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金鐘:被掩蓋的中國奇蹟

作者:
中國貧窮積重難返的歷史教訓告訴我們,在專制的牢籠中,不可能挖掉窮根,就如普列漢諾夫所說:「一個民族沒有自由和民主,吃的再好,住得再好,無異於一群飼養得精美的牲口。」請問習近平,當你在陝北當知青,啃生豬肉時,你會感到幸福嗎?聽說你嗜酒,我留意到在北京盛大宴會上,你率先獨飲,這是窮根未斷的症候……

 

(按:本文對中共當局最近宣稱,中國脫貧成功,創造人間奇蹟。剖析貧窮問題被忽視的嚴重方面。中國貧窮千百年,與人權、政治隨行,無法畢其功於一役。無專制之脫罪,便無真正脫貧之可言。對比歐美經驗,中共之欠債,終將面對,無可逃脫。)

新春伊始,習近平北京召開慶功會,高調宣稱取得「脫貧攻堅戰」全面勝利,創造了「人間奇蹟」。外界一片沉默,中共數十年宣稱「勝利」「奇蹟」,不計其數。人們的情緒,好奇多於捧場。

首先,貧窮的標準是什麼?古今中外貧富無處不在,孫中山力倡均富,共產黨共產七十年。今天已是第二富國,竟然要攻打貧窮,窮人在何方?這是很有趣的問題。中共當局宣稱,按其標準,現有「9899萬農村貧窮人口」。宣稱這近一億窮人,已經「全部脫貧」,中國已沒有窮人。

【中國貧窮標準異於歐美,人均GDP排名68】

貧窮的標準,以聯合國制定的「全球絕對貧窮線」為準,是人均日收入1.9美元,一年就是693美元,合人民幣4500元一年。世銀據此測算中國貧困人口為8700萬。但中共官方說,按我們的標準應該是9899萬人。(表示沒有「瞞產」)。李克強總理去年5月說,中國有「六億中低收入及以下人群」,每月收入也就1000元左右。此數化為年收入為12000元(人民幣)比聯合國貧窮標準4500元高很多。顯然這不是貧窮人群的月收入。

我們不妨以官方資料看看,從「改革開放」初期1985年起,官方訂的各年貧窮標準(人民幣):1985年—200元、1986年—206元、2000年—625元、2001年—865元、2010年—1274元、2011年—2300元、2015年—2855元、2020年—4000元。

至於貧窮線以下的人口數,官方提供如下:2010年—1.66億人、2015年—6000萬人。2020年—9899萬人。世銀的調查說,按照每天1美元的貧窮線計算,1981年中國貧窮人口是8億人口的63%,約有5億人。2004年下降到10%,約有8000萬人。簡言之,中國窮人,40年來減少了4億人。被外界稱為改革開放的「歷史性貢獻」。

習近平則高調宣稱2012~2020的脫貧攻堅戰的勝利達到「人間奇蹟」。這需要和世界的狀況加以比較: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發表排行榜,中國GDP總量2010年超過日本,2014年達到10萬億美元排名第2時,人均GDP7589美元,卻排名第90!即落後於90個國家。六年後,IMF推算2020年人均GDP,中國20984美元。遠低於新加坡、美國、香港、台灣、德國、加拿大、法國、英國、日本、南韓、俄羅斯等國,排名68,仍比大多數國家要貧窮。

納入PPP的「人均GDP值」,被認為是最能代表人民生活水平的數據。中國2020年人均突破2萬美元,但同期並非最富的美國是6.7萬、香港是6.6萬、台灣是5.7萬(美元)──而中國的貧窮標準是4000元人民幣,只合615美元(每日1.7美元)!還在聯合國每日1.9美元的貧窮線之下。換言之,中國貧窮人口的年收入只有全國平均收入的2.9%。因為貧窮標準差別大,美國和英國都以「人均收入中位數」的50—60%劃為貧窮線。例如美國2009年兩口之家的貧困標準為14570美元(相當約94700元人民幣),即每天收入40美元(相當260元人民幣)。因此,有人說,按照聯合國人均1.9美元的貧窮標準,「美國和歐洲大多數國家已經沒有窮人」。美國人口普查局2020數據,美國四口之家的貧窮線是年收入26000美元(約人民幣17萬元)另外還有住房、醫療、食品補助及義務教育等法定福利。美國的富裕、工人階級中產化,已是戰後左派學界質疑馬克思的重要論據。

【中國的貧窮: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1、脫窮速度遠遠落後於致富發展──對比1985和2020這段35年的GDP總值與貧窮標準的變化:1985年GDP總值3098萬美元,2020年已達15.65萬億美元,增長50倍。貧窮標準(人民幣)1985年為200元,2020年調高為4000元,增長20倍。二者相差30倍!換言之,按照GDP即整體經濟的發展速度去關注人民的貧窮狀況,以50倍的增長率計,今天的貧窮線應該不低於10000元。中國的樂觀主義者,應該看到西方今日普及性的富裕,不是暴發而得。

2、當局有責的貧富懸殊政策──鄧小平在推行改革開放時,公然號召要「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給那些靠近財富與各種權力的人,以捷足先登的機會,此起彼落的貪污腐敗案例,越來越驚人出現。從百萬級到數百億的巨貪,包括基層和國家上層幹部。而早期貪污幾萬元的廣東縣委書記被處決的事再也看不到,結論也許就是一位政協常委說的:中國權威報告顯示,0.4%家庭掌握70%國家財富,財富集中高於美國。經濟學家郎咸平2019年說,中國富人佔5%約7000萬人,他們銀行人均存款47萬元。另95%人均存款2.4萬元(其中40%人存款為零)。2018福布斯榜更指出,中國最富有的100人擁有6430億美元,超過底層4.25億人擁有的6370億美元。

3、城鄉分化加劇、3億農民工崛起──「城鄉差別」曾是中共打天下的有利條件和改造的目標。但是七十年來,原來占人口四分之三的農民,成為近三十年經濟高速發展的剝奪對象。中共決定開門引資(這是違背傳統反帝反資原則、也是毛時代鎖國原因之一),外資外貿的最得益者,自然是經濟基礎較好的沿海地區,國家投資也向沿海傾斜,農村不及其10%。深圳等「經濟特區」的設置,最鮮明地宣示要將廣大內陸置於暫時放棄的戰略地位。結果貧富懸殊加大到內陸收入僅及沿海的三分之一。2001年中國加入世貿WTO,成為「世界工廠」後,大量的 大陸貧戶成為「農民工」大軍,改變了農村人口結構,但仍然有李克強說的6億低收入人口,其中包括約2億貧窮農民。政府統計:2009年人均收入,城市人口16400元,農村人口5400元。而農民工總數(包括外出與本地城鎮者)為2-3億人,其人均月收入可達3000-4100元,約相當於西北農民一年的收入。

4、貧窮與文化愚昧隨行──農村貧窮,造成教育衛生方面的公共設施差距擴大,而文化教育的欠缺,又加深貧窮的現狀和世代相傳。中國重視掃盲,現有文盲還有8507萬人,年增50萬。有200餘縣城,竟沒有一家正規小學。四川涼山一個叫做懸崖村的地方,最近被搬遷到平居的新樓,掛上「搬出大山挪窮窩,遷出幸福新生活」大紅標,成為脫貧的樣板。宣傳說這個「祖祖輩輩居住」的村子,小孩子要在大人陪同下攀登800米的懸崖,才能去上學。其實,這個故事早在獵奇的電視節目中見過,那樣驚險的畫面,早就被人罵過(包括筆者):蓋了那麼多高樓大廈,為什麼不幫這個小村落改善一下處境!讓孩子們冒生命危險去上學──這樣的事居然幾十年無人理會,簡直匪夷可思!還有臉拿出來作脫貧的炫耀!此例可以推想共產黨的天下還有多少「人間奇蹟」有待發現。

5、被剝奪的憲法權利:遷徙自由──城市化是一個發展中國家不可避免的過程,也是擺脫窮鄉僻壤的必經之路。現在中國至少有超過2-3億人的農民工,他們對中國的經濟發展作出巨大貢獻,在三大產業尤其是在第二產業,到處都有他們的身影。他們以簡陋的行裝為20世紀中國不曾有過的時興行業打工,造成龐大的「新工人階級」隊伍,為中國千年小農國改變了成分(中共八大透露黨員成分69%為農民,工人只有14%,大損觀瞻,從此不敢再提)。雖然,他們可以領取貧窮線以上的工資(約合美國工人的百分之二),但卻沒有正式工人的其他待遇,最重要的是遷居城市的戶籍。無戶籍無異於失去家庭的各種權利。中共和某些專制政權一樣,嚴控人民的居住自由,正如赫魯曉夫主張開放邊界所說「我們建成人間天堂,將工人農民趕進去,還加上七把大鎖。」中共在1949年《共同綱領》和1954年憲法,都明確規定「公民有居住和遷徙的自由。」但1958年對人民的戶口流動實行嚴格管制,1975年憲法正式取消有關「遷徙自由」的規定,這一文革的惡法行為至今沒有改正!雖然,出國及移民權利已大為放鬆,但農民工仍然是戶籍限制的受害者。

【鄧小平承諾我們要向中國人民還債】

消除貧困──是聯合國為了人類和平、尊嚴與平等,幾十年來關注的全球性問題,指出2015年還有7.83億人口生活在每天1.9美元的國際貧窮線以下。聯大宣佈2018-2027是聯合國第三個消除貧窮十年。訂每年10月17日為消除貧窮國際日。紀念1948年的巴黎大會,向赤貧、暴力和饑饉的受害者致敬,宣佈貧窮是對人權的侵犯。

但是,中國長時間對此沒有必須的回應。貧窮和人權成為共產暴力和獨裁的祭品。中共對此並非無知。在創傷未愈的1980年,鄧小平接見美籍華人朱傳矩先生的談話中坦承──「我們共產黨對人民犯了罪啊!……我們必須向中國人民還債。」

此話過去了40年,中共向人民認了罪嗎?他們放棄「階級鬥爭」,以「國家安全」代替「反革命罪」,人民獲得部分法定的權利,但是還談不上認罪還債。毛時代大規模的階級滅絕政策和政治迫害與肆意鎮壓,使上千萬計的人和家庭,喪失生命和最低限度的公民權利。「家破人亡」「生不如死」是無數人的命運。我1964年、1980年離開大陸前,曾兩度返回湖南桃源三陽港鄉間探望舅父皇甫道悅,他是1950年土改運動倖存的一戶「地主」,有三子一女,三十年來,他們已被勞苦飢餓折磨得變了人形,表兄弟連小學也沒有讀,娶老婆更是老大難……其他親戚不是死於非命,就是生活在非人狀態,令人無限傷感。

文革後,中共以「平反昭雪」撫慰死者,發回若干生活費,例如湘西名作家沉從文胞弟沉荃,是抗日戰爭出生入死的英雄,國共內戰中,回鄉務農,後遇鎮反運動,1951年被槍決,1984年昭雪,發給遺屬500元人民幣。從事反右運動調查多年的武宜三先生說,文革後,反右被否定,因當年總指揮鄧小平固執,只予「改正」,數十萬右派分子20年苦難,只是恢復原職原薪,沒有任何其他補償。其他政治運動包括1989年六四事件中的受害者及其家屬的困境,更是一言難盡。

但是,在文明世界,總有不少人為正義、為人的被剝奪被蹂躪的權利而抗爭,哪怕真相和生命被埋藏了數十年。台灣二二八事件得以沉冤伸張,政府和民間合作,制定賠償法例是一個最貼近的示範。我曾經專程訪問「二二八基金會」,了解和發表他們對事件的善後處理經驗。台灣近年還在研討政治受難者的後人,是否可以領取上限1000萬元(台幣)的賠償金。俄羅斯的經驗是,對斯大林時代留下的古拉格勞改營300萬政治鎮壓受害者,實行經濟賠償。「俄羅斯紀念碑人權組織」參與修改法律,早在1990年代困難時期,每位倖存者每月可得賠償300-500盧布(合10多美元),幾年前,這項賠償金額,已提高到每月100-200美元。

即使在戰後德國,也依然是「納粹犯罪我買單」。納粹政府已經被消滅,留下其殘暴統治的大串帳單。(東德政府宣稱它不是納粹德國法律上的繼承者,否認對納粹政權的負債有任何法律與道德責任)。兩德統一前後,西德和聯邦德國政府根據紐倫堡國際法庭判決,以「記憶、責任與未來」基金會執行賠償責任。到2015年底,已經支付734億歐元(合875億美元)的龐大補償金額。主要對象是身心受害、監禁與解職者。一切以法律為準行事。人們記得1970年德國總理勃蘭特在華沙憑弔猶太起義紀念碑時突然下跪的照片,這無疑是德國人對納粹殺害的受難者的真誠懺悔。世界為之驚動,第二年勃蘭特獲諾貝爾和平獎。

【身懷萬億巨資,瞞天過海以圖脫罪】

以上三例,尤其是德意志和俄羅斯,他們和法西斯、蘇維埃切割,不僅實實在在地做,而且做了幾十年,從來沒有炫耀什麼「人間奇蹟」,就像教徒上教堂懺悔一樣,懷著對上帝的負罪感。可是無神論的中共政權,怯對負債,圖以絕對權力瞞天過海,掩飾脫罪,強說他們獨特的人權是「生存權和發展權」。北京政府1997年簽署《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並獲全國人大批准。但是1998年10月簽署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迄今23年不予批准。胡錦濤、溫家寶多次承諾「儘快批准」,今天習近平政權這個已擁有世界第二高政府財政收入的政府(2019年4萬億美元,美國7萬億美元),仍然對欠債若無其事。吹噓取得「生存權」的脫貧勝利,再次顯示他們不會給人民公民權利與政治權利。鄧小平,這位對中共暴政參與和知情最深的強人,也帶着他「還債」的諾言死去二十多年。

在不斷強化一黨和領袖的絕對權力時,已沒有人再問:欠債誰來買單?中國貧窮落後的小農社會與專制傳統,是積弱,「被列強欺侮」的根本原因,中共建政初期也曾有過雄心勃勃的工業化計劃,並在蘇聯156項大型建設援助下奠定發展基礎。但是,在山大王毛澤東的倒行逆施下,愈演愈烈的殘酷鬥爭,使十億人民陷身赤貧的水深火熱之中長達三十年之久,人像蒼蠅一群群死去,這是罕見的人間悲劇。中國貧窮積重難返的歷史教訓告訴我們,在專制的牢籠中,不可能挖掉窮根,就如普列漢諾夫所說:「一個民族沒有自由和民主,吃的再好,住得再好,無異於一群飼養得精美的牲口。」請問習近平,當你在陝北當知青,啃生豬肉時,你會感到幸福嗎?聽說你嗜酒,我留意到在北京盛大宴會上,你率先獨飲,這是窮根未斷的症候……

猶記得,在昆明這個我度過貧困的青年時代的春城,現在已富得面目全非,但有一天視頻報導,一個幼稚小孩被撞倒在馬路上,竟然流水般的車輛,沒有人停下來救救小孩,最後是一位外籍女人,把小孩抱走。那一幕至今難忘。我們看到大陸變了,處處燈紅酒綠,然而良知的貧困何在?脫貧不可能是「畢其功於一役」的一場攻堅戰。西方觀察家看到「運動式脫貧戰」,笑談毛粉的口頭禪「抗美援朝和美國打了個平手」,還有張維為教授,揚言美國極度貧困人數超過中國,美國要向中國學習……在舉國一片炫富痴狂之下,本文呼籲「還債賠償」,誠盼各界關注賜教。

(2021-3-19紐約5000字)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330/1574679.html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