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謝田:基辛格警告 為什麼提一戰而不是二戰

—基辛格的苦心警告與荒唐建議

作者:
頗為耐人尋味的是,基辛格為什麼會提到第一次世界大戰,而不是人們更加熟悉的第二次世界大戰?大戰結束後,巴黎和會簽署和約。但從此之後,世界發生了真正的轉變。英鎊的霸權地位遭到美元的削弱,歐洲衰退,美日興起,共產主義也隨之趁機作亂。在中國,借着「五四運動」,共產主義的邪惡思潮進入了中國。

謝田:基辛格的苦心警告與荒唐建議 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先後七十多次到訪中國。圖為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北京大會堂接見基辛格。資料圖

美國前國務卿、中共的「老朋友」基辛格 警告說,美中兩國必須達成諒解,否則,我們的世界會「面臨第一次世界大戰 前的危險」。應該說,這是基辛格博士一個頗具用心、竭盡全力為中共操心不已的、一個煞費苦心的警告;但是呢,他提出的解決方案和給美國政府的建議,則非常荒謬並相當危險。

據法新社報導,現年97歲的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 月前表示說,美國與西方盟友需要與中國就全球新秩序「達成諒解」,否則,將面臨「第一次世界大戰 前的危險情況」。路透社的報導表示,這是基辛格在倫敦的查塔姆社(Chatham House)的一次視頻會議中作出的表述。

查塔姆社或「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Royal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是倫敦一個獨立的政策研究機構,旨在對國際事務和全球挑戰提出權威的評述。查塔姆社為人們所知,還因為他們創立了所謂的「查塔姆社規則」(Chatham House Rule)。「查塔姆規則」是說,參加按這個規則進行的會議時,任何人都可以隨意引用、發揮從會議討論中獲取的訊息,並自由發言;但發言者本身和其他任何與會者的個人身份和所屬機構的訊息,任何人都不得披露。這就是「查塔姆社規則」,其目的是鼓勵開放式的討論。

基辛格強調說,現在比過去要危險得多,雙方的高科技武器可能會導致「激烈的衝突」。 「雙方不斷發生衝突,雖然很多衝突可以解決,但總會有衝突失控的時候。」基辛格還表示,「中國正在變得越來越強大,在國家控制下,其實現技術進步的組織能力讓人讚嘆」。他又同時說:「但這不一定意味着中國在本世紀會在所有技術方面都將領先。」

基辛格提醒說:「美國要與中國這樣的競爭對手談判很艱難,另外一個問題是,中國是否會接受新秩序。」基辛格還強調,西方必須要相信自己。基辛格半個世紀後的繼任者、拜登的國務卿布林肯則表示,美中關係的很多方面「正變得越來越敵對,雖然兩國之間仍有合作的空間。」

頗為耐人尋味的是,基辛格為什麼會提到第一次世界大戰,而不是人們更加熟悉的第二次世界大戰?

第一次世界大戰(一戰)從1914年7月打到1918年11月,持續了4年多。戰爭從歐洲、非洲、中東,打到太平洋群島、中國的山東及南北美洲海岸。一戰的結果是協約國取勝,而德意志帝國、俄羅斯帝國、鄂圖曼帝國及奧匈帝國土崩瓦解。

一戰主要發生在歐洲,但戰火最終延燒至全球,大多數國家都被捲入。打贏了的協約國包括法國、大英帝國、俄羅斯、塞爾維亞王國、黑山王國、比利時、大日本帝國、意大利、葡萄牙、羅馬尼亞、美國、希臘、中華民國、和泰國。戰敗了的同盟國,則包括德意志帝國、奧匈帝國、奧斯曼帝國、和保加利亞。6,500萬人參戰,最後,以約2,000萬人受傷、超過1,600萬人喪生而告終。

雖然一戰的導火索是奧匈帝國的皇儲斐迪南大公和妻子索菲亞在塞爾維亞被刺身亡,但開戰的真正原因,歷史學家認為,是極端的民族主義、普法戰爭後的法國復仇主義、巴爾幹半島的緊張局勢、對殖民地的爭奪、和各國之間的軍備競賽。

一戰之前,就出現了摩洛哥兩次危機、波斯尼亞危機、巴爾幹兩次戰爭、直到薩拉熱窩的暗殺,最後導致戰爭爆發。在西方戰線,經歷了德軍的進攻和美國的參戰;東方戰線,則有德俄交戰、俄軍反擊;南方戰線,是巴爾幹戰場、奧斯曼土耳其戰場、意大利轉投協約國、和羅馬尼亞參戰。變成世界大戰之後,日本出兵,拉美諸國參戰,中華民國也參戰。除了陸地戰爭,還有海上的戰爭。

美國的參戰,始於德國潛艇攻擊英國郵輪,郵輪上一大部分乘客是美國人。因為德國持續的、無限制的潛艇攻擊,多艘美國船隻被擊沉,美國隨後與德國斷交。德國人希望美國後院起火,對墨西哥說,如果墨西哥對美宣戰,德國將協助墨西哥取回美墨戰爭後割讓給美國的失地!這給了美國參戰的依據,隨後向德國宣戰。

日本在甲午海戰和日俄戰爭後,打敗大清帝國和俄羅斯帝國;因為有英日的同盟,因此在一戰中加入協約國,向同盟國宣戰。日本參戰後發動青島戰役,攻打並佔領了德國在亞洲最大的軍港—-中國的青島。

中華民國的北洋段祺瑞政府,為了利益投向協約國,與德國斷交並向德奧宣戰,收回了天津德租界、奧租界和漢口德租界。中華民國沒有派兵參戰,只是通過官方與非官方的渠道組織數十萬華工前往歐洲,編成正規的中國勞工旅,為協約國擔負後勤。值得一提的是,北洋政府在一戰中,還趁機佔領了外蒙古!

大戰結束後,巴黎和會簽署和約。但從此之後,世界發生了真正的轉變。英鎊的霸權地位遭到美元的削弱,歐洲衰退,美日興起,共產主義也隨之趁機作亂。在中國,借着「五四運動」,共產主義的邪惡思潮進入了中國。

撫今追昔,歐洲當年有強烈的極端民族主義;英國對原材料市場實施壟斷;大英帝國殖民地的貿易體系涵蓋印度、澳大利亞等世界1/4的人口;美國內需市場龐大、但實行貿易保護;德國和日本市場狹小、發展有限,最終選擇擴張。自由貿易的理論家們認為,如果在一戰前實行市場開放、自由貿易,取消關稅,可能就不會有第一次世界大戰。研究金融的人們,則注意到一戰前的古典金本位制是怎麼終結的:英國因戰爭開支巨大、黃金外​​流,英鎊遭到擠兌,最後眼睜睜看着美元取而代之、成為新的霸權貨幣。

顯然,歷史的輪迴雖然相似,但不會完全相同。但縱觀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歷史,探索其背後的根源,審視巴爾幹半島的極端​​民族主義、普法戰爭後的法國復仇主義、對國際市場的爭奪、和各國的軍備競賽,回首當今世界,的確有百年前的許多影子。經濟和歷史學家認為,如果有市場開放、自由貿易、關稅豁免,人類可能會避免第一次世界大戰。今天中共煽動的極端民族主義、敵視西方的復仇主義、對國際市場的掠奪、和窮兵黷武的軍備競賽,與當年何其相像?中共也正在布下大規模戰爭的種子。基辛格選擇一戰作為參照,的確有其獨到的觀察和深刻的見解。

然而,雖然基辛格的警告頗有見地、甚至煞費苦心,但他的建議卻非常荒唐也非常的誤導,並有替中共操心、幫中共解套之嫌。按他對中共的了解,怎麼可能做出「美國與西方盟友需要與中國就全球新秩序『達成諒解』」的建議?中共不似德意志帝國、奧匈帝國、或奧斯曼帝國,而是超越所有邪惡帝國的共產主義政權。中共對全球秩序嗤之以鼻,更沒有與西方達成諒解的可能!美國的有識之士已意識到,如果不滅掉中共,中共就會滅掉整個西方世界,並奴役人類!

的確,當今的國際社會比100年前要危險得多,高科技武器會導致「激烈衝突」。禁止中共接觸最尖端的高科技武器,才是避免衝突的關鍵,這也是川普主義已經實施的正確國策。尋求與中共「達成諒解」,只會加速中共獲取尖端武器的步伐。一個用人工智能、基因武器武裝起來的政權,知道自己終將會被歷史拋棄、被中國人民唾棄,它怎麼可能坐下來與美國談判、尋求和平共處?

基辛格的建議極盡荒唐,希望不會讓布林肯迷失方向。但拜登的團隊如果繼續執迷不悟、認為美中之間「仍有合作的空間」,薩拉熱窩的槍聲,還真的有可能重演!

謝田博士是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講席教授)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09/1578882.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