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陶傑:毒蝴蝶效應 梅根越玩越大

作者:
紅樓夢嚴格來說,也可以是因為林如海的孤女自從進了榮國府,蝴蝶效應造就了「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的結局。梅根這等眉目,出身二流電視明星,現代的中國人還有一個江青備案,你問北京胡同里,在竹椅子上搖扇的任何大媽,給她看看照片,講述其人其事背景,該大媽也會坐直,把手上的扇一丟,一拍大腿:這妖精,不是個東西。

梅根越玩越大,除了被踢爆與民主黨聯絡、有競選下屆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之意,英國皇室正式聯絡律師,來個「抽乾沼澤」,要將梅根所指的皇室「種族歧視」搜羅證據。

本來嫁入豪門,弄出一點金枝欲孽之類的八卦,可滿足基層人口的電視劇好奇。但梅根明顯不是。像偵探小說一樣,處心積慮,年紀小小就布下一個局,以戴安娜為偶像,打進去、拉出來,再夥同極左勢力,企圖摧毀君主立憲。

乖乖不得了。反而東方婦女看慣東宮西宮、武則天慈禧太后這類人物,憑第六感一眼看穿。

紅樓夢嚴格來說,也可以是因為林如海的孤女自從進了榮國府,蝴蝶效應造就了「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的結局。梅根這等眉目,出身二流電視明星,現代的中國人還有一個江青備案,你問北京胡同里,在竹椅子上搖扇的任何大媽,給她看看照片,講述其人其事背景,該大媽也會坐直,把手上的扇一丟,一拍大腿:這妖精,不是個東西。

文化累積會產生感覺。感覺是一種Feel,當然你也可以說是所謂的Stereotype。中國人的相學就是感覺:父母選看女婿,請他來家吃一頓飯,講話看他眼睛是否閃爍,提起碗筷輕重的動靜,一問學歷、英美留學、是哪一家。精明的家長還要將他讀書的那間名牌與年份相連。例如,若在一九六五年讀牛津大學的B.Litt,很明顯就與二〇一二年在牛津讀PPE不同。

如果不一樣,則不必費筆墨,內行人一聽,是一種感覺,而往往感覺準確。梅根若是美國人,不要緊,如果有衛斯理學院畢業的Pedigree,先隔一隔,也沒有問題。

一切紛爭在網絡世代都可以升級為政治風暴。倫敦一名變態警察殺了一個婦女,引致婦女和平民聚集哀悼。但是疫情時期,明有禁令不可聚集。警察當然要執法。但警察一執法,聚集的人情緒更脆弱,就變成袒護警隊暴力。此案由一宗偶發而隨機的兇殺,升級為性別政治。正如美國明尼蘇達州的一宗,一標籤種族,就變另一場風暴。倫敦的警務處處長已經是女人,也沒有用。

左膠加網絡一齊發酵,在愚痴的世代,恐怖的地方在這裏。而且發生在英國,在某一遙遠的角落,當然有人在暗笑了。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317/1569391.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