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為什麼惡魔小畜生越來越多了?

現在的惡性事件,殘忍程度上升,兇手年齡卻是下降的趨勢。

前天看到這個新聞的時候就覺得,現在的惡性事件,殘忍程度上升,兇手年齡卻是下降的趨勢。

黑龍江哈爾濱一個15歲的女生,把自己的母親殺害之後,藏屍在冷庫里,三個月後才被發現。

從報道中看,女生因為和母親產生口角而把母親殺害,但在犯案的過程中並不慌張,用毛巾把血跡擦乾,又將屍體裝入編織袋,運到冷庫存放。

並不是沒見過兇殘的兇手,只是這樣冷靜的操作竟然來自一個還在上高中的學生,就真的讓人毛骨悚然了。

事後媒體採訪鄰居,鄰居們提供的信息更令人震驚。

女生捅完母親之後,母親並沒有立刻死亡,但女生並沒有想着要救人,仍然在打遊戲。

母親則是對孩子說,你別報警,讓我死了吧我也不想活了。

到底是失望透頂,還是仍然想護着孩子,或者二者兼有,都不得而知了。

甚至連這件事到底是否真實,也不能保證。

如果按鄰居說的,那麼母親並非被捅到動脈,只是傷到了脾臟,是有可能被救回來的。但由於女生不作為,母親還是死去了,接着女生就把母親裝進袋子,藏進了倉庫里。

直到後來爺爺準備耕種的時候,收拾倉庫,才發現了屍體。

在此期間,女孩正常上學,沒有異常。

如此冷酷殘忍的少年兇手,並非罕見特例。

在女生弒母的新聞之前,另有一例惡性事件,陝西勉縣一個13歲的少年,殘忍虐殺了另一個6歲的男童,藏屍在箱子裏。

今年年初,陝西勉縣男童在家附近走失,父母全網求助尋找孩子下落。

儘管可能很多人都做好了男童凶多吉少的準備,可最後的結果仍然讓人脊背發冷。

男童在自家附近被13歲的兇手騙至家中殘忍殺害,屍體裝進箱子裏,放在自家陽台上。

男童自己家和遇害場所,都在一個巷子裏。

男孩的父親在微博上發佈文章,稱孩子和兇手並不認識,可能只是之前見過一面,所以當時尋找的時候就沒有去他家裏找。

而且後續的報道里提到,在孩子失蹤消息傳開,警方展開調查的過程中,男孩一家並無異常反應。

被害兒童父親在文中痛訴,在殯儀館看到兒子的遺體面部被破壞,全身多處嚴重損傷,生前遭受過非人的摧殘。

一個6歲的孩子被這樣折磨,他當時有多害怕,事後家長看到又多崩潰。

心智正常的人,只是聽到新聞就會覺得難過,可是當事人竟然可以做出這樣的事情而面不改色。

警方發現了男童屍體以後,很快就把作案男孩抓獲,在這個過程中,男孩反應平靜。

這兩起案件有很多相似點。

犯案者均為低齡,一個13一個15,但手段都十分殘忍,心理狀態更是不可描述。

從犯案到被抓,沒有體現出正常人應有的慌張恐懼,依舊正常生活。

男孩事發之後還和外公出去玩,上學也沒有出現異常。

而且從周圍人對兩個人的描述來看,倆人都是「文靜內向」的類型。

女孩「不太愛說話」

「很文靜」

殺害男童的13歲少年,鄰居的評價也是「性格內向,一般不與人交流」。

平時鄰居見面打招呼的基本交流也沒有。

「不愛說話」、「內向」,包括各種其他成年人的惡性事件中,周圍人用「老實人」描述手段殘忍的兇手,也非常常見。

儘管這可能只是別人的客觀描述,並非認為他們是不會犯錯的好人,人性複雜,作惡與性格無必然聯繫。

但「內向」「老實」,很可能是內心有異常而不能及時被外人發現的重要原因。

這不是「內向」,只是「封閉」,外人無法窺探他們內心。

兩位少年兇手不僅同樣是「內向型」,家庭環境也有相似處。

男生父母不在身邊,長期跟老人同住。

女生的父親和祖父母都長期在外,家裏只有母親,另外還有個弟弟,事發當天弟弟去上學了。

低齡的惡性罪犯,除了可能有天生的犯罪基因,成長環境必然對他們造成了深刻的影響。

在我們的文化里,對「文靜」有一種奇怪的追求,仿佛小孩不好動,不愛說話,表現得乖巧溫順,就是值得誇獎的優點。

家長覺得孩子「懂事」,就默認孩子沒有任何憂慮,但事實上,有時候越是「懂事」的孩子,心中鬱結的心事就越多,找不到突破口,只能用極端方式解決。

開始人們覺得「不跟別人交流」只是性格內向,但是當少年犯罪者們在事後表現出極端的冷漠麻木,人們才會明白他們這種交流上的障礙極有可能還是「無法正常交流」。

警方詢問13歲男孩,為什麼不跟其他人說一說這件事,男孩回答,說了我怎麼上學。

至於殺人的真正危害和後果,他可能並不明白。

而對於這種「無能」和「無知」,家庭教育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從前有12歲男孩殺死自己母親,事後認為自己殺的是媽媽,不需要負責,最擔心的事情只是不能去學校上課。

複習指路→

事後學校專門派老師去男孩家裏單獨給他上門補課,可是男孩的奶奶仍然認為孫子應該繼續正常接收學校教育,雖然他才剛剛殺死自己的母親。

2019年大連女童被害案件里,兇手也是13歲的男孩,可他就能對10歲女童進行性侵,之後殺人、拋屍,手段極為殘忍惡劣,事發後家人卻人間蒸發,不露面,不出庭,不道歉。

事後還是警察說了,男童家長不出面是因為怕挨揍。

還是那句話,你們損失的只是女孩區區一條性命,我們丟掉的可是臉面呀!

有家長這樣的反應,就不難看到13歲的男孩可以在殺人拋屍之後仍然得意地在社交平台上炫耀,絲毫不覺得自己犯下了什麼嚴重罪行的態度。

教出這樣的孩子,家長本身就有惡魔的基因。

去年大火的《隱秘的角落》裏,問題少年們無一不是家庭破碎。

普普和嚴良算是家破人亡,朱朝陽有家,可是母親擰巴嚴厲,控制欲強到令人窒息,離了婚了父親只顧着新家,對兒子的態度是可有可無。

窮困,無愛,壓抑,是一個早慧孩子扭曲黑化的誘因。

 https://m1.aboluowang.com/uploadfile/2021/0321/20210321091648616.gif

未成年人的惡,因為不懂收斂而更加沒有分寸,給人帶來的寒意更深刻。

殺死母親的少女,事後還散佈謠言,告訴周圍的人「母親跑了」。

至於母親「跑了」這個說法,會給母親帶來什麼樣的困擾,她可能也是知道的,但她並不在乎。

而且13歲15歲的孩子,其實已經是懂得很多道理的半個大人,他們之所以能這樣淡然,極有可能還是「有恃無恐」。

因為年紀小,法律也拿他們沒辦法。

《告白》裏的初中生直接選擇法定刑責年齡之前殺人,又刺激又能裝逼,還不用負責。

出了事也有家長維護,都是別人的錯。

我國《刑法修正案》裏把未成年人的刑責年齡從14周歲降到12周歲,但新法案是2021年3月1日起實施,此前發生的案件仍然按照舊法。

也就是說,不管是殺死女童還是殺死男童的惡魔,因為他們年齡未滿14周歲,依然可能不用負刑事責任。

15歲的弒母少女,因為是故意殺人這樣的重大罪行,這才能在不滿16周歲的情況下仍然要承擔刑事責任。

喪心病狂的小畜生好像真的越來越多了。

就算沒有造成慘烈的結果,在學校里一言不合毆打女同學的男班長,在學校門口被保安攔下就直接腳踹保安,甚至掏出隨身帶的剪子刺向保安的男生……

好像有越來越多的青少年不懂得如何處理問題,而是直接採取極端的暴力措施。

青少年處於特殊生理期,身體趨於成熟,力量比很多成人都要強大,心理卻仍然缺乏控制力,對外界也缺乏起碼的了解。

如果再沒有受到好的引導,就會造成無法想像的惡果。

2014年四川撫順也曾經失蹤過一名3歲的女童,情況和「陝西6歲男童被殺」的案件很相似。

女童失蹤,父母全網求助找尋,最終在離家不遠的一個化糞池內找到了孩子的屍體。

而案件的兇手是住在附近的一名13歲女孩,調查之後發現,作案動機竟然是女孩開門的時候無意中把女童撞暈,她認為對方已經死亡。

她並沒有想到要去救人或者尋求幫助,而是想到如果死了人自家就要賠很多錢,所以乾脆把女童丟在了自家門外的化糞池裏,最終導致女童溺亡。

而她的這種思維,如果不是家庭教育耳濡目染而成,又是受到了什麼影響呢?

問題兒童問題青少年肯定不是現在才陡然增多的,只是近些年資訊發達輿論重視,相關的事件才越來越多地出現在人們的視野里。

那些兇殘的未成年人,是自身的基因和環境的影響共同鑄造的結果。

之前我們也不斷提到一句話,基因負責裝載,環境負責扣動扳機。

可是如今看來,我們的環境雖然條件越來越好,卻不僅沒有為這樣的基因裝上保險栓,甚至還在為它們的發射推波助瀾。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女俠鵺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321/1571104.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