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綁架、抄家、敲詐勒索 僅2020年 山東省有超過兩千名法輪功學員遭中共迫害

海外法輪功學員在美國華盛頓DC集會遊行,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大紀元

中共迫害法輪大法至今已經二十多年,山東省一直是迫害法輪功的重災區。僅二零二零年,山東省有超過兩千名法輪功學員遭到中共迫害。二零二零年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仍變本加厲地繼續殘酷迫害法輪功,在“清零”行動中,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騷擾、綁架、非法抄家、酷刑折磨、非法關押、非法判刑。在經濟上勒索、罰款、非法扣發養老金、扣發工資、扣發補助等。

據明慧網報導及不完全統計:二零二零年,山東省逾2000名法輪功學員受到了不同形式的迫害,比上一年(2019年)增加了44%。其中,4人被迫害致死、76人被非法判刑、785人被綁架、536人被非法抄家、985人被騷擾、21人被迫流離失所、165人被非法關洗腦班、72人被非法取保候審、108人被勒索罰款、12人被非法扣除養老金、工資、補助等。

按地區被迫害人數排列,依次為:濰坊市353人、臨沂市309人、煙臺市244人、聊城市175人、濟南市161人、威海市151人、淄博市145人、青島市100人、東營市88人、濟寧市77人、德州市67人、泰安市50人、濱州市39人、日照市24人、菏澤市11人、棗莊市4人等。

按時間順序,全年迫害呈“山”字形。4月以前,由於受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影響,迫害處於低潮,但在3月份還是出現了第一個山峰。6、7、8三個月受迫害人數佔全年的39.4%,被綁架人數佔全年的26%,被騷擾人數佔全年的42.6%。到了11月,隨着”清零”行動,迫害又進入了第三個高潮。

一、被迫害致死實例

據明慧網統計,2020年,全國有88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山東有4人。

1、山東李玲被村支書帶民兵毒打致死

據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九月九日報導,山東省蓬萊市龍山店鎮大張家村法輪功女學員李玲,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八日,被中共村支書帶民兵綁架、毒打,被非法拘禁在山上的一間空房子裏折磨。七月十三日,李玲被迫害致死,她的遺體慘不忍睹。民兵在李玲家門口看着,強迫當天火化她的遺體。

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八日上午,李玲帶着真相資料回家,被惡人舉報,在家中被中共村書記響得茂帶着五、六個民兵綁架,同時掠走家中三十多本真相資料。

中共惡人問李玲資料是從哪裏來的,李玲拒不回答非法審訊,遭村民兵於得水、於得勝二人暴力毒打。李玲的牙齒被打落,嘴巴被打裂,前身左肋下部有傷,渾身青紫。行兇者一棍捅在李玲的心窩處,李玲當即身體出現異常。

惡人為掩人耳目,非法將李玲拘禁在鄰村響呂村山上的一間空房子裏,屋外門口有一大石頭。惡人問不出什麼,一腳將李玲踹倒,她的臀部碰在石頭上。李玲還被強迫在室外長時間淋雨。李玲一直絕食反迫害。

七月十三日,李玲被送到響呂村私人診所“救治”,被告知李玲已死亡。迫害者立即拉着李玲的遺體送回家,村民兵在李玲家門口看着讓當天必須火化,家屬無奈服從。

此前的一星期,李玲因丈夫林得勝去世,被帶回家給過世的丈夫找衣服。她和兒子擁抱時說:“我啥都沒說。”兒子看到媽媽的嘴被打豁了,牙齒掉了幾顆,特別憔悴。李玲給丈夫找完衣服後,又被帶走。家人詢問李玲被非法關押的地點,惡人拒不告知。在李玲兒子的強烈要求下,惡人給他戴上黑頭套,讓他與母親見了一面,沒想到這一面竟是永別。

親友給李玲換衣服時親眼看到:李玲兩眼突出,向外鼓得特別大,看起來很可怕,牙齒被打落,嘴巴被打裂。前身左肋下部有傷,渾身青紫,慘不忍睹。

2、孟慶梅在山東省濟南女子監獄被迫害致死

據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三日報導,山東省菏澤市單縣法輪功學員孟慶梅,再次被非法判刑三年半。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四日,在山東省濟南女子監獄被迫害致死,終年76周歲。

孟慶梅的家人突然接到監獄的電話,說孟慶梅在醫院病危。家人急急趕到山東省武警醫院時,人已經送到太平間裏了。醫院給的死亡時間是“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四日凌晨6點”,死亡原因說是身體電解質紊亂導致臟器衰竭,突發死亡。

家屬對死亡原因提出質疑,監獄方面說孟慶梅至死亡前已經絕食28天,他們並沒對她進行刑罰,並在死亡前幾天送她到山東省武警醫院進行了救治,可孟慶梅不配合他們的治療,而且調出監獄裏的錄像和醫院裏給孟慶梅強迫治療的錄像,以此來證明他們的說法。但是家屬在錄像里看到孟慶梅沒有因絕食而顯得毫無力氣,在醫院裏被按住腳打針時還能強有力的掙脫。

家屬要求把遺體帶回家在單縣火化,但不被允許,說是疫情期間不能拉走。家屬交涉無果,無奈之下,只好同意在濟南火化。家人於六月十六日帶着孟慶梅的骨灰盒回了單縣。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瘋狂迫害法輪功後,孟慶梅女士多次被單縣“610”和國保大隊、派出所的人騷擾、送洗腦班、綁架等。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日被綁架,在單縣看守所非法關押45天,後送濟南女子勞教所,因身體原因被勞教所拒收,回了家。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九日,孟慶梅被綁架,非法關押在菏澤市看守所。單縣610頭目王占蘊(王蘊)讓市610和市檢察院給單縣檢察院施加壓力,非讓檢察院批捕起訴。

六月十八日非法庭審時,律師為孟慶梅做了無罪辯護。孟慶梅還是被非法判刑三年,被非法關押在山東女子監獄。

出獄還不到一年,孟慶梅老人於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日上午,在單縣龍王廟鄉發放法輪功真相材料被單縣國保大隊的人綁架,後被非法關押在菏澤市看守所,再次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劫持到山東省濟南女子監獄繼續非法關押迫害。

二零一八年三月,孟慶梅在山東省濟南女子監獄十一監區時,拒絕所謂“轉化”(放棄修煉法輪功),遭到惡人的迫害,絕食抗議,被拉到監獄醫院強制野蠻灌食。

3、陳恩才屢遭邪黨迫害含冤離世

據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三日報導,二零一九年八月三十一日,法輪功學員陳恩才被濰坊奎文區邪黨法院非法判刑十個月,監外執行。因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陳恩才屢遭邪黨迫害,身心受到極大傷害,二零二零年五月五日,陳恩才含冤離世,終年74歲。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陳恩才被濰城區北關街辦人員劫持到濰城黨校。二零零零年八月七日,被濰坊市公安局濰城區分局非法拘留十五天。八月二十五日,他去派出所講真相,又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六日,陳恩才在濰坊火車站安檢時,被青島鐵路公安處濰坊站派出所綁架,隨身攜帶的物品(包括真相資料)被洗劫一空。又被濰城區公安局國保及北關派出所等非法抄家,搶走大量私人物品。後陳恩才被關押在濰坊看守所一個月。

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五日,陳恩才被“取保候審”。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日,被非法監視居住。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一日,陳恩才再次被非法監視居住。邪黨奎文檢察院非法向奎文法院所謂的非法起訴。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六日,陳恩才被非法批捕。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七日,陳恩才又被“取保候審”。二零一九年八月三十日,陳恩才被非法判刑十個月,被勒索罰金四千元。

從二零一七年九月至二零二零年五月,近三年的時間裏,從綁架,到反覆關押,到冤判,到所謂的“監外執行”、騷擾,都給陳恩才的身心造了極大的傷害,使他身體每況愈下。就在他離世的前幾天,奎文法院的人還上門騷擾,令陳恩才的身體狀況雪上加霜,最終含冤離世。

4、山東法輪功學員王鳳強在迫害中離世

據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報導,二零二零年十月三十一日下午一點半左右,山東濟南市法輪功學員王鳳強在流離失所中被迫害離世,年僅48歲。

王鳳強,男,一九七三年生於山東招遠,一九九七畢業於山東工業大學(現山東大學)電機專業本科。畢業後順利考取國家公務員,曾就職於山東省監獄濟南發電設備廠。

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二年,王鳳強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非法勞教三年。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三日中午,王鳳強在濟南東環國際廣場D座發真相光盤時,被該廣場的保安發現,將他綁架到濟南市歷城區東風派出所。當晚九點左右,王鳳強被其單位和歷城區“六一零”送到了濟南市劉長山臭名昭著的“法制培訓中心”迫害。

王鳳強被綁架後一直不配合邪惡的洗腦,曾遭歷城區“六一零”頭目張文遠瘋狂毒打。變本加厲的迫害,使王鳳強患上了嚴重的肺結核。二零零六年八月三十日,王鳳強在濟南胸科醫院查體期間正念走脫,開始了流離失所、有家不能歸的生活。

當時王鳳強的幼女只有2歲,他是家中唯一的經濟來源。他的被迫害,使得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二零一二年十月八日上午,招遠“六一零”惡警宋少昌、李建光等七人與金嶺鎮政府“六一零”兩人,開兩輛轎車(一黑一白)到招遠市金嶺鎮官莊村王鳳強父母家,從王鳳強父親那裏套取了王鳳強的住處及其它一些信息,等王鳳強和母親趕集回來後將他綁架。惡警沒有出示搜查證,開始非法抄家,大量私人物品被搶走,沒給家屬查抄物品清單。

被搶走的財物包括:兩台筆記本、兩台A4打印機、兩台A3打印機、一個刻錄塔、一個塑封機、一個切卡機、一個大切刀、一箱鐵圈、幾百張VCD、幾百張DVD光盤、一個照相機、一個掃描儀、一台MP5等,還有王鳳強母親家裏的私人物品、一萬多元現金和一套日常用工具。

在去派出所的路上,王鳳強正念走脫。為了防止再次被非法抓捕,他不敢回家,開始了又一次的流離失所生活。長期顛沛流離、居無定所的生活,給王鳳強的身體造成巨大傷害。惡人的盯梢、伺機綁架,使王鳳強想照顧一下年邁多病的父母終成一個遺憾。

二、被非法判刑實例

據明慧網報導統計,二零二零年,至少有622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山東有76名,佔12%,名列第一。其中,65歲以上6人,最大的77歲。

1、濟南尹峰四人案

據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六日報導,濟南市萊蕪區法院在沒有通知當事人家人,沒有律師在場和確認簽字的情況下,十一月二十四日非法對四名法輪功學員秘密判刑:尹峰被非法判刑六年,勒索罰款一萬元;程西江非法判刑三年,勒索罰款六千元;陳連美非法判刑兩年六個月,被勒索罰款五千元;劉希修非法判刑兩年六個月緩刑三年,被勒索罰款五千元。至今他們的家屬未收到萊蕪區法院的正式宣判書。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六日上午8點多,濟南市公安局數名便衣在濟南市萊蕪區法輪功學員亓英俊、陳連美夫婦在萊蕪區華聯商城的家中,將夫妻二人綁架,並將其家中、儲藏室、經營的新三才鞋帽批發部、貨品倉庫全部翻遍,帶走所有與法輪大法有關的書籍、物品。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六日當天,濟南市鐵路派出所再次綁架法輪功學員尹峰。同時對最近曾與尹峰有過交往的、居住在朝陽小區的法輪功學員程西江等法輪功學員非法抄家、綁架。程西江被非法抄走打印機、電腦、大法書籍和一些《九評共產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等書籍和物品。劉希修所用的大法書籍、電腦、打印機、部分《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書籍等物品等都被劫走。

當日下午,尹峰被逼交5000元保證金後回家。亓英俊、陳連美夫婦、程西江被非法關押在濟南鐵路看守所,十一天後,於七月二十七日轉到萊蕪看守所。當時亓英俊的身體已出現嚴重不適,在新礦集團萊蕪中心醫院做體檢時各項指標都不合格關押。

八月十九日上午8點,尹峰剛下班,就被東站派出所一姓郭的警察騙至東站派出所後,被送到濟南第五看守所(原萊蕪北埠看守所)。下午3點,有國保大隊兩人和東站派出所兩人非法抄了尹峰的家。

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三日,尹峰、程西江、陳連美、劉希修已被萊蕪區檢察院構陷至萊蕪區法院。二零二零年二月份,亓英俊的孩子郵寄到濟南市檢察院等處的申請,對陳連美免予起訴和撤銷對亓英俊所謂的“取保候審”申請書。

二零二零年九月一日,濟南市萊蕪區法院非法對尹峰、程西江、陳連美、劉希修庭審,剝奪了有法輪功身份的當事人近親屬的親友辯護權,拒絕了所有法輪功身份的旁聽。法庭上,尹峰的辯護律師對尹峰的案件做了無罪辯護,過程中有理有據,駁的公訴人劉金國啞口無言。最後法庭以證據不吻合為由,改日再判。拖延至十二月一日,有家屬收到律師打來電話,以上四人已被法院於十一月二十四日非法判刑,至今家屬未收到萊蕪區法院的正式宣判書。

2、青島展玉香案

據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三日報導,山東平度市56歲的法輪功學員展中香,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四日與好友周玉香和周君一起到平度仁兆趕集,被仁兆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構陷,被非法關押。展中香和周玉香分別被非法判刑四年,兩人均已提起上訴;周君被非法判一年。

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二日下午,青島黃島區法院在青島第二看守所非法庭審展中香。非法庭審以視頻形式進行,從下午三點半左右開始,四點四十左右結束。非法庭審法官是歐曉彬。臨時到場的公訴人是王丹,女,很年輕(電話0532-83012823)。非法起訴書上落款的還是黃島區檢察院的檢察員單體民(0532─83012899)。

展中香講述修煉法輪功後,自己的身心受益情況,無論在家裏還是單位都是有口皆碑的好人。律師從事實和法律角度為展中香做了無罪辯護,同時當庭指出證據無效。公訴人無言以對。開庭時,展中香問:“我家人怎麼沒來旁聽啊?”展中香不知兒子在向法院遞交為母親做無罪辯護的申請後就被平度市公安綁架關押。

展中香兒子的眼睛、鼻子被打出血,身上多處傷痕,下肋骨被打傷,一直到二十七日,他試圖將身體微微前傾或者後仰都疼痛難忍,已到醫院做了相關檢查及鑑定:右眼球受傷,視力下降,下肋骨挫傷,身上多處外傷。

中共不法人員綁架展中香家人的荒唐藉口是:1、家人去仁兆派出所、國保、公安部門及國保劉傑和平度610副頭目國玉成家要人。2、國外法輪功學員召開新聞發佈會,揭露警察綁架法輪功學員及對法輪功學員家人行兇的惡行。

展中香的兒子說:“九月二十五日,我得到了母親被關押的消息,作為她唯一的兒子我想見她一面,而在仁兆派出所,我因為這個小小的請求,右眼球受傷,視力僅剩0.15,下肋受傷,身上多處外傷……母親時常提醒我不要去記恨、報復傷害我們的人。”

展中香的丈夫已經去世,公公出現腦梗症狀,婆婆常年臥床,大姑又被非法關押,母親身體也不太好。唯一的兒子因為營救善良的母親被平度市公安綁架並構陷到法院;家中只有兒媳婦和十個月大的嬰兒相依為命。

3、青島趙仁霞案

據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三日報導,二零二零年七月三十日,青島市黃島區法院法官到青島市普東看守所,通過網絡視頻對法輪功學員趙仁霞(女,50歲)非法宣判: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勒索罰款兩萬元。趙仁霞不服非法判決,表示要向青島市中級法院提起上訴。

二零一七年六月六日上午,青島開發區公安分局靈珠山派出所(原柳花泊派出所)十多個警察,到轄區獨垛子村法輪功學員趙仁霞家,綁架了她的丈夫邢子剛和兒子邢昊東,並非法抄家,抄走電腦、打印機、講真相救人的《九評共產黨》和小冊子若干本、打印紙十多箱。六月七日,邢昊東被釋放回家,警察讓邢昊東找到其母親到派出所說清楚。邢子剛被非法關押到青島市普東看守所。趙仁霞被迫流離失所,有家不能回。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日清晨六點鐘左右,青島開發區公安分局靈珠山派出所數個警察闖入獨垛子村趙仁霞家,將她綁架,並非法抄家。趙仁霞被非法關押在青島市普東看守所,因身體健康狀況差,於七月十日由親屬“取保候審”回家。

二零一九年一月七日,青島開發區公安分局靈珠山派出所幾個警察闖到獨垛子村趙仁霞家。因她不在家,警察就把她的丈夫邢子剛綁架到派出所。其子邢昊東到派出所要求放人,警察脅迫把趙仁霞交出來。邢子剛被非法關押二十四小時,次日放回家。

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八日下午五點左右,趙仁霞從住處下樓,在單元門口被青島開發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警察綁架,而後把趙轉移到戶口管轄地靈珠山派出所。二十九日下午五點左右,靈珠山派出所警察將趙劫持到青島市普東看守所非法關押。

趙仁霞被非法關押在青島市普東看守所期間,因出現嚴重三級高血壓狀況,在家屬多次要求放人的情況下,靈珠山派出所警察於二零一九年八月一日下午才通知家屬把趙仁霞接回家,並對趙仁霞變更為非法監視居住。

二零二零年一月六日早上七點多鐘,靈珠山派出所兩輛警車開到獨垛子村趙仁霞家門外,從車上下來七、八個警察,其中一個警察叫單寶聰,他們以傳喚為由,將邢子剛、趙仁霞夫妻從家中綁架到派出所。一月七日早晨七點多鐘,以國保警察牽頭,數個警察開警車把邢子剛和趙仁霞拉到家門口,沒讓下車,在警車裏再次向邢子剛、趙仁霞兩人出示非法傳喚證,又拉回了靈珠山派出所,以非法傳喚代替刑事拘留。

邢子剛被非法連續傳喚四天,於一月九日中午被放回家。在派出所里,警察對邢子剛上背銬約五個小時,逼問其二零一七年六月六日被抄家時的講真相資料及機器設備的來源。

二零二零年一月八日下午,趙仁霞被綁架到青島市普東看守所。二月十四日,青島市黃島區檢察院對趙仁霞非法批捕。二零二零年四月下旬,青島開發區公安分局將趙仁霞羅織罪名,構陷起訴到青島市黃島區檢察院。二零二零年六月上旬,黃島區檢察院將趙仁霞案構陷起訴到黃島區法院。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六日上午,青島市黃島區法院在青島市普東看守所對趙仁霞非法網絡視頻開庭。法官、公訴人、律師等到庭當面開庭,趙仁霞本人沒有到庭,而是在網絡視頻上參與開庭。趙仁霞全部否定公訴人朱業宗指控的罪名及所謂的事實證據。律師當庭指出公訴人指控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罪名不成立。法庭沒有當庭作出裁判。

二零二零年七月三十日,青島市黃島區法院法官到青島市普東看守所,通過網絡視頻對法輪功學員趙仁霞(女,50歲)非法宣判:對趙仁霞判處有期徒刑七年,罰款兩萬元。趙仁霞不服非法判決,表示要向青島市中級法院提起上訴。

審理本案的合議庭成員:審判長(主審法官)王德成,辦公室電話0532-86975202;陪審員戴濤、李少華;書記員趙琳。本案的公訴人是黃島區檢察院朱業宗,辦公室電話0532-83012883。

4、濟寧趙根法、黃春玲、劉洪蘭、喬華榮案

據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五日報導,山東省曲阜市法輪功學員趙根法、黃春玲、劉洪蘭、喬華榮被綁架、非法關押一年多。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日遭濟寧市任城區法院非法庭審。十月二十二日,趙根法被非法判刑三年半;黃春玲、劉洪蘭被非法判刑三年三個月;喬華榮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四日,黃春玲在劉洪蘭家做客,趙根法、喬華榮去看她們,曲阜市國保大隊人員將他們綁架至書院派出所。警察在趙根法、喬華榮夫婦都不在場、家中無人的情況下,非法抄家,大法書籍、手機、光盤、筆記本電腦、內存卡、U盤等幾十件物品劫走。

九月二十五日,趙根法被非法關押在曲阜市拘留所,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喬華榮、劉洪蘭被送往濟寧市看守所非法關押;黃春玲被非法關押在泗水縣拘留所。

二零一九年九月底,趙根法被非法關押在曲阜市看守所,喬華榮、黃春玲、劉洪蘭被非法關押在濟寧市看守所。十一月一日,曲阜市檢察院下達“批捕通知”,將他們非法逮捕。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日,濟寧市任城區法院通過視頻非法庭審四位法輪功學員,十月二十二日,法院非法下達判決,趙根法被非法判刑三年半;黃春玲、劉洪蘭被非法判刑三年三個月;喬華榮被非法判刑三年。

三、被綁架、抄家與騷擾實例

二零二零年,中共政法委、610下達了對法輪功“清零”的滅絕指令。二零二零年,中共綁架法輪功學員6659人,山東省785人,排名首位。全國有8576名法輪功學員遭騷擾,山東高達985人,僅次於河北(1690)、黑龍江(1094)名列第三。其中,年齡最大的94歲。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二日,高密市公安局統一行動,綁架了薛建新、毛永春、鄭桂香、孫立正、呼世欣等50多名法輪功學員。

◎二零二零年六月,淄博市張店區對本地法輪功學員王慶芳、張慧雲等10餘人的綁架和騷擾,其中7人被綁架。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一日,周村曹玉玲、王桂蘭夫婦、馬曙光、張春玲夫婦、李帥、張峰、解水章等9人,淄川區孟秀琴夫婦、王寶玲等3人,博山區曲可安、王忠實、李秀雲、高明潔、陳友田、喬惜福等50多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受到不同程度的騷擾抄家等迫害。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七日,東營市國保支隊、轄區派出所出動警力,綁架了多位法輪功學員。現已經回家的有周海濱、王芳、薄玲玲、錦華老李(男)、交通局小趙(女)、老薛(女)。王霞、崔貴芳被非法關押在河口。王沐怡的情況不明。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上午,謝清玲、高方強、裴鳳芹、張麗霞、賈元桂去良莊鎮贈送真相年曆。在回來的路上被一輛警車、三輛黑車(警察駕駛)前後攔截,劫持到岱嶽區汶口派出所。然後,他們被弄上一輛大長車,由六個警察把他們劫持到泰安。裴鳳芹和張麗霞被劫持進三里派出所;高方強被送進南關派出所。

下午5時許,泰山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與南關等派出所多個警察撬門破鎖,闖入謝清玲家中,把她丈夫李存國綁架,將家中所有大法書、電腦、打印機、真相資料等物品搶掠一空。

當時去謝清玲家串門的楊慧霞也被綁架。不法警察並於次日晚上,在楊慧霞不在場的情況下抄了她的家,搶走家中大法書、電腦、打印機。

下午6時許,高方強的妻子米培霞去謝清玲家找丈夫,被正在非法抄家的警察綁架。晚上8時許,警察帶着米培霞非法抄了她的家,家中一套大法書和幾本《明慧周刊》被掠走。

晚上10時許,在裴鳳芹不在場的情況下,三里派出所警察非法抄了她的家,家中大法師父法像、大法書、護身符、播放器、手機等被搶走。

十一月二十五日上午,泰山區國保大隊與多個派出所幾十個警察分頭行動,同時將在岱道庵社區居住的法輪功學員周敏和在花園小區居住的法輪功學員趙聖文、肖愛鳳綁架。

周敏家的防盜門被撬爛,家中所有大法書、電腦、打印機、真相年曆、耗材等被盡數掠去。警察到趙聖文家撬門破鎖,大法書、真相枱曆、對聯、工具、耗材等被掠走。肖愛鳳家的門鎖被撬破,家中幾本大法書被搶走。

李存國被綁架後非法關押在南關派出所;趙聖文被非法關押在上高派出所;米培霞和肖愛鳳被非法關押在迎勝派出所。

法輪功學員家被撬門破鎖後,警察都給換上了新鎖,但是新鎖的鑰匙他們都留了一套,隨時都可以進出學員的家,查抄搶掠物品。

十一月二十五日上午,謝清玲、李存國、高方強、裴鳳芹、張麗霞、賈元桂、楊慧霞、米培霞等多名法輪功學員,被劫持到鳳台的一個酒店做核酸檢測。李存國被戴着手銬。下午,他們又被拉到中醫院查體。裴鳳芹自從被綁架後,一直不吃不喝、拒不配合邪惡的要求,進出、上下車,都是警察把她綁在木椅子上抬着去的。裴鳳芹核酸檢測不合格,在醫院也沒給她查體。

查體之後,謝清玲、李存國、高方強、張麗霞、賈元桂、楊慧霞等由於泰安市看守所、拘留所因疫情不收人,被劫持去新泰市迫害。

◎二零二零年十月十六日晚9點多,濟南市鐵路公安局、聊城市火車站派出所聯合聊城市東昌府區國保大隊、古樓派出所共十幾個警察,闖入聊城市東昌府區法輪功學員華麗琴家中,把陳軍、華麗琴、孫秀娥、李桂華、張亮、徐姓學員和華麗琴的丈夫共7人綁架到火車站派出所,並對9位法輪功學員非法抄家,搶走了大法書、真相資料和個人財物。

火車站派出所對每位學員采指紋、勒索每人1萬元保證金。陳軍沒配合採指紋、沒交錢。有的學員當晚回家,其餘學員十月十七日回家。十月十八日,火車站派出所又對被綁架的七人辦理了“取保候審”手續,並要求學員手機24小時開機、隨叫隨到。

◎沂水縣龍家圈鄉中共不法人員七月二十三日砸門、綁架、抄家搶劫多名法輪功學員,強迫錄像,有的法輪功學員被拳腳相加。

龍家圈鄉崮安村法輪功學員王玉玲家的門被砸,王玉玲被綁架,被非法抄家。崮安村法輪功學員張慶福家的門被砸,被非法抄家,搶走個人物品若干,夫婦二人被綁架。崮安村法輪功學員信玉秀家的門被砸,被非法抄家,搶走許多個人物品,信玉秀被綁架。其大伯劉貴寶也被綁架。崮安村法輪功學員倪忠蓮家的門被砸,被非法抄家,其婆婆家的門也被砸,被非法抄家。崮安村法輪功學員劉順海被非法抄家,其女兒家也被非法抄家。崮安村法輪功學員王兆秀七月二十三日被迫害,後走脫。

◎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一日星期二早晨6點半,莒南縣綜治辦指使莒南縣公安局城西、城北派出所出動大批不法警察,對法輪功學員大肆騷擾、綁架迫害。

毛女士,退休教師。早6點半,城西派出所十幾個不法警察非法入侵其家中,對毛女士實施綁架,搶劫大量財物。毛女士被非法關押。同一時間,城北派出所惡人非法入侵法輪功學員王鳳霞家中,並將王鳳霞綁架,王鳳霞當日回家。

已知同一時間其他遭非法上門騷擾的法輪功學員有:陳捍衛、楊廣珍、楊光娥夫婦及未修煉的妹妹、魏本娥等。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一日下午4點左右,梁山國保大隊長、國保副隊長張敏(女)帶領二十名左右警察,闖進法輪功學員侯月蘭(70多歲)家綁架了八名正在學《轉法輪》的法輪功學員。有90歲左右的范老太太、陳秋香(50多歲)、戚桂娥(50多歲)及她母親(80多歲)、李詳生(70多歲)、王桂榮(50多歲)、還有一名不知姓名的法輪功學員,他們被非法關押到當天夜裏一點才放回家。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五日上午九點多鐘,阜山鎮派出所派四人到下連莊,派三人到楊家營,同時騷擾法輪功學員。他們到楊家營老年法輪功學員楊永卿(94歲)家裏騷擾,他們搶了《轉法輪》準備走,被楊永卿和女兒阻止並追還回來,但用來煉功的小錄音機被他們偷走了。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新唐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316/1569137.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