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李正寬:前中央610副主任落馬 通報藏詭秘

作者:
前中央「610辦公室」副主任彭波的落馬,無論其表面原因是所謂的「貪腐」、「違紀」,還是中共派系鬥爭中的「炮灰」,從本質上講,只不過是眾多惡報案例中的新增一例。而中共對彭波履歷的全網刪除和刻意隱藏,更加凸顯出中共的作噁心虛、欲蓋彌彰。

前中央「610辦公室」副主任彭波被調查,成為十八大之後第五個被拿下的中央610頭目。(大紀元合成圖)

2021年3月13日,中紀委發消息稱,前中央「610辦公室」副主任彭波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紀委國家監委調查。彭波是今年中共「兩會」過後落馬的首虎,也是中共十八大以來,繼周永康、李東生、張越孫力軍之後,第五個被拿下的中央一級的610頭目。

蹊蹺的是,在中紀委3月13日的通報中,關於該案的介紹僅寥寥幾行字,甚至連「610辦公室」副主任彭波的簡歷都未附帶,這在中共官方的通報中較為罕見。大陸各大網站轉載中紀委的報道後,網友們跟帖「敏感部門,字越少事越大」、「大快人心」、「嚴懲!」……

網絡資料顯示,今年64歲的彭波出生於湖南,從上個世紀80年代一直2006年春,他一直在中共多個喉舌媒體任職。從2006年5月起一直到2018年9月,彭波先後在中共外宣辦、網信辦、中央政法委等多個部門擔任領導工作,曾積極推動網絡封號、刪帖、消音等。至於彭波從何時起開始擔任中央「610辦公室」副主任,外界不得而知。

目前,彭波的個人履歷和相關照片已遭到大陸官網迅速刪除。中共到底在掩蓋什麼呢?

彭波「出事」前,為何中共從不敢公開他610頭目的身份?

這還得從610的成立說起。據公開資料顯示,1999年,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為迫害法輪功,專門成立了所謂的「中共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後來改名為「中共中央防範和處理X教問題領導小組」,因成立於6月10日,故簡稱「中央610領導小組」,下設「610辦公室」。

「610」極似納粹時期的蓋世太保、亦或是當年中共的文革小組,是一個從中央到地方的特權體系,可以調動所有黨政資源用以迫害法輪功。正因其凌駕於法律之上,所以朱鎔基溫家寶李克強連續三任中共國務院總理,都從未在中央610辦公室的正副專職頭目的任免令上籤過字。

「610」最高一層是「610」領導小組,第一任組長是時任政治局常委李嵐清,隨後的幾任組長都是由中共政法委書記兼任,包括羅干、周永康和孟建柱。第二層就是「610辦公室」,頭目由公安部副部長兼任,如劉京、李東生、劉金國傅政華等。

自成立以來的20多年間,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大多由「610」直接部署、實施、推動和監督,導致至少有4600多位有據可查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而多項證據表明,「610」系統還深度參與了中共的」活摘器官「罪行,虐殺了難以計數的法輪功學員。

2011年,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報告認定,「610」辦公室是聽令中共中央的「法外機構」,協調各機關抹黑法輪功、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監視、收集情報、「再教育」(洗腦)、非法勞教、判刑、酷刑折磨,甚至虐殺……

迫於國際上的譴責聲浪,中共於2018年3月21日在兩會上公佈了對「610」的改革方案:「將中央防範和處理X教問題領導小組及其辦公室職責劃歸中央政法委員會、公安部」,並通過黨媒對外宣傳「610辦公室被裁撤」。中共的這一舉措直接暴露了「610」的非法性質,就是此前並沒有歸政法委或公安部負責,是一個法外的特權機構;此外,中共自知「610」的非法性質,將「降級」刻意說成「裁撤」,向外界釋放「整治610」的信號,凸顯出中共的作噁心虛。

2018年以後,中共將降級後的「610」辦公室轉入地下偷偷運作。這或許可以解釋為何彭波在被中紀委宣佈「出事」前,外界從來不知道他「610」頭目的身份。

除了中央「610」之外,地方的「610辦公室」也大都不敢掛牌。比如,據明慧網報道,南昌市「610辦公室」副主任劉志斌的辦公室就藏在地下室,不但連牌子不敢掛,網站上也根本找不到劉志斌這個人,公安局也找不到這個人,中共只是給了劉志斌這個「610」副主任的頭銜,利誘並唆使劉志斌去迫害法輪功。

除了「610辦公室」的非法性之外,還有一個中共諱莫如深的「禁區」,就是「610辦公室」的高危、高風險性。

「610主任」的家屬:「我們缺了什麼德啊,出了這樣的慘事!」

2014年3月,內蒙古赤峰市「610」辦公室主任楊春悅,在經歷過癌細胞萬箭穿心般的折磨之後,最終撒手人寰。而早在2005年,楊春悅的28歲的兒子楊志慧開車鑽入一輛大貨車地下,頭蓋骨被掀開,當場暴斃,而坐在副駕駛座位上的另外一個人卻安然無涯。楊春悅的妻子難以接受這慘烈的事實,悲傷的哭了一個多月,充滿疑惑的問道:「我們缺了什麼德啊,出了這樣的慘事!」

楊春悅妻子的疑問,可以在明慧網儲存的資料中找到答案:1999年以來,楊春悅為了升官發財,緊跟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在赤峰地區迫害死幾十名法輪功學員,製造出了幾百起冤案,導致數百人次被非法判刑,千餘人次被非法勞教、拘留,許多法輪功學員的家庭被破壞,丟失工作,家庭成員受株連,並遭受了巨大的經濟損失。而楊春悅安排了自己的兒子楊志慧在「610」開車……

據明慧網的不完全統計,僅從1999年至2018年,全國各地就有超過1600名「610」頭目出現離奇的非正常死亡,包括車禍、絕症、猝死等,以及被查處、或患重病、或被判刑等厄運。正因如此,「610」頭目的職位又被稱為「死亡職位」。

僅僅在山東省,前萊陽市「610」主任於躍進突發腦溢血死亡;前棲霞市「610」成員李增光死於胰腺癌;前海陽市「610」副主任徐東升妻子患乳腺癌,兒子遇車禍喪生;前龍口市「610」副主任馬衍會患直腸癌;前聊城東阿縣「610」主任周廣成死於癌症;前梁山縣「610」頭目劉傳秀,在街邊看下象棋時突然倒地,急救車送醫院途中死亡;前棗莊市薛城「610」副主任李秀祥,因心肌梗塞死亡;前煙臺市「610」辦公室主任姜忠勤因「受賄犯罪」被逮捕,妻子張進華也被逮捕,在英國洗錢的兒子被網上通緝……

而全國各地爆出來的「610頭目」遭惡報的案例更是觸目驚心,很多在去世前都曾經揚言「不怕報應」。

前黑龍江省呼中區610主任梁興,積極追逐中共迫害法輪功,當法輪功學員善意的勸告他不要參與迫害時,梁興跳着高兒叫嚷:「我就狂,我就狂」,沒過多久,梁興便死於喉癌;

前河北省唐山市曹妃甸區公安局副局長、「610」頭目李福國,曾叫囂不怕惡報,後來突發白血病,僅兩個月就不治身亡;

前河南省洛陽市老城區「610」主任楊宏偉,多次迫害法輪功學員後,感到自己身體不適住了醫院,但楊宏偉並未思悔過,出院後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結果在此住院後死在醫院裏;

前甘肅省寧縣「610」辦公室主任孟兆慶,乘坐寧縣法院麵包警車,在高速公路上鑽入一拖車前底部,油箱起火,並引燃大車,大火瞬間吞噬兩輛車,孟兆慶當場死亡;

前四川省樂山市分管「610」的公安局副局長楊曉江,外出時遭遇車禍,楊曉江的頭顱在車禍中飛出車窗外,當場死亡;

前齊齊哈爾市政法委副書記、「610」主任李佳明,在開車去齊齊哈爾市大福源超市的路上,突發心梗死亡;

前廣州市公安局「610」辦副主任王廣平在辦公室內神秘倒地猝死,死的當天正好是6月10日;

前吉林省舒蘭市蓮花鄉「610」頭子楊文學,在其女兒的婚禮上腦出血,搶救無效死亡;

前九江市610主任彭金生在去綁架法輪功學員的路上遇車禍身亡;前遼寧營口市610主任李聞啟患肝癌,吐血而死;前新疆瑪納斯縣610主任王吉榮喝酒後猝死;

前湖北黃岡市「610」首任主任張石明突患心臟病死亡。繼任的王克武上任的第二年就患了肝癌,於同年清明前三天死亡。後來該市了解情況的官員都不願填這個「死亡職位」……

結語

時至今日,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仍在持續,從去年以來,由政法委「610」發起的「清零行動」,接連不斷上門騷擾法輪功學員,在全國範圍內綁架、勒索法輪功學員,甚至設置高額「舉報獎金」、公開煽動「人人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

然而,俗話說的好「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善惡若無報,乾坤必有私。」

前中央「610辦公室」副主任彭波的落馬,無論其表面原因是所謂的「貪腐」、「違紀」,還是中共派系鬥爭中的「炮灰」,從本質上講,只不過是眾多惡報案例中的新增一例。而中共對彭波履歷的全網刪除和刻意隱藏,更加凸顯出中共的作噁心虛、欲蓋彌彰。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315/1568614.html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