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陳思敏:新疆棉花風暴波及習近平「足球夢」?

作者:
今次新疆棉花風暴持續到現在,輿論普遍沒有雙標的延燒官方機構,他們炮轟足協為了耐克30億就跪下,點名外交部要知道民意不是外交部的擋箭牌,以及共青團何在?一邊忽悠老百姓抵制這個抵制那個,另一邊使勁施壓娛樂圈的明星解約,什麼時候發聲要求足協等體育圈解除一眾國際品牌的贊助合同?而這也是中共為了反制歐美國家就新疆人權問題的制裁,鼓動民眾排外風潮,始料未及的發展。

陳思敏:新疆棉花風暴波及習近平「足球夢」?

歐美各國針對新疆人權問題對中共官員進行制裁後,中共利用官方媒體、社交平台,翻出Nike等各大品牌拒用新疆棉的聲明,帶動全民抵制這些品牌。圖為耐克(Nike)商標

中國媒體《足球報》3月27日報導稱,中國足協內部會議譴責耐克(NIKE)抵制新疆棉花,並保留進一步處理合同的權利。消息一出後,網上眾多輿論對中國足協進行了踴躍譴責。

網友們對足協的主要不滿有着高度共識:聲明姍姍來遲,還是不痛不癢的內部譴責,必須公開譴責,立刻宣佈解除合同、中止合作。同時也做兩相比較:藝人紛紛解約,足協最應該起帶頭作用的卻躲在後面了,以後明星們也可以學着點,別動不動就立刻解約了。更是有人嘲諷中國足協:「嘴上都是主義,那心裏全是生意」。

雖然中國足協被指撈錢有道,但中國足壇正在遭遇嚴峻的生存危機。今年以來的公開報導顯示,「欠薪正在逐漸壓垮中國職業足球」。據相關報導,2021年賽季還沒有開打,中超四家頂級俱樂部因「工資確認表」難產而面臨着退出中國職業足壇的巨大風險,中球隊都如此這般,更別說生存更困難的中甲和中乙球隊。中甲層面,超過三分之二的球隊存在欠薪的情況,中乙同樣逃脫不了類似的困境。再聯想去賽季之前,在中國足協登記在冊的22家職業俱樂部在短短一百天之內宣佈破產,轉讓,解散或徹底退出,可以說中國足球職業聯賽的根基已經出現了鬆動。

眾所周知,習近平視足球為「體育強國」的標誌。2015年2月發佈《中國足球改革總體方案》,2015年4月成立「中國足球改革領導小組」。

時至今日,如國內《體壇周報》刊文稱,足球依然在偽職業聯賽,俱樂部大面積欠薪,球員四處討債,罷訓罷賽,討薪無門,俱樂部生死存亡等一片亂象中艱難生存。文章直指「足協亂政」,以前是管辦不分,現在分而不離。

事實上,中國前足球名將郝海東很早以前就講過類似的話,那是他在退役後一段時間經常在國內媒體發聲,像「全世界足球有兩種,足球和中國足球」、「中國沒有單純的中國足協,他們那只是足球管理中心」、「中國足協主席:打桌球的指揮踢足球」等等中國足球的弊端。

而作為一代中國球迷的集體記憶,如今的郝海東卻被「社會性死亡」。原因是他在2020年六四事件31周年前夕,公佈一份「消滅中共,是正義的需要」的宣言,中共氣急敗壞,直接封殺他累計近770萬粉絲的微博賬號,大量刪除他在國內的新聞報導。

郝海東在公開宣言後接受海外媒體專訪時首度透露,「我10歲成為八一少年隊球員,18歲正式加盟八一隊,那時我已對這個體制有認識。加入國家隊後十幾年來,我對中共體制的感知更是刻骨銘心。那是一個沒有人性的制度,是對人性的摧殘。不管誰進了這個體制,都難逃一劫,不是被其吞噬,就是會為虎作倀。」

郝海東還舉例說:「我在國家隊任主力前鋒,早年每次外出比賽,領隊都會告誡大家,入住酒店不能撥打長途電話,但他們偷偷告訴我:海東,電話你隨便打,吃飯隨便簽單。這些特權只有我一個人,也就是說,只要你能拿金牌,就可以為所欲為,這是最可憐、可恨、可悲。運動員只是官員手中升官進爵的工具。」

中國足協是國內體育界資金鍊最富裕的機構,體壇公開的秘密,足協每年收入數十多億,卻漠視青訓;球隊俱樂部喝着西北風,足協每次開會必找五星級酒店。足協主導一系列改革至今,一方面是國家隊成績的劇烈動盪和青訓體系的崩塌,另一方面則是職業足球聯賽假賭黑盛行。

其實中國足球的最高主管部門,並非中國足協,而是《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中明確指出,中國足協改革要加強「黨的領導」。但截至目前,中國足球完全沒有一點像職業聯賽的樣子,而且「亂成一鍋粥」,堪憂的就有習近平「中國夢」包含「衝出亞洲、走向世界」的「足球夢」。

總之今次新疆棉花風暴持續到現在,輿論普遍沒有雙標的延燒官方機構,他們炮轟足協為了耐克30億就跪下,點名外交部要知道民意不是外交部的擋箭牌,以及共青團何在?一邊忽悠老百姓抵制這個抵制那個,另一邊使勁施壓娛樂圈的明星解約,什麼時候發聲要求足協等體育圈解除一眾國際品牌的贊助合同?而這也是中共為了反制歐美國家就新疆人權問題的制裁,鼓動民眾排外風潮,始料未及的發展。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329/1574210.html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