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川普之前 從老布殊直到奧巴馬 都辜負了美國人民 【阿波羅網編譯】

作者:
從老布殊(George H.W. Bush)政府,到克林頓(Clinton)、小布殊(George W. Bush),再到奧巴馬(Obama),一個簡單而嚴峻的事實是---我們的國家安全領導人辜負了美國人民。

阿波羅網記者秦瑞編譯,《國家脈動》報道,稱在中共國問題上,川普曾試圖拯救華盛頓於水火。

從老布殊(George H.W. Bush)政府,到克林頓(Clinton)、小布殊(George W. Bush),再到奧巴馬(Obama),一個簡單而嚴峻的事實是---我們的國家安全領導人辜負了美國人民。

來自中華人民共和國(PRC)的威脅的增長發生了幾十年,但沒有被美國戰略家識別,更不用說受到反擊了。

人為的衰落 

作為製造業廉價勞動力取之不盡的來源,中國的增長得到了這些政府的支持 。90年代,在北京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後,中國的經濟增長速度大大加快。

中共國的繁榮比以往任何一個國家都要迅速--在一代人的時間裏從赤貧變成了經濟超級大國。

中共國經濟和軍事的增長速度之快應該引起美國政府和人民的警覺,並迫使他們對中共作出回應。

但這並沒有發生,首先,這是美國大戰略的巨大失敗;其次,這是對每屆美國政府和國家安全界的譴責,因為他們年復一年地沒有注意到眼前的情況。

令人遺憾的是,美國採取了歷史上前所未有的行動,為創造其最難以對付的同等競爭對手作出了「巨大貢獻」。美國的決策者吃力地製造了這個挑戰者,這既令人震驚,又應受到譴責。

美國的決策者並沒有理會這種力量平衡的不利變化的警告。

相反,華盛頓、華爾街和矽谷有太多人奉行強調合作的政策,把中共國帶入國際秩序,促進中共國的發展,希望使中共國成為一個"負責任的利益相關者"。

圖:川普,安倍,習近平

川普改變了這一切。

川普政府喚醒了美國人民和政府官僚機構對來自中共國的威脅的認識。它還實施了取得了重大成就的應對措施。

川普來了

首先,川普改變了華盛頓的戰略方向和基調,在關鍵的戰略政策文件中呼籲關注大國競爭,這應該是冷戰結束以來美國戰略的指導思想。鑑於中共國威脅的規模和範圍,他加強了軍隊的核能力和常規能力,並將重點從中東轉向印度洋-太平洋地區。

其他措施包括建立太空軍,擴大海軍的規模,並確保所有部門關注中共國的威脅。通過退出《中程導彈條約》,川普發出信號,表示美國不會允許違反條約而不做出反應,並釋放了軍方的力量,使其能夠與美國在該地區的盟友合作,發展與中共國進行可靠對抗所需的導彈系統。

其次,在外交領域,川普認識到,從北極南極,中共國對美國的挑戰都是存在的,各大洲的競爭都很激烈。

川普在全球範圍內增強了美國聯盟對抗中共國的可靠度,在印太地區也是如此。華盛頓必須與盟友和「四方安全對話」中的其他國家(澳大利亞、印度、日本)站在一起,這些國家的合作越來越密切,可能會成為新興平衡的中共國的力量。

拜登政權下的美國必須繼續領導它們。

四方安全對話與未來

2020年10月的印美2+2部長級會議是外交和軍事合作的重要一步。澳印日美馬拉巴爾海軍聯合演習也是建設性的。這些努力必須得到持續、發展和深化。

此外,川普政府還呼籲關注並懲罰中共國殘暴的人權記錄,包括其在東突厥斯坦對宗教和少數民族的拘留和迫害。

第三,在技術領域,他致力於保護美國的網絡和關鍵基礎設施,並呼籲關注北京通過"中國2025項目"和數字絲綢之路主導5G的努力。

(中共的)這些努力都是為了建立下一個數字5G基礎設施,並在一段時間內建立量子和人工智能,目的是通過數字手段控制互聯網、收集情報和脅迫其他國家。此外,中共國正在加大力度整合全球數據收集,這是一項持續的、全面的努力的一部分,旨在建立其經濟實力,並根據其地緣政治和安全利益塑造國際信息流。包括無人駕駛飛行器(UAV)、電信系統、TikTok等應用程式,甚至健康和運動監測在內的技術,都是信息收集的載體。

對拜登中國政策的擔憂

中共國擁有的數據整合危害了美國公民的私隱,破壞了美國的繁榮,並幫助中共控制其在中共國境內外的人口,以及有助於中共對美國人產生不利影響的能力。

為了應對這種情況,川普警告世界其他國家依賴中共國的信息技術的危險。此外,他還加征關稅,並禁止華為和中興等中共國科技巨頭使用美國晶片和其他5G技術。

第四,他認識到保護美國工人和美國產業的重要性,這是國家安全問題。

川普通過識別和制止中共國政權對美國的掠奪性經濟行為--包括知識產權盜竊、假冒和盜版,以及使用強迫勞動生產商品,幫助美國經濟繁榮。正如美國人幾十年來所目睹的那樣,這些行為侵蝕了美國的經濟實力,扼殺了美國的就業機會,並在全美範圍內摧毀了美國的產業和社區。

中共病毒

中共國對美國人的經濟繁榮以及健康和福利造成了長期的損害。

北京廣闊市場的誘惑吸引了許多美國企業來到中國。短期內對個別美國和西方企業有利的經濟決策,從長期來看,卻將自己的商業利益、國家和美國人民置於危險之中。

美國過度依賴中共國這個供應國,使其能夠操縱價格,將自由市場的競爭者趕出局。中共病毒大流行使美國供應鏈的脆弱性更加突出,因為美國醫療用品、技術和電子產品的數量不成比例地被美國的對手控制。此外,中共國對向美國消費者運送欺詐性的、假冒的和違禁的個人防護設備用品、藥品和測試包毫無顧忌。

川普取得的成就是重大的。第一次,美國對來自中共國的威脅有一個有說服力的,動態的和持續的反應。如果美國要保持安全,這些努力必須保持和擴大,特別是在美國和西方資本市場,它們仍然為中共軍隊的增長提供資金。

在拜登政權成立之初,是繼續川普開始的工作,還是回到過去遷就美國最大對手的有缺陷且危險的策略,還有待觀察。但可能用不了多久就會弄清楚。

https://thenationalpulse.com/analysis/on-china-trump-tried-to-stop-decline/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阿波羅網記者秦瑞編譯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221/1559930.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