奔襲,本身就面臨許多未知的兇險;另一方面空中經過的許多國家對以色列都是處於敵視態度,萬一遇到不可預測的事件,麻煩就大了。

為了保證途中飛行安全和行動的突然性,以色列還聯繫了烏干達的老對手肯雅,隨行的一架運送着醫療設備的空軍飛機則降落在肯雅的喬莫·肯雅塔國際機場。

經過8小時的飛行,以色列空軍飛機編隊飛掠數個敵對國家,超低空飛行繞開烏干達空軍雷達飛臨機場上空,並採取關閉雷達盲降的方式,於1976年7月3日,烏干達時間23時45分,在夜色中成功地降落在恩德培國際機場。

只見事先準備好的黑色奔馳車從運輸機的尾倉魚貫滑出,並立即向航站樓駛去。

不巧的是,在突擊隊行至離航站樓200米處時,有兩名烏干達哨兵從黑暗中走了出來並發現了以色列車隊,以色列人當機立斷擊斃了敵人,隨即對航站樓發動全面進攻。

不幸的是,突擊隊指揮官約納坦·內塔尼亞胡中校在進攻途中被子彈擊中倒地,但由於事先他就要求突擊隊員在進攻途中不要顧及受傷者,必須全力進行營救行動,所以並沒有人停下來搶救被擊中的約納坦·內塔尼亞胡中校,他不幸地犧牲了。

在與守軍進行了對攻以後,以色列突擊隊順利地來到了扣押人質的航站樓頂層。

但此時頂層的局面很複雜,已經被驚醒的恐怖分子混雜在人質中,很不容易分辨。這難不倒以色列突擊隊員,只聽在一陣「臥倒」的呼叫聲里,那些猶太人質幾乎同時撲倒在地面上,只有那些恐怖分子還傻傻地站着,這時突擊隊員毫不猶豫地舉起烏茲衝鋒槍掃射,恐怖分子全部被幹掉了,被擊斃的恐怖分子平均每人中彈70餘顆。原來,突擊隊員是用希伯來語喊的,只有猶太人能聽懂,恐怖分子根本不知道說的是什麼,這個辦法真是聰明。

遺憾的是,在擊斃恐怖分子的時候,有三名人質不幸被誤擊死亡,其中一名是因為突然又站了起來被當作恐怖分子擊殺的,另外兩人是被跳彈擊傷不治身亡。

很快,以色列突擊隊全部肅清了機場全部的45名烏干達士兵和恐怖分子,並在撤離前炸毀了機場的5架米格21和4架米格17戰鬥機,這可是烏干達空軍的全部家底,這也為突擊隊順利撤退創造了條件。

整個行動不到一個小時,只有短短的53分鐘。

被解救的人質安置到運輸機上順利返回了以色列,以色列人創造了解救人質的歷史性突破,此後,再也沒有人敢劫持以色列飛機了。

被以色列「野小子」們炸翻的烏干達空軍米格戰鬥機

這裏需要指出的是,突擊隊指揮官約納坦·內塔尼亞胡中校,是一個了不得的戰士,也是此次行動突擊隊中唯一一個死亡的!若不是此次意外中彈死亡,此後的成就不可限量。

戰鬥中唯一犧牲的內塔尼亞胡中校

據說,在得知以色列成功解救人質以後,烏干達獨裁者阿明暴跳如雷,但最後也不得不誇讚了以色列人:作為一個職業軍人,不得不說以色列的小伙子們幹得真特麼漂亮!

被解救的人質

人質事件解決以後,還有一名75歲的美國人質朵拉·布洛赫由於之前進食時被噎着,被恐怖分子暫時釋放,在距離機場22公里外的坎帕拉的醫院裏接受治療,後來被烏干達獨裁者阿明報復殺害。

而誤殺人質的士兵則被以色列軍事法庭判處間接謀殺罪,削去軍籍,永不錄用。

以色列成功解救人質驚心動魄的過程和幾乎完美的結局,震驚了全世界,小國寡民的以色列,也再一次讓世人刮目相看!

人質事件完美解決,以色列用自己堅決的行動向世人詮釋了什麼是:犯以色列者,雖遠必誅!

多說無益,干就完了!

延伸提示:烏干達獨裁者阿明後來在烏坦戰爭中被坦桑尼亞推翻,逃往沙特,2003年8月16日死亡。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飛花逐月大帝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10/1579320.html

網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