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加拿大為何遲遲不能決定禁用華為?

華為公司財務總監孟晚舟和她的保安團隊走出加拿大卑詩省最高法院。(2020年12月8日)

上個星期,加拿大創新科學與工業部部長方索瓦-飛利浦·尚普涅(Francois-Philippe Champagne)在接受彭博社訪問時表示,政府會在不久的將來,就是否禁止華為5G網絡做出決定。

他還強調,這個決定將對未來世代產生重大影響。它不僅僅是關乎加拿大,也需要分享同樣價值觀和原則的民主國家間相互合作。

尚普涅之前兩年擔任特魯多政府的國際事務部部長,正是他牽頭,超過58個國家聯合簽署了「反對隨意拘押外國人宣言」,所以他對孟晚舟事件以及華為5G技術使用牽涉出來的一系列問題的背景非常熟悉。

也是在這兩三年間,加拿大在國家安全方面最重要的同盟「五眼聯盟,the Five Eyes」中的其他四個國家,澳大利亞、新西蘭、英國、和美國,都已經先後正式表態,會禁止或是限制華為5G網絡技術使用。

去年七月,連一度已經決定使用華為5G網絡的英國也改變決定,表示會逐漸棄用華為技術,到2027年前拆除已經採用的華為設備。

面對遲遲無法做出決定的盟友加拿大,另外「四眼」表示不理解。

過去這兩年,美國兩黨的多位高級官員一有機會就會對加拿大提出警告,「不要讓華為碰你們的5G網絡」,甚至威脅說,「如果我們的親密盟友讓特洛伊木馬病毒進入,情報分享會受到影響」。

「五眼聯盟」的形成可以追溯到二戰爆發初期,英美之間的情報合作。二戰之後,當時的英國首相丘吉爾認為,對抗前蘇聯需要幾個英語民主國家合作。而從冷戰時期直到現在,這五個國家一直分工合作,相互分享情報,應對各類國際安全擔憂。

前加拿大安全情報局分析員、卡爾頓大學(Carleton University)的斯坦芬尼·馬爾文(Stephanie Carvin)教授表示,「五眼聯盟」對加拿大在情報方面的作用至關重要。加拿大沒有實地採集信息情報的能力,很多情報需要依賴英美盟友。理想狀態下,五眼聯盟以及法國、德國這樣的民主國家,應該制定共同策略,保證網絡基礎建設和通訊安全。

同時,「五眼聯盟」的合作不僅僅是在應對華為5G技術使用方面,在涉及中國人權問題上,他們也常常共同發聲,表明立場。

而中共政府對於「五眼聯盟」絕對沒有什麼好感。去年年底,中共採用新的規則取消香港民主派議員資格之後,「五眼聯盟」發表聯合聲明,表示嚴重關切。

19年,加拿大上一屆聯邦大選之前,自由黨政府總理特魯多就不斷被政治對手逼問,是否會允許中國科技巨頭華為公司參與加拿大5G(the fifth generation,第五代)互聯網絡建設的問題。特魯多當時稱,會在選舉結束之後,就此做出決定。

當時,加拿大應美國要求逮捕了華為財務總監孟晚舟,並展開了將她引渡美國的聆訊,而中共隨後逮捕了兩位加拿大公民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麥克·斯帕弗(Michael Spavor),加中關係急轉直下。

特魯多領導的自由黨在那次選舉中贏得了少數黨政府。又是一年半的時間過去了,聯邦政府依然沒有就此做出正式決定——而無論是孟晚舟案還是兩名麥克案,也都懸而未決。

去年11月,加拿大聯邦議會投票,通過了反對黨保守黨外交事務評論員莊文浩(Michael Chong)的一項動議,要求自由黨政府必須在30天之內做出是否允許華為參與建設加拿大5G網絡的決定。

總理特魯多和國家安全部部長貝理雅(Bill Blair)多次被問及這個問題,他們給出的答案就是不斷重複「我們正通過一定的程序,對華為5G網絡進行風險評估」。

這成了加拿大政治中最敏感微妙的決定之一。

而早在兩年前,中共就警告加拿大,小心禁用華為5G的後果。

時任中共駐加拿大大使的盧沙野在記者會上表示,在對待華為公司的問題上,加拿大應該「做出明智選擇。」

為什麼加拿大政府依然無法作出決定?

那麼,加拿大政府為什麼遲遲不能就是否使用華為5G技術做出正式決定呢?

卡爾文教授的分析是,關鍵還在於加中關係最敏感的孟晚舟以及兩名麥克事件。孟晚舟的華為財務總監身份,中共政府在孟晚舟事件上的強硬態度,而兩名麥克案雖然審理完畢,但未來的判決和兩人的命運依然不清晰。此外,孟晚舟遭加拿大拘捕之後,先後有四名加拿大人因販毒等罪名被中共法院判處死刑——這些都是總理特魯多處理事件格外謹慎的原因。

而加中論壇顧問委員會成員、渥太華大學科學技術與政策研究所的資深研究員瑪格麗特·麥凱格-約翰遜(Margaret McGuaig-Johnston)認為,這與過去幾年加拿大與美國的盟友關係變化有關。

她表示,當我們看到,美國的外交官與加拿大外交官肩並肩站在北京和丹東的法庭外支持兩名麥克的時候,就會意識到,拜登政府對加拿大的承諾和真誠的盟友關係,會讓特魯多更有信心儘快作出決定。

加拿大最終會禁止華為5G嗎?

今年二月初,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SIS)局長大衛·維格諾(David Vigneault)罕見地在公開講話中警告說,加拿大成為敵對外國政府的「攻擊目標」,通過間諜行動及外國影響力運作來達到「政治、經濟、和軍事上的優勢」。

他還特別點了俄國與中共的名字,稱北京參與了「對我們的國家安全和主權構成直接威脅的活動」。

2020年底,多倫多大學蒙克全球事務與公共政策學院公民實驗室(Citizen Lab)高級研究員克里斯托夫·帕森斯(Christopher Parsons)發佈了針對華為5G網絡的長篇調查報告。

克里斯托夫·帕森斯對美國之音分析說,如果加拿大政府最終決定禁用或限制華為5G網絡,首先,是出於地緣戰略的因素和來自美國的壓力。

再有,5G網絡被認為是關鍵性的基礎建設,會徹底改變目前的一切,從工廠,到醫療健康系統,到電力,到個人和家庭,都將因此而連接起來——西方政府肯定會就此進行風險評估。很顯然,中共會給未來的地緣政治帶來很大影響,但西方政府發現,他們越來越無法預測中共的行為。所以,5G網絡這樣關係到加拿大數碼經濟未來的決定,自然會擔心它受到中共政府的影響。

最後,是在技術層面,帕森森認為,美國政府決定對華為採取制裁措施,限制其進口更高質量以及更安全的晶片,這也意味着,加拿大政府在進行安全評估時,會認為這項制裁將導致華為在市場上缺乏競爭力,對它的5G網絡更新帶來技術障礙,進而對它繼續給加拿大提供技術帶來影響。

不過,在報告中,帕森斯確認為,西方國家對華為5G帶來的國家安全擔憂,在證據上比較模糊。加拿大應該對各個提供5G網絡技術的公司進行統一的安全評估,制定一個標準,而不是基於模糊的安全隱患來做出決定。

但瑪格麗特·麥凱格-約翰遜認為,正是基於華為公司的背景和過往的行為,令加拿大政府擔心自己的國家安全受到損害。

比如,華為公司與中共政府的緊密聯繫令人不安。而根據中共通過的《情報法》規定,中國國內任何組織和公民要依法支持、協助和配合國家情報工作。同時,國家會對這些個人和組織給予保護。

再比如,去年二月,美國對華為提出16項指控,稱華為」長期使用欺詐和欺騙手段盜用美國同行的先進技術」;而今年二月初,有媒體質疑華為公司參與了中共政府對維吾爾族人的人臉識別監控系統的研發等。

麥凱格-約翰遜女士還認為,真正令加拿大政客與民意大轉移的依然是孟晚舟和兩名麥克事件。

她表示,老實說,我認為,最重要的是,我們現在了解了中共的國家意圖。事實已經證明,中共對加拿大的惡意。加拿大最終會做出禁止或是限制華為5G網絡的決定,目前只是在等待時機宣佈,以及操作細節——是直接全面禁止,還是像英國那樣逐漸讓華為5G退出。

去年八月,媒體報道稱,在久久等不到政府就華為5G技術使用的正式決定的情況下,加拿大兩家無線通訊巨頭,貝爾公司和特拉斯公司,已經開始與瑞典的愛立信以及芬蘭的諾基亞合作,建設5G網絡。

華為公司加拿大分部的負責人之一豪斯(Benjamin Howes)在接受採訪時曾表示不滿。他說,華為公司不是中國政府控制的公司,從來不會在其他國家為中國政府從事間諜和情報搜集工作,也一直遵守所在國的法律。比如,華為公司在加拿大參與建設和經營的4G網絡就沒有引起過任何安全上的問題。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08/1578465.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