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科教 > 正文

打破外星人假說?三星堆的新發現為何震驚世界

01、三星堆遺址的最新發現

三星堆文化遺址的發掘工作又有新進展了。

三星堆遺址位於今天四川省廣漢市三星堆鎮,遺址分佈面積約12公里,公元前5000年,也就是新石器時代末期,該處便有文明萌芽的痕跡,而到商朝晚期,這裏的區域文明則達到了巔峰。

其實,從1986年四川大學考古單位組織系統發掘(上世紀年代便有廣漢村民挖到了玉器,但在當時並未深究),發現三星堆古城牆與累計兩千餘件文物開始,不少國內外學者便隱約感到,三星堆很可能是古蜀國的政治中心,但是,限於傳世文獻記載有限,學界一直不敢輕易下斷語。

(考古工作者在三星堆遺址進行研究發掘)

不過,結論不能下是不能下,對三星堆背後所揭示文明的探索一直沒有停止過。這不,就在今天,在考古工作者的努力探索下,位於四川成都平原之上的四川廣漢三星堆遺址當中,又發現了多達六處的祭祀坑。

坑中有什麼呢?

文物很豐富,大致可分成青銅器、玉器、金器、象牙和絲綢。

青銅器為青銅面具與神樹;玉器則包括玉石器和玉琮;象牙基本保存完好,沒有什麼複雜的再加工;金器則有金面具殘片和飾片;至於絲綢,則是從祭祀坑中的焚燒殘留物中發現,非肉眼所能見。

02、三星堆遺址新發現能告訴我們什麼?

青銅器在當時倒是不鮮見,因為三星堆文明的鼎盛時期,正處於中原的晚商時期。有不少人一廂情願地認為,「蜀道難,難於上青天」,讓唐朝人都畏懼三分的四川盆地地形,早期青銅時代的人也一定會因此而被隔絕,無法與外界進行經濟和文化交流。但這種觀點已經被不少學者證明是片面的。

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三星堆文化遺址所發現的青銅器中,這些器物背後所承載的青銅技術,很可能是中原地區的塊范鑄造技術與當地的焊接技術結合而成。這也就是說,青銅時代的各個文明之間並非隔絕不通,而是保持着相對密切的交流。

另外,青銅器生產製造需要有專門的手工作坊,而這樣的機構又是普通人所難以負擔得起的,那麼這種機構所能服務的唯一對象,就是掌握王權的古蜀王或者象徵神權至高權威的祭司。

如果再把這種新發現與三星堆的宮殿與地下城牆遺址相結合,那麼這樣一個文明,顯然被大大低估了。

當然,可能受限於當地的物質條件,從三星堆遺址中出土的青銅器做工粗糙,分量上也幾乎沒有超過商朝后母戊鼎的。因此,成都平原雖可能有相對獨立的文明,但其文明程度可能與夏商存在着一定差距。處於晚商時期的三星堆文明在沖至巔峰後,很快就隱沒於世間。

關於他的衰落與滅亡有很多討論,例如自身發展條件受限與外敵入侵等。有學者認為,外敵入侵不太可能,因為一旦古蜀國的政治中心遭到侵襲,那麼祭祀器物遭到破壞將無法避免,可為什麼出土的文物都是毫髮無損,擺放整齊呢?

這在目前,還是一個未解之謎。

聊完青銅器,咱們再來說金面具。金器作為裝飾品,在夏商文化中是並不多見的。導致這種狀況的原因之一,便是資源有限。但是古蜀國卻利用自己的這種資源優勢,來製造金器,進而把他作為一種財富和權力的象徵。

(三星堆遺址中所見的金面具殘片)

金器和青銅,在面具當中使用較多,有學者認為,三星堆遺址中所見的面具多形態浮誇,鷹鈎鼻、縱目、還有長到耳朵的嘴巴。這些特徵可能不是模仿某個人種,而更可能是受到當時大自然中動物的影響。如鳥類。

其實,這種現象也不少見,例如古埃及、古代兩河流域均有這樣的情況。頗為巧合的是,古埃及人奉太陽為拉神,最高統治者法老以拉神之子相稱。這種對於太陽的崇拜,在古蜀國的歷史中也有類似表現。當然了,也不必將此牽強附會為是「中華文明東來說」。

三星堆祭祀坑中所見的未經加工的象牙,也讓文物工作者們感到驚奇,當時的成都平原氣候比今天要炎熱潮濕得多,森林覆蓋率高,大象能夠活躍並繁殖到一定數量,倒也可能為古蜀國人不經任何雕琢,就直接拿象牙來做祭祀儀式之用提供一證。

最後就輪到絲綢了,絲綢這樣一種產品在今天的世界上可以說是家喻戶曉。古羅馬人了解秦漢文明,就是通過絲綢,而古羅馬和帕提亞(安息)戰爭不斷,也有打通歐亞大陸,直接從東亞獲取絲綢的目的。古蜀國對於絲綢的生產和使用,說明其手工業已經發展到了一定階段,且有可能與中原技術傳入有關。

03、從東亞整體看三星堆遺址

上世紀末,中國著名考古學家蘇秉琦老先生曾在《中國文明起源新探》一書中提出了「滿天星斗」說,藉以打破中原文明單一起源說的陳舊框架。

如果我們把三星堆文化遺址所承載的古蜀國文明放置到當時的東亞大陸板塊來看,我們會發現,三星堆文明所表現出來的一系列特點,並非孤立現象。其中,祭祀坑中所發現的豐富文物,側面說明當時祭祀儀式盛大,神權色彩濃郁,古蜀國的世俗政權尚未從神權的陰影下走出來。同一時期的內蒙古的紅山文化遺址、長江下游的良渚遺址等,均體現出了和三星堆文化相似的「神權突出」的傾向性。

(三星堆博物館中所見的青銅立人)

當然,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就是當時從仰韶、龍山文化晚期到夏商青銅文明的中原政權,已經加速向世俗王權邁進。而到了西周初期,根據民國史學家王國維先生在《殷周制度論》所提到的「立子立嫡」、「廟數之制」、「同姓不婚」的相關論點,此時的中原王朝已經通過血緣關係為依據,進而分配或調整政治權力。

以三星堆為中心的古蜀國,為什麼沒有發展出和夏商周相似的政治規模,而是過早地凋零了,這也是非常值得探討和研究的。而近日在三星堆考古發掘的工作,正為我們認識古蜀國文化的興衰等問題提供了更多的可能。也許,這才是它最大的價值吧。

參考文獻:

李零等著《了不起的文明現場》,三聯書店

劉莉、陳星燦《中國考古學》,三聯書店

《三星堆遺址新發現六個「祭祀坑」,實證中華文明多元一體》,來源:國家文物局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歷史研習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322/1571541.html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