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桂林洞穴探險隊驚遇93具白骨 驚現中共殺人史實

—王德邦:天坑——93條人命

作者:

1967年10月2日至3日,在不足24小時中,廣西桂林地區全州縣三江公社民兵營長黃天輝率隊將當地93名地富分子推入無底天坑——黃瓜沖。其中一個大地主家族中老少共76人,包括外嫁的女及所生的孩子,小的不足一歲,老的65歲,全部被推入坑中。

天坑——黃瓜沖(由下往上拍攝的照片1)

天坑——黃瓜沖(由下往上拍攝的照片2)

時隔50年後,桂林洞穴探險隊員深入天坑,拍攝到觸目驚心的森森白骨(參見後面實拍圖片),並發出了《森森白骨負銜冤,鬱悒大衍終返天——悼念「文革」期間桂林東山坑殺93人》的紀實網文(附後)。

天坑黃瓜沖中的白骨(照片3)

天坑黃瓜沖中白骨(照片4)

天坑黃瓜沖中白骨(照片5)

天坑黃瓜沖中白骨(圖片6)

讓人驚心的是,類似黃瓜沖天坑在當地不只一個,據洞穴探險隊員跟我說:「在那個時期前前後後推下去蠻多人,當天(2017年元月1日)我們還去了距離(黃瓜沖)約3km的竹塢村路邊一個深坑洞,那裏也發現一些白骨,附近村民講此洞是附近推下去第二人多的洞」。

印證探險隊員所言,與我老家相鄰的大貴大隊,一個地主出身不到30歲的醫生,1967年10月在外出行醫返家路上,被一批民兵攔截後,推入了路邊一天坑。當時他新婚不久,女兒剛出生。

這個黃瓜沖天坑是我小時候的惡夢。因為當地大人偶爾提起這個天坑的慘案,就特別驚懼而壓低聲音,甚至環顧左右,仿佛死神在側。這種情形將極度的恐怖傳入我幼小的心靈,致使我常午夜被有關天坑的惡夢驚醒。

1983年暑假,我在縣高中守校,8月初一天,在縣體育中心廣場,看到黃天輝被五花大綁押在台上,罪名正是他製造的天坑坑殺案。宣判大會後,黃天輝被押赴刑場執行槍決。我注意到他居然沒有認罪悔改的神情,而是將頭不斷從押解人員強按的手中掙開昂起。如此罪大惡極之徒,致死無悔的表現,究竟深藏着社會與人生什麼樣的密碼?這顯然是值得探究的課題。

以史為鑑可以知興替。然而,當歷史被虛擬粉飾,後人就無以為鑑,自然就難知興替。看看當下時勢,許多人公然否認當年發生在這片土地上的慘案,僅此,今天推出這些累累白骨照片,實不過時。

懇請大家轉發收藏,以為史鑑!

轉:

桂林洞穴探險隊:

森森白骨負銜冤,鬱悒大衍終返天——悼念「文革」期間桂林東山坑殺93人

文化大革命被廣泛認為是自1949年建國至今最動盪不安的災難性階段,其全稱為「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又稱「十年動亂」、「十年浩劫」、「文化浩劫」或「文化滅絕」,指1966年5月16日至1976年10月在中國由毛澤東錯誤發動和領導、被林彪江青兩個反革命集團利用、給中華民族帶來嚴重災難的政治運動。文革期間,隨意打殺黑五類(在文化大革命期間常指黑五類子女,也就是地、富、反、壞、右(即地主、富農、反革命分子、壞分子、右派分子的子女。)、現行反革命(特定時代產物,是建國初期清除國民黨特務和土匪武裝提出的,50-55年是使用高峰期,主要由於當時法制不健全,找不出一個合適罪名,1997年刑法已將其廢止。)、四類分子(1956年農村普遍建立高級農業生產合作社,對地主分子、富農分子、反革命分子,1958年後增加「壞分子」,簡稱「四類分子」)縱觀當前社會,其影響的廣泛性與深遠性仍可見一斑。廣西壯族自治區桂林市全州縣東山區(現為東山瑤族鄉)就在因「文革」之風的肆意吹刮發生了一起慘絕人寰的「東山黃瓜沖坑殺」慘案。

歷史背景

在該鄉的三江村(舊時稱為三江公社)黃瓜沖山上有個洞,洞深萬丈,人稱無底洞。1967年10月2日,受一月前湖南省紅華、道縣等地發生的所謂地、富要**,貧下中農可以組織人民法院判決的殺人風影響,三江公社民兵營長黃天輝召集了劉性林、黃有生、黃天愛、楊隆義、劉義周、劉俊博、楊雨生等包括治保主任、民兵排長、黨支部書記在內的共30人在區里老郵電所(即現在的旅社)召開群眾組織負責人和民兵班、排長以上骨幹會議。這場屠戮準備會議在黃天輝的主持下主要討論哪些人該殺、在哪裏殺。期間提出「要動手,先下手為強」、「要一掃光,斬草除根,留下其子女是個禍根。」、「人不斷根必有禍,草不斷根必有生。」的極端言論。出於擔心因貧下中農家庭與地、富家庭有姻親關係,如若殺完會引起動亂,最後得出「貧下中農到地富家的男女都不殺,地、富到貧下中農家的女的不殺;男的要殺」的區別對待,丟到黃瓜沖萬丈深淵的結論。楊隆義分配「殺人行動」的任務,次日凌晨2點在黃天輝帶領下民兵闖入地富家庭綁人並連夜押送至黃瓜沖坑口邊,無論男女老少都被強迫跳坑,不從者被虐打或用叉推入坑中。殺紅眼的「殺人別動隊」甚至連在襁褓中的嬰兒都不放過。據史料記載,直至10月3日下午3點,共計76人被害,上至65歲老人,下至不足1歲嬰兒。

現場勘察

圖片7

從1967年至2017年,時值冤案發生50周年。為銘記歷史祭奠被害者,1月1日上午10點24分,桂林洞穴探險隊9名隊員(領隊蜘蛛、老牛,隊員無名指、炎炎、精靈、老唐、故事、搖籃、積木魚)出發「殺人坑」,採用SRT單繩技術進入幾十年來未曾有人涉足的豎井現場。

現場勘察

隊員下坑前焚香禱告圖片8

從1967年至2017年,時值冤案發生50周年。為銘記歷史祭奠被害者,1月1日上午10點24分,桂林洞穴探險隊9名隊員(領隊蜘蛛、老牛,隊員無名指、炎炎、精靈、老唐、故事、搖籃、積木魚)出發「殺人坑」,採用SRT單繩技術進入幾十年來未曾有人涉足的豎井現場。

探險隊員下坑前焚香禱告圖片9

上午11點,全體隊員到達豎井口,並開始打點設置下降路線。該豎井口寬近8米,深約70米,壁道光滑,有流水沿岩壁下淌。其形成與一至兩百萬年前第四紀冰川運動有關。為保證隊員安全,由熟練的老隊員帶新隊員下井,從探險隊找到洞口、打點至全部隊員完全進入豎井,已是夜幕。

探險凳下坑圖片10

探險隊員進入天坑照片11

探險隊員到天坑中照片12

下降的過程中從井底吹來的陣陣涼風,似乎在泣訴着50年前的冤屈。當隊員們的雙腳踏到井底,滿地觸目驚心的巨石和屍骨殘骸讓大家心中一滯。然而,更為驚恐的是他們腳下所踩1米多厚的土層其實全是由碎石與被推入坑中的受害者的屍骸組成。據村中一名60歲有餘的老者所說,其實被害的遠不止史料記載的76人,而是93人。

當時黃天輝將所謂的「地富階級」推入坑中,為了控制當地輿論,降低影響,儈子手們強迫當地村民推了許多巨石至豎井中,將被害者的屍體壓住,甚至企圖用炸藥炸山體石頭扔下去那洞填滿,然因各種原因未能實行,才有了今天我們能看到血淋淋的歷歷在目的事實。

很難想像,50年前,那群在睡夢中被驚醒的受害者,在漆黑的夜裏被民兵五花大綁壓至「刑場」,每一步的蹣跚和驚恐,苦苦求饒卻無果的絕望。或無奈縱身躍入豎井或被迫踢入時的撕心裂肺。一個成年人206塊骨頭,4000ML的血液,我不知道這近1萬9千多塊的骨頭和近37萬毫升的血液掉入深淵時是否撞到岩壁還是凸石?是肋骨斷了椎骨粉碎還是腦漿迸裂肝腸寸斷?到底岩壁還有哪裏沒有被血洗過?暗紅的血滲到地下多深?現在的泥土是否還有50年前的腥味?掉下去未死卻殘的人如何在滿是屍體的環境中等待死亡的召喚?我,不敢再想了……..

感謝9位隊員用專業和執着撕開時間嚴密的皮膚,還歷史還真相自由,讓被害者的屍骨讓被巨石掩蓋的過去重見天日。在現場在事實面前,任何理辯論都是諷刺又蒼白無力的,悟已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願逝者安息。

蕪戈於丙申年塗月初九申時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CDT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312/1567389.html

史海鈎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