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愚蠢的戰狼外交 推動日本軍事崛起 成中國最大威脅

作者:

2022年將是中日邦交正常化50周年。4月5日,中共國外交部長王毅電話日本外相茂木敏充。王毅在電話中勸告日方「不捲入所謂大國對抗」,不要「被一些對中共國持有偏見的國家『帶節奏』」。王毅提醒,雖然日美同盟,但「中日也簽署了和平友好條約」。茂木敏充則對中共國海岸警衛隊「入侵尖閣諸領海」、南海局勢、香港局勢以及新疆維吾爾人的人權狀況表示嚴重關切,並敦促中共國採取具體行動。對此,王毅再次闡明了中方立場,並稱日本「作為近鄰對中共國的內部事務保持起碼的尊重,不要把手伸得太長了」。電話中,王毅雖然沒有直接點名美國,但稱之為「某個超級大國」,並表示:「跟隨這個超級大國的少數國家也無權壟斷多邊規則」。

就在王毅與茂木敏充通話的同一天,「四方安全對話」成員國美國、日本、澳洲和印度與法國在孟加拉灣展開三天海上聯合軍事演習。日本即將與德國舉行外交和國防部長會談,應對中共國在印太地區的挑戰。日本首相菅義偉將於4月16日訪問美國,與拜登總統舉行峰會。如何看待中日關係的變化?日本會加入美國對華新冷戰嗎?下面,我談談自己的看法。

第一,日本反中共國態度鮮明

在中美上個月阿拉斯加會晤前,美日舉行了2+2會談,會後發表聯合聲明,共同抨擊中共國不守國際秩序,批評中共國人權惡劣,指中共國「系統性蠶食香港自治,損害台灣民主,破壞新疆和西藏人權,在南中共國海違反國際法」。而且,從日本首相菅義偉到日本防衛大臣,都在不同場合公開點名批評了中共國的行徑。

日本外相茂木敏充3月17日明確表示,日本不會為了保持與中共國的經濟關係,而在人權和海洋活動方面讓步。

有報道稱,日本公開嚴厲批評中共國,日本並非討好美國,而是明確無誤地主動選擇。這從日本駐北京大使垂秀夫的公開表態就顯露無疑。3月18日,日本駐北京大使垂秀夫前往天津訪問,與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會晤。李鴻忠聲稱,他對日本批評中共國的內政,干涉香港、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台灣等議題,明顯破壞正在改善的兩國關係,感到遺憾。垂秀夫當即表示,對於李鴻忠的指控完全不能接受。

由於地緣政治和經濟利益依存等因素,日本一直試圖與中共國維持一種平衡的關係,即使在1989年六四事件爆發後,與西方其他國家比起來,日本因反應相當節制而受到廣泛批評,但為何現在突然變了臉呢?

第二,為何日本不再忍讓?

日本對華態度強硬源於中日由來已久的衝突。中日兩國自1972年建交以來,關係時好時壞,但最終跌入「冰點」。2012年9月11日,日本政府花費20.5億日元收購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將其國有化,引發了中共國強烈抗議,此後中日外交摩擦一直不斷。領土爭端自然會牽扯到複雜的歷史恩怨問題。

2018年是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締結40周年,當年的10月25日-27日,安倍晉三攜500餘名商業領袖訪問中共國。這也是2012年中日兩國交惡後,日本首相的首次來訪。在此之前的5月,李克強曾訪問了日本。安倍要在「化競爭為協調」、「成為合作夥伴而非威脅」、「推進自由公平的貿易」三原則下,開啟中日關係新時代。可以說,2018年中日關係迎來了一個小陽春。

但中日關係的改善主要源於經濟貿易。2017年中日貿易額3030億美元,中共國順差300多億美元,已連續11年成為日本的最大貿易夥伴國。其次,川普總統對中日兩國發起了貿易戰。美國政府對鋼鋁製品的關稅也涉及日本,川普曾威脅對日本汽車及零配件徵收關稅。日本的經濟增長依賴於出口,泛太平洋貿易有任何風吹草動,都將衝擊日本。習近平希望修復中日關係作為中美衝突的對沖。其目的在於,既要打破日本與美國聯手,對華採取敵對政策的格局,又要防止日本與台灣抱團對抗大陸。修復中日關係,有利於保持西太平洋甚至印太地區的軍事戰略平衡。安倍晉三修復中日關係也有自己的考量,除了共同應對美國的貿易戰外,日本希望在維繫日美安保同盟的同時,在印度-太平洋地區建立更加平衡的國際關係體制。

但隨着拜登政府的上台,美日盟友關係得以修復。中共國近年來對有爭議的釣魚島(尖閣諸島)頻繁「進入」,在「東海南海的擴張」行為,成為日本安全的主要矛盾。同時,中共國人權狀況敗壞,破壞香港自治,新疆大規模關押維吾爾人,對台灣步步逼壓,致使日本輿論對華不滿情緒不斷增長,日本政府不得不調整對華戰略。

第三,日本加入美國新冷戰陣營

據日本《朝日新聞》援引知情人士透露,日、美、法3國計劃5月11日至17日在日本陸上自衛隊霧島演習場、陸上自衛隊相浦駐囤地(長崎縣佐世保市)、九州西方海空域等舉行聯合演訓,三國希望加強合作,以牽制中共國。日本《讀賣新聞》4月5日的報道,德日雙方計劃於四月中旬舉行雙方首次「2+2」會談,四位部長將會討論如何實現「印太地區的開放與自由」以及其他安全領域的雙邊合作,以應對中共國在該地區與日俱增的霸權行為。

時評人士鄧聿文指出:在拜登的對華政策中,同盟體系是非常重要的一環,拜登政府注意和盟友協調立場,也考慮盟友利益,願為盟友出頭,帶動它們一起抗中,這個效果已經顯現。在前期幾個「2+2」會談、「四方對話」以及布林肯和拜登同北約和歐盟的會議上,美國和盟友達成初步抗中共識。

西方國家對中共國的制裁讓人看到有某種冷戰重現的味道。今天的美中對抗,意識形態和價值觀依然是重要內容。美國最擔憂的,是中共國這種極權模式挾經濟崛起而成為全球廣大的發展中共國家效仿對象,從而衝擊美國在二戰後建立起的國際秩序,威脅西方價值觀。這已構成對美國和西方最大的挑戰。經過前幾年的較量,應該說,現在整個西方國家都已意識到這一點,抵制中共的極權模式及支撐該模式的價值觀在全球的傳播,是西方世界共同的使命。

日本是美國的盟友,對抗中共國並不僅是討好美國,對於日本安全也有現實的需要。日本作為世界第三大經濟體,一直期望在國際舞台上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成為名副其實的強國,美國對華新冷戰使日本戰略地位凸顯,也為日本擴充自己的軍事力量和國際影響力,重塑自己的強國形象提供了契機。

第四,習近平外交政策失敗

中共十九大是中共國內政外交的轉折點,習近平開始雄心勃勃地實行中共紅色帝國計劃。他對內實行極權主義,全面否定鄧小平改革開放政策,返回毛澤東極權主義路線,最終造成了政治風聲鶴唳,萬馬齊喑;經濟凋敝、危機四伏,民營資本倉皇逃離。這是習近平始料不及的,因為他的第一個五年通過反腐集權順風順水,但十九大才過去三年,他的政策就開始四處碰壁,狼煙四起。

十九大後,習近平對外推行大國外交,拋棄了鄧小平在外交上「冷靜觀察,沉着應對,韜光養晦,決不當頭,有所作為」的二十字囑託,鋒芒畢露,揚言要走近世界舞台中央,為人類提供中共國智慧和中共國方案。習近平的戰狼外交,簡而言之就是暴發戶式的狂妄和不知自己的分量,明顯缺乏外交智慧。可以說,習近平的恣意妄為使中共國外交目前正面臨着極大的困境,這是中共建政以來前所未有的。

縱觀中共的外交史,我不得不說,習近平是最缺乏外交智慧的中共領導人。毛澤東在「文革」後期,面臨着蘇聯軍事侵略的威脅,積極調整對外政策與美國和解,通過「乒乓外交」向美國伸出橄欖枝,邀請尼克遜訪華,實現了中美關係破冰。毛澤東雖然在內政上整人有術,治理無方,但在對美外交上還是可圈可點。鄧小平時代的外交政策是務實外交路線,親美親日親西方國家,放棄意識形態外交,堅持對發達國家開放。高善文先生披露鄧小平為了實現中美關係正常化,不惜發動中越戰爭作為投名狀。

就中日關係而言,鄧小平1978年訪日,參加《中日和平友好條約》批准書互換儀式,打開了日中友好的大門,並從日本現代化實踐中獲得重大啟示。我還記得,20世紀80年代,胡耀邦曾邀請3000餘名日本青年到中共國訪問,為中日友好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儘管由於領土爭端,中日關係衝突不斷,兩國都能有效管控分歧。但今天中日關係不一樣了。中共國在世界上不再韜光養晦,日本也不需要再遮遮掩掩了。

現在,我們進行一個總結。日本與中共國存在複雜的歷史恩怨,釣魚島(尖閣諸島)是中日懸而未決的領土爭端。在2018年由於川普政府對中日分別展開貿易戰,致使中日兩國抱團取暖,但兩國深層次的矛盾並未解決。日本是美國固有的盟友,兩國簽有日美安保同盟,具有相同的價值觀。習近平政權的戰狼外交不僅使日本感到威脅,而且中共國對香港、台灣民主自由的打壓和對新疆維吾爾族的種族滅絕,使日本社會輿論反華情緒高漲,日本政府調整對華政策是必然的。美國對華新冷戰也為日本重塑自己的國際形象提供了千載難逢的機會。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08/1578464.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