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反共是未來15年世界局勢「 中共膽敢宣戰會如何?這個辛丑年,中共為何不敢提?

亞裔反歧視遊行不許反共引華人衝突;中共制裁新疆問題博士,全球逾400學者譴責政治審查;美媒:中共統戰組織中美交流基金會瞄準美國黑人團體

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阿波羅網熱點直擊中美大事 我是李方,今天是美國時間3月30號星期2。亞洲時間 3月31號星期3。今天的中美大事有共7條 內容:

吞併台灣 如果中共膽敢宣戰 會如何?

柯文哲:反共是未來15年世界局勢

北京改變特首選舉規則 北京日後已無須和香港商界結盟,也可在香港為所欲為。

三藩市亞裔反歧視遊行 不許反共引發華人內部起衝突

美媒:中共統戰組織瞄準美國黑人團體

北京「反制裁」英國新疆問題博士  全球逾400學者聯署譴責政治審查

中共對美國強硬?為何中共宣傳少一個辛丑年 


吞併台灣 如果中共膽敢宣戰 會如何?

民報發表前報社總編洪博學的專欄文章說,中共如果還把併吞台灣,視為不能改變的目標,那麼兵戎相見,就無法避免,從目前的陣勢來看,有能力加入戰局的也就屈指可數。

如果中共膽敢宣戰,美國已經擺出圍毆中共的態勢,美日澳印台聯軍,中共則找來俄羅斯助拳,北韓經濟惡化,擺個打架樣子,放煙火還可以,真的加入開戰,等於把南韓卷進戰火,北韓飢餓人民肯定造反,俄羅斯同樣卡在經濟難關,戰爭本錢不足,最後還是中共孤軍上場,中南半島國家也只有看戲的分。

如果中共內部還有聰明人,一定會勸習大大別鬧下去,現代戰爭不是靠人多,靠的是金錢和科技力量,中共雖然不吃普世價值這一套,但是,想要打敗全世界,沒有錢還是辦不了事,看看歷史,沒錢的國家先投降,這才是真理。

請系紀念品想清楚了,搞搞義和團,宣佈中國睡醒了,讓中小學粉紅內心沸騰一下,這還可以,若把戰爭當真了,先被摧毀的就是中共紅色政權。

柯文哲:反共是未來15年世界局勢

台北市長柯文哲日前表示,中國的人權確實需要改善,反共浪潮將是未來15年的世界趨勢。

近日,美國和歐盟27國,還有英國和加大共30國,針對中共對新疆維族的人權迫害,聯手制裁4名中共官員和一家實體。中共則煽動國內輿論攻擊拒用「新疆血棉」的國際品牌,包括H&M、耐克、阿迪達斯等。「新疆血棉」是指中共當局強迫勞動力採摘的新疆棉花。中共試圖要挾這些品牌向國際社會施壓。

台灣一些親共藝人也出來替中共站台,參與抵制洋貨運動。針對台灣藝人選邊站的現象,台北市長柯文哲3月28日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中共在人權方面確實需要改善,反共浪潮在未來15年仍會是世界局勢。

他坦言,全球化已經成為「半球化」,這是一種國際趨勢,講白了就是選邊站。

台灣立法院院長游錫堃則在臉書上評價說,「抵制新疆棉已經不是政治問題,而是人權問題!」

美媒:中共統戰組織瞄準美國黑人團體


據美國媒體《每日電報》3月28日報導,美國官員發現,中共統戰組織智囊團從2014年起就已經把手伸進了美國傳統黑人大學以及國會黑人核心小組,並與其成員建立了密切的聯繫。

希望之聲編譯報導,是指美國1964年前專為黑人而設的高等教育機構。美國現有105所(歷史上的黑人學院和大學,HBCU)此類大學。

報導說,中情局局長伯恩斯(William Burns)2月份在參議院確認聽證會上作證說,在他領導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期間,就對中美交流基金會(CUSEF)的活動表示懷疑。出於對「中共影響力行動」的擔憂,他曾斷絕與中美交流基金會的聯繫,因為該基金會與中共組織有關係。

中美交流基金會被認為是中共智囊團組織,總部設在香港,也被懷疑是中共前線組織。它對黑人社區的宣傳計劃是其大計劃中的一部分。

報導說,該基金會與傳統黑人大學及國會黑人核心小組(CBC)成員的大多數聯繫是由位於華盛頓特區的通訊公司威爾遜全球通訊公司(Wilson Global Communications)安排的。

根據該公司在3月22日提交的最新《外國代理人登記法》(FARA)文件,中美交流基金會在過去六個月中向該公司支付了89,844美元,以便與傳統黑人大學的領導和學生舉行虛擬會議。

自2017年1月以來,中美交流基金會已向威爾遜公司支付了667,641美元,讓該公司向中美交流基金會提供「溝通和公共關係服務,其中包括與美國民選官員的聯繫」。該公司還負責協調由中美交流基金會資助的大學生和傳統黑人大學領導前往中國的旅行,安排中美交流基金會與國會黑人核心小組成員之間的聯繫。

根據美國司法部提交的文件,聯邦調查局在傳統黑人大學的負責人出訪中國之前就向其提供了安全簡報。

伯恩斯說,中共部署這類組織與美國機構聯繫,作為「整個政府方案的一部分……以試圖影響美國的政治、經濟和文化發展,給中共帶來利益。」

三藩市亞裔反歧視遊行 不許反共引發華人內部起衝突

支持亞裔平權的反共人士所舉的標語和旗幟。(懷亞特·白提供)


自由亞洲電台報導,三藩市亞裔在3月27日舉行了大規模反歧視遊行。其中來自大陸、香港的反共人士與親共的集會者發生了口角及肢體衝撞,反映出遊行隊伍存在的政見差異。

上午11時活動參加者之間發生的一次衝突。

反共人士與集會者近距離口角的情形。(孫誠拍攝,RFA獨家首發)


當時,有數名大陸、香港的反共人士手舉「停止亞裔仇恨」(Stop Asian Hate)、「自由維吾爾」(Free Uyghurs)字樣標語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旗幟出現在廣場上。其他一些集會者對這些反共人士變現出反感,大聲辱罵,要求反共人士「滾出去」(get out),雙方發生了近距離口角,甚至肢體衝突。

在衝突中,有反共人士遭到了對方的衝撞。灣區民運人士胡金煒說,當他在現場舉起「停止亞裔仇恨」標語和「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旗時,集會者反應激烈:「他們一直推我,把我推到了馬路外面,非常想要揍我的樣子, 但是因為有警察在場,警察也調解,說我們可以站在馬路對面。」

另一位活動參加者吳先生說:「我舉起了牌子,牌子的一面寫着『停止亞裔仇恨』,另一面寫着『中共是真正的種族主義者』(CCP is real racist),就有一個年輕人過來,要扯掉我的牌子。」

「福建人在灣區」的伊森·劉燈光人要求反共人士離場。據公開信息顯示,現任「福建人在灣區」會長楊寶海及副會長楊曉川,曾於2019年8月20日在三藩市發起和組織反對香港抗爭的集會。

中共對美國強硬?為何中共宣傳少一個辛丑年 

 alt=

美中阿拉斯加會晤後,《人民日報》等官方媒體,隨即發起「兩個辛丑年的對比」話題標籤,在中國大陸網絡上掀起一波討論熱度,而且連日登上微博熱搜榜。中共官方宣傳,提出的是120年,指的是從1901辛丑年到今年的辛丑年。

評論員石山在大紀元發表評論文章說,其實120年中,應該有三個辛丑年,而不是兩個。中共跳過的第三個辛丑年尤為慘烈。

1961年,是中共在中國大陸建立政權的第12年,1961年也是中共三年大饑荒的最後一年。從1959年到1961年,中國大陸上千萬人非正常死亡。

這三年死了多少人?發現最保守的估算之一,居然是美國中央情報局,該局1962年的一份報告說,中國大陸發生大饑荒,最少餓死了500萬人。到了上世紀末,中共內部各種官方和半官方數字出來後,大家基本認知是,包括1961年辛丑年在內的之前三年,中國大陸死亡人數最少2500萬,最多4500萬。

據資料顯示,大饑荒時期,河南信陽餓死了105萬人,很多村莊全部死光了,絕戶屯就不用說了,成百上千家絕戶,絕戶的村莊,一個村莊全死完死亡人數就不是小數。

人吃人

古往今來,只要出現人吃人現象,這就說明饑荒已經達到相當嚴重的程度了。

在三年大饑荒中,人吃人多數是吃死人的屍體。一般分為兩類,一是到野外盜取新掩埋的死屍吃,二是在死人沒有掩埋之前就地宰割吃了,這種情況多發生在家庭之內或鄰居之中。

在人吃人事件中,最慘烈的莫過於把活人特別是自己的親屬弄死充飢。三年大饑荒中,這類案件並不少見。

據梁志遠在《大饑荒時安徽亳縣人吃人見聞錄》一文中披露,據張催糧回憶,1960年春,我家觀堂公社集東一里張莊張韓氏,全家4口人,餓死兩口之後,身邊只有一個瘦弱的女兒,她迫於飢餓,喪失理智,打死了女兒,將其煮吃,之後精神失常,有時呼叫女兒的名字。

中共拒絕救援饑民

據原河南省信陽行署專員張樹藩回憶:「當時信陽地區餓死那麼多人,並非沒有糧食,所屬大小糧庫都是滿滿的。」

張樹藩的秘書余德鴻後來也證實,當時上面確實不准開倉放糧。他說:「我們當時整個地區還有11億斤,那是國庫的糧食,是不能動的。」

中共還拒絕外援,如美國當時提出向中國提供500萬噸小麥的援助,但遭到中共特使王炳南的拒絕,他轉達了毛澤東的建議:如果美方需要中方的幫助,中方願意勒緊褲帶援助一些大米和小麥。

另外,中國在大批餓死人的情況下,中共還大搞對外援助、大搞核武器、大建行宮、搞三門峽工程、大搞黃金儲備、儲糧釀酒等;同時,中共還阻斷饑民逃荒,加重了災難。

北京「反制裁」英國新疆問題博士  全球逾400學者聯署譴責政治審查

 alt=

上周一(3月22日),歐美多國在同一天宣佈,就新疆人權問題制裁4名中共官員和1個實體。其後中共反制裁,先是對歐盟的10位人士和4家實體進行制裁;上周五,中共又宣佈制裁英國的9位人士和4家實體,其中包括英國紐卡斯爾大學(Newcastle University)的新疆問題學者芬利(Joanne Nicola Smith Finley)博士。

芬利博士研究新疆問題已有30年,自2017年以來,她就開始為英、美、加拿大及歐洲各國的律師事務所、難民組織和非政府組織提供相關資訊。

中共對學者的制裁,引發了400多名西方學者的不滿,他們在英國《泰晤士報》發表公開信,譴責中共的政治審查制度,是嚴重危害了全球大學的學術自由。公開信指出,大學不是國家部門,而是致力於追求真理的自治學術機構。

參與聯署公開信的英國諾丁漢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傅洛達(Andreas Fulda)指出,中共不懂學術自由,芬利不僅批評中共,她也批評英國政府!這就是學術自由,學者們批評中共是很正常的,美國政府、英國政府、德國政府都遭到過學者批評。難道我們只能批評川普,不能批評習主席嗎?中共不接受這樣的學術自由,就是因為害怕我們的批評。中共這樣的政黨,提出的要求都是這麼的不合理,我們就是應該說「不」!

傅洛達認為,本次400多名學者聯署公開信,就是西方主流學者「拒絕自我審查」的轉折點。過去自我審查在西方學術界非常普遍,很多學者怕得罪中共,怕去不了中國、拿不到簽證、上黑名單,但現在很多學者越來越意識到,中共對西方學者「自我審查」的要求,是不合理的,是不應該接受的。

法國漢學家侯芷明(Marie Holzman)表示,中共國內很多教授必須服從當局,國外公開提維族人權的學者,也會受到中共的懲罰。中共要控制全世界的教授,這是教授們非常不能接受的。因為對教授來講,基本的原則就是獨立和有良心。

北京改變特首選舉規則 北京日後已無須和香港商界結盟,也可在香港為所欲為。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李文波唐寧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331/1575126.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