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在牛軛礁故技重施 被指習近平試探美國抗衡決心

中國和菲律賓就斯普拉特利群島(中國稱南沙群島)牛軛礁的爭議近日再掀波瀾。菲律賓指控中國在南中國海的部署侵犯菲方主權。而中國則堅持牛軛礁是中國南沙群島一部分。中方漁船在該礁及其附近海域作業避風,合理合法。有評論認為,中國在具爭議水域高姿態施展人海戰術,目的是試探美國抗衡中國的決心。

眾多中國船隻停泊在南中國海有爭議的牛軛礁附近。(2021年3月7日)

香港—

中國和菲律賓就斯普拉特利群島(中國稱南沙群島)牛軛礁的爭議近日再掀波瀾。菲律賓指控中國在南中國海的部署侵犯菲方主權。而中國則堅持牛軛礁是中國南沙群島一部分。中方漁船在該礁及其附近海域作業避風,合理合法。有評論認為,中國在具爭議水域高姿態施展人海戰術,目的是試探美國抗衡中國的決心。

中國船隻聚集牛軛礁

在有主權爭議的斯普拉特利群島牛軛礁周邊海域集結的中國漁船,高峰期超過二百艘,至今仍然有數十艘船停靠該處。

除了牛軛礁發現中國船隻。菲律賓軍方早前同時在多個與中國有爭議的島礁,包括西門礁,中業島,美濟礁,永暑礁,和渚碧礁一帶水域,也都發現中方船隻。

菲律賓當局相信,進入牛軛礁水域的中國漁船是由中國海上民兵駕駛。澳門軍事評論員黃東對美國之音表示,各種跡象都顯示,菲方的結論是有根據的。

黃東說:「從衛星上可以看到它的組織性跟規律性很強,基本上同款漁船是停泊在一起,說他們是海上民兵並不是抹黑。他們在海上逗留使外界覺得是一種常態。你也可以說他們很卑鄙。他們會說,自己沒有出動海軍,甚至連海警船都沒有。一堆一堆的所謂漁船可以長期在同一地方而不捕魚。那它吃什麼呢?所以它背後只能是國家的資金在支持。別的國家也沒有能力去支撐這樣大規模的,長期不捕魚的作業。」

菲律賓日前再次要求中國船隻離開,中方則反駁,沒有人可以「肆意批評」中國漁船在南中國海的活動。

黃東說:「(如果是)幾十艘漁船那還可以應付一下,可是你看它們是一堆一堆的漁船集中在一起,你想趕也趕不了。這些大型遠洋漁船比菲律賓很多巡邏艇還要大。那你該怎麼辦呢?除非你真的動用海軍,開槍開炮。」

請同時參閱:

紐時:北京用大量船隻收緊對南中國海控制

菲律賓國防部長洛倫扎納早前發表強硬聲明,指控中國船隻在牛軛礁聚集是試圖在南中國海佔領更多地方。中方則多次重申,中國漁船是在該海域避風,強調沒有所謂的海上民兵船。

海上民兵船乃故技重施

台灣的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軍事專家李正修接受美國之音採訪。他認為,中方以「避風」作為大批船隻聚集的理據缺乏說服力。

李正修:「應該說,裏面有民兵,也有漁民。他們這些漁民都是被中共動員的漁民。漁民必須仰賴打魚為生,所以怎麼可能無緣無故的兩百多艘漁船排列整齊群聚在那裏,而且聲稱要躲避從來沒有到來的暴風,可見這是中國大陸有意識的作為。」

在李正修眼裏,北京只是故技重施。

李正修說:「過往在國共戰爭也好,甚至打韓戰(韓戰),越戰的時候,都曾經大批動員人民來協助這樣的軍事作戰。因為他們知道,如果真正遵守國際法,軍人不能針對手無寸鐵的平民開槍。」

國際仲裁法庭在2016年裁定中國宣稱擁有南中國海島礁和島嶼九成主權的主張無效,當時中方表明不接受,也不承認有關裁決。中國駐菲律賓回應最新爭議時也強調,牛軛礁是中國南沙群島的一部分。

北京意圖把牛軛礁軍事化

軍事評論員黃東認為,北京的部署已非常明顯。

黃東說:「牛軛礁是中國目前覺得最重要的吧。它靠近菲律賓,(位於)九段線以內,基本上把整個南海都括進去。臨海化、法制化,然後再把它軍事化。短期而言,菲律賓漁民將無法進入捕魚,被迫離開,下一步可能就是施工隊進去,變成大型化要塞。(估計)中國會好像其他島礁那樣,會以民用為藉口,又說其他國家船隻在遇到災難時,可以在那裏避難。但是當建成以後,你稍微接近的話,它就會趕走你,一旦發生衝突就會把你擊沉。」

菲律賓除了視中國為重要經貿夥伴,在抗疫方面也極為仰賴中國,上周才剛接受中國捐贈的首批新型冠狀病毒疫苗。有分析認為,被視為親北京的總統杜特爾特面對風波一直保持低調,有可能是為了確保國內的疫苗供應。

黃東說:「現在我們可以體會到中國的經濟外交跟疫苗外交的厲害之處。咽喉讓中國捏着,不妥協的話,那很簡單,我不供應疫苗或是減少供應,或者是我抽走資本。現在就是在人家處於被動情況下欺負人家。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大國不應該是這樣子吧。如果懂得國際法和外交法的習慣的話,你就會覺得這不是負責任的行為。」

美國作為菲律賓盟友,又把中國視為競爭對手,拜登政府如何應對這次危機備受關注。

彭博社」的分析形容,中國漁船在牛軛礁的行動屬於「灰色地帶」策略,若美方派船艦前往反制,可能會被視為過度反應,反而像是侵略一方。

軍事評論員黃東認為,這次事件對於華盛頓而言十分棘手。

黃東說:「菲律賓的漁船漁民根本集中不了對等的力量去跟它博弈,如果你動用軍力警力的話就變成以大欺小,失去的可能是道德高地。我相信,(中國的)大外宣機器已準備好了宣傳策略,去試探美國將會怎樣做。菲律賓勾結美國欺負我的漁船漁民,我動用軍力去保護是我的正常維權行為。這策略從中國的角度來講是非常成功的。」

外界憂北京食髓知味

台灣軍事專家李正修則不排除日後北京會更「明目張胆」的可能性。

李正修說:「如果今天中共用這種方式讓菲律賓屈服的話,它很有可能在南海使用相同類似的方式,來維持軍事上和政治上的壓迫。如果讓菲律賓因為這樣子而屈服的話,中國大陸一定會食髓知味,繼續在更多地方製造這樣的紛爭。」

菲律賓政界人士對於牛軛礁爭議透過外交途徑解決普遍感到悲觀。有國會議員更認為,理應由東盟出面迫使中國就「南中國海行為準則」達成共識,但李正修認為,基於利益因素,東盟各成員國在南中國海問題上很難達成共識。

李正修說:「東盟只能說緊急召開會議,邀請中國大陸與會,問題在於中國基本上不太願意與東盟共同研商。中國大陸希望用雙邊協議的方式來擊破東盟的團結。中國大陸常常用經濟上的誘因,迫使很多國家跟中國大陸私底下協商,這造成很多東盟(國家)實在不願意在東盟會議上跟中國大陸撕破臉。」

新加坡國立大學政治系副教授莊嘉穎(新加坡國立大學網頁圖片)

新加坡國立大學政治系副教授莊嘉穎向美國之音表示,緬甸軍事政變加深了東盟各成員國的分歧,再也沒有餘力去解決牛軛礁的糾紛。

莊嘉穎說:「泰國不希望得罪北京。老撾和柬埔寨親北京。馬來西亞也是不希望得罪北京。菲律賓內部沒有辦法協調。越南則比較堅持挑戰北京對南海的主權要求。新加坡會儘量爭取能自主活動的空間。」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10/1579112.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