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獄中兒子跟她說了件事:…我看到兩條長長的血痕

周向陽向她說了件事:因身體虛弱,我不能直立行走,以前是由兩個人架着我胳膊向前走,但這次他們是反過來一邊一個拉着我胳膊,臉朝後,腳後跟着地,因路遠我的腳後跟被拉破了,鑽心的疼,我看到後面路上有兩條長長的血痕。

法輪功學員周向陽和妻子李珊珊(大紀元合成圖)

近期,家屬獄友透露,身陷冤獄的天津法輪功學員周向陽器官衰竭,其母擔憂至極,呼籲外界關注,幫助營救。

周向陽一直在獄中絕食抵制中共無辜迫害,昔日高大身材的他已被迫害的骨瘦嶙峋。2016年12月,周向陽被非法判刑7年,關押在天津濱海監獄。

明慧網報導,周向陽的母親呼籲正義人士關注、救援兒子回家。她說:「周向陽在監獄中對這些強加的迫害而絕食己有6年之久。」

至今,監獄隊長以疫情為由,導致周母長達10個月沒有兒子的任何消息。

她說:「最近,聽獄友說我兒子在前些日子被送往監獄醫院(新生醫院),聽說各個器官衰竭,生命危險。」

此後,周母和老伴及大兒子開車去天津濱海監獄探視,費好大勁,才把關押向陽的監獄隊長叫出來。

大兒子問監獄隊長,周向陽去新生醫院幾個月了?為什麼不讓接見?監獄裏別的犯人也像我弟弟這樣不讓接見嗎?不讓給家裏打電話嗎?給家人寫信的權利都沒有嗎?

監獄隊長先說問這個幹什麼?隨後又說:向陽自己不願打電話,我回去逼着他打,然後又改口說,在醫院裏不能寫信。

周母想,兒子身體很虛弱,連寫信的能力都沒有了。「監獄隊長的搪塞之說無非就是想哄騙我們。」

當時,監獄隊長對周母表示,2021年一月份可能安排一次接見。當周母還想繼續詢問周向陽更多情況時,隊長就走進監獄裏,不再理他們。

「無論我們怎麼說,看監獄大門的人都不讓我們進去找他。」周母說。

周母回憶上次接見中,周向陽向她說了件事:因身體虛弱,我不能直立行走,以前是由兩個人架着我胳膊向前走,但這次他們是反過來一邊一個拉着我胳膊,臉朝後,腳後跟着地,因路遠我的腳後跟被拉破了,鑽心的疼,我看到後面路上有兩條長長的血痕。

如今,周母對兒子的處境更是「深感憂慮」。

為了周向陽和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周母向國內外媒體及正義人士呼籲:「關注他們,他們是善良的信仰者,信仰無罪,真、善、忍是社會的普世價值,希望有能力的正義之士伸出援手,幫幫我兒子,幫助和我兒子一樣善良的人們,不要讓迫害再持續下去了,讓他們早日回家。」

無罪辯護阻司法官員參與被迫共同犯罪

2016年,9月13日,周向陽、李珊珊夫婦案件開庭。兩人的代理律師為他們做了全面深刻的無罪辯護。

律師辯護書指出,目前中國沒有法律明文規定周向陽、李珊珊所習練的法輪功或真善忍屬於邪教,更無法律依據可以任意抓捕拘禁。指控的《刑法》三百條(利用邪教破壞法律實施罪)的罪名不適用於本案被告人,也違背中國《憲法》確立「公民信仰自由」權利。

辯護書說,十多年來,上百位律師,上千場無罪辯護已從法律上講清了這個法律真相——所謂依法打擊實際上完全是蓄意錯用法律的枉法強加罪名,是對法輪功真善忍的信仰者的陷害,是假法律之名,行犯罪之實。

對法輪功無罪辯護十年後的今天,究竟誰合法誰犯罪早已分明,當下庭辯的意義已不僅僅在於維護法輪功信仰的合法權利,而更為重要且切實的是阻止所有司法官員繼續參與被迫共同犯罪,從而能夠避免其在未來法制昌明、回歸正義的下一步走向歷史的審判台。

全國首批造價工程師周向陽全家遭遇

周向陽畢業於北方交通大學,此後被分配到天津鐵道第三勘探設計院工經處。因工作出色,他被單位送到天津大學學習,又獲得投資經濟學位;1998年考取全國首批造價工程師職業資格,成為當時全國僅有的60位造價工程師之一。

修煉法輪大法後,他在真、善、忍法理的指導下,工作兢兢業業,從來不要客戶私下給的好處,在世風日下的社會中是位卓然獨立的好青年。

因修煉法輪功,周向陽被中共先後非法關押在天津鐵路看守所、天津青泊窪勞教所、天津雙口勞教所、天津薊縣漁山勞教所、天津河西看守所,2003年5月31日被非法判刑9年。

遭非法關押期間,周向陽遭受酷刑:被徹夜電擊至遍體鱗傷、連續30天熬夜、多次關小號、野蠻灌食等等。

2008年6月底,周向陽為抵制迫害,在港北監獄絕食一年多,體重只剩80多斤,身體虛弱無法行走,大小便不能自理,直至2009年7月28日保外就醫。2011年3月5日,周向陽在唐山的租住房內再遭綁架,劫回監獄。

妻子李珊珊因堅持為丈夫申冤,曾遭監獄報復,兩次被非法勞教共計3年多。2013年勞教制度解體,李珊珊最後一個走出石家莊女子勞教所。

一家人團聚的日子沒有多久。2015年3月2日早晨7點,天津警察再次破門而入,把周向陽和妻子李珊珊抓走。周向陽被冤判7年,李珊珊被冤判6年。

1999年7月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發動文革式迫害。周向陽全家都受到嚴重衝擊。

因不放棄修煉,母親王紹平多次被抓,被迫流離失所4年,2005年9月被非法勞教一年半,2018年3月27日被冤判一年六個月。父親周振才被非法勞教2年,2018年3月27日被冤判一年六個月。哥哥周向黨2001年被冤判9年,嫂子被冤判3年。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陳天儀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308/1565745.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